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71章 你们不穿衣服,羞死了!
    他脸色阴沉,正准备挨个房间挨个房间的找一遍,眼风一扫,却发现主卧原本虚掩的房门,这时候竟关严实了!

    他眼前顿时浮现出曜儿轻手轻脚避开他的注意力,偷偷溜进夏桑榆房间的情形。

    他心中顿时腾起怒火!

    臭小子,敢情这一晚上都在和他斗智斗勇呢!

    什么怕打雷啊,不敢一个人睡啊,都是他的伎俩和手段。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分开爹地和陶夭阿姨,然后他自己去和陶夭阿姨睡!

    臭小子,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容瑾西攥着门把手,使劲一拧,居然打不开?

    再拧,还是打不开!

    臭小子,从里面反锁上了?

    容瑾西的脸色更加阴沉起来,叱咤风云的容先生,居然输给了一个才三岁多的孩子?

    主卧内,小曜儿听到爹地拧门锁的声音,不由得狡黠的笑了笑。

    管他呢,大不了明天被他罚呗!

    只要能够和陶夭阿姨睡,就算挨罚也值了。

    曜儿走到床边,将被子轻轻捻起一角,然后一点一点的往陶夭阿姨的身边蹭。

    他其实也有点害怕陶夭阿姨不高兴,所以那动作真的是很轻,很柔。

    近了,越来越近了。

    他闻到了属于陶夭阿姨的香气,这特殊的香气总是会让他莫名的想起已经亡故的娘亲,每次闻到,心里就会觉得特别的亲切,特别的有安全感。

    卧室里面并没有开灯,光线也就十分朦胧昏暗。

    曜儿蹭到陶夭阿姨的身边,目光落在她的脸上,隐隐约约,仿佛躺在身边的陶夭阿姨,就是他的娘亲夏桑榆!

    他在爹地举办的追悼会上见过娘亲的模样。

    他一直觉得,娘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任何人都比不上她,任何人也都替代不了她!

    可是今夜,他觉得眼前的陶夭阿姨,就是他的娘亲。

    就连脸颊上那道闪电形状的疤痕都一模一样。

    他的眼眶突然就热热的,湿湿的。

    他伸出软软的小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娘亲,娘亲是你妈?你回来了?你知道曜儿很想你,所以你回来了,是吗?”

    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在夏桑榆那张卸下了假面的脸上,温温热热的,十分异样的感觉。

    夏桑榆还有些低烧,恍恍惚惚之间,感觉到身边有人在低低说话,还感觉到一团柔软温热的东西依偎在自己的怀里。

    她伸手摸了摸怀里的小人儿,含糊问道:“曜儿?是你吗?”

    “嗯,是我!”曜儿连忙更紧的靠拢过来:“娘亲,你是我娘亲吗?”

    夏桑榆迷迷糊糊,浅浅应了一声:“嗯……,我是你娘亲……,快睡……,娘亲好困啊……”

    曜儿浸泡在眼泪中的黑色眼瞳倏然明亮起来:“娘亲……”

    “嗯……”她脑袋晕沉沉的,应了一声,就又睡了过去。

    曜儿依偎在她的身侧,也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门外的容瑾西却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快要炸开了。

    不能和夏桑榆一起做那种事情是另外一回事,最关键的是他担心桑榆的体温会不会有所反复!

    万一又飙升上去了怎么办?

    还有一点也十分重要:夏桑榆的假面已经卸下来了,如果曜儿发现陶夭阿姨就是娘亲夏桑榆,万一在外人面前说漏了嘴,那么X组织的人很快就会将目光顶在夏桑榆的身上!

    这样一想,更觉得事态严重。

    他去将擅长开锁的老陈叫了过来,十多分钟后,终于将房门又打开了。

    曜儿在夏桑榆的怀里睡得异常香甜,稚嫩的小脸上,似乎还挂着安心的浅笑。

    容瑾西看着母子二人安睡的样子,一腔怒火居然就这么熄了。

    曜儿从小就没有娘亲在身边陪着,渴望母爱也是情有可原。

    不过这小家伙鬼精鬼精的,以后可不能再小瞧他了。

    他在床边坐了差不多十多分钟,见曜儿呼吸愈加均匀平稳,这才将他从被窝里掏出来,裹上小毯子抱去了隔壁的次卧。

    夏桑榆的体温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他也不忍心折腾她,抱了床被子去外面的客厅沙发上将就一夜。

    凌晨的时候,夏桑榆小腹涨涨的,被尿给憋醒了。

    她摇摇晃晃进了洗手间,一看见镜子里面那张清丽明媚的小脸,禁不住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的假面呢?

