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61章 奇异的肿胀起来
    门外没人答应,却又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

    每一声,对于紧张到了极点的夏桑榆来说,都是摧残。

    她走到门边,再次问道:“谁?”

    门外传来芬姐的声音:“陶夭?陶夭你还没睡吧?”

    桑榆松了口气,急忙将房门一把拉开:“芬姐……”

    芬姐盯着她的脸色看了看:“陶夭,你这是怎么了?脸色好吓人!”

    “我,我没事儿……”桑榆捂着哐当哐当乱跳个不停的胸口,支支吾吾道:“就刚才,刚才有只老鼠突然跑出来,吓死我了!”

    芬姐往她的房间看了一眼,摇头叹道:“莫思小姐把你安排在这里,确实太委屈你了!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容先生带回来侍候小少爷的人啊!”

    夏桑榆苦涩的牵了牵唇角:“芬姐,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儿吗?”

    “哦,是小少爷,小少爷醒了,吵着嚷着要你呢!”

    “曜儿醒了?”

    夏桑榆忙道:“那我随你过去看看吧!”

    曜儿这孩子脾气犟,一旦拗上了,谁也拿他没办法。

    这大冬天的,又是晚上,若再让他着凉可就不好了。

    夏桑榆二话不说,跟着芬姐就往曜儿住的地方走。

    穿过院子的时候,想起刚才那根断指,心头还惶惶然,双腿发软,每走一步,都好像踩在棉花上。

    整个人恍恍惚惚,如同行走在令人不安的梦靥里。

    芬姐察觉到她的异样:“陶夭,你没事儿吧?我怎么看你今天有些不对劲?”

    “我没事儿!”

    她裹紧身上的外套,一说话,嘴巴里面就哈出大团的白气:“快走吧,曜儿该等急了!”

    “好好!”芬姐连声答应。

    曜儿在车上的时候本来就已经睡着了,结果被芬姐抱着上楼回卧室的功夫,就迷迷糊糊的醒了。

    他口里哼哼着,虽然醒了,却也架不住汹涌的困意,所以也没有怎么哭闹。

    后来芬姐给他脱衣服的时候,他就彻底怒了,在房间里面哇哇嚎哭:“陶夭阿姨,我要陶夭阿姨……呜呜,陶夭阿姨……”

    夏桑榆在门口就听见了他的哭闹。

    一进屋,明亮的光线和空气中淡淡的奶香味儿,让她心底的惶恐瞬间褪去。

    她大步进屋,走到曜儿面前柔声说:“曜儿乖,快别哭了,阿姨在这里呢!”

    曜儿抽噎着,张开双臂扑进她的怀里。

    稚嫩的小脸在她的脸颊上亲昵的蹭了蹭,低低呢喃道:“陶夭阿姨,你刚才去哪儿了,曜儿好害怕……”

    “有什么好害怕的?”

    她轻吻他的头发,又用手宠溺的揉了揉他的脸蛋儿:“曜儿是男孩子,不能这样胆小的知道吗?你将来长大了,还要保护你心爱的女孩子呢!”

    曜儿止住哭泣,一脸认真的说道:“我长大了,和爹地一起保护你!”

    一股暖流从她的心间流过。

    她淡色的唇瓣微微勾起,语气更加柔和:“好,有你和你爹地保护我,我就再也不用害怕了!”

    曜儿也粲然笑了开来。

    软软的小手臂勾着她的脖子,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

    桑榆将他重新抱回床上,正准备脱了他身上的衣服哄他睡觉,突然发现他的领口和袖口都沾着一些糖浆。

    粘粘糊糊的,擦都擦不掉。

    她叹了口气:“曜儿,咱们去洗个澡好不好?”

    “洗澡?”小家伙不知道在顾虑什么,咬着嘴唇始终不肯点头。

    桑榆道:“必须得洗个澡啊,你瞧你这黏糊糊的样子,不洗干净的话,你睡觉也睡不踏实……,而且你身上有糖浆的味道,蚂蚁和小虫虫最喜欢这种味道了,它们说不定会往你身上爬过来……”

    “好吧,我去洗澡!”

    到底还是孩子,一听见小蚂蚁小虫虫,心里就害怕了。

    桑榆抱着他来到浴室,调好水温就开始脱曜儿身上的衣服。

    曜儿十分腼腆害羞。

    他扭扭捏捏抓着贴身的小裤裤不肯松开:“陶夭阿姨,我,我又不想洗澡了……”

    “不洗澡怎么行?”

    她伸手将他抱在怀里,诱哄道:“不洗澡会臭的……,来吧,咱们洗快一点儿,很快就好了……”

    “可是,可是……”

    小家伙认认真真的苦恼了半天,纠结道:“可是你亲了我,现在又看了我的身体,那以后……,以后你可以等我长大了娶你吗?”

    桑榆没忍住,噗的乐出了声儿。

    小屁孩儿,胎毛都还没褪干净呢,脑子里面居然想这些?

