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64章 你终于紧张了
    她一面呛咳,一面摆手:“我……没事儿了,真没事儿……,咳咳咳……”

    “歇会儿吧,先别急着喝水!”

    他将她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一面给他扶背,一面漫不经心道:“你刚才说夏云姿的手指被人切了?”

    “没有!”她马上狡辩:“你肯定是听错了!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越是狡辩,不越就证明心里有鬼么?

    他眼底掠过不易察觉的锋芒:“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找肖鹏,问问看你能不能出院了!”

    她点头:“哦,好!”

    容瑾西出了病房门,直接就到了肖鹏的办公室。

    肖鹏正在泡茶,见他进来,扬了扬手中的茶罐:“给你也泡一杯?”

    “不用!”他在办公桌前坐下,修长的手指不安的敲打着桌面:“先别喝茶,帮我查一个叫夏云姿的女人是因为什么原因到医院就诊的!”

    “夏云姿?夏云姿正好是我接待的!”

    肖鹏将一杯喷香的热茶放在他面前:“她昨晚的时候手指头别人切了,一直忍到今天早上才到医院就诊求助……”

    果然是手指头被切了!

    容瑾西突然想起那一日在夏桑榆的住处,床头那只包装精美的盒子。

    当时他还以为里面会是谁送她的礼物。

    没想到盒子一揭开,里面居然是一截断指……

    看她刚才的反应,她应该不止一次收到过断指!

    那么,就是有人在胁迫她了?

    他俊眉冷蹙,苦恼的陷入了沉思。

    病房内,容瑾西一走,夏桑榆就到露台上拨通了容慕北的电话。

    电话响了七八声,就在她以为无人接听准备重拨的时候,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来:“陶夭?”

    “容慕北,你这个王八蛋!”

    她一开口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告诉你,这里是在Z国,是在晋城,不是在国外,由不得你胡作非为!”

    “呵呵……”容慕北被她一骂,顿时神清气爽,睡意全消:“大早上的,火气不小啊!说吧,我又怎么惹着你了?”

    “你凭什么伤害夏云姿?她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哦?你终于紧张了?”

    容慕北欠揍的声音道:“上次切了你父亲一根手指头送给你,你半点儿反应都没有,这次便切了夏云姿一根手指头,呵呵,没想到你反应会这么大……,看来,以后我应该在夏云姿的身上多下些功夫才行!”

    “容慕北你这个混蛋,你怎么不去死!”

    夏桑榆气得握紧了拳头:“我再给你说一遍,我和夏云姿没关系!”

    “呵呵,有没有关系,我自己会判断!”

    容慕北在电话那边慢悠悠打了一个呵欠:“你也别太激动,今天晚上八点,我会在良辰夜总会等你的!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证他们的手指头一根都不会再少!”

    “容慕北你……”

    嘟——!嘟——!

    那边已经挂断了。

    夏桑榆气得手脚冰凉,真的是他干的,果然是他干的!

    昨天晚上她在枕头底下摸出来的那只盒子,里面的断指是夏云姿的……

    后来还被老鼠给吃了!

    肠胃一阵翻涌,她忍不住弯腰呕吐起来。

    容瑾西从外面进来,正看见她脸色苍白的弯腰呕吐。

    他吓得不轻:“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吐了?”

    “我……没事儿……”

    她的眼泪猝不及防滚落而出。

    她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好累,好无力……

    容瑾西心疼的将她抱起:“老婆你别哭……,别哭……,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他好想问问她关于断指的事情。

    可是见她情绪激动,又不忍心再刺激她。

    低头吻她的额头吻她的唇:“好了……,什么都别怕,有我呢……”

    她抬起含泪的眼眸,不安的问道:“瑾西……,如果有一天,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

    “会!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

    “真的吗?任何事都可以?”

    “只要你别无缘无故的消失,做什么事情都可以!”

    只要她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就算她把天捅出一个窟窿也没关系。

    他会帮她补上的。

    两人正依偎在一起低低说话,容瑾西的手机铃声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眼底浮上暖色:“曜儿?”

    “爹地,陶夭阿姨醒了吗?”

    曜儿还带着睡意的声音,更显得软糯可爱。

    容瑾西唇角溢出柔软的笑意:“醒了,你是要给她讲电话吗?”

    “嗯……”昨天晚上他被吓坏了。

    最后是怎么睡着的都不记得了。

    今天一睁开眼睛,心里想的便是陶夭阿姨是不是已经被那些居心叵测的大人给扔走了。

    直到听到陶夭阿姨的声音,他悬着的小心脏这才放松下来。

    “陶夭阿姨,你今天可以回家陪曜儿吗?曜儿想你了!”

