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74章 游戏不是你们这样玩儿的
    金宝宝突然叫住了她:“陶夭,你怎么走了?”

    夏桑榆只得回头,勉强笑道:“我去看看曜儿!”

    “你不想看看哲文送给我的珠宝吗?”

    “不看了!不管送的是什么,只要你们开心就好!”

    夏桑榆说完,继续往后院儿走。

    她虽然在一步步往远处走,耳朵却还是不受控制的努力捕捉厉哲文与金宝宝这边的动静。

    片刻后,只听金宝宝失望的声音传来:“就这个?这破石头就是你花六千七百万拍下的宝石?”

    众位贵妇也是一致的惋惜声。

    有人说:“这就是一块儿普通的鸡血石嘛,根本不值六千多万的!”

    还有人说:“厉先生该不会是被人骗了吧?”

    “厉先生这么精明,怎么可能被人骗?”

    “算了算了,鸡血石也不错嘛!”

    “厉夫人,你快别生气了!你家厉先生还知道送你新年礼物,我家那位,哼,连跟毛线都没送给我!”

    “就是,不管怎么说,厉先生的心意可贵嘛,厉夫人你别耷拉着脸了!”

    一番劝说之下,金宝宝终于说了句:“好吧……,其实这鸡血石也挺漂亮的!”

    夏桑榆听他们议论得热闹,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正对上厉哲文那双沉沉黑眸。

    她心下莫名一窒,急忙移开视线,快步往后院走去。

    后院是内院,是金家人的住宅区,不做接客之用,所以显得比前面清净了许多。

    夏桑榆在金家佣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一栋如同梦幻城堡的精致小楼前面。

    金家佣人恭敬道:“陶夭姑娘,那就是我们华庭小少爷住的地方了!我带你进去吧!”

    “哦,好!”

    夏桑榆在看见这幢小楼的时候,就知道小华庭在金重泰和张咪心中的份量有多重了。

    这幢小楼的外墙上面,用明亮欢快的颜色,喷绘出各种各样栩栩如生的童话故事的人物。

    白雪公主与七矮人在开满鲜花的草地上跳着圆圈舞。

    长发姑娘从阁楼上垂下金色的头发,矫捷英俊的王子顺着她的头发爬上阁楼与她甜蜜幽会。

    巫婆住在暗绿色的丛林里,萤火虫四下飞舞,划出一道道诡异的光迹,营造出神秘至极的氛围……

    夏桑榆被这些童话人物吸引,忍不住感叹道:“好漂亮,跟真的一样!”

    金家佣人道:“这幢小楼是专门为华庭小少爷修建的,上面的彩绘图案都是迪斯尼动漫大师亲自为他设计定稿的……”

    桑榆点头:“你家华庭小少爷可真幸福!”

    “那是!”金家佣人随口回道:“我家老爷对夫人真的是好得没话说,对小少爷也是宠爱有加视如己出呢!”

    视如己出?

    难道小华庭不是金重泰的亲生儿子?

    夏桑榆心里虽然有些疑问,可并不是爱八卦的人,所以并未多问。

    很快,她跟着金家佣人进入了小楼。

    小楼内,无论是墙壁上,过道上,楼梯上,到处都是童趣满满的精巧设计。

    很多玩具都是藏品,孤品,根本就没有在市面上出现过。

    夏桑榆不免在心里感慨,人家小华庭过的这才叫小少爷小王子的生活嘛,和他比起来,曜儿的生活就太单一,太寒酸了。

    金家佣人指着前面一间足有上百平的房间道:“陶夭姑娘,夫人带着孩子们在里面,我就不陪你过去了!”

    “好!谢谢你!”

    夏桑榆道谢后,举步往前面走去。

    刚刚靠近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小华庭奶声奶气的声音:“驾——!快点儿!爬快点儿……,驾——!”

    她心里一惊,急忙快步往门口走去。

    只见小华庭正跨骑在一个六七岁小男孩儿的身上,不停的催促那男孩儿快点儿往前面爬。

    那男孩儿应该也是某个生在豪门中的孩子,长得虎头虎脑的,十分可爱。

    只可惜现在却四肢着地,像条狗一样,累得满头大汗,却还在驮着小华庭往前面爬。

    夏桑榆目光一扫,就在左侧角落里看见了曜儿。

    曜儿噘着嘴,满脸不高兴的样子,正用小豹子一样凶狠的目光瞪着小华庭。

    她急忙走过去:“曜儿!”

    曜儿一看见她,眼眶里面瞬时漫上了泪花花:“陶夭阿姨!”

    张开双臂,小小软软的身体,直接就像是小鸟归巢一般投入她的怀里。

    “陶夭阿姨,我不想和他们玩儿!”

    声音带着哽咽,应该是在这之前,就受了什么委屈。

    夏桑榆也不好多问,将他一把抱起道:“好!我们走!”

    张咪正坐在旁边的桌子前一件一件的拆看今天收到的礼物,见她进来二话不说抱起孩子就要走,连忙起身道:“等一下!”