    曜儿被她笑得有些羞恼,小脸蛋儿红扑扑的。

    他看了她一眼,低低嗫嚅道:“如果,如果你等不到我长大的话,那你可不可以让我爹地娶你?我爹地很帅,也很酷,好多女人都想嫁给他……”

    这个陶夭阿姨只要嫁给了爹地,以后就是他的娘亲了。

    他喜欢她说话时候的声音,喜欢她眼睛含笑的样子,更喜欢她身上的淡淡香气。

    她身上的香气总是给他一种十分舒心,十分安心的感觉……

    夏桑榆完全没想到他这小脑袋瓜子里面,会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

    不过,再这样磨蹭下去,他该着凉了。

    她抬手揉揉他的小脑袋,宠溺道:“好……,我答应你,等我变得漂亮一点,能够与你的爹地般配的时候,我就嫁给你爹地好不好?”

    “嗯!”他愉快的点头:“变漂亮很容易的……,我明天就让爹地给你买很多很多的化妆品!”

    她伸手将他的小裤裤脱掉,柔声说道:“我有化妆品,不需要再买新的……”

    她的化妆品都是特制的。

    虽然算不上高档,却十分防水。

    就算在水里面泡一两个小时也不会脱妆。

    她将曜儿抱起来放进浴桶,转身正要去拿搓澡巾,眼前突然一黑,毫无征兆,咚一声就栽倒在了地上。

    曜儿大惊失色:“陶夭阿姨,陶夭阿姨你怎么了?呜呜……,来人啊……”

    芬姐进来一看,顿时吓得手忙脚乱:“陶夭?陶夭你这是怎么了?”

    陶夭静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张脸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肿胀起来。

    容瑾西在卧室里面焦躁不安的来回踱步。

    都一个小时了,她去了哪里?

    要不要把家里面所有的佣人都叫起来,帮着把她揪出来?

    正纠结,屋外突然传来佣人急切的声音:“不好了不好了,容先生,大事儿不好了!”

    他嚯一下站起身,开门就走了出去:“出了什么事儿?”

    佣人站在台阶下,慌里慌张的说道:“是陶夭姑娘,陶夭姑娘出事儿了!”

    “她怎么了?”

    他急得声音都变了:“她在哪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她在小少爷的房间,正帮小少爷洗澡,突然就晕过去了!”

    在曜儿的房间,晕倒了?

    容瑾西一刻不停,快步就往曜儿的住处小跑过去。

    曜儿的房间内。

    夏桑榆还趴在地上,整个身体像是中邪一般,奇异的肿胀起来,身上那件宽松的佣人服都快被撑裂了。

    那张脸,更是肿胀得变了形。

    秀雅和芬姐等几个佣人见她这样,都皱着眉头一筹莫展。

    最后还是秀雅大着胆子上前问道:“莫思小姐,咱们还是赶紧送她去医院吧?再耽搁下去,恐怕要出人命了!”

    莫思穿着名贵的貂绒大衣,神态倨傲,脸色清冷:“去什么医院?我让你们把她拖出去扔了你们没听见吗?”

    几个佣人面面相觑:“拖出去……扔了?这样不大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

    莫思厉声喝道:“这个陶夭来历不明,她今天突然晕倒,就说明她的身体本身就有疾病,这样的人,怎么能够侍候小少爷?万一把小少爷感染了怎么办?”

    一番话,把众人都说得哑口无言。

    大家都低着头,双手垂在身侧。

    一个个神色恭顺,却始终没有人敢上前来将陶夭拖出去。

    莫思气得跺脚:“你们怎么回事?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秀雅小声说:“莫思小姐,你别生气……,我们不是不听你的话,是因为这事儿万一被容先生知道了,恐怕……”

    “容先生知道了又能怎样?这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女佣而已,容先生还会在乎她的生死?”

    莫思一句‘低贱的女佣’,让在场所有佣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同程度的阴郁。

    她正还要逼迫他们将陶夭拖出去扔了,突然有人低呼一声:“容先生来了!”

    莫思心里一惊,瑾西哥哥来了?

    心念刚动,容瑾西峻拔的身影已经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她急忙换上笑脸:“瑾西哥哥……”

    容瑾西却根本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伸手将她拨到一边,大步往地上躺着的陶夭走去。

    曜儿守在昏迷的陶夭的身边,已经哭得两眼红肿了。

    “爹地,莫姨说要将陶夭阿姨拖出去扔掉,呜呜……,不要把陶夭阿姨扔掉嘛……,我喜欢她……,她只是生病了,求求你,不要把她扔掉……”

    他抽噎着告状,每一个字都戳得容瑾西的心口疼。

    他大手轻抚曜儿泪湿的脸颊:“既然你喜欢,我们就把她留下来,好不好?”

    “嗯!”曜儿使劲点头,被泪水泡过的眼睛,晶亮晶亮,胜过这世间最耀眼的宝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