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80章 盛开在心上的莲花
    西院与主院只隔着一道院墙,一座院子和一道月洞跨门,却比主院那边冷清了许多。

    夏桑榆一路走来,一个人都没有遇见。

    荷花池了无生气,枯残的荷叶枝梗早就被府里的佣人打捞干净,光滑如镜的水面上结着一层薄薄的寒冰,丝丝的冒着寒气。

    夏桑榆的外套下面穿着容瑾西给她准备的貂绒马甲,腹部和后背也贴着持续发热的暖宝宝,却还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四下看了又看,没人啊!

    她在原地跺脚搓手,又等了十来分钟,四周除了呼呼寒风,根本连鬼影子都看不到一只!

    算了,还是回去吧!

    在这里等着,实在太傻了!

    她回头又看了一眼,确认根本没人,便抬步往月洞跨门的方向走去。

    刚刚走出跨门,前面突然传来厉哲文激动的声音:“学姐!”

    她心头一惊:“哲,哲文?你怎么会来这里?”

    厉哲文今日穿着英伦风立领大衣,更衬得他玉树临风,俊雅非常。

    他炽热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我听莫思小姐说你来了这边,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的在这里见到你了!”

    她试探着问道:“你……到了多久了?”

    “我五分钟之前才刚刚到,一到就过来找你了!”

    厉哲文眼神里面有异样的火苗在跃动。

    他走到夏桑榆面前:“学姐,我有新年礼物要送给你!”

    说着,便将一只华美小巧的首饰盒子递到了她的面前:“你打开看看!”

    夏桑榆在心里盘算着时间。

    厉哲文是五分钟之前才到,而她收到这张小纸条的时间,至少也有二十多分钟了吧。

    所以,这纸条应该不是厉哲文的。

    约她来西院荷花池的人也不是厉哲文!

    那到底是谁呢?

    约了她,却又不露面,到底是要搞哪样啊?

    她正想着,厉哲文便将首饰盒递到了她的眼前。

    她愣了一下:“是什么?”

    他眉眼含笑:“新年礼物!”

    在他鼓励怂恿的目光下,她迟疑着将首饰盒子打开了。

    奇异的月白色宝石,周身都溢动着耀目的冷艳华彩。

    夏桑榆就算对宝石没有研究,也一眼看得出眼前这东西价值不菲。

    她连忙将盒子合上:“太贵重了!我觉得你还是送给宝宝比较合适!”

    “她的礼物我已经送过了!”

    厉哲文将里面的宝石取出来,深凝的目光看着她道:“它叫帕帕拉哈艾斯利,中译名字叫‘盛开在心上的莲花’,学姐,你就是盛开在我心间的莲花!”

    万分向往,却不敢亵渎。

    他第一眼看到这颗宝石,第一次听到这宝石的名字,就已经在心里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它,再双手奉到她的面前。

    六千七百万算什么?

    就算六个亿他也要把它拍下来,就算倾家荡产他也要将它送给她。

    不管世事如何变迁,他始终记得自己曾经是一个身无分文,被逼得出入夜总会出卖身体的穷小子!

    是学姐一次次救赎了他!

    她给他钱,帮他重塑男人的尊严,帮他摆脱生活的困境,帮他实现创业梦想……

    如果没有学姐,他现在……应该还在某个富婆的身上卖力的讨好吧?

    厉哲文的脑子里面,就像是放幻灯片一样,把这几年与学姐在一起的画面回放了一遍。

    学姐与他的交集并不多。

    可是她的每一次出现,几乎都在改写着他的命运。

    一步一步,把他从穷小子,变成了现如今身价过亿的青年才俊。

    他深情的凝视着她,目光安静得像是身周这似有若无的白雾,不动声色,却慢慢让人屏息。

    夏桑榆不敢看他的眼眸,也不敢看他掌心的华彩宝石。

    她低垂着眼睫,轻声道:“哲文,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们……”

    “让我为你戴上好吗?”

    他打断了她,清润的嗓音透着不容人拒绝的味道。

    手掌摊开,宝石的夺目光华在他的掌心熠熠绽放。

    “学姐,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新年礼物……,请让我为你亲手戴上!”

    “不行啊……,哲文别这样!”

    她觉得这样不妥。

    本能的抬起手,想要将厉哲文挡开。

    厉哲文却张开双臂,将她环在了一个不能动弹的狭小空间内。

    清谧的男性嗓音,如同流泉一般潺潺而来:“我第一眼看到这块帕帕拉哈艾斯利,就觉得它与你的气质十分契合!我当时就在想,它一定是因为你才出现在这个世上的,就好像我,也是为了你,才活在这个世上的!”

