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77章 无形的大手,可以通天彻地
    “是是!”金重泰本能的连声应是:“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一定把张咪带来向陶夭姑娘道歉认错!”

    他金重泰好歹也是金氏财团的掌门人,没想到今日,居然会被容瑾西这般呵斥。

    脸上挂不住,心里更是不甘。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人家容先生现在是只手遮天的大人物,无论是黑,道还是白道,无论是商界,政界,警界,他都是可以呼风唤雨的!

    有钱,有权,有势,有背景,还有可以通天的人脉关系网,这样的大人物,他金重泰真的是惹不起啊!

    这事儿啊,说来说去,都怪张咪!

    张咪那女人,平时在家里嚣张跋扈颐指气使的也就罢了,居然还接二连三的与容先生的人过不去,这不摆明了把他往火火坑里面推嘛!

    唉……,早知道,就不应该将张咪娶进门啊!

    自从将张咪娶进门之后,真的就是家宅不宁,麻烦不断。

    金重泰唉声叹气,心绪复杂的走了。

    病房里面,夏桑榆拉过容瑾西被包扎过的手,叹道:“你啊,以后遇事能不能冷静点儿?能不能别这么冲动啊?”

    “天塌下来我都能保持冷静,唯有看见你受伤,看见你痛苦,我冷静不了!”

    他俯身吻她的额头:“今天真是吓死我了!”

    她用另外一只手轻轻抚上他刚毅俊朗的面颊:“放心吧,我命大,死不了!”

    “别说什么死不死的,快过年了,说这样的话不吉利!”

    “你还信这些?”

    “以前不信,现在嘛……”他看了她一眼,缓缓道:“现在,只要你能平安健康,让我信什么我都愿意信!”

    夏桑榆心里一暖,眼中涌上了氤氲雾气:“瑾西……,谢谢……”

    “傻瓜,这时候应该说‘我爱你’,而不是说谢谢!”

    他神色宠溺,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落下长长一吻。

    第二日,晋城又发生了大事件。

    这件事情的轰动程度,很快就盖过了众人昨天对心心与黄鳝的关注度,更盖过了前天容慕北与夏云姿因为冰美人被抓的关注度!

    这件大事情便是:有着百年基业的金氏财团,说破产,就破产了。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据说金重泰名下的一家百货大楼在昨天晚上接待了一位身份不明的客人。

    这位客人‘不小心’摔坏了百货大楼出售的一件易碎陶瓷器,百货大楼人员要求他按照原价赔偿。

    这位客人不仅不赔偿,态度还十分嚣张,扬言要让百货大楼一夜之间夷为平地。

    百货大楼的工作人员自然不是吓大的,扣押了客人的行李不说,还言辞激烈的发生了些肢体冲突。

    然后,奇迹就发生了。

    凌晨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开来的几十辆挖掘机,当真就是在天亮之前,将百货大楼给废除了。

    金重泰是第二天早上九点过接到的消息。

    当时,他正在卧室里面抱着张咪睡觉。

    张咪这女人虽然脾气坏,戾气重,可是在床上的花样特别多,总是能将他侍候得舒舒服服,飘飘欲仙。

    昨夜销魂了一场,金重泰对张咪的怨气就已经完全消下去了。

    甚至他还答应张咪,过完年就拟定一份财产分割协议,把名下的动产和不动产,大部分都划到张咪和小华庭的名下。

    至于金宝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也不用考虑那么多了。

    更何况金宝宝的丈夫厉哲文也是一个有本事有头脑的年轻人,短短三年,就已经积累起了过亿的资产。

    宝宝跟着他,以后的日子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张咪提议把他的财产做一个分割的时候,他便一个翻身将张咪压在身下,然后……,爽快的答应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他抱着张咪还没有睡醒,就被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给吵醒了。

    张咪不悦的轻哼一声:“谁啊,这么讨厌!”

    “我去看看!”

    金重泰连忙伸手将电话拿了过来,正准备随手挂掉,突然发现这是某个重要负责人的电话。

    他将电话放在耳边:“老吴啊……”

    老吴焦急万分的声音传来:“金先生,出大事了!咱们在晋城的所有百货大楼,一夜之间都被挖掘机夷为平地了!”

    金重泰揉了揉眼睛:“老吴,你开玩笑呢吧?”

    “我哪有功夫和你开玩笑?金先生,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我怀疑昨晚百货大楼入住那客人就是成心来找茬儿,借机报复咱们的!”

    “到底怎么回事儿,你给我说清楚!”