    “阿姨也想你啊!”

    桑榆柔声说道:“你在家里要听芬姨的话,好好吃饭知道吗?阿姨已经可以出院了,办完手续就和你爹地一起回家陪你好不好?”

    “嗯……,好!”

    曜儿稚声稚气,尾音拖得长长的,软软的,令人心都快要化了。

    上午十一点刚过,容瑾西带着她的回容氏公馆。

    曜儿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像只雪团子一般一般往她这边跑过来:“陶夭阿姨,陶夭阿姨……!”

    童声琅琅,语声欢快,夏桑榆阴郁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她将曜儿抱起,在他的脸蛋儿上狠狠亲了一口:“有没有乖乖吃早饭?”

    “有……,我吃了这么大一碗粥!”

    他的小手在虚空中比划出一个很大的碗的形状,然后觉得太大太夸张了,两手就慢慢合拢,慢慢合拢……

    好吧,其实他今天早上没啥胃口,只勉强吃了很小很小的半碗粥。

    夏桑榆不忍心责备他,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中午想吃什么?阿姨亲自给你做!”

    “虾仁儿芝士土豆球!”

    小曜儿脱口就说了出来。

    上次吃过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那个味道。

    桑榆笑笑:“好!那就做土豆球!”

    “可是,你不会再烫到手吧?”

    小家伙一脸担心的望着她:“如果容易烫到手的话,那就别做了……”

    “放心吧,上次是阿姨不小心,把生水溅进油锅里了!”

    她忍不住又温暖的吻他的额头:“这次阿姨会小心的,不会再烫到了!”

    母子两人在亲昵叙话的时候,容瑾西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唇角染笑,眼神和煦。

    他还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在外面有了阮美玉,并且还有了两个私生子,所以对他的关爱极少极少。

    后来,他的母亲和兄长因车祸去世,他更是再也没有体会到这种亲人之间的温情。

    他曾经心里无数次发过誓,将来有了孩子,一定要给他最健全,最温暖的家庭,一定要给他全部的爱!

    现在,她回来了!

    他们一家人在一起,谁也别想再将他们分开!

    徐管家一脸焦头烂额的神色小跑了过来:“容先生,容先生你可算回来了,你快去看看莫思小姐吧!”

    “莫思?”容瑾西眸色微沉,将到了口边的那句‘她怎么还没死’又给咽了回去。

    夏桑榆在一旁问:“莫思怎么了?”

    徐管家叹道:“莫思小姐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想不开,昨天晚上把自己身上绑了两只大石锁,然后就跳进游泳池自溺了!”

    夏桑榆猛地心惊:“她死了?”

    “没有!辛亏有佣人从外面经过,听到游泳池里面发出的异样声响,这才将她救了上来!”

    “哦!”桑榆淡淡应了一声,又道:“那你这么慌忙是为什么?”

    徐管家道:“莫思小姐被救上来之后,就一直跪在你们的房间门口,谁劝都不听!”

    容瑾西的眉峰冷冷蹙起:“跪我门口干什么?”

    “她说做错了事情,要求你原谅!”

    徐管家叹息道:“唉,这大冬天的,她从游泳池出来就那么跪着,冻得浑身都在抖……,也真是够可怜的!”

    容瑾西的声音依旧淡漠得没有一丝温度:“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徐管家,叫几个佣人,将她拖下去吧,我不想看见她!”

    “不,不行啊……”徐管家满脸为难的说道:“她手里有一把水果刀,我们一靠近,她就要割腕!”

    又是自杀!又是威胁!

    容瑾西冷哼一声,脸色阴鸷如冰,大步往里面走去。

    夏桑榆将曜儿交给芬姐,小快步的跟着容瑾西来到主楼。

    一上二楼,果然就看见莫思正跪在那里。

    她的身上还穿着昨天晚上那套布料极少的黑色比基尼,只不过在身上多加了一条玫红色的大浴巾,遮住了太过火辣性感的身材。

    头发湿漉漉的耷着,一张美丽的脸蛋早就被冻得发青。

    看见容瑾西往这边走来,她黯淡的眼瞳一下子就明亮起来:“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原谅我了?你原谅我了对不对?”

    跪了大半宿,她的声音已经因为受凉受寒而变得阴郁沙哑。

    她表情痛苦的望着容瑾西,期待他的原谅与宽恕。

    他却只极淡极浅的瞥了她一眼,便转身对身后的两个随从道:“把她带下去,我不想看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