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78章 怪吓人的哦
    金重泰的心底更加没底,惶恐道:“容先生啊,昨天的事情,我真的感到很抱歉!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快让我家张咪去给陶夭姑娘道歉……,还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和我名下的产业……”

    再这样搞下去,他分分钟就能破产啊!

    容瑾西却在电话那头云淡风轻的笑了:“金先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我高抬贵手?我什么都没做啊!”

    “我的百货大楼,还有别墅,酒店,度假山庄……”

    “被毁了?呵呵,你的产业被毁和我有什么关系?”

    容瑾西渗着冷意的声音继续说道:“金先生,我是正经的生意人,这种毁人产业的事情,你可别胡乱往我身上栽!”

    “是是!我没有责怪您的意思,更没有要诬陷你的意思……”

    “那你今天打这通电话给我,是……?”

    “我是真心诚意的向你和陶夭姑娘表示歉意来的,我……”

    “你不用道歉,我也不会接受你的道歉!”

    容瑾西淡声又道:“这是她们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要道歉,也应该是你的张咪向我家女佣道歉!”

    “是是是!容先生你说的对!”

    金重泰口中应诺,心里却直打鼓。

    张咪的性子他最是了解,要她道歉,简直比登天还难!

    容瑾西绯色的薄唇勾起一个冷冽的弧度,冷声又道:“好了金先生,我们都忙!女人的事情,就让她们自己去解决吧!”

    说完,啪就挂断了电话。

    金重泰握着手机,直觉得浑身冰凉,如坠冰窟。

    容瑾西话里话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他在等一个道歉!

    一个张咪对陶夭的道歉!

    如果这个道歉迟迟不到位,那么他的破坏计划就一刻都不会停止!

    金重泰起身去找张咪。

    家里的佣人却说,张咪带着华庭小少爷出门去游乐场了。

    打电话给张咪,张咪一听说要去给一个女佣道歉,立马就将电话给掐断了。

    没办法,就这么一直拖啊拖。

    一直拖到下午三四点,在晋城赫然挺立了近百年的金氏财团,宣告破产了!

    金宝宝匆匆忙忙赶回家的时候,看见金重泰颓然坐在院子里面的躺椅上。

    院子里面霜雪未化,寒气逼人。

    他也不知道在那椅子上坐了多久,身上已经凝了一层薄霜,就连头发上也被霜雪染成了花白。

    才一日不见,他的样子看上去就老了十几岁,神色颓丧,如垂垂老矣。

    金宝宝走过去,才看到他头上的花白并不完全是霜雪所染,而是真的冒出了白发。

    她心下一酸:“爸,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外面都在传说你得罪了容先生,是真的吗?”

    金重泰有些迟钝的抬起眼睛看她,空洞涣散的目光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聚焦:“哦,是宝宝啊……,你怎么回来了?”

    声音也是异常涩哑,透着无尽的疲惫。

    金宝宝更觉心疼,取下脖子上的貂绒围巾围在他的脖子上,又将自己身上的貂裘外套脱下披在他的身上。

    她体型肥胖,那件貂裘外套,披在金重泰的身上,倒也还合适。

    “爸,咱们进屋说吧!外面冷……”

    “宝宝……”金重泰的声音突然就哽噎住了。

    他抓着金宝宝的手,颤声说道:“宝宝,爸爸错了,爸爸不该轻信那个女人……”

    “好了爸,先不说这些,咱们先进屋好不好?”

    “好,好,爸爸听你的……,爸爸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金宝宝搀扶着父亲进屋。

    几个佣人站在旁边,远远看着,却谁都不敢上前来。

    金宝宝厉声喝道:“还傻杵着干什么?没看见老爷冻坏了吗?还不快点去煮姜茶过来!”

    一帮佣人连声应是,煮姜茶的煮姜茶,取干毛巾的去取干毛巾。

    金重泰叹了口气:“宝宝,别怪他们……,是我脾气暴躁,心情也不好,这才不准他们上前和我说话的!”

    “好,我不怪他们!”

    金宝宝扶着父亲在壁炉前面坐下,用干毛巾将他头发上和身上的霜雪沾干,柔声说道:“爸,你别生气……,就算你破产了,你不还有我吗?我有钱,哲文也有钱,你放心,你以前过的啥日子,以后你还是可以过啥样的日子……”

    金宝宝并不怎么会安慰人。

    不过,属于父女之间特有的那种亲情,还是把金重泰感动得眼泪婆娑:“好……,还是我的宝宝好,爸爸没有白疼你一场……”

    一名金家佣人从外面进来,将一份儿华美精致的烫金请柬双手送到了他的面前:“金先生,刚才容氏公馆来人送了这份帖子,邀请您明日去参加在容氏公馆举行的跨年派对!”

