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75章 子宫都没了,小产个鬼
    “曜儿莫怕,我,我没事儿……”

    她吃力的说出这一句,两腿的腿心之间又是一股更大的热流涌了出来。

    她的裤子很快就被润透。

    血,大滴大滴落在地毯上,怵目惊心的红。

    张咪见状也是慌了。

    她上前察看了一下夏桑榆的面色,心虚的说道:“喂,我可没动你哈……,都是小打小闹的,你可别冤枉我把你怎么了……”

    夏桑榆无力的牵了牵唇角,心底也是一片惶然。

    怎么好端端的就流血了呢?

    而且,小腹好疼!

    她保持着半跪的姿势,伸手拉开坤包,想要取出手机给容瑾西打电话求助。

    门口突然传来厉哲文的声音:“陶夭姑娘?”

    他看到了她身上的血,神色一凛,大步走了进来。

    “陶夭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二话不说,直接就脱下身上的外套裹在了她的身上:“别怕,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张咪在旁边小心的说道:“哲文,我看她好像是小产了!”

    夏桑榆低叱道:“你胡说!”

    “我没有胡说!”张咪道:“我以前是妇科助产师,你这种情况,一看就是小产了!”

    夏桑榆子宫都没了,还小产个鬼啊!

    不过她腹部疼得厉害,这时候也没功夫与张咪争辩。

    她看向曜儿,努力撑笑安慰道:“曜儿莫怕,阿姨不会有事儿的……”

    曜儿吓得眼泪婆娑,牵着她的手不安道:“陶夭阿姨,你很疼对不对?呜呜,你别疼……,我不要你疼……”

    她心中酸涩,还想要安慰曜儿几句,腹部又是一阵绞痛传来。

    厉哲文将她一把抱起:“别说话!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不用……”她软软的靠在他的怀里,弱弱道:“宝宝……会不高兴的!”

    “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到这边来找她,本来是想要将那份儿精心准备的新年礼物亲手送给她。

    没想到一上来,看见的就是她跪地流血的场景。

    他方寸大乱,抱着她夺门而出。

    他脚步很快,很急。

    夏桑榆听到风从耳边呼呼划过,也听到有人在惊诧的发问:“厉先生,你,你怎么抱着容先生的女佣?”

    厉哲文俊脸冷峻,没有回答任何人的问题。

    疾步如风,很快就抱着她来到了前院。

    前院内,金宝宝正和一众名媛贵妇在一起,分享保养心得与八卦咨询。

    看见厉哲文抱着陶夭出来,她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

    旁边的贵妇用手肘靠了靠她,嬉笑道:“厉夫人,你快看,你的丈夫抱着别的女人呢!”

    另外一名贵妇则用大惊小怪的夸张语气道:“天呐,我没看错吧?厉先生抱的是容先生的女佣?”

    又一名贵妇说:“什么情况?厉先生难道和这名女佣?”

    金宝宝早就知道了陶夭的真实身份。

    想起厉哲文婚前对夏桑榆的感情,她的脸色倏地黑了下去。

    “厉哲文!你给我站住!”

    她大步走过去,低声喝道:“你把她给我放下!”

    “她流血了!必须马上去医院!”

    厉哲文满脸都是担心和关切之色。

    说完也不再看金宝宝一眼,快步就要继续往前门走去。

    这时候,几乎所有的宾客都把目光看向了他们这边。

    金宝宝在这个圈子里面,以前就经常炫耀自己如何驭夫有方,把厉哲文调教得如何如何听话,如何如何顾家,如何如何疼老婆。

    别人的纪念日都是一周年一周年的过。

    她和厉哲文的纪念日是一百天一百天的庆祝。

    什么相识一百天呐,相恋一百天呐,结婚一百天呐……,逮着个百天纪念日,就是各种秀恩爱,各种晒礼物。

    更别说这其中的什么生日啊,节假日的了。

    于是整个朋友圈,隔山差五就是她与厉哲文有多相爱,有多甜蜜的消息。

    就在刚才,她还发了围脖,还更新了朋友圈,说收到了老公厉哲文精心准备的新年礼物,幸福得心花儿都开了!

    而现在,他老公就抱上别的女人了!

    而且还是个女佣!

    所有人都用挑事儿的目光看着金宝宝,呵呵,这就是你的好老公?

    金宝宝又急又气,见厉哲文抱着陶夭就要出门,连忙上前伸手拽住了厉哲文的胳膊:“厉哲文,我再说一次,把她放下来!”

    厉哲文眼底像是淬着寒冰,极冷极寒的看了她一眼:“让开!”

    然后,挣开她,抱着夏桑榆就出门往车上走。

    金宝宝体型肥胖,今日又穿着高跟鞋,被他一挣,竟是摇晃着站立不稳,噗通一声跌坐在了地上。

    看着厉哲文的背影,她嘶声怒道:“回来!哲文你给我回来!”

