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68章 不嫌脏吗 (谢陈艳梅亲送巧克力,么么扎!)
    是她!夏云姿!

    夏云姿不是出国避难去了吗?

    怎么会和容慕北搞在一起?

    夏桑榆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夏云姿还包着纱布的左手,恍恍惚惚的半天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容慕北猩红的唇片微微上扬:“来!陶夭,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夏云姿小姐,我准备举荐她进四方传媒!”

    夏云姿像条被豢养的波斯猫,听话的依偎在容慕北身边,媚眼往她看了过来:“陶夭姐是吧?咱们两个还真是有缘分,早上在医院才见过面,晚上居然又在夜总会遇上了!”

    说话间,她捻起一枚鲜红的果子递到容慕北的唇边。

    容慕北连她的手指头一起含进了口中,暧妹的舔,舐着,惹得夏云姿吟吟哦哦的发出一连串的怪声。

    夏桑榆的秀眉紧紧拧了起来:“夏云姿,你不是说你要出国吗?”

    “现在不用啦!”

    夏云姿笑着说道:“有了北先生的保护,我相信在晋城就没人敢动我了!”

    “当然不会有别人动你!因为动你的人就是你身边这……”

    夏桑榆的话还没说完,容慕北的脸色已经噬血的阴沉了下去:“陶夭,我教过你,说话得先过过脑子!”

    满含威胁的声音,让夏桑榆一下子冷静下来。

    对,她不能冲动。

    特别是在面对想容慕北这种渣人的时候,她更要冷静,更要镇定!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沙发旁边硬声道:“说吧,你叫我过来干什么?”

    容慕北狭长的冷眸浮上一抹玩味:“陶夭,你迟到了,把桌子上的酒先喝了吧!”

    桌子上,满满三杯烈性威士忌。

    她若喝下去,今晚就别想走出这包间了。

    更何况,自从她学会给人酒里加料之后,对于来路不明的酒水,她都有很强很强的戒心。

    所以这酒,她是连碰都不想碰的。

    她抬眼看向容慕北:“换一种方式吧!我来大姨妈了,不能喝酒!”

    “不能喝酒?”

    容慕北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那就过来,伺候我喝!”

    夏桑榆心里正求之不得呢。

    可她如果就这么轻易走过去,容慕北势必会起疑心。

    他可是比狼还狡猾的男人!

    于是她站在那里还是没动,只冷声说:“你不是已经美人在怀了吗?有她侍候你还不够?”

    “不够!”容慕北邪笑道:“男人的床,上永远都缺一个女人,就好像女人的衣橱永远都差一件衣服……,而你,就是我今晚想要的那个女人!”

    夏桑榆眼神中掠过一抹轻视,并未将她的话当真。

    这三年时间,她也多多少少摸到了他一些脾性。

    他总是会在她面前说一些轻浮挑,逗甚至是下流的话,那张牙舞爪的架势,看上去像是垂涎她,马上就要将她扑倒并且强占了她一样。

    可是结果呢……,他从来就没有动她分毫!

    当然,这三年,也没有见他真正的睡过别的女人。

    所以有时候,夏桑榆也怀疑过他的性取向……

    不过看他现在把夏云姿搂在怀里又揉又摸的样子,她又觉得他应该是喜欢女人的,他之所以没动她,是因为她长得实在太差强人意了!

    她磨磨蹭蹭走过去,端起他面前的酒杯递到他面前:“给,喝吧!”

    容慕北皱眉:“侍候人都不会?”

    “我来!”夏云姿主动将酒杯接过去,邀宠一般,口对口的将一口酒喂进了容慕北的口中。

    夏桑榆眼底闪过厌恶,不嫌脏吗?

    这样喂来喂去,不怕得病吗?

    夏云姿今晚却是打定了主意,要使尽浑身解数的讨好这位北先生!

    所以口对口的喂酒根本不算什么!

    让她口……,她也是愿意的!

    至于对面那个女佣,姿色平平,还不识抬举,根本没资格与她争宠嘛!

