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79章 出自男人之手(谢昵称为‘寒’的亲送巧克力哦!么么~)
    过了好一会儿,一名佣人走了过来:“夫人,夫人你还好吧?”

    “快,快抚我起来!”

    张咪晕晕乎乎站起身,抬手抹了抹疼得要命的额头……,妈蛋,好大一个包啊!

    只轻轻摸一下就疼得不得了!

    该死的金重泰,下这么重的手,真是半点儿情面也不留了!

    更过分的是,他居然还敢扣押她的儿子!

    哼,你们这群不知死活的家伙,你们都给我等着,我会让你们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容氏公馆内。

    夏桑榆一起床,就被曜儿黏住了。

    小小的人儿依偎在她的怀里,软软的小手轻抚她的脸颊,那虔诚又小心的样子,就好像她是虚幻的梦境,一触碰,她就会碎裂,会散开。

    桑榆眼眶热热的,低头在他的脸蛋儿上亲了又亲:“曜儿,昨天吓坏了吧?”

    “嗯……”曜儿点了点头,软糯的声音道:“陶夭阿姨,咱们以后别去金氏别墅了……,他们一家人都是坏人!”

    澄澈的纯净眼眸里,有仇恨的小火苗在隐隐跃动。

    夏桑榆秀眉微拧,眼底划过担忧的神色。

    “曜儿别这样……”

    她斟酌片刻,宽解道:“曜儿,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不坏……,张咪阿姨声音是大了点儿,态度也凶了点儿,可是她是看到她的儿子被你推倒了才想要动手的……,那你说,她保护自己的儿子有错吗?”

    曜儿咬着嘴唇想了好半晌,不答反问道:“那有人推我,你会动手打那人吗?”

    桑榆道:“会!”

    曜儿眼神晶亮:“嗯!那我理解张咪阿姨为什么会那么凶了!”

    她欣慰的在他额头上吻了吻:“这就对了嘛,张咪阿姨是想要保护他的儿子才会对我们那么凶,而他的儿子,也就是那个华庭弟弟,也是因为想要保护他的娘亲,才会上来踢我……,而你又是因为想要保护我,才会推他一下……”

    “那这么说来,谁都没有错,谁都不是坏人咯?”

    “嗯,都不坏!只不过是因为我们和他们站的立场不同,再加上我们的脾气和他们的脾气不同,所以才会有些矛盾和冲撞,这些都很正常的!”

    桑榆又俯身亲吻曜儿,声音愈加柔软的说道:“所以,曜儿你别恨他们……,以后也别恨任何人,努力做好自己就够了……”

    曜儿眨了眨明亮纯净的眼睛,虽然这中间的道理有些绕脑子,他小小年纪并不能完全理会,可他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嗯,曜儿记住了!曜儿不恨任何人!下次见到华庭弟弟,我不推他了……”

    桑榆欣慰的笑了:“我的曜儿可真乖!”

    曜儿抬头问她:“陶夭阿姨,我娘亲会喜欢这样的我吗?”

    她眼眶湿湿,点头道:“喜欢!肯定会非常非常喜欢的!”

    曜儿满眼欢喜:“真的吗?那我以后要做得更好,娘亲见到我,才会更加喜欢我!”

    母子二人正脑袋挨着脑袋,亲昵的说着话,容瑾西忙完了公事,从书房里面走了出来。

    “曜儿,你怎么坐在阿姨身上?快下来,阿姨身体弱,别累着她了!”

    “哦!”曜儿乖巧的下来,关切道:“陶夭阿姨,你还疼不疼?”

    “不疼了……,也不流血了!”

    “哦,看来我昨晚的祈祷被过路的神仙听到了……”

    “祈祷?什么祈祷?”

    “我对过路的神仙祈祷说,如果他们能够让你不疼,不流血,我以后就可以什么礼物都不要……”

    稚声稚气的话语,却带着满满的诚意。

    夏桑榆的心房像是被一股暖流击中,眼眶瞬时就湿了。

    容瑾西也满意的看着曜儿:“这小子,最近成长得很快啊!”

    夏桑榆疼爱的抚了抚曜儿的小脑袋:“谢谢!”

    曜儿被夸得不好意思,小脸蛋微微泛红,低着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片刻后,夏桑榆抬头问容瑾西道:“金氏财团的事情,是你做的?”

    容瑾西若无其事的笑了笑:“金氏财团的事情我不感兴趣,我只知道,张咪还欠你一个道歉!”

    夏桑榆想了想,对身边的曜儿道:“曜儿,今天是大年三十,过一会儿咱们家里就会来很多很多的客人,也会有很多很多的小朋友,你去把你的玩具整理出来,呆会儿和那些小朋友一起玩儿好不好?”

    曜儿天真的问:“华庭弟弟也会来吗啊?”

    “应该……会吧?”

    夏桑榆也不确定,只能先暂时敷衍着曜儿。

    曜儿今天倒是很听话,当下就去整理自己的玩具去了。

    曜儿一走,容瑾西就从身后拥住了她:“你也应该去换身衣服了!”