    厉哲文俊脸沉凝,此时根本听不到除夏桑榆呻,吟之外的任何声音,也看不到除夏桑榆之外的任何人。

    他拉开车门,抱着夏桑榆就要将她放进车里。

    夏桑榆却伸手抓住了车门:“别……,哲文,别这样……”

    “学姐!”厉哲文的声音带着微微颤音:“学姐,你流了好多血,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她的嘴唇像是被刷了一层白灰,虚弱道:“你,你回去照顾宝宝……,她刚才,刚才好像摔倒了!”

    “她健壮得很,摔一下又摔不坏!”

    厉哲文说着,还要将她往车上放。

    可她的手死死抓着车门不肯松开。

    因为太用力,她的指节一根根沁出了灰白之色。

    他看着她虚弱痛苦的模样,眼眶蓦地就湿了:“学姐,学姐你听话,我必须马上带你去医院……”

    “我带她去!”一道震耳发聩的声音,突然从他们身后传来。

    容瑾西周身散发着肃杀之气,大步往这边走了过来。

    夏桑榆一听到他的声音,身体就明显的放松下来:“瑾西!”

    容瑾西伸手将她从厉哲文怀里一把接过,暗眸一看到她苍白虚弱的样子,心就疼得快要窒息了:“怎么搞的?”

    她苦涩的牵了牵唇角,没有回答。

    他抱着她上了他的黑色迈巴赫,车子刚刚一发动,她突然紧张道:“曜儿,曜儿呢?”

    曜儿不能继续留在金家!

    那个张咪是个暴戾又不讲理的女人,万一她对曜儿发难,曜儿小小年纪,如何受得住?

    容瑾西叹了口气:“别担心,曜儿有人照顾!”

    “谁?谁能照顾曜儿?”

    曜儿很认人的,除了她和容瑾西,别人根本接近不了他。

    她越想越担心:“停车,把曜儿带上……”

    “你就安心躺着吧,别操心了!小宋和我的那两个随从,会将曜儿平安带回去的!”

    容瑾西安慰她,温暖的大手,一下一下轻抚她因为腹痛而紧紧绷起的后脊。

    他的语气虽然很柔和,眼底的杀气却是越来越浓。

    这个张咪,上次得罪他的女人和他的儿子也就罢了,这次居然还敢变本加厉,害得他的女人流血受伤,看来,是应该给他们一点儿教训了!

    夏桑榆在他的怀里很快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除了时不时的腹痛让她偶尔呻,吟两声,一路上她都没有再醒过来,自然也不知道容瑾西在去医院的这段时间里,打了怎样的电话,做了怎样的部署,要进行怎样的报复!

    市中心最大的私立医院。

    院长肖鹏正陪着几名国外专家参观医院,给他们介绍医院最先进的仪器设备,介绍医院最顶级的医疗团队,也给他们介绍医院的人性化管理。

    一名小护士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肖院长,不好了!”

    肖鹏皱眉:“大呼小叫的做什么?没看见我这里有客人吗?”

    那小护士一脸急色,结结巴巴的说道:“对不起啊肖院长,是,是容先生来了……”

    “容瑾西?他来干什么?”

    “他抱着一位病人前来就诊,指名要你马上去见他!”

    “好,我马上就过去!”

    这医院能够在短时间建立并且壮大起来,完全都是容瑾西的功劳。

    肖鹏不是个贪心的人。

    他当初接受容瑾西的这份儿馈赠的时候,就主动给容瑾西签了股权分配合同。

    他明知道容瑾西不会在乎医院的这点儿股权,可还是将百分之六十五的股权都划在了容瑾西的名下。

    容瑾西既是他两肋插刀的朋友,又是医院的大股东,他自然不敢怠慢,马上就召集了最优秀的医护人员,往容瑾西所在的急诊室赶去。

    容瑾西等得不耐烦,已经将旁边一排药架掀翻在了地上。

    他浑身散发这骇人的杀气:“肖鹏呢?肖鹏再不来,我就拆了这医院!”

    两个小护士被他强大的气场所摄,缩在一起,战战兢兢道:“容,容先生,你别生气,肖院长应该快到了……”

    容瑾西看着躺在担架床上的夏桑榆,心疼得快要窒息了。

    她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就算昏迷着,小小的拳头也紧紧抵着小腹,看上去腹疼得十分厉害!

    而她的身下,血已经将床单都润湿了!

    他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恐慌,她,该不会就这么离开他吧?

    这一刻,他恨不得自己来替她痛,替她流血,替她遭罪!

    肖鹏大步进来:“瑾西,怎么了?”

    容瑾西忙道:“快看看她,她肚子疼,还流了好多血……”

    一向沉稳镇定的他,此时慌乱得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