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58章 不死也得脱层皮
    她回头看去,只见金重泰挺着发福的肚子,往她这边大步走来。

    她连忙停下脚步:“金先生,您有事儿找我?”

    “陶夭姑娘,我家张咪性子急,脾气燥,今天冲撞了你,还请你不要见外!”

    金重泰说着,将一只长条形的盒子送到了她的面前:“这是我送给曜儿小少爷的一份礼物,还请陶夭姑娘莫要嫌弃!”

    “金先生,您真是太客气了!我和张咪女士已经和解了,真的没什么,这礼物你还是拿回去给小华庭吧!”

    “不不!陶夭姑娘,请你务必要收下!”

    金重泰说着,就将盒子塞到了她的手里:“请替我向容先生和曜儿小少爷问好!”

    “那……好吧!”礼物只能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她又和金重泰礼貌的寒暄了两句,抱着盒子往车上走。

    经过厉哲文身边的时候,她无意识的看了他一眼。

    厉哲文也正用极深极暗的眸光静静凝视着她。

    两人视线相对,又很快的各自移开。

    他们的表情都很淡然,就好像是两个并无交集的路人。

    至于内心的波澜,就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了。

    目送着她上了车,金宝宝走到厉哲文的跟前,涩然笑道:“不和她道个别?”

    厉哲文淡声说:“女佣而已,用得着这么巴结吗?”

    “女佣?”金宝宝看了他一眼,分不清他到底是真的没把夏桑榆认出来,还是认出来了,故意装作没认出来。

    厉哲文被她的眼神看得心里极不舒服。

    他表情凉淡至极,转身就往宴会厅里面走去。

    经过金重泰身边,他的脚步顿了顿:“那礼物,会不会太重了点儿?”

    “不重不重!”金重泰有些懊丧的说道:“你们今天是没看到张咪对那女佣盛气凌人的态度……,唉,只要容先生不怪罪,送再重的礼物都值得!”

    金宝宝笑着说道:“爸,你现在也觉得张咪的脾气和态度有问题了?你当初娶她进门的时候,我就说过……”

    “她再有问题,也是你后妈!”

    金重泰不悦的呵斥道:“以后你对她尊重点,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的长辈!”

    金宝宝本来是笑着说话的,被父亲一呵斥,脸上顿时挂不住。

    她跺脚气道:“爸!她比我还要小两岁,算哪门子的长辈?”

    “不管小几岁,她既然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就名正言顺是你的长辈!以后你再这样对她言语不敬,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金重泰厉声喝斥了几句,便一副焦头烂额表情,进去找妻子张咪去了。

    金宝宝气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看着父亲的背影,她恨声道:“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都五十多岁了,要玩年轻漂亮的女人我没意见,可你把一个比我还年轻女人娶回家,这不是成心要恶心我吗?”

    “好了宝宝,咱们进去吧,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

    厉哲文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抚拍了两下,然后抬高胳膊,示意她挽着自己的胳膊去宴会大厅继续余下的助兴节目。

    金宝宝眸色微动:“哲文,我今天给你说那事儿……”

    “什么事儿?”

    “孩子啊!我想和你生一个孩子!”

    “这事儿还是以后再说吧!”

    以后再说,又是以后再说!

    不行,这事儿坚决不能再拖了!

    再拖下去,父亲金重泰就会被那个叫张咪的女人迷得神魂颠倒,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悄悄立下一份遗嘱,把所有的家产全部给了张咪母子。

    金宝宝眼中浮上坚定的神色。

    嗯,生孩子这事儿,是万万万万拖不得了!

    宽敞舒适的最新款迈巴赫内。

    夏桑榆一上车,就察觉到了容瑾西身上散发出来的森冷气息。

    车上没有外人,所以她的声音也少了女佣该有的谦卑和恭敬:“容瑾西,今天你看见张咪欺负我和曜儿,为什么都不出面帮我们一把?”

    他凉凉说:“这种问题,我以为你不用问我,也能想明白!”

    “我想不明白!曜儿当时都快气哭了你知道吗?”

    “你只要告诉他们你是容夫人,不就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吗?”

    “我是容夫人?谁信啊?”

    况且现在也还不是暴露身份的时候。

    她要用陶夭的身份和陶夭的这张脸,找到乔玉笙,并且亲手杀了乔玉笙。

    报仇之后,她才能够从陶夭的身份下面走出来,以夏桑榆的身份,堂堂正正的与曜儿和容瑾西厮守在一起。

    不过这些话,她不方便对容瑾西说。

    她叹了口气,将怀里的长盒子递到他的面前:“金重泰给你的!他让我替他向你和曜儿问好!”

    他俊眉轻蹙:“以后别随随便便收人礼物!”

    “我看他很有诚意嘛!”

