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72章 你可以帮我生只小狗狗吗
    最让他生气的是,昨晚明明他都看见娘亲了,今儿一早跑过来一看,娘亲没了,床上只有陶夭阿姨。

    虽然陶夭阿姨也很好,可到底还是没有娘亲那么好呐!

    又失望又气忿,这才忍不住,坐在地上就哭了起来。

    夏桑榆连忙披衣下床,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

    “好啦曜儿,快别哭了,今天晚上阿姨再陪你睡好不好?”

    “不好!”容瑾西在旁边一脸不乐意的接话。

    桑榆瞪他,我哄孩子呢,你别闹!

    容瑾西却俯身到曜儿身边,伸手揉了揉曜儿的小脑袋:“曜儿,你想不想要一个小弟,弟或小妹妹?”

    “小弟,弟?小妹妹?”

    曜儿眨巴着眼睛想了想,认真回道:“小弟,弟是不是都像金华庭那样?我不喜欢那样的小弟,弟!”

    容瑾西继续诱哄:“那小妹妹呢?小妹妹你喜欢不?只要你让爹地和陶夭阿姨天天晚上在一起睡觉,我们就给你生个小妹妹好不好?”

    “我不要小妹妹!”

    曜儿表情严肃,十分认真的说道:“我想要一只小狗狗,最好是白色的……,上次元宝生了两只小仔仔,都被莫姨给扔了……,元宝也不见了……”

    他澄澈的眼眸里面充满了祈求的味道,望着夏桑榆道:“陶夭阿姨,你可以帮我生只小狗狗吗?白色或者金色的都可以!”

    夏桑榆脸上的表情有些凄然:“对不起啊曜儿,阿姨生不出小狗狗,也生不出弟弟或妹妹……”

    她子宫都被摘了,怎么生?

    容瑾西也是后知后觉,这才猛然意识到这个话题会让她伤心。

    他急忙将曜儿抱过来,低头亲了亲他,岔开话题道:“好了曜儿,咱们一起去洗漱好不好?今天我们去金氏别墅作客,要穿得精神一点儿,漂亮一点儿!”

    曜儿其实很好哄的!

    他的注意力,马上就从小狗狗身上转移开了:“爹地,金氏别墅在哪儿?那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那里有你的华庭弟弟啊……”

    “我不喜欢那个华庭弟弟!”

    曜儿噘嘴又道:“他老是哭……,我不喜欢爱哭的小孩儿!”

    夏桑榆听到这里,忍不住捏了捏他可爱的小脸蛋儿,笑着说:“你不喜欢爱哭的小孩儿?那刚才是谁坐在地上哭呢?嗯?是谁呢?”

    曜儿红了脸,扑进她怀里撒娇的哼哼两声,小心的问:“陶夭阿姨,你昨晚看见我娘亲了吗?”

    她一愣:“你娘亲?”

    “对啊,我昨晚看见我娘亲了……”

    他稚气的小脸上,有思念,也有失落:“早知道我娘亲会不见,我就不应该睡觉,我要一直看着她……,这样我就能知道她去哪儿了!”

    桑榆心头酸楚:“曜儿别难过了,我早就说过,你的娘亲没有死,她知道你这么听话,这么想她,一定会早点回来见你的!”

    “我娘亲真的还活着吗?”

    “当然!她当然还活着!要不了多久,她就能回来了!”

    这样的话,她已经是第二次给曜儿说了。

    曜儿自然是相信的。

    为了能够让娘亲更早的回来,他要表现得更加懂事,更加能干才对。

    早饭后,一家三口到金氏别墅赴宴。

    快过年了,晋城街上到处都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连街上的行人看上去都比平日里更加光鲜精神一些。

    金氏别墅的大门口,金重泰带着张咪正在迎接到场宾客,一看见容瑾西的车子开过来,连忙笑呵呵迎了上去。

    “唉哟容先生,真没想到您还能亲自过来!”

    金重泰热情的伸出手,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听说你昨天去了庆城,还以为你赶不回来呢!”

    “不放心家里的孩子,所以就连夜回来了!”

    容瑾西与金重泰握了手,侧身对曜儿道:“曜儿,你准备送个华庭弟弟的礼物呢?”

    “在陶夭阿姨手里呢!”

    曜儿不喜欢那个华庭弟弟,今天也不想来参加这个什么宴会。

    可是陶夭阿姨说,他要懂事,要大方,这样他的娘亲才会早一点回到他身边。

    他这才勉强跟着爹地和陶夭阿姨过来了。

    夏桑榆将一只正方形的木盒子双手捧着递到金重泰的面前,礼貌又得体的说道:“金先生,这是我家小少爷送给小华庭的新年礼物,还请你务必要收下才是!”

    “哈哈哈,小少爷还给我家华庭准备了礼物啊?”

    金重泰双手接过,笑哈哈的拍马屁道:“容先生真是教子有方,曜儿小少爷将来长大了,一定也是旷世奇才啊!”

