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70章 陪睡
    至于车速,现在是深夜时分,又是这暴风雪的天气,路上车辆很少的!

    所以,你给我快点,快点,再快点!

    小宋跟随容先生多年,还从未见容先生像今日这般紧张和不安过。

    他把车速一提再提!

    车轮和路面摩擦,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死神一直跟随在他们身旁,发出的狰狞笑声。

    小宋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刚刚将车速慢下来一些,身后的容先生便又是一声冷戾的喝道:“开快点!”

    “哦,是是!”

    他只得继续提速前行。

    几个小时后,黑色迈巴赫终于驶进了容氏公馆。

    小宋从车上一下来,就两腿发软的去旁边呕吐去了。

    容瑾西轻啧一声:“瞧你那点儿出息!”

    然后便大步往主楼的方向走去。

    女佣秀雅见他回来,连忙地上干净柔软的毛巾:“容先生,快擦擦你身上的霜雪吧,别冻着了!”

    他接过毛巾胡乱擦了擦:“家里都还好吧?”

    “都还好,就是小少爷的倔脾气又犯了!”

    “他怎么了?”

    “他睡到半夜醒过来,吵着闹着,无论如何也要陶夭阿姨,芬姐哄劝不住,刚刚将他带到楼上去了!”

    “好,我知道了!”

    容瑾西将毛巾递还给秀雅,蹬蹬蹬往楼上走。

    小曜儿穿着毛绒绒的睡衣,抱着那只黄金泰迪熊站在房间门口,嘴里还在低低的抽泣着:“呜呜,我要陶夭阿姨……,陶夭阿姨,你开门啊……”

    芬姐见容瑾西回来,连忙恭敬的上前见礼:“容先生,您回来了!”

    容瑾西冷眉微蹙:“这怎么回事儿?”

    “小少爷吵着要和陶夭阿姨睡,可是我这里瞧了半天门,里面也没动静啊!”

    芬姐说完,又弯下腰去哄曜儿:“小少爷,要不咱们明天再来找你陶夭阿姨好不好?这么晚了,你陶夭阿姨恐怕已经睡着了!”

    “我不!”曜儿跺脚嚷道:“我就要陶夭阿姨……,我刚才做梦,梦见她不要我们了!”

    犟脾气上来了,谁也劝不了。

    芬姐为难的看向容瑾西:“容先生,你看这……”

    容瑾西摸出钥匙,直接将房门打开了:“这里交给我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那小少爷呢?”

    “他……”容瑾西一对上曜儿那双澄澈哀求的目光,心里面蓦地一软:“他留下吧!”

    “是!”芬姐很快就退了下去。

    容瑾西带着曜儿进了屋:“陶夭!”

    卧室里面没人。

    被褥整齐,看上去不像是有人睡过的样子。

    他心头骤然一紧,急忙又去旁边的小卧室看了看:“陶夭!”

    空荡荡的,还是没人!

    曜儿也跟着紧张起来:“陶夭阿姨呢?”

    才一句话,小嘴瘪了瘪,就又要哭出来了:“呜呜,我刚才就梦见陶夭阿姨走了……,她不要我了……”

    “别哭!再哭就把你扔出去!”

    容瑾西本来就十分担心,被他一哭,更是心烦意乱。

    曜儿听话的闭上嘴巴,一双眼睛却泪汪汪的,十分可怜。

    容瑾西把几个房间都找了一遍。

    书房,茶室,露台,大小卧室,到处都没有。

    最后他推开了浴室的门。

    那只盛满水的按摩浴缸内,夏桑榆静静躺着,一动不动宛如停止了呼吸。

    黑色秀发披散着,更衬得她一张脸白得吓人。

    他心头一惊,快步走了过去:“陶夭!”

    浴缸里面的水已经凉了。

    她的身体却像是火炭子一样滚烫。

    “陶夭,陶夭?”

    她已经发烧晕过去了。

    他抬手将她脸上那张瘆人的面膜撕下来,看见的是一张清丽动人的小脸。

    面若芙蓉,唇若樱花,长而密的眼睫毛安静的阖着,如此睡颜,美得动人心魄。

    桑榆,她又变回他朝思暮想的桑榆了!

    他下腹蓦地窜起一股热流,居然就这样有了反应。

    “爹地,陶夭阿姨她怎么了?”

    曜儿软糯的声音突然传来,打断了他的绮思臆想。

    他侧身对曜儿道:“你先出去!你陶夭阿姨没有穿衣服!”

    “哦!”曜儿乖巧的出去,站在过厅里,还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容瑾西将夏桑榆从水中抱起来,扯过超大的浴巾将她严严实实裹住,这才抱着她进了卧室。

    给她穿上睡衣,盖上被子,正准备去找温度计量一下她的体温,曜儿抱着泰迪熊走了进来。

    “爹地,我今天晚上想跟陶夭阿姨睡!”

    “不行!陶夭阿姨生病了!”

    容瑾西嘴上拒绝,心里想的却是,小家伙,你跟她睡,那我怎么办?

    他找来温度计,夹在夏桑榆的腋下后,就将曜儿带到了旁边的次卧。

    “曜儿乖,你陶夭阿姨正在发烧,你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睡好不好?”

