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66章 谁也别拦我,我要吃吃吃!
    他满足的勾唇,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我也是!”

    她的脸颊好烫,像是要燃烧起来一般。

    她看着他肩膀上面的齿痕,愧疚问道:“疼不疼?”

    “不疼!”抵在她耳边,暧妹道:“愿意天天被你咬!”

    “好了,别闹了,快放我下来……”

    他下午有个重要的行程,要去庆城一趟,再耽搁下去,恐怕就迟到了。

    他却好像并不着急,抱着她来到花洒下面,抹了沐浴液帮她搓洗身体。

    她皮肤很好,细腻如脂,情事过后,更是泛着醉人的粉红。

    也正因为如此,她腹部的那道伤疤才显得愈加狰狞醒目。

    他的动作放得很轻,很柔。

    耳边又想起了肖鹏说过的话:“我想象不出她的身体被什么人如此残暴的对待过……”

    他鼻头一酸,声音也紧跟着微微哽咽起来:“桑榆……,疼吗?”

    “不疼!”她将手轻轻放在他的头发上,柔声说:“早就愈合了,真的一点儿都不疼……”

    可是肖鹏明明说,她的这道伤口是被人用极其简单粗暴的方式缝合起来的,每到阴雨天,她的腹部就会像是有无数只冰钻在搅动一般……

    一切的苦难和疼痛,她一直都在独自承担。

    她总是这么要强,要强得令人心疼。

    容瑾西突然半跪下去,俯身在她的伤疤上轻轻吻了一下:“对不起桑榆……”

    “瑾西,别这样……,都过去了!”

    她弯腰将他从地上扶起,才发现他的眼眶红红的,像是……哭了?

    她拥抱他:“真的没事儿!那场劫难,再也不会重现了!”

    “对不起!”他还是十分自责和愧疚:“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两个人紧紧的拥抱着。

    在他们中间,没有一丝一毫的障碍物,就那么紧密的,长时间的拥抱着。

    过了好久好久,夏桑榆轻轻推开他:“好了瑾西,快出去吧!我现在的身份是女佣,如果被人发现我们……”

    “放心,不会有人发现的!”

    外人只知道容先生把女佣陶夭叫进了房间,却根本不可能知道他们在房间里面做了些什么。

    只需要在走出这扇房门的时候记住自己的身份就行了。

    下午的时候,容瑾西动身去庆城。

    夏桑榆恭恭敬敬送他上车:“容先生请慢走!”

    容瑾西眸色暗沉的看了她一眼。

    她已经又恢复成了陶夭那张肤色偏黄平淡无奇的脸,态度谦恭,是个毫无破绽的女佣。

    可是没办法,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容瑾西一想到她就是夏桑榆,那眼神自然而然就流露出了许许多多的爱恋之色:“我会尽快回来的!”

    她嗯了一声,帮着他将车门关上。

    送走容瑾西,她又哄着曜儿睡了午觉。

    曜儿睡着之后,她去了瑞景苑。

    自从和夏云姿黄玉柔断绝关系之后,她便没了他们房门的钥匙。

    门铃摁了好半晌,黄玉柔战战兢兢的声音才从屋内传来:“谁啊?”

    她迟疑了一下:“黄阿姨你好,我是夏桑榆的朋友!”

    “夏桑榆?桑桑?”

    黄玉柔猛的将房门打开,一张憔悴衰老的脸上神色颇为激动:“你真的是桑桑的朋友?我家桑桑呐……命苦哦……”

    最后一句话说出,眼泪也就滚落了出来。

    桑榆心头也十分酸楚。

    她摸出纸巾帮她擦眼泪:“阿姨你身体还好吧?换肾手术后有没有异常反应?有没有定期到医院复查?”

    “我身体好着呢……”

    黄玉柔哽噎着说道:“多亏了桑桑,若不是她带我到日本做了换肾手术,我只怕早就成了阎王爷手底下的小鬼了……”

    一面说,一面便将夏桑榆带进了房间。

    几年没回来,这个家里面的一切东西看上去都灰扑扑的,旧了不少。

    她曾经住过的那个房间,现在已经成了堆放杂物的房间,拥挤得没地方下脚,完全没了往日的痕迹。

    是啊,三年多时间,一切都变了。

    黄玉柔将一杯白开水放在她的面前,热情又有些惶恐的问道:“还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

    “我叫陶夭!你叫我小陶就好了!”

    夏桑榆将开水杯子捧在手里,却并没有喝。

    她四下看了看:“夏叔叔呢?”

    黄玉柔一提到夏如海,心里的怨念就排山倒海袭来。

    “那个死鬼,除了赌场还能去哪儿?前阵子也不知道他得罪了哪路神仙大人物,手指头都被人切了一根,他还不知道悔改,没日没夜的泡在赌场里……,现在连累着我的女儿也被人切了一根……,唉……,我这个家啊,自从桑桑走了之后,就越来越不像个家了!”