    容瑾西淡淡含笑,目光从夏桑榆的身上似有若无的扫过。

    昨夜的暴风雪虽然停了,可是气温还是十分酷寒。

    出门的时候,他本来给她准备了一件貂裘想要让她穿上,可她说女佣身份,不适合穿这么名贵的衣服出门。

    所以,她的身上,就只贴身穿着保暖内衣和一件羊绒毛衣,外面只有一件十分普通的容氏佣人服。

    佣人服是小碎花,复古斜衣襟。

    面料很普通,很单薄,根本不御寒。

    她脸上虽然带着若无其事的笑意,可实际上肯定冷得快受不住了吧?

    肖鹏说过,她一遇到这种阴寒天气,腹部就会像是被无数只冰钻搅动一般,奇痛无比。

    他心里涌上疼惜之情,可惜碍于这么多闲杂人等的眼睛盯着,他也不好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轻咳一声,他打断了金重泰的寒暄:“带我们进去吧!外面太冷了!”

    “好好!容先生,里面请!”

    金重泰既恭敬,又热情,引着容瑾西就往里面走。

    夏桑榆伸手去牵曜儿:“我们也进去吧!”

    “嗯!”曜儿一碰到她的手,突然忍不住低呼了一声:“呀!陶夭阿姨,你的手好冷!”

    “是吗?冻着曜儿了?”

    夏桑榆愧疚的说一句,连忙将双手放在口边,一面呵热气,一面双手互搓:“等我暖和一点儿再牵曜儿好不好?”

    “嗯!”曜儿点了点头,又侧身对旁边的张咪道:“阿姨,你可以帮我陶夭阿姨取一只火盆过来吗?我陶夭阿姨最怕冷了……”

    张咪被一个三岁小孩儿使唤,心里自然是不乐意的。

    不过她还是强自撑笑道:“好——,我这就让人给你们准备火盆!”

    容瑾西回头,正好看见这一幕,不由得勾起唇角,露出一个舒心的微笑。

    臭小子,还不错嘛,懂得照顾身边的人了!

    曜儿迎上爹地的目光,却毫不客气的瞪了一眼:坏爹地,都怪你,这么冷的天还将陶夭阿姨带出来!你明知道陶夭阿姨身体不好的……

    容瑾西唇角的笑意愈发浓了些。

    看样子,这世上,又多了一个疼爱她,保护她的男人了!

    夏桑榆觉得自己的双手比刚才暖和了一些,牵过曜儿的手道:“走吧!”

    大厅里面,早到的宾客看见容瑾西带着曜儿进来,也都热情的上前一一打招呼。

    至于容先生身边的那个女佣,他们也都见怪不怪了。

    其中一位戴着眼镜儿的年轻男子与容瑾西握手认识后,搭话说道:“容先生,你关注今天的热点新闻了吗?”

    容瑾西淡声问:“容慕北的事情?他的事情和我无关!”

    眼镜儿男说:“不是容慕北的事情,是一个昵称为心心的麻辣女主,播,为了赚取眼球,也为了刷礼物捞金,将一条黄鳝塞进了她的……下面!”

    另外一人兴奋说:“对啊对啊!这事儿太扯了!昨晚一爆出,今天蹭地就上了热搜榜榜首呢!”

    旁边的人也跟着附和:“听说那黄鳝钻进去就拔不出来,送到医院没多久,心心就死了!”

    “唉……,这些女人,为了捞钱连命都不要了!”

    “我怎么听说心心没死?她早上八点还发了围脖,说黄鳝取出来了?”

    一众人,兴奋得很。

    金重泰见容瑾西的脸上慢慢浮现出厌恶的神色,便连忙在旁边恭敬的说:“容先生,要不你去里面的雅室坐一会儿?周督长还有黄议员他们都在里面!”

    “好!”容瑾西早就不想听什么黄鳝了!

    连招呼都不想和这些人打,傲然的转身就走了。

    夏桑榆带着曜儿到了右侧的女眷区,听到的,同样也是关于心心和黄鳝的事情。

    虽然聊得很隐晦,可桑榆还是害怕这些言论会脏了曜儿的耳朵,污了他纯净的心灵。

    她皱眉起身:“曜儿,我带你去花园玩会儿吧?”

    曜儿摇头:“不去!花园里面冷!”

    这时候,张咪带着佣人将一只无烟火盆端了过来。

    火盆一来,夏桑榆便本能的偎了过去:“谢谢!”

    “不客气!”张咪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便转身去逗曜儿:“曜儿,我带你去找华庭弟弟好不好?”

    曜儿摇头,同时将征询的目光看向夏桑榆。

    夏桑榆此时正巴不得有人把曜儿带到别的地方去玩一会儿。

    身边这帮名媛贵妇,表面上看着一个个珠光宝气优雅富态,骨子里却是一个比一个騒,一个比一个放得开。

    她们的谈话内容,任意截取一句放到小说中,都是会被扫黄打非办扫掉的!

    所以她冲曜儿鼓励的笑了笑:“去吧!和华庭弟弟好好玩儿,别欺负他!”

    曜儿这才懂事的说:“好!”

    然后,便跟着张咪去找小华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