    她更加放得开,时不时用饱满的胸去蹭容慕北的身体:“北先生,你刚才说可以举荐我进四方传媒?是真的吗?你可别骗人家哦……”

    嗲声嗲气,听得夏桑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容慕北却一副很受用的样子,大手从夏云姿的裙底伸进去:“这就得看你今天晚上的表现了……”

    夏云姿被他玩弄,不仅不羞恼,反而还咯咯咯的娇笑起来:“北先生,你好坏……,嗯……,讨厌了啦……”

    画面越来越辣眼睛了。

    夏桑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正是坐立不安的时候,容慕北将一包冰美人啪一声扔在了她的面前:“这东西你先拿着,大年三十,容氏公馆有一场跨年派对,所有的名流富豪都会参加,你将这东西放在他们的酒水里……”

    夏桑榆故作纠结的迟疑了片刻,伸手将那一小包塑料袋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容慕北见她如此听话,不由得心情大好,侧过身继续去吃夏云姿的豆腐:“嗯,好滑……”

    夏云姿咯咯咯花枝乱颤:“哎呀……,北先生你轻点嘛……,你弄得人家好疼呐……”

    夏桑榆眼底划过一缕寒芒。

    借着斟酒的功夫,她将那小绿瓶里面的绿色小精灵挤出两滴,融入酒水中。

    “容慕北,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会按照你的吩咐一一办妥!”

    她将酒杯举起,双手递到他面前道:“我这杯酒算我敬你,你喝了这杯,我也就该回去了,家里还有孩子呢……”

    “好!”容慕北居然爽快的接了过去:“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也不会为难你!”

    说完,仰头就将一杯酒喝了大半,然后将剩下的递给夏云姿:“喝了!”

    夏云姿风情的抛了一个媚眼给他:“好,我陪你喝!”

    一仰脖子,酒杯见了底。

    她的红唇因为沾了酒液,而更显得润泽诱人。

    容慕北没忍住,低头就吻了上去。

    夏桑榆半垂着眼睫,起身又帮他们满上:“那你们慢慢玩儿,我去一下洗手间!”

    “嗯……”容慕北挥了挥手:“去吧!”

    量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样的!

    只要有夏云姿在手里,他相信她一定会对他更加言听计从的。

    夏桑榆在洗手间里面打开了手机。

    先用手机把那冰美人拍照,然后根据照片百度识图——,就这么轻易的找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这东西,居然是纯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几的DP!

    搜出来的所有信息都来自国外。

    也就是说,Z国还没有,晋城也还没有。

    容慕北是将这东西带回国的第一人!

    这东西是违法的啊!

    容慕北,他到底想干嘛?

    想要和容瑾西争家产?想要整垮容瑾西,为死去的阮美玉报仇?

    夏桑榆越想越可怕,心底一阵一阵发寒。

    她知道,容瑾西一旦和这种东西扯上关系,便是洗也洗不掉的污点,前程和事业便真的毁了。

    容慕北用夏云姿一家人的性命来要挟她,如果她不从,那么下一步,他说不定就会将魔爪伸向曜儿……

    她心口一阵绞痛,恨意也随之蔓延而起。

    不如今夜就来做一个了断吧!

    大不了,玉石俱焚!

    她在洗手间呆了将近十分钟,才轻轻开门走了出来。

    沙发上,容慕北和夏云姿两人正在做着不可描述的羞羞事。

    夏云姿半跪在容慕北的腿前,看见她过来,像是吃东西被噎住一般,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夏桑榆觉得好恶心。

    可是她现在还不能走!

    她硬挤出讨好的笑容:“四,四爷,你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酒……,给我酒!”

    容慕北脑子晕晕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他抓着夏云姿的头发,强迫她做着最羞耻的事情,同时也觉得体内火烧火燎,像是有岩浆快要迸溅而出了。

    绿色小精灵的药力,发挥出来了!

    夏桑榆给他斟酒,同时将冰美人投了几粒在酒水当中。

    轻轻晃了晃,递到他的手边道:“给,你的酒!”

    容慕北仰头,一口就全部喝掉了。

    他呼吸急促,脸色爆红,额头上脖子上青筋一根一根凸起:“再倒!”

    “是!”恭恭敬敬的,她又将一杯加了料的酒水递给了他。

    在倒第三杯的时候,她脑子里面闪过一丝顾虑。

    万一把容慕北毒死了怎么办?

    警方肯定会追查到她的身上。

    不过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就算追查到她的身上,他们也只会发现那个叫陶夭的女佣畏罪潜逃了,与她夏桑榆毫无关系!

    虽然提前暴露身份可惜了点儿,可是,总好过让这个容慕北用这种阴险狠毒的招式去陷害瑾西吧?

    如此这般一权衡,她心里再无顾忌!

    三杯之后,容慕北已经近乎躁狂的状态了!

    他尽情的折磨着夏云姿,却始终没有与夏云姿做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种事情。

    夏云姿浴火焚身却得不到满足,哼哼唧唧的,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夏桑榆退到阴影处,从手里摸出高配置高像素的手机,静静的将这些见不得人的画面收入摄像框中。

    这时候包厢的门被打开,一位长相清秀的男侍者端着精美丰盛的果盘走了进来。

    看见这淫,乱的一幕,侍者很明显的震了一震:“……”

    不过,他到底还是良辰夜总会的人,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