    金重泰面色阴沉,接过帖子啪一声扔在旁边的桌子上:“该死的容瑾西,把我都搞得破产了,居然还好意思邀请我去参加什么跨年派对!”

    佣人看了看他的脸色,小心的说道:“容氏公馆送帖子那人还让我给您捎句话!”

    金重泰瞪道:“什么话?”

    “容先生让转告您,他愿意再给您最后一次机会,只要您让夫人去陶夭姑娘跟前道歉,他就会将您的损失都给你补回来!”

    “他,他真的是怎么说?”

    金重泰黯淡的眼神渐渐又有了神采:“他真的愿意将我的损失都补回来?”

    佣人道:“是的!送帖子那人,就是让我这样转告您的!”

    金重泰长长的叹息一声:“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金宝宝在旁边拧眉问道:“爸,你真的得罪了容先生?就因为张咪害得那个陶夭流产?所以容先生要毁了咱们金氏的产业?”

    金重泰满脸愁苦之色:“除了他,还有谁?”

    金宝宝的眼神,慢慢变得复杂起来。

    陶夭?夏桑榆!

    她可真是个超级幸运的女人啊!

    不管变成什么样子,身边都有容瑾西宠溺着她,无条件的保护着她!

    就连她金宝宝的老公厉哲文,也对她一往情深,就算她变成了其貌不扬的女佣,依旧将她视若珍宝的捧在掌心……

    想起昨日厉哲文抱着她的紧张神情,金宝宝的心像是被针刺一般难受。

    父女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张咪带着小华庭回来了。

    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两名佣人,帮着拎她采购回来的大包小包。

    看见金重泰和金宝宝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张咪明显的怔了怔:“哟,都在呢!”

    金重泰面色阴郁:“你过来!”

    “怎么啦?”张咪扭着腰身走了过来:“干嘛这么严肃,怪吓人的!”

    金重泰侧身对金宝宝说:“宝宝,你先带你华庭弟弟下去休息吧,我有点事情,要单独和她谈谈!”

    “好!”金宝宝也没有多问,带着小华庭就去内院休息去了。

    张咪早上和金重泰闹得有些不愉快,这时候见没有外人,便放低姿态,坐到金重泰身边,嗲笑道:“老公,怎么了?脸色臭臭的,还在为早上的事情生气吗?”

    “张咪,你没看新闻吗?”

    “新闻?我带着华庭一整天都在游乐场,哪有时间看什么新闻啊!”

    张咪斜斜依偎在他的身边,圆滚滚的胸有意无意的轻轻蹭着他:“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新闻吗?昨天那个黄鳝女主播?我都已经知道了啊……”

    金重泰轻哼一声,一字一句厉声道:“我!破!产!了!”

    “什么?”张咪一下子坐了起来:“我就说奇怪嘛,你给我的银行卡,到下午三点之后,就被冻结不能用了……”

    她盯着他神色阴郁的面颊看了半晌,纳闷儿道:“好端端的,怎么说破产就破产了?”

    金重泰冷笑:“你说呢?”

    “我怎么会知道?”

    “还不是因为你得罪了陶夭!”

    金重泰的怒火又上来了:“若不是你得罪了陶夭,我金氏财团会叫人这样揉,捏摆布?”

    “这,这怎么又怪上我啦?”

    “我不想再给你废话,你明天一早跟我去一趟容氏公馆,当面给陶夭认错道歉,这事儿说不定还能有一丝转圜的余地!”

    “我不去!”张咪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我说过了,我张咪绝对不会去向一个低贱的女佣低头道歉!”

    金重泰冷笑:“去不去可由不得你!”

    张咪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杀气,心头不由得一沉:“金重泰,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去认错,去道歉,不然的话,你就别想再见到你的儿子!”

    “什么?”张咪瞬间暴怒:“金重泰,你这个老王八蛋,你把我的华庭怎么了?”

    “也没怎么,我只不过让宝宝把他带到了一个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金重泰沉声威胁:“除非你听话的去认错道歉,不然的话……”

    “金重泰,我跟你拼了!”

    张咪怒吼一声,扑过去就往金重泰的脸上抓去。

    金重泰眼中凶光一闪,抬手直接就将她掀翻在地。

    “泼妇!若不是你,我金氏财团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重重怒哼一声,抬步就往内院走去。

    张咪被他这一掀,着实摔得不轻。

    屁股疼得快要开花不说,额头还磕在了桌子腿上,咚的一声,震得她差点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