    她看了看盒子上面的卡通图文,不在意的说道:“应该是个玩具什么的,我看这包装也不像是特别讲究的样子,想着这东西可能也不贵,所以我就……”

    “拆开看看吧!”拆开看看你就知道这东西贵不贵了。

    夏桑榆依言将盒子打开。

    “容瑾西你看,我就说了吧,这只不过是一只玩具熊……”

    他叹了口气,抬手将头顶上的灯打开:“你再看看!”

    盒子里面真的是一只活灵活现的泰迪熊。

    金灿灿的黄色绒毛,黑色的披风,黑色的帽子,样子酷酷的,十分招人喜爱。

    桑榆见容瑾西那别有深意的样子,只得又多看了泰迪熊两眼。

    这两眼,才真的看出了端倪。

    绒毛是极细的金丝,眼睛是两颗熠熠澄澄的蓝色宝石,虹膜周围更是由将近二十颗小钻石组成。

    那披风和帽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摸上去凉凉滑滑,反正绝不是寻常布料。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这……”

    “这是德国Steiff公司为了庆祝公司成立135周年,限量发型的黄金泰迪熊,据说还没上市就被预售完了……”

    “啊?这么贵重!”

    夏桑榆也有些手足无措:“那怎么办?下次见面的时候我还给他?可这样会不会太失礼了?”

    “唉……”容瑾西叹息一声,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颇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我给你说这些,也不是怪你,就是想提醒你,以后别再随便收外面的礼物了……,我不想欠人人情!”

    “我也不想欠人人情啊!”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这只黄金泰迪熊还是成了烫手的山芋。

    收下吧,这么贵重的东西很显然并不是真正给孩子玩的玩具。

    退回去吧,又显得太失礼,而且太小家子气了。

    容瑾西不忍心见她苦恼,不由得又柔声安慰道:“算了,改天让曜儿出面去回个礼就好了……”

    车上没有外人,容瑾西很快就又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他大手一用力,直接将她抱起来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今天晚上,到我房间睡!”

    “不行!”她连忙拒绝:“我都说过了,昨天就是最后一次!”

    “永远都没有最后一次!”

    他低头在她耳边灼热的吐纳,低魅的声音道:“除非我死了……”

    她心里一惊:“胡说什么呢?”

    她已经死过一次又一次,对于这个死字,特别的忌讳。

    每次听到这个字,都觉得很惊心,很恐怖。

    他却笑笑,温热的唇片吻在她的耳际:“这么紧张?舍不得我死?”

    她被他的气息弄得痒痒的。

    往后面缩了缩,低声道:“瑾西,别说这些……”

    “那咱们说点儿别的?”

    他滚烫的大手邪肆的滑入她的衣襟:“我现在就想要你,怎么办?”

    她羞得满脸通红:“不,不行……”

    “我也知道不行……,前面有开车的小宋,后面还有睡着的曜儿……”

    他的声音因为压抑和隐忍而显得愈加低沉磁性:“可是,这种事情,是会上瘾的你知道吗?只要一看见你,我就时时刻刻都想要你……”

    他说的话越来越大胆,粗砾的大手也越来越邪狂。

    她很快就意乱情迷,嘤咛着软在了他的怀里。

    任他予取予夺。

    夜霾下的容氏公馆,显得格外安静。

    容瑾西将满脸通红的夏桑榆从身上抱下来,低魅的声音道:“去卧室等我!”

    她的身体,还没有从一阵一阵的战栗中疏解过来:“嗯……”

    他笑了笑,宠溺的捏着她的鼻头揉了揉:“我真是爱死你这副模样了!”

    情难自抑,低下头抱着她又是一记缠绵热吻。

    几分钟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唇:“乖,先去卧室等我!”

    “那你呢?”她声音软得能掐出水来。

    他眸色深暗:“我去游泳池活动活动身体!”

    这三年,每天晚上想她想得睡不着的时候,他都会去室内游泳池游上几个来回。

    以此来缓解紧绷的身体,和无法承受的思念。

    而今晚他要去游泳池,是因为……他的身体已经被她弄湿了。

    就这样去主楼那边,会被佣人笑的。

    安抚了夏桑榆,他拉开车门,大步往僻静无人的室内游泳池方向走去。

    夏桑榆在车上停歇了好一阵,才慢慢缓过劲来。

    收拾了身上的狼藉,又在身上喷了一点儿香水,她这才拉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

    芬姐抱着熟睡的曜儿下去休息了。

    她则往主楼这边走。

    莫思站在主楼这边的廊檐下,年轻美丽的面庞被后面的壁灯映照得晦暗莫测。

    看见她回来,莫思冷嗤一声笑道:“哟!回来啦!”

    夏桑榆顿住脚步:“你等在这里,有事儿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