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60章 冰美人
    “陶夭,陶夭你给我出来!”

    容瑾西将大小房间都找了个遍,连衣柜都没有放过,却根本不见她的身影。

    他心里发慌,这女人,跑哪里去了?

    该不会一生气就离开了容氏公馆吧?

    不不,以她的脾性,不可能会做出这么冲动无脑的事情。

    那她到底去了哪里?

    容瑾西如同被热锅烹烤一般,坐立不安的煎熬了将近一个小时,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佣人的疾呼声:“不好了不好了!容先生,大事不好了!”

    他神色骤变,呼的站了起来,是她,她出事儿了?

    ……

    夏桑榆这边。

    她从外面回来,在廊檐下与莫思说了那几句话之后,心里就一直莫名其妙的觉得不踏实。

    到了卧室,洗漱之后又给容瑾西准备了一杯他最喜欢的伯爵茶,见他还没回来,就往游泳室那边去看看他怎么这半天还不回来?

    没想到,一进去,就看见莫思踮着脚尖在吻他。

    他们两个人的身上都穿得极少。

    一个颀长健美,一个婀娜窈窕,一个肤色如蜜,一个白皙如脂。

    般配成那样,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她心里突然就嫉妒得很,也气得很。

    想也不想,转身就往外面跑去。

    明明听见他在身后追,也不想停下脚步听他的解释。

    坏男人,别人吻你你不知道推开啊?

    今儿算是被我撞见了,那平日里没有被我撞见的时候呢?

    是不是你们两个把该做的,不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哼,男人的话果然靠不住!

    前脚还说什么只爱我一个人,只对我的身体有感觉,后脚就和别的女人搞在了一起!

    尽管这个女人是她亲自挑选的,她心里依旧嫉妒得快要发狂!

    跑进院子,绕过一丛茂密的冬青树,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将她拉过去紧紧贴在了转角的阴暗处。

    她瞪大双眼正要惊呼,那人在她耳边低低说道:“别出声儿,不然我就脱下你的裤子!”

    这么无耻的话,也只有容慕北这个混蛋能说得出。

    而且,她也相信他能做得出。

    虽然在这三年时间里,他从来都是口头上威胁她,并未做出染指她的事情,可是她相信他身上的人性正在接近泯灭,更多疯狂的事情,他也做得出。

    眼看着容瑾西从眼前跑过,她也不敢声张。

    直到容瑾西走远,她才猛地挣开他:“容慕北你干什么啊?”

    “哟呵!傍上容瑾西,脾气果然见长啊!”

    他嬉皮笑脸,伸手在她的脸蛋上抹了一把:“不应该叫我四爷吗?”

    “四爷个鬼!你还应该叫我三嫂呢!”

    这三年被他操控在掌心,贱兮兮的叫了他三年四爷,想想心里就好气啊!

    夏桑榆推开他,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和头发,硬声说道:“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当心容先生知道了,把你当小偷一样抓起来!”

    “小偷?”他冷嗤:“你忘记了吗?我身上流着容家的血,我也是容家的一份子……,呵呵,容家的女佣,我也有权利用!”

    夏桑榆冷笑:“少废话,直接说正事儿吧!”

    “正事儿就是想问问你,重新回到容瑾西身边是怎样一种体验?”

    “体验你个毛线!没事儿的话就给我滚!”

    她没好气的呛了容慕北一句,侧身就要往主楼的方向走。

    她还希望听到容瑾西的解释呢,不把游泳室里面的事情解释清楚,她今天晚上都别想睡安生觉了。

    然而她才走了三五步,容慕北突然冷冷的叫住了她:“陶夭!”

    简单的两个字,却含着威胁的意味儿。

    夏桑榆的身影顿时僵在了原地。

    她慢慢转过身,看向容慕北。

    容慕北穿着银灰色貂领大氅,在满园霜雪的映衬下,一张脸更是显得料峭森寒。

    夏桑榆的心不由得往下沉了沉:“你到底还想要怎样?”

    “我今天来找你,是想提醒你两件事情!”

    “又想威胁我?”

    “威胁加警告吧!”

    容慕北踩着咔嚓作响的薄霜走到她的面前,冷声说道:“第一件事情,上次送你的那件礼物,你别以为我是和你闹着玩儿的!”

    夏桑榆眉心跳了跳。

    那血淋淋的断指,她第一眼看见的时候确实吓得要命。

    可是后来她把身周认识的人挨个看了个遍,从曜儿到容瑾西,从金宝宝到厉哲文,甚至家里面佣人的手指头都看了个遍,十指俱在,没人少一根手指头啊。

    所以,她确实在心里以为容慕北只不过是用了一个比较恶心的‘玩具’来震慑她。

    这时候又听到容慕北提及此事,她的神色便也凝重了些:“你还想要怎样?我一直在按照你说的做,回容氏公馆不也是你的意思吗?”

