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81章 他的女人,要做妖了
    她弯腰将泰迪熊捡起来,眼前不由得浮现出曜儿那双充满信任的漂亮眼瞳。

    他那么信任她,依赖她。

    她说他的娘亲还活着,还会回来,他就完完全全的相信了!

    她让他心怀坦荡不要去仇恨任何人,他虽然不是很懂得其中的道理,却还是听话的点头答应了!

    而她,却在他的面前做出了这种不知羞耻的事情。

    夏桑榆的心像是被人狠狠揪扯着,脸色愈加的苍白难看起来。

    厉哲文走到她身边,惭愧又内疚的说道:“学姐,对不起,我……”

    “没关系!”她声音暗哑,低低道:“哲文,下不为例!我还是三年前的那句话,宝宝是个好女人,你不要辜负她!”

    说完,拿着泰迪熊就往前面去找曜儿去了。

    厉哲文满心苦涩的站在原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喃喃说道:“因为金宝宝是好女人,所以我就不能辜负她?那我呢?我的感情我的爱呢?”

    他的感情他的爱,根本就无处安放!

    夏桑榆来到前院,问一个佣人道:“曜儿呢?你看见曜儿了吗?”

    佣人摇头:“小少爷?我没看见啊!”

    “哦……”她又走了几步,问另外一名佣人:“你看见曜儿小少爷了吗?”

    “不好意思啊陶夭姑娘,我今天特别忙,没看见小少爷!”

    今天公馆内大宴宾客,所有人都很忙,谁也没有留意到曜儿小少爷的动静。

    夏桑榆接连着问了好几个人,都说没有见过曜儿。

    她心里愈加着急起来。

    曜儿脾气犟,小小年纪,占有欲已经十分强了。

    就连容瑾西当着他的面和她亲热,他都会在旁边不高兴好一阵子,更何况是被一个陌生的叔叔亲?

    此时此刻,他说不定正躲在某个角落伤心落泪吧?

    夏桑榆心下更加着急,还准备往主楼那边去找找看,徐管家神色匆忙的走了过来:“陶夭姑娘,陶夭姑娘,我可算找着你了!”

    她微愣:“你找我?有事儿吗?”

    徐管家大口大口的喘气道:“是容先生有要紧的事情找你,他让你马上去正院一趟!”

    “要紧的事情?”

    该不会是曜儿把看到的事情都告诉了容瑾西吧?

    容瑾西也是一个占有欲极强,又特别爱吃飞醋的男人,如果被他知道她被厉哲文抵在墙角亲了又亲,只怕少不了会有一场雷霆怒火在等着她!

    她不敢耽搁,急忙加紧脚步,往正院方向小跑过去。

    正院是容氏公馆专门用来接待宾客举办宴席的场所。

    这三年时间,每年的腊月二十二,容瑾西都会在这里为亡故的夏桑榆举行一场浩大的吊唁活动。

    而今天,这里则被明亮欢快的颜色装点得十分热闹喜庆,再也找不到半分往日的黑色丧色。

    专业的交响乐队正在现场演奏颇有颇有节日气氛的《迎宾曲》,觥筹交织,衣香鬓影,一派其乐融融,宾主尽欢的景象。

    夏桑榆冒冒失失的闯进去,所有人的目光就全部都往她这边看了过来。

    “呵——!快看,又是那个超级拽,超级矫情的女佣!”

    “她来干什么?容先生的身边不是已经有莫思小姐了吗?”

    “你不懂,容先生刚刚还介绍说莫思小姐是他的妹妹呢!”

    “是妹妹?不是爱人?”

    “怎么可能是爱人?容先生的口味古怪得很,他看这名女佣的眼神,可比看莫思的眼神热乎多了!”

    “唉……,容先生的审美观,可真是不敢恭维!”

    这种被众人瞩目的感觉,夏桑榆真的是讨厌死了。

    她心虚的四下看了看,很快就看见容瑾西峻拔颀长的身影,正斜斜坐在一张铺着顶级天鹅绒的雕花大椅上。

    他神态悠闲,眼神邪魅:“陶夭,过来!”

    她压下心底的不安,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步走到他的跟前:“容,容先生,曜儿呢?”

    “曜儿?曜儿应该和芬姐在一起吧!”

    看他闲淡的神情,曜儿应该还没有到他跟前告状。

    她暗松了一口气,低声问道:“那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容瑾西深邃的暗眸往旁边一摞华美无比的礼盒看了一眼,低沉磁性的声音道:“有人给你送来了礼物,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礼物?给我的?”

    夏桑榆不敢置信的看向那礼盒。

    礼盒很大,分为上中下三层。

    外面还用名贵的淡紫色绸布包裹着,十分漂亮,十分精美。

    可她现在是女佣啊,谁会送她这么贵重的礼物?