    金重泰从老吴的语气当中听出了事态的严重性。

    他从床上坐起,握着手机了解了事件的始末。

    老吴在电话里面继续说:“金先生啊,你再好好想想你到底有没有得罪什么人?能够连夜拆除你的百货大楼,并且能够在今日股市一开盘就控制你股价走势的人,这样权势滔天的人,在晋城并不多啊!”

    “我知道是谁了!”

    金重泰的语气异常沉重。

    他脑海里面只想得到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容瑾西!

    在晋城,也只有他容瑾西有这样通天的本领了!

    张咪穿着丝滑的玫瑰色睡衣,低喃着往他的怀里依偎过来:“谁呀,这大早上的,出了什么事儿吗?”

    她十分了解金重泰的身体,一面说,一面便将手往他的两腿,之间探去。

    居然没反应?

    她疑惑的抬起头,这才发现金重泰的脸色黑得胜过了锅底。

    她用滚圆的胸去蹭他,同时嗲声说:“老公?怎么啦?”

    金重泰斜睨了她一眼。

    她还是那么性感妩媚,有着令所有男人动容的样貌和身材。

    可是,他突然之间就对这个女人生出了无比厌恶的感觉。

    他掀开被子,冷冷道:“都怪你!得罪了陶夭,这下子我们金氏财团算是摊上大事儿了!”

    “陶夭?那个女佣?”

    张咪不屑的轻嗤一声道:“我不过是得罪了一个女佣而已,你用得着这样大惊小怪的吗?”

    “你懂个屁!”

    金重泰怒声喝道:“正因为你得罪了这个陶夭,咱们在晋城的百货大楼才会一夜之间被人强行拆除!还有咱们金氏财团的股价,今天一开盘就被人控制了……”

    股票的事情,张咪不懂。

    可是百货大楼……,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被人拆除了?

    她跟着下了床,到金重泰身边小心的问:“老公,你刚才说咱们的百货大楼被人拆了?这,这不可能吧?在晋城,谁敢这么猖狂,把手伸到你头上啊?”

    “你说呢?”金重泰气得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还不都是因为你?若不是你得罪了陶夭,容瑾西会对付我们吗?”

    张咪被他的样子吓得怔了怔,讷讷道:“你,你凶什么啊凶?这事儿也不能完全怪我,说不定那容瑾西早就看你不顺眼,想要对付你了,陶夭的事情,只不过是个借口……”

    “你放屁!”

    金重泰怒极之下,反手就是一耳光扇在了张咪的脸上:“我当初就不应该一时心软,将你和你的儿子带回金家来!这次金氏若不能幸免于难,我就将你们母子赶出金家!”

    张咪被这一巴掌打懵了:“你,你说什么?”

    “我说!”金重泰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赶紧给我换衣服,上容氏公馆去向陶夭低头认错去!她要打也好,要罚也好,你都给我受着,务必要让她出了心中这口恶气才好!”

    “我不去!我堂堂金氏夫人,凭什么要去向一个女佣道歉?”

    张咪冷哼一声,又道:“我一看见她那张脸心里就来气!什么玩意儿,还想要我给她道歉?”

    “你……”金重泰气得心口疼,还想要教训她几句,手机又响了。

    噩耗,一个接一个传来。

    “金先生,不好了,您去年在城南刚刚置下的别墅,被人给铲了!”

    “金先生,咱们的酒店被封了!……,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说是有消防隐患,让咱们停业整顿!”

    “金先生,股市一路走低,只怕不出两个小时,就会跌停了!”

    “金先生,我是晋城公安分局,我们接到举报,怀疑你名下的度假山庄有卖,淫,嫖,娼的行为,我们限令你三日之内进行整改,逾期我们将吊销你的营业执照!”

    “金先生……”

    金重泰被这些电话搞得心口一阵一阵绞痛,像是马上就要断气一般。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

    一日之间,他的头顶上方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笼罩住了。

    这只大手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能轻易毁掉他的事业,他的家族。

    金重泰扶着桌子转过身:“张咪,你都听到了吗?再不去道歉,恐怕……”

    然而,他一回头,哪里还有张咪的身影?

    她挨了一巴掌,心情不好,早就出门去找乐子去了。

    金重泰重重的叹了口气,坐下来拨通了容瑾西的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容瑾西低沉的声音才传来:“喂?”

    金重泰马上用异常恭敬的声音道:“容先生,我是金重泰……”

    “哦,金先生,有事儿吗?”

    容瑾西声音凉凉淡淡,听不出喜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