    夏桑榆抱紧怀里的曜儿,语气也多多少少有了些敌意:“你还想怎样?”

    张咪不屑一笑:“陶夭姑娘,看你的样子,好像很不高兴?”

    夏桑榆看了一眼还趴在地上当牛做马的小男孩儿,语气冷硬的说道:“张咪,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你怎么能这么做贱别人的孩子?”

    “呵呵,我们这是在玩游戏,你不懂?”

    “游戏是你们这样玩的吗?”

    “这是在我的家里,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一个女佣,有意见?”

    张咪抬高下颌,十分挑衅的看着夏桑榆。

    夏桑榆挺直脊背,冷笑说道:“张咪,我知道你有钱,可是就算你给你家小华庭用金山堆砌出一座宫殿又能怎样?他摊上你这样的母亲,就意味着将来长大,也只能是一个嚣张跋扈自私自利的人!”

    “陶夭,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张咪一下子就不依了,高声道:“我家华庭才三岁,你凭什么这么咒他?啊?陶夭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容先生的人我就不敢动你!”

    “我说的是事实!你这样教他……”

    “我怎么教他是我的事情!碍着你什么事儿了?”

    “好吧,反正不是我的儿子,你爱怎么教就怎么教吧!”

    夏桑榆知道张咪这人嘴巴毒,戾气重,再与她纠缠下去,只怕真的就翻脸了。

    撕破脸大家都不好过。

    算了,懒得与她计较。

    她抱着曜儿往门口走,

    张咪还在身后冷笑:“嘁!你一个女佣,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今天对你客气,是看在容先生的面子上……”

    夏桑榆不想理会,怀里的曜儿却突然指着张咪叫嚷起来:“坏女人!我讨厌你!我再也不来你家作客了!”

    张咪怔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哟呵,曜儿小少爷,你别生气嘛,是你家女佣太没规矩了!”

    “她是我阿姨,不是佣人!”

    曜儿的爆脾气上来了。

    他从夏桑榆的怀里挣脱,大步冲到张咪前面,伸手就猛推了张咪一把:“坏女人!你再欺负我陶夭阿姨,我让我爹地整垮你!”

    他自然是推不动张咪的。

    推不动,便改成了脚踢:“坏女人,我讨厌你,讨厌你……”

    张咪的小腿被踹了两脚,脸色也阴沉下来:“果然是没妈的孩子,一点儿教养都没有!”

    曜儿听了这话,怒火更盛。

    他小胸脯气得剧烈起伏,冲上去还想要踢打,夏桑榆连忙上前抱住了他:“曜儿!曜儿你不能打人!”

    “她欺负你!”

    曜儿眼眶红红,大声嚷道:“我讨厌这个女人,我讨厌这里,我要回家!”

    “好好!我们这就回家!”

    夏桑榆也不想再呆了。

    抬手安抚性的摸了摸曜儿柔软的头发,正要牵着他的小手离开,小华庭突然过来,抬起一脚就踹在了她的身上。

    她愣住了:“你这孩子,你踹我干什么啊?”

    小华庭漂亮的大眼睛里面充满了满满的恨意,抬手指着曜儿道:“他踢了我娘亲,我也要踢你!”

    夏桑榆被他恨恨的眼神盯着,心里莫名的就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似的,居然有些疼!

    她怔忡片刻,正要开口解释,张咪在旁边抚掌笑道:“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儿子,知道保护娘亲了!”

    夏桑榆无语极了。

    看见小孩子动怒打人,做母亲的不劝阻也就罢了,居然还在旁边大笑着鼓励?

    天底下还有这样的母亲,也真是让夏桑榆开了眼睫了。

    她叹了口气,对小华庭宽容的笑了笑:“哥哥不该打你的母亲,阿姨替哥哥向你道歉好不好?”

    旁边的小曜儿气得脸色都变了:“不准道歉!”

    霸道的吼了这一声之后,抬手就在小华庭的肩膀上面推了一把:“也不准打我陶夭阿姨!”

    小华庭比曜儿小几个月,再加上是早产的原因,身体比曜儿弱了许多。

    曜儿这一推,小华庭直接就跌坐在了地上。

    小嘴一瘪,哇啊就哭了起来。

    张咪正在高兴儿子会保护自己了,转眼又见儿子被推倒在地,一时火冒三丈,冲上前扬起手掌就要往曜儿的身上招呼过来。

    夏桑榆失声低呼,急忙将曜儿护在怀里。

    张咪那重重的一巴掌,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以此同时,她的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

    她低哼一声,抱着曜儿踉跄了两步,身体重重的半跪了下去。

    怀里的曜儿没事,她右脚的膝盖却重重磕在了地上。

    这玩具室虽然铺着厚厚的地毯,可她还是感觉到膝盖处传来的钝痛。

    紧接着,一股热流顺着她的腿心难言处流了出来。

    前后不过五六秒的时间,她就已经脸色发白,唇色发青,额头上渗出了大颗大颗的冷汗。

    曜儿吓坏了:“陶夭阿姨,陶夭阿姨你怎么了?呜呜……,你怎么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