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69章 丑态
    他脸上的惊愕很快就消失不见,礼貌的上前,将手中的果盘放在那张玻璃桌子上:“先生您好,这是我们夜总会赠送给您的热带水果,请你品尝!”

    容慕北的注意力突然就被他吸引了。

    两眼放亮,像是见到了奇珍。

    他放开瘫软如泥的夏云姿,犹如丢掉一块肮脏的破布。

    身形摇晃着,他往男侍者的面前走了两步:“你,过来!”

    服务生恭敬道:“先生,您还有什么吩咐?”

    他猩红的眼睛盯着那白皙秀气的男侍者:“你叫什么名字?”

    察觉到他眼神有异,侍者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一小步,低声回到:“我……叫柳颜!”

    “柳颜?好名字!”

    容慕北褪下手腕上的名表:“这给你!过来陪我喝酒!”

    “不不,不行的……”柳颜摆手推辞:“我们这里有规定……”

    “狗屁规定!等我搞垮了容瑾西,在这晋城,我说的话就是踏马的规定!”

    容慕北怒吼一通,伸手就将柳颜拉了过来:“陪我喝酒!”

    他的强势和邪狂吓到了这个叫柳颜的男侍者。

    他面容失色,战战兢兢道:“你,你要我怎么陪?”

    “嘿嘿,脱了衣服陪……”

    容慕北手上一用力,直接将他抱起来摁在了旁边桌子上。

    “不,不行啊……,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是吗?你很快会发现,你是我想的那种人!”

    接下来的画面,已经不是用‘辣眼睛’三个字能形容的了!

    容慕北,居然放着性感火辣的夏云姿不用,和柳颜在一起那啥那啥了!

    难怪这么多年都不见他身边有女人,敢情他喜欢的是男人呐!

    夏桑榆瞪大双眼,激动得握手机的双手都在颤抖。

    拍到足够多的劲爆画面,她这才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夏云姿躺在沙发旁边的地上,已经自己褪下腿上的黑色网袜,哼哼唧唧,意识模糊了。

    夏桑榆走过去,将她的网袜捡起来,扔在了容慕北的头上。

    然后又对着容慕北的丑态拍了几张。

    容慕北脸色赤红,眼底的血丝全都凸了起来。

    绿色小精灵和冰美人的双重效力,让他现在完全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只苦了那名叫柳颜的男侍者,被他压在身下,痛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画面,可真够靡乱!

    夏桑榆叹了口气,又将冰美人塞在了容慕北的衣兜里,然后从包间退了出去。

    走出良辰夜总会,才发现本就阴暗低霾的夜空炸起了惊雷,冷冽的寒风卷着霜雪直往人脸上扑打,刀子一般,割得她骨头都疼。

    她找了个安静点儿的地方,拨打了报警电话。

    “你好,请问是幺幺零吗?我举报良辰夜总会九楼的包间里,有人卖,淫,还有人XD!”

    不到十分钟,警车便停在了良辰夜总会的楼下。

    夏桑榆看着身穿警服的人员冲进良辰夜总会,不由得唇角一挑,冷笑出声:“活该!”

    半个小时后,被蒙住脑袋的夏云姿和容慕北被带上警车,那名叫柳颜的男侍者也哭哭啼啼的被带了出来。

    嘀呜嘀呜,警车很快就带着三人走了。

    她心情大好,靠在墙边,用手机直接就将刚才拍摄的那些照片和小视频全部放到了最大的社交网站和八卦论坛上。

    她的爆料,无疑是在网络上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

    一时之间,容慕北与一男一女同室淫,乐的视频和照片被人转发了又转发,以极快的速度扩散开了。

    夏桑榆将手机放进兜里,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前所未有的畅快。

    这三年,她一直都在想办法摆脱‘四爷’容慕北的控制。

    可惜她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甚至连‘四爷’的真实身份都不知道。

    又顾忌着四爷对她的救命之恩,所以这三年,她真的是对他毕恭毕敬,言听计从。

    可是一回到晋城,情况就不一样了。

    晋城有容瑾西,有曜儿,他们的存在,给了她无穷无尽的力量!

    她突然就什么都不怕了!

    大不了,撕下脸上这张假面,扔掉陶夭的这个假身份,她重新做回夏桑榆,依旧可以和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回到容氏公馆,暴风雪似乎更加猛烈了。

    噼噼啪啪打在院子里,像是细密的小冰雹一般。

    更有肆虐的寒风,呜呜呜的从院子里面啸叫而过,像是有冤鬼在悲嚎。

    夏桑榆很冷,腹部更是绞痛得厉害。

    她直接去了西楼这边容瑾西的房间。

    一进门她就开始脱衣服。

    嘴唇青紫,双手哆嗦得厉害,这鬼身体,只有泡在热水里才能好些。

    脸上这张假面,也应该卸下来透透气了。

    庆城,某酒店高层的豪华套房内。

    容瑾西单手插兜站在落地窗前,暗黑的眼瞳像是侵入了重重雾霾,阴郁得吓人。

    他握着手机:“查清楚了吗?”