    容瑾西见她发愣,唇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浅笑:“你不拆开看看?”

    她看了容瑾西一眼:“容先生,你别开玩笑了!”

    “我没有开玩笑!”

    容瑾西起身,十分自然的伸手揽过她的肩头:“这礼物是张咪女士送给你的,你快拆看看看,我也很好奇里面是什么!”

    张咪送给她的?

    夏桑榆眸光一转,果然在旁边看见了张咪。

    张咪那张脸精心的描画过,美艳得不可方物的同时,也叫人不容易看出她脸上的真实表情。

    “陶夭姑娘,这是我为你精心准备的礼物,还请你大人大量,原谅我前日对你的不敬和冲撞!”

    张咪不情不愿,在金重泰威摄的目光下,表达了道歉的意思。

    夏桑榆忙道:“前日?前日的事情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我……”

    容瑾西沉声打断了她:“先看礼物吧!”

    说话间,抬手便将礼盒外面的绸缎拆开了。

    礼盒是用昂贵的紫檀木定制的,一共三层。

    最上面一层是璀璨夺目,价值不菲的珠宝首饰。

    第二层是国际上最高端最顶级的养颜护肤产品,这些瓶瓶罐罐,每一小罐都是护肤精华,是在场每一位女性梦寐以求的美容圣品。

    第三层礼盒里面,放着一条碧水蓝鱼尾晚礼裙。

    这条晚礼裙的腰间和领口都点缀着熠熠生辉的钻石,盒子打开的那一瞬间,耀目的钻石在水晶灯的照射下,发出了璀璨光华,晃花了在场人的视线。

    人们开始惊叹着议论起来。

    “天呐,张咪女士送给陶夭姑娘的这份儿礼物也贵重了吧?”

    “就是,这些珠宝,这些化妆品,都是我一直想要的!”

    “珠宝和化妆品算什么?你们没发现吗?这条晚礼裙是用号称千年不坏的缂丝丝线织成的,在灯光下会散发出柔和如水的盈盈光芒……,据说这种缂丝织品,一块手绢就能卖出天价呢!”

    “我的个天呐,这个陶夭也太有福气了吧?居然一下子有了这么多奇珍异宝!”

    “呵——!今天晚上,她肯定又会在床上卖力的讨好容先生的!”

    “就是嘛,若不是有容先生给她撑腰,她敢这么拽?”

    “看着她那个样子我就觉得讨厌!长成那样,居然还敢勾,引容先生?”

    夏桑榆对这些奇珍异宝本来没什么兴趣,和张咪之间的过节,她也早就没有放在心上了。

    可是听了这些酸溜溜的议论,她突然就有了逆反心理。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发觉张咪虽然是在道歉,那是那双冰冷冷的眼睛死死盯着她,含着嫉恨,似乎马上就要扑上来撕碎她一般。

    她的眼神,莫名的就让夏桑榆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她一直在千方百计寻找的人:乔!玉!笙!

    乔玉笙也曾经用这种满是仇恨的眼神死死盯过她!

    夏桑榆曾经被这种眼神死死盯过,所以她终生都不会忘记被一个人刻骨铭心恨着的可怖感觉。

    她不敢说张咪就是乔玉笙。

    但是她敢说,张咪的道歉不仅没有诚意,还满满的都是恨意!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她夏桑榆不领她这份儿情了。

    容瑾西充满爱意的目光一直都落在她的身上,见她神色忽隐忽晴的变幻了好一阵,明亮的眸子里面渐渐有了凌厉的锋芒,心中便明白,他的女人,要做妖了!

    他唇角微挑,等着看她的表演。

    她走到礼盒旁边,白皙纤秀的手指从那些流光溢彩的珠宝首饰上面缓缓拂过。

    金重泰连忙上前,近乎卑微的声音说道:“陶夭姑娘,这些珠宝首饰都是张咪亲自挑选的……”

    “我说怎么这么俗不可耐呢,原来是她挑选的啊?”

    她轻飘飘的语气,透着不屑一顾的鄙夷味道。

    金重泰神色尴尬:“那……,你看看这下面的护肤品?可还算合你的心意?”

    “护肤品?我一个女佣,用不着这些!”

    她脸上涂抹的东西,都是密制且不能见人的。

    这些所谓的高端护肤品,她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视线直接就看向了最下面一层。

    她伸手将那袭晚礼裙拿起来,捏着衣领的位置,轻轻一抖,一片碧水蓝的华彩从她手中流溢而出。

    众人齐齐惊叹:“哇,好美……”

    不愧是天下最贵的缂丝织品,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异彩熠熠,难怪所有缂丝织品都有‘软宝石’的美誉。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夏桑榆将这袭晚礼裙放在身前比划了两下,淡淡说:“这条裙子我倒是很喜欢,只可惜我没有合适的鞋子可以配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