    昨晚洗澡……

    洗澡后面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把假面复原再说吧。

    她去储物柜里面取出自己的超大化妆包,将几种特殊的膏体和乳液混合在一起,搅啊搅,捏啊捏,做成了与人体皮肤组织相差无几的假体。

    然后捏出两张薄片,分别贴在鼻翼两侧。

    这样一来,她秀挺的鼻子看上去就显得又粗又扁,颜值瞬间就下降了好多。

    然后腮骨和颧骨也用同样的方法进行伪装,假体一片片贴上去,清丽的小脸就变成了毫无姿色的大饼脸。

    如此一来,这张脸上,就丝毫也没有夏桑榆的痕迹了。

    然后她在假体和面部的贴合处用面胶细细的涂抹,最后才开始上防水妆容。

    十多分钟后,陶夭那张粉色淡黄,平淡无奇的脸就出现在了镜子中。

    呼……,总算弄好了!

    她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到小腹涨涨的,一泡尿到现在都还没有嘘出去。

    急急忙忙去里面嘘嘘。

    回到主卧的时候,却赫然发现床上多了一个人!

    “瑾西?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才迷迷糊糊,她也只知道曜儿好像到她身边来过,却并不记得容瑾西什么时候在她的身边呆过。

    她纳闷儿,继续问:“你不是说要明天才回来吗?”

    “我想你,所以就连夜回来了!”

    他斜斜靠在床头,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来,我看看你烧退了没有!”

    “我刚才……发烧了?”

    “当然,烧得失去了意识,躺在浴缸里面就睡着了!”

    他的大手轻轻敷在她的额头上:“嗯,烧退了……”

    “我没事儿了!”

    她四下看了看:“曜儿刚才好像在我这里?”

    “我已经把他抱回旁边的卧室去了!”

    容瑾西将她摁进被窝里:“快躺下,别冻着了!”

    她刚刚一躺下,他就从后面拥住了她。

    男性坚实的胸膛,让她紧绷的心神瞬时放松了下来:“瑾西……”

    “嗯?”他嗅着她的发香,低低道:“怎么了?”

    “我,我把容慕北和夏云姿送进警局了!”

    她不安的声音,继续说道:“容慕北三年前救过我……,若不是他,我早就沉入大海被鱼吃了……”

    她把这三年的经历,大致的给他说了一下。

    最后她转过身,面对面的看着他,忧心忡忡的说道:“他用我身边人的安危威胁我,强迫我将冰美人带回容氏公馆,还逼着我在大年三十的跨年派对上,将那冰美人融入在场宾客饮用的酒水当中……”

    容瑾西深邃如瀚海的墨瞳里,有明亮的火簇在跳跃燃烧,越来越明亮,越来越炙热。

    “是了不连累我,所以你才选择了报警?”

    “嗯!”她点头说:“那东西是DP,一旦你沾上,这辈子就都完蛋了,所以我绝对绝对不能允许他用那东西来害你!”

    她仰起头,唇角得意的微微弯起,继续说道:“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容慕北这时候肯定也还没从那至幻的冰美人当中清醒过来,哼,我倒要看他如何给警察解释他XD的事情,如何解释他兜里那一包冰美人的事情!”

    她一脸邀宠的神色,就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十分有功劳的大好事,就只等着他的褒奖了。

    他也不想深谈关于X组织的事情,撑笑说道:“嗯!干得漂亮!今晚就让我好好的奖励奖励你!”

    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他英俊的俊脸压下来,灼热的呼吸就喷洒在她的脸上。

    她的心噗通噗通,跳得失了节奏。

    他的眼睫毛根根分明,深邃不见底的眸子里,有汹涌的浴望在翻滚,在咆哮。

    他惑人的红唇离她越来越近,似乎下一秒,就要吻上她的唇,掠夺她的呼吸,搅动她的浴望……

    她只这么一想,便觉得身体异样的燥热起来。

    他声音涩哑,呼吸起伏紊乱:“你好像……很想要?”

    “我没有……”她伸手推他:“明明是你在挑,逗我……”

    话还没有说完,他便低头含住了她的耳珠。

    一阵奇异的电流窜遍全身。

    她不自觉的战栗起来:“嗯……”

    他大手探入她的衣服,低沉魅惑的声音低低道:“我给你……,你要的,我都给你!”

    他疯狂的吻她,爱她,给她一切,也掠夺着她的全部!

    两人翻云覆雨,一直到天蒙蒙亮,才相拥着睡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夏桑榆被低低的抽泣声惊醒。

    她睁开眼睛,看见曜儿坐在床边地上,正伤心的抹眼泪。

    她急忙起身:“曜儿,你怎么了?你哭什么啊?”

    容瑾西听到动静也坐了起来:“臭小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曜儿揉了揉眼睛,指着容瑾西,一面抽噎一面控诉:“爹地我讨厌你!呜呜,你抢了我的位置!”

    昨晚他明明和陶夭阿姨睡在一起的,他恍恍惚惚之间,好像还看见娘亲了。

    可是今儿一早醒来,他却在隔壁的小床上,而他的爹地,居然搂着陶夭阿姨在睡觉。

    还不穿衣服,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