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65章 配不配,不是你说了算
    “是!”两个铁塔一般的随从齐声应诺。

    二话不说,两人就要伸手去抓莫思的胳膊。

    “别过来!”莫思激动的大声嚷嚷:“你们敢碰我一下试试,信不信我死给你们看!”

    嚷嚷的同时,还用手中的水果刀在手腕上来回的比划。

    她神色疯狂,似乎下一秒,就真的要用利刃切开腕部动脉。

    两名随从露出迟疑的神色,齐齐把目光看向容瑾西。

    容瑾西硬朗冷峻的脸上,神色阴寒。

    他再次冷声喝道:“把她给我拖下去!”

    “是!”两名随从应诺的声音比刚才更加坚定了些。

    他们一人抓住莫思一只胳膊,轻轻松松就将莫思从地上拎了起来。

    莫思也只是叫嚷得凶,其实并不敢用水果刀去切手腕上的动脉。

    昨天晚上她沉进游泳池就该明白的,她的瑾西哥哥,早就不在乎她的生死了。

    看着浑身散发着冷冽气息的容瑾西,莫思的眼泪终于大颗大颗滚落下来:“瑾西哥哥……,瑾西哥哥,我爱你啊!”

    容瑾西拧开了房门,大步走了进去,只把一个冷漠的背影留给了她。

    她的目光又看向站在旁边的夏桑榆,嘶声吼道:“陶夭,陶夭你这个贱女人,我恨死你了!你怎么还没死?你还回来做什么?”

    夏桑榆一直冷眼旁观,这时候突然心念一动,对那两个随从道:“我想单独和她说几句话,把她带到一楼会客厅吧!”

    “是!”两名随从虽然长得五大三粗,心思却还算敏捷细腻。

    这两三天的时间里,他们也都看出来了,这位叫陶夭的女佣,在容先生心中的地位绝对不一般。

    她的要求,身为随从的他们根本没有拒绝的道理。

    很快,会客室里面,就只剩下了夏桑榆与莫思。

    莫思将身上的大浴巾裹紧了一些,挺直脊背故作强势的说道:“陶夭,你这个贱女人,你勾,引我的瑾西哥哥,现在还想要怎样?”

    夏桑榆叹了口气:“温驰!”

    莫思一下子就愣住了。

    她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夏桑榆:“你,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温驰,别装了!”

    夏桑榆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你的瑾西哥哥,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

    “知道我身份了?”短暂的慌乱后,莫思噘嘴道:“知道我的身份那他怎么还对我的生死无动于衷?”

    “因为他不爱你,所以你以后别再做这样的傻事儿了!他不喜欢被人威胁!”

    “你有什么资格给我说这些?”

    莫思的眼眶一下子就充,血盈泪,嘶声嚷道:“我为了能够与他匹配,在这浑身上下动了一千多刀……,我好不容易变成女人回到他身边,他为什么还要这么残忍的对我?”

    她情绪崩溃,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呜呜的嚎哭起来。

    夏桑榆叹了口气,将旁边的纸盒递给她:“温驰,放手吧!你这样执着的纠缠下去,对他是一种煎熬,对你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

    莫思抽过纸巾擦眼泪,低着头不说话。

    夏桑榆又道:“我其实也没什么特别要给你说的,就只是想告诉你,容先生都已经你的身份了,他没有立即将你赶出去,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你再这样纠缠下去,只怕对谁都不好!”

    说完叹了口气:“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她转身就往外面走。

    莫思突然冷笑一声道:“陶夭你别得意!你再怎样也只是女佣!你根本不配和他在一起!”

    桑榆悲悯的看了她一眼:“配不配,不是你说了算!”

    莫思的眼中迸射出凶狠的历芒。

    她以手捶地,嘶声吼道:“我一定会得到他的!活着的你,还有死了的夏桑榆,你们都给我等着瞧!!”

    桑榆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没有回头。

    莫思已经走火入魔,她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夏桑榆走出房门,对守在门口的随从道:“把她暂时先关起来吧,别让她在这公馆里面瞎闹!”

    “好的!”两名随从恭敬的答应着。

    夏桑榆回到房间,容瑾西已经沐浴过了。

    柔软的黑发滴着水珠,性感坚毅的面庞显得格外迷人。

    他伸手就将她揽进怀里:“这么久?你给她说什么了?”

    她不喜欢这种黏糊糊的感觉,推他道:“哎呀,你放开,水都弄到我身上了!”

    “反正都弄湿了……”他声音邪魅:“不如湿得更彻底一点儿?”