    “……”曜儿噘着小嘴沉默着,黑亮的眼睛眨呀眨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低低说:“那曜儿可不可以跟爹地睡?”

    容瑾西心中暗暗叫苦,不行啊宝贝儿,爹地今晚想和你陶夭阿姨睡呢!

    不过这话他也说不出口。

    想了想,只得采用缓兵之计了。

    “那好吧,你先去床上躺着,我得洗个澡……”

    “嗯!”曜儿乖巧的点头:“好!”

    容瑾西一个澡洗了大半个小时,估摸着曜儿应该已经睡着了,这才裹着浴巾从浴室里面出来。

    他轻手轻脚,一步步往夏桑榆的主卧走。

    生怕弄出响动惊扰到了熟睡的曜儿。

    然而他才刚刚没走几步,次卧里面就传来曜儿糯糯的声音:“爹地……”

    容瑾西心一沉:“曜儿?你怎么还没睡?”

    “打雷……,曜儿好怕……,曜儿睡不着!”

    曜儿缩在被子里,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容瑾西心里叹了口气,冬日炸雷,今晚的天气确实够糟糕的了。

    “别怕,爹地陪你睡……,不过,爹地得先去看看你陶夭阿姨的烧退了些没有!”

    “嗯!去吧,我等你!”

    曜儿明明睡意沉沉,却还在强撑着。

    容瑾西又去给夏桑榆量了体温,刚才那片退烧药果然管用,这才不到一个小时,她的体温已经下降了些。

    他又俯身,用额头贴着她的额头感觉了一下。

    嗯,虽然还有些低烧,不过比刚才好了许多。

    正准备直起身,她却一抬胳膊搂住了他:“嗯……,瑾西……”

    软软的低喃,像是催化剂一般,让他体内的浴望轰然苏醒过来。

    看着她动人的睡颜,他心猿意马,一低头就吻在了她的唇上。

    大手也不甘寂寞,从被子下面伸进去,在她曼妙的身上灼热的撩拨游弋。

    她的身体,在他的调,教下早就变得异常敏感,异常热情。

    她扭动着身体,主动的迎合着他,邀请着他,想要更多……

    他抬起一条腿,刚要上,床,那边突然传来曜儿弱弱的声音:“爹地……,我好怕……”

    他这才猛然记起隔壁房间还有一个曜儿在巴巴的等着他过去陪睡呢。

    可是,他又实在舍不得情动如潮的桑榆。

    要不速战速决?十分钟?五分钟?

    可万一曜儿过来,看见他们正在做羞羞事怎么办?

    容瑾西心里纠结得好厉害。

    偏偏这时候曜儿又在那边拖着哭腔唤道:“爹地……,呜呜,我好害怕……”

    唉,算了,还是先搞定那个小家伙吧!

    他俯身下去,在夏桑榆的颊边亲吻了一下:“乖,我等会儿再过来陪你……”

    夏桑榆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没有再纠缠他。

    他松了口气,帮她掖好被子,又整理一下自己的睡衣,转身往隔壁的次卧走去。

    曜儿见他进来,竟好似也长长的松了口气。

    容瑾西在他身边躺下,安抚他几句,便闭上了眼睛:“好了,快睡吧,爹地也好困!”

    “嗯……”软软的应了一声,曜儿也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一阵,父子两人的呼吸都轻缓均匀下来。

    又过了几分钟,房间里面安静得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这一次,小家伙总该睡着了吧!

    容瑾西暗暗挑眉,正准备起身,忽听到曜儿轻轻的问:“爹地,爹地你睡着了吗?”

    臭小子,今晚的瞌睡让狗吃了吗?

    他闭上眼睛,继续装睡,不想搭理他。

    曜儿在旁边窸窸窣窣一阵,又轻声说:“爹地,我想嘘嘘……”

    容瑾西忍无可忍,只得睁开眼睛斜看他一眼:“你事儿可真多!”

    说着,帮着掀开他那边的被子:“自己去!”

    “哦!”曜儿被他抱怨也不生气,应答声中,居然还有些欢快的味道。

    抱着黄金泰迪熊,小快步的往洗手间走去。

    容瑾西重重的叹了口气,唉,早知道就让芬姐将这小家伙带走好了!

    他在这里,真的好碍事啊!

    若没有他在这里牵制着他,他这时候已经和夏桑榆大行鱼水之欢了。

    唉……,吃一堑长一智,下次曜儿再怎么装可怜,也不能把他留在身边睡觉了。

    容瑾西一面嘀咕抱怨,一面不耐烦的等着。

    不是说嘘嘘吗?怎么这半天还没回来?

    就算是拉臭臭,也应该完事儿了吧?

    耐着性子又等了几分钟,容瑾西再也无法淡定的等下去了:“曜儿?容曜!”

    外面一片安静,根本没人应他!

    他起身坐起,往洗漱间走去。

    里面……当然没有曜儿的影子!

    小家伙,大半夜的跑哪里去了?

    跟他玩藏猫猫?

    等会儿找到他,非打他屁股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