    阿宇的声音忧心忡忡的传来:“容先生,我查得一清二楚,容慕北的身后确实是国外一个代号为X的神秘组织……,陶夭小姐这次是鲁莽了些,捅了容慕北,也就是断了X组织的财路,恐怕X组织的人不会放过她!”

    “好!我知道了!”

    容瑾西颓然放下手机,脸色更是阴冷凝重了几分。

    夏桑榆与容慕北之间的关系,他早就已经生疑了。

    那一根又一根的断指,更是让他觉得夏桑榆被什么人胁迫着,操控着。

    直觉告诉他,这些断指和容慕北脱不了干系。

    所以这几天,他一直在让阿宇调查容慕北这十多二十年在国外的生活经历和人际关系。

    这才刚刚调查出一点儿眉目,夏桑榆就在晋城把马蜂窝给捅了。

    把容慕北送进局子,她倒是一时痛快了,可这事儿只怕会越搞越大,后患无穷啊!

    容瑾西拿起外套,大步往屋外走去。

    小宋守在门口,见他出来立马上前道:“容先生,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将图样送到了珠宝商的手中,不过,关于这宝石的底座颜色,他们还想要再找你确认一下!”

    容瑾西脚步很急:“车上再说!”

    “车,车上再说?”小宋快走两步跟上他:“容先生是要准备去哪儿?今晚暴风雪很大呢!”

    “回晋城!”容瑾西没了耐心:“快点儿去前面开车!”

    “是是是!”小宋连声答应,小跑着去车库提车去了。

    容瑾西站在台阶处等车,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唇角挑起一抹淡淡的冷意:“厉先生,有何指教啊?”

    厉哲文的声音透着志得意满的笑意:“也没什么,就是想着你今天在拍卖会上输给了我,这时候心情肯定很不好,所以打电话问问你要不要过来喝杯酒?”

    容瑾西冷冷回了两个字:“不用!”

    “听你的语气明明就是很生气嘛!”

    厉哲文心情很好的样子,继续说道:“我在网上第一次见到那块宝石,就觉得它很配她的气质,本想着把它买下来送给她做个新年礼物,没想到居然会在拍卖场遇上你……”

    容瑾西俊脸凝霜,忍着脾气没有发作。

    他和厉哲文一样,也是在网上偶然看到了那块泛着冷芒的璀璨宝石,也觉得它很配夏桑榆神秘,高贵,又冷艳的气质,这才赶到庆城参加拍卖会,想要将它买下来送给她做新年礼物。

    起拍价五十万的一块宝石,只比拇指头略微大些,却被他和厉哲文互相哄抬,到了六千万的天价!

    最后,他主动放弃了!

    不是因为他出不起更高的价格,而是因为,他突然之间想到可以送她更好的新年礼物。

    于是那块宝石,在他看来突然就没了意义。

    所以他才在最后一轮竞价的时候放弃了。

    这块宝石最后以六千七百万的天价,被厉哲文收入囊中。

    厉哲文买下宝石就买下宝石呗,可他还打电话来奚落他,这就太不厚道了。

    容瑾西见小宋已经将车开过来了,便冷硬道:“行了厉哲文,我恭喜你用六千七百万买了一块石头,不过说实话哈,金宝宝的气质,真的配不上那块石头!好了,就这样,我上车了!”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厉哲文那句‘谁说我要把宝石送给金宝宝了?’,就卡在了嗓子眼儿,到最后也没有机会说出口。

    他放下手机,将那只顶级黑天鹅绒的首饰盒拿了起来。

    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块半透明的宝石。

    宝石的四周笼罩着一层盈盈流转的华彩,璀璨炫目,灿若星月。

    他眼前浮现出学姐的模样,唇角的笑意更浓了些:“学姐,你会喜欢的,对不对?”

    高速公路上,一辆低调奢华的限量版黑色迈巴赫,宛如一道急速前行的黑色魅影,穿过重重霜雪,箭一般往晋城方向飞去。

    容瑾西抱着电脑坐在后面,确定好了宝石底座的颜色,便开始给夏桑榆打电话。

    打来打去,电话一直都没人接听。

    他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催促道:“小宋,开快点儿!”

    小宋看了看前面的仪表盘,一脸苦色道:“容先生,不能再快了,车速已经快两百啦……”

    “两百算什么?这款车支持的最快车速是三百五呢!再开快点!”

    他担心她,恨不得马上就见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