    他低头在她的耳际厮磨啃咬,双手也不甘寂寞的罩上了她的柔软。

    她的体香,就是这世上最催晴的毒药。

    他一闻到,就压抑不住体内的浴望。

    她察觉到他身体的异样,急忙红着脸将他推开:“别这样……,我,我身体不舒服……”

    “不舒服?”他的动作停了下来,关切道:“哪里不舒服?”

    “心里不舒服!”她借机将他推开:“我去洗个澡!”

    他邪邪一笑:“我给你洗!”

    “不用!”她拿起化妆包,快速闪身进了浴室。

    大白天的洗澡,感觉确实是怪怪的。

    不过,经过昨天晚上过敏导致的膨胀和收缩,她脸上的假面已经快要挂不住了。

    用热水敷面,两三分钟后,感觉到面部毛孔完全张开,她才用专门的卸妆水将脸上的妆容一一卸下。

    清丽脱俗的精致五官露了出来。

    脸颊上那道指甲盖大小的伤疤也露了出来,闪电形状,无损她的美丽,更添她的气场。

    不过她的这张脸,长时间敷着不透气的假面,已经严重的缺水和干燥了。

    本来应该每天晚上卸妆透气的,可是她已经快一周没卸妆了。

    不缺水,不干燥才怪呢。

    敷了一张保湿面膜在脸上,她开始洗澡。

    热气在四周氤氲,她的眼前不由得又浮现出容慕北那残忍阴笑的脸:今天晚上八点,到良辰夜总会找我,不然的话,你还会收到一份更加重的‘礼物’……

    她缓缓闭上眼睛,努力将容慕北的影子从脑海中挤走。

    紧接着,眼前又浮现出容瑾西温暖的眼神:桑榆,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任何事,都可以……

    正心神恍惚,突然感觉到旁边有一道炙热的目光直直盯着自己。

    她心里一惊,猛然扭头看去。

    容瑾西不知何时进了浴室。

    他斜靠在旁边的盥洗台旁边,一双暗眸像是被丢进了火种,正炽烈的燃烧着。

    他身上围着的浴巾早就已经取下来了,就那么坦露无遗的站在她的面前。

    完美的身材,真是性感得要命啊!

    他薄唇一勾:“看够了么?”

    她这才反应过来,本能的想要伸手捂住自己的关键部位,可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最关键的三点,改为用双手将脸紧紧的捂了起来:“你出去!”

    他唇角染笑:“害羞了?你身上我什么地方没见过?”

    虽然是见过,可是这样不会穿衣服的面对面,还是很羞耻的好不好?

    她背转过身:“容瑾西你别闹,快出去!”

    “我既然进来了,就没想过出去!”

    他从后面拥住了她:“好香!”

    她身上的体香完全释放了出来,对于他来说,这简直就是无法抵挡的诱,惑。

    低头抵在她的发间,一边贪婪的呼吸属于她的香气,一边疼爱的揉抚着她:“你的身体……很敏感……”

    “敏感你个头啊!快放开!”

    她努力挣扎,恨不得马上从他的怀里逃匿。

    他却搂着她的腰,上前几步,直接将她咚在了墙壁上。

    架起她的一条腿。

    她使劲儿扭动身体,不让他得逞:“不行啊……,瑾西,别……”

    自从她阔别三年突然出现之后,容瑾西就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要着她。

    他们还从来没有在浴室里面做过呢。

    今日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他怎肯放过?

    见她一个劲儿的护着脸,他也注意到了她脸上的面膜。

    敷面膜的女人,真是难看死了!

    他想也不想,抬手便将她的面膜扯了下来。

    瞬时,那张教他魂牵梦绕的清丽小脸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怔住了:“桑,桑榆……”

    她叹了口气:“本来不想让你看见的……”

    他眼中迸射出无法阻挡的炽热光芒,一低头,吻向她的唇。

    狂热,急切,缠绵至极。

    他迫不及待的闯入,完完全全将她占有:“桑榆,桑榆你终于回来了!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

    他疯狂的要她!

    要在她身体的每一寸每一寸都烙下他的印迹,密密麻麻,全是他。

    她沉寂的双眸因为映入了他的身影,也变得炙热情动。

    她半阖着眼睫,眸光潋滟倾城:“瑾西……,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只爱你!永远都爱!”

    他一遍遍重复着滚烫的誓言,眼底的暗色烈焰燃烧得越来越炽烈。

    她承受不住极致的欢愉,张口咬在他伟岸结实的肩膀上。

    他痛!他快乐!

    两人相拥着,慢慢从浴望的浪潮中退了下来。

    她全身酥软,挂在他身上,呼吸不匀的低声道:“快放我下来……”

    他不舍得放开她,低魅磁性的声音问:“舒服么?”

    “嗯……”她不想撒谎。

    撒谎也没用,因为他比她更了解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