    淡淡的男性气息,动人心魄的绵绵情话,让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她心虚得要命!

    她自认为和厉哲文之间的关系,从未超越过朋友的界限。

    可是如此暧妹的距离,如此亲昵的举动,还是让她有一种正在偷晴,且即将被抓的感觉。

    宝石吊坠从她的领口滑进去,凉凉的,却又润润的。

    她抬起头,尽量用镇定的目光看着厉哲文:“哲文,求求你不要这样……,宝宝会生气的,而且瑾西……”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突然在替她扣上银色的细链后,伸手将她一把揽进了怀里。

    “学姐!我爱你!你都不知道我这三年有多想你!你都不知道我看到你重新回来的时候,有多高兴,有多开心!”

    “厉哲文,你……”

    她双手撑在他的胸前,想要将他一把推开。

    他的双臂却像是铁箍一般,攥得她一丝一毫也动弹不得。

    他用下颌轻轻摩挲她的头发,微带颤音的声音继续说道:“求你了学姐,就这一次,就这一次好不好?让我好好抱抱你……,我一直都想抱抱你……”

    她还想要推拒,却听到他的声音说到后来已经染上了苦恋无果的哽咽之音。

    她的心便情不自禁的软了下来:“只抱这一次?那你答应我,以后和宝宝好好过日子,不要再想着我了……”

    “嗯!”他抱紧她:“我尽量!”

    他紧紧的抱着她,感受着她的温度,她的柔软,她的体香。

    看见她脸颊上的红晕慢慢染上耳根,染上脖颈,他却是一阵控制不住的心猿意马,俊挺的鼻梁上很快就沁出了汗珠。

    喉结上下滚动,似浴望蠢蠢欲动。

    他高估了自己,说好只是抱抱,可是现在却很想要她。

    他闷闷的低哼一声,抱着她,往她的身上用力一顶:“学姐,我……”

    男性的坚硬,带着强烈的侵略味道。

    她大惊失色,急忙用力推他:“厉哲文,不可以这样!你快点放开我!”

    他不想放!

    隐忍了这么多年,他似乎一直都在等着可以和她亲近的这一天。

    他低头去亲吻她的脸颊:“学姐,我,我一直都很爱你,你知道吗?”

    她慌忙避开:“厉哲文,你给我冷静一点儿!”

    他冷静不了!

    抱着她往前面走了两步,直接将她咚在了月洞门后面的墙壁上,意乱情迷,捧着她的脸颊就要吻下去。

    “不可以不可以!真的不可以!厉哲文你快点放开我!”

    她胡乱挣扎,心里慌乱到了极点。

    隐隐约约之间,她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可到底哪里不对劲,她一时又想不起来。

    厉哲文的吻落在了她的脸颊上:“学姐,我爱你爱得好辛苦……,这三年,我从来没有碰过别的女人,包括金宝宝……,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有你……”

    他的目光变得狂热。

    压抑多年的暗恋,终于在今日变得不不受控制,汹涌着,喷薄着,要将他和她完全湮没了。

    夏桑榆被他圈在双臂与墙壁之间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无处可逃。

    可她和他不同!

    她是清醒的,警觉的!

    眼见着他俊美得邪肆的脸颊靠近过来,下一秒,就要直接吻上她的红唇了。

    她心一横,抬起脚重重踩在了他的脚背上。

    鞋跟很硬,她猛力的跺下去,他怎么着也应该倒抽一口凉气后退两步才对。

    然而,他像是根本不为所动,不仅没有退开,反而还将紧绷滚烫的身体更紧的贴在了她香软的身上。

    以此同时,他的嘴唇吻了下来。

    她急忙脑袋一偏。

    这个吻,最终还只是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可她整个人却像是被电击中一般,低呼一声后,石化似的僵在了那里。

    厉哲文察觉到她的异样,循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不远处的花架下,一道小小的人影正仓皇跑开……

    被人撞见了!

    夏桑榆面色煞白,猛地推开他,跌跌撞撞往花架的方向走去。

    厉哲文肿胀欲裂的浴望,终于慢慢消褪下去。

    “学姐,对不起,我,我刚才……太冲动了!”

    她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的道歉,径直走到了花架前面。

    那只黄金泰迪熊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趴在地上,身上似乎还残留着小主人愤恨离开时的怒气。

    夏桑榆觉得眼前发黑:“曜,曜儿?”

    她刚才与厉哲文之间的亲昵举动,被曜儿撞见了?

    不不,她宁愿被这世界上的任何人撞见,也不愿意被曜儿撞见!

    可现在怎么办?他已经看见了!

    夏桑榆心里混乱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