    “是我的意思没错!可我让你回容氏公馆,不是让你一家团圆的!”

    自从他十一岁就被母亲阮美玉送往国外之后,颠沛漂泊了这么多年,他现在最不喜欢看见的就是别人一家子团圆。

    他从兜里摸出一只蓝莹莹的塑料小袋,放在手中把玩一阵之后,才递到夏桑榆的面前。

    “你看看这东西,是不是很漂亮!”

    “什么啊?”桑榆不明觉厉,伸手接过来看了看。

    里面是钻石一般的晶体,一颗颗,一粒粒,在迷蒙昏暗的光线下散发出冷湛湛的光芒。

    她又问:“这是什么?”

    “它有一个很美丽的名字,叫冰美人!”

    “冰美人?”桑榆略微一思忖,猛然抬眸,惊愕道:“这该不会是?”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东西!”

    容慕北往她面前靠近一些,将她掌中的塑料小袋打开,从里面捻出一颗,又放在指尖把玩了好一阵,这才放进了口中。

    “你看,是无毒的!”

    “可是,可是……”

    桑榆的心里始终还是觉得不踏实。

    虽然她从来没有接触过那东西,也不知道那东西应该是什么样子,可是她始终还是保持着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警惕性。

    她想了想,还是将这东西塞还回了容慕北的手中:“不管有毒没毒,这东西我都不能要!”

    “你以为能由得着你?”

    容慕北的眼神冷得像是淬过冰:“我在你的枕头下面放了一份礼物,你先回去看看,想通了,明天晚上八点,到良辰夜总会找我!”

    说完,转过身,带着他的冰美人往院子的侧门走去。

    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夏桑榆愣愣的,在院子里面站了不知道多久。

    直到寒气袭来,手脚都感觉到刺骨的寒冷时,这才回过神,往住处走去。

    她没有往主楼容瑾西的方向走。

    而是来到了西侧的佣人房。

    莫思并没有安排她和秀雅芬姐等女佣住在一起,而是让人将杂物房收拾了一个角落出来,在那角落摆放了一张单人铁架床,便是她的住处了。

    她进去之后,有些疲乏的一头就倒在了床上。

    脑子里面乱糟糟的,想的全部都是在公益慈善晚宴上一众贵妇的嘴脸,一会儿是嚣张跋扈的张咪,一会儿是嘤嘤低泣的小华庭……

    翻了个身,脑子里面又浮现出富态得快要流油的金宝宝,和面色沉静内敛的厉哲文……

    三年时间,一切都在发生着改变。

    只有她,这三年像是做了一场浑浑噩噩的大梦。

    现在醒过来了,这一切的改变真的令她措手不及。

    转念又想起回来的途中,与容瑾西在车上厮磨的情景。

    她脸颊烫烫,意识到对于两人之间的欢爱,不仅瑾西上瘾,她其实也早就在不知不觉之间上瘾。

    越是危险,似乎就越是刺激。

    只要有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她就根本拒绝不了容瑾西的需求。

    就好像现在,才一想起他,身体就有些异样的燥热,恨不得起身去他的房间,与他一起翻滚在那张大床上。

    可是她转瞬又想起他和莫思在游泳池的情形,一腔情潮马上就冷切了下去。

    她在简陋的硬板床上,烙烧饼一般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片刻后她突然想起容慕北说过的话,下意识的伸手到枕头下面摸了一下。

    还真的摸到了一只盒子。

    她心里一紧,急忙起身坐起。

    将盒子打开,里面赫然出现了一只血淋淋的断指。

    有了上次收‘礼物’的经验,夏桑榆心里的承受能力明显强了些。

    尽管很害怕,她还是忍着没有尖叫。

    目光定定的盯着那断指,心中一遍遍对自己说,是假的,这是假的,是容慕北用来吓她的……

    如此自我催眠了将近两三分钟,她惊悸的心绪稍稍平复了些。

    甚至,她还壮着胆子伸手碰了碰那断指,还捏着那断指捻了捻……

    那触感,那切口处的肌肉组织,分明……就是真的啊!

    她吓得失声惊叫,猛的将手中的盒子扔了出去。

    盒子里面的断指咕噜噜滚落在墙角,沾了灰,却依旧血糊糊的,十分可怖。

    一只尖嘴巴的大老鼠从洞中伸出脑袋,探头探脑的张望了一会儿,飞快的叼起那断指,咻一下又缩回到洞里去了。

    夏桑榆紧张到了极致,耳边甚至出现了幻听。

    咔嚓,咔嚓……,仿佛是那老鼠正在咀嚼那东西!

    她吓得浑身汗湿,抖抖索索从床上下来,正准备夺门而出,门外突然有人敲门。

    砰——!砰砰——!

    她浑身发抖,颤声道:“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