    她挣了挣:“我一个女佣,换什么衣服?”

    “今天是大年三十,晋城所有的名流巨贾都会到咱们公馆来参加跨年派对!”

    “我知道!可这跟我换不换衣服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这个家里面的女佣而已,秀雅和芬姐她们都没有换衣服,为什么我要换衣服?”

    “你和她们不同!”

    他的大手擎上她的下颌:“你难道还没感觉出来吗?他们已经把你当这个家的女主人看了!”

    没错,这段时间她和容瑾西走得很近,经常在他的房间洗澡,睡觉,过夜。

    与曜儿的关系也是越来越亲密。

    但凡长了个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她这个女佣,马上就要跃升到女主人的位置了。

    可是这并不代表她现在就要抛弃陶夭的身份,做回夏桑榆!

    她轻啧一声,将他的手拂开:“好了瑾西,你该下去迎接宾客了!”

    他顺势又搂住她的腰:“你陪我一起去!”

    “不行!哪有女佣和主人站在一起迎接宾客的?”

    夏桑榆又道:“让莫思陪你吧!她昨天就在为今天的派对做准备了!”

    一提到莫思,容瑾西的眸子霎时就暗了暗。

    上次莫思害得夏桑榆过敏,整个人都肿胀得严重变形了,他也因此弄清楚了莫思的真实身份。

    将莫思关了两天,后来他找莫思谈过一次。

    看在以往十多年感情的份儿上,他给了莫思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莫思可以留在晋城,也可以留在容氏公馆。

    前提就是莫思必须在两个月之内,找到一个合适的男人,然后容瑾西会把她像嫁妹妹那样嫁出去。

    第二个选择与三年前一样,给她一张飞韩国的机票,再给她一大笔钱,让她的后半辈子可以衣食无忧的过下去。

    这两个选择,是容瑾西与夏桑榆共同商量之后,才由容瑾西出面与莫思谈的。

    莫思只短短的思考了不到一分钟,便给出了答案:“我选第一个!”

    今天这场盛大的跨年派对,容瑾西也有心让莫思出面露脸,所以提前几天就为她准备了漂亮的服装和珠宝,还请了专门的化妆师和造型师为她梳妆打扮。

    她那么漂亮,漂亮得近乎扎眼。

    相信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一定会有才貌相当的优秀男人注意到她,马上就会对她展开狂热的追求也说不定。

    反正容瑾西的想法是,能够越早将她嫁出去越好!

    容瑾西和莫思在容氏公馆的门口迎接宾客,见人就会介绍说道:“这是我妹妹,她叫莫思……”

    ‘妹妹’两个字,有意无意的咬得特别重。

    夏桑榆则像个真正的女佣一般,和秀雅等人忙着端茶倒水,偶尔往门口的方向看上一眼,总能对上容瑾西那温暖含笑的目光。

    她面上不动神色,心中却觉得甜蜜无比。

    只要一家三口能够这样静好的相守在一起,她是陶夭还是夏桑榆,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差别了。

    正走神,一位从外面请来的临时女佣走了过来:“请问,哪位是陶夭姐姐?”

    “我是陶夭!”她问道:“有事儿吗?”

    临时女佣冲她礼貌的笑了笑,然后将手中一张卷着的纸条递到了她的面前:“刚才,有位先生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先生?什么先生?”

    “是一位长得很帅的先生!”

    临时女佣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他给了我两百块小费,我也没有多问,就给你送过来了!”

    “好了,我知道了!”

    夏桑榆将纸条展开,只见上面苍劲有力一行钢笔字:速来西院荷花池,有要事相告!

    看字体,应该是出自男人之手。

    没头没尾,就只有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夏桑榆将纸条揣进兜里,心中开始猜测约她去西院荷花池的人到底是谁?又有什么要事相告?

    她秘密太多,难道是教人抓住了什么把柄?

    莫非是容慕北怀疑到她头上了?

    不不,容慕北现在还在警局没出来呢,不可能是他!

    那么……,是那天晚上在良辰夜总会的知情人?

    她将绿色小精灵和冰美人加在容慕北的酒水里,当时就只有容慕北和夏云姿在旁边,可是他们两个人忙着互相吃豆腐,根本就没功夫看她手上的小动作!

    难道……,是那包厢里面有监控?

    有人发现她才是陷害容慕北的人?所以今日乘机潜入容氏公馆,想要勒索她?

    她顺着这个念头越往下想,越是觉得惶恐不安。

    秀雅从外面见她进来,见她站在一排茶壶前面发愣,不由得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啊?没有……”夏桑榆回过神来,拉着秀雅的手道:“秀雅姐,水都已经开了,你帮着把这些茶壶里面的茶都泡上吧!哦对了,那边的酒具我也都清洗干净了……”

    秀雅不解道:“那你呢?”

    “我有事儿,先出去一趟,很快就会回来的!”

    她一面说,一面便快速的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