    她用手掌擦眼泪,然后又用手背擦眼泪。

    越擦,那眼泪好像就越多。

    片刻后,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抬眼看了对面的夏桑榆一眼:“对不起啊陶夭姑娘,初次见面,我不该给你说这些!”

    “没什么!我今天过来,也是想看看你们过得怎么样!”

    夏桑榆将水杯放下,从包里摸出一张银行卡递到她面前:“这里面有五十万,是……夏桑榆生前留在我这里的……”

    “不不,这钱我不能要……”

    “你必须得拿着!”

    夏桑榆的语气坚定,不容人质疑:“你听我说!既然夏叔叔得罪了人,那么你们最好就别在晋城呆了,拿着这钱,到乡下亲戚家避一阵子吧!”

    黄玉柔又开始连连抹泪:“还是我家桑桑好,走了这么多年,还能庇护着我们……,不像我那个亲生女儿,一出事儿就只想着自己,抛下我们就出国去了!”

    桑榆将银行卡放在她的衣兜里:“密码是你的生日。”

    站起身,她对她深深鞠了一躬,告辞离开了。

    天阴沉沉的,才五点过,看上去就像是快要黑了。

    街上寒风阵阵,她的小腹又泛起一阵一阵刀绞般的剧痛。

    她裹紧身上的长款羽绒服,抬步进了附近一家炖品店。

    找了个相对安静些的角落,她要了一锅八珍乌鸡汤。

    一小碗滚烫鲜香的鸡汤喝下去,腹部的剧痛才总算是稍稍缓和了些。

    放下汤碗,正准备伸筷子去捞里面的鸡肉,眼风突然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往这边走来。

    雍容富态,穿金戴银,是金宝宝!

    她急忙将身体往旁边藏了藏,同时低下头,生怕被金宝宝发现。

    还好,金宝宝和她隔着一张餐桌,在她斜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服务员上前,恭敬问道:“女士,请问你需要吃点儿什么?”

    “嗯……”金宝宝翻看着菜单,带着红宝石戒指的手在菜单上面一阵指点:“来一份儿象拔蚌,泰式烤鱼来一份,法式鹅肝来一份,油焖鸡米饭来个大份儿……,嗯,然后再给我来两份甜品,岩浆巧克力和黑森林蛋糕……,哦对了,你们这里的炖品不错,给我来个花旗参炖竹丝鸡!”

    旁边的服务员一脸呆愣:“女,女士,请问你是几位用餐呢?”

    “我一个!”金宝宝将制作精美的菜谱啪一下扔在桌子上:“怎么了?有问题吗?”

    盛气凌人的态度,让服务员的声音都结巴起来。

    “没,没问题……,我就是看您点了足足五六个人的份量,我担心您吃不完……”

    “我吃不吃得完用得着你来操心吗?”

    金宝宝啪一声,将一张至尊黑卡啪在面前的桌子上,厉声喝道:“是怕我付不起帐吗?”

    “不不,不是!”服务员吓得脸色都白了:“女士您稍等,饭菜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生怕她再发难,服务员抱着菜谱急步离开了。

    不多时,色香味美的菜品一一端了上来。

    金宝宝面前那张餐桌,很快就被摆满。

    余下的甜品,只能等她饭后再奉上了。

    金宝宝不管他人的目光,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夏桑榆坐在角落里,也被她惊人的食量给惊呆了!

    她记得金宝宝以前是最注重身材和保养,怎么现在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看着她将面前的食物大勺子大勺子的塞进嘴里,夏桑榆心里莫名的有些想哭。

    宝宝……,你怎么了?

    是心情不好才会想要通过多摄取食物来发泄吗?

    夏桑榆心里正猜度着金宝宝这三年到底经历了什么,金宝宝的手机突然响了。

    金宝宝又塞了两筷子食物在嘴巴里,这才有些轻慢的接起了电话:“爸,有事儿吗?”

    金重泰在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金宝宝的情绪突然就激动起来:“行啦,你别催我了行不行?不就是孩子吗?我生,我一定生!等哲文从庆城回来我们就努力生还不行吗?”

    吼完这一通,啪就将镶钻的手机扔在了桌子上。

    她继续吃面前的食物,动作和速度比刚才快了许多。

    果然是在用食物发泄心头的压力和情绪!

    半个小时后,金宝宝打了一个饱嗝,暂时放下了右手的筷子和左手的勺子。

    她拿起手机,拨号后放在耳边,声音比刚才柔和多了:“哲文,你到庆城了没有?……嗯,时间紧,今晚就别急着赶回来……,嗯,我会想你的……”

    夏桑榆心中闪过疑惑,瑾西和哲文都去了庆城?

    这会不会太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