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56章 戾气很重的女人和苍白瘦弱的孩子
    她们越说越下流了。

    辛亏夏桑榆早早就伸手捂住了曜儿的耳朵。

    她秀眉紧皱,将目光直直的看向为首的贵妇:“八喜影视的熊太是吧?拜托你们嘴巴放干净点儿!我这里还有孩子呢,别让你们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脏了我家曜儿的耳朵!”

    熊太怔了一下:“你认识我?”

    “岂止认识?”桑榆的眸光渐渐冷戾起来:“我若将你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抖出来,保证她们的兴趣会比研究我这个女佣来得更浓厚些!”

    “呵——!我行得正坐得端,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你当年在富太俱乐部,与人抢男郎的事情,你忘记了?”

    夏桑榆只稍稍提点了一下,熊太的脸色就变了。

    当年她确实是富太俱乐部的常客。

    可她每次去,都是戴着面具的。

    就算后来富太俱乐部的会员信息资料被人恶意曝光,她被牵连其中,也还是一口咬定自己是被同名同姓的人连累了。

    她逢人便说自己洁身自好,从来没有去玩儿过男郎。

    最后,她还真的花大价钱捏造出了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让这女人出面辟谣,说在富太俱乐部多次玩男郎的‘熊太’并不是众人眼中的她这个熊太!

    事情纷纷扰扰一两个月,她也总算是成功洗白了。

    现在,这个看上去其貌不扬的女佣,一张口就道出了她在俱乐部抢男郎的事情,不由得让她好一阵心惊肉跳。

    她甚至不敢再多问一句,只虚张声势的说道:“你别血口喷人哈!我看在容先生的面子上,今儿就不与你计较了!”

    说完,转身就走了。

    她一走,其余几名贵妇也没心情与一个女佣一般见识,况且这女佣看上去也并不是那么好惹的,所以三三两两,也都各自没趣的散了去。

    曜儿眨巴着一双比黑曜石还明亮的眼睛,天真的问道:“陶夭阿姨,她们刚才在给你说什么?为什么她们一过来,你就捂住了我的耳朵?”

    “她们的话会让人心情不好,所以我不希望你听到!”

    桑榆捋了捋他额前柔软的头发,柔声说:“走吧,我带你去糖果城堡找小朋友玩儿……”

    曜儿稚声稚气的回答:“好……!”

    金宝宝看着他们的背影,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疑惑。

    这个叫陶夭的女佣,如何会知道三年前发生在富太俱乐部的事情?

    按理说她一个身份卑贱的女佣,根本就没资格进入富太俱乐部。

    可她谈到当日熊太与夏桑榆抢男郎的事情,竟好像是亲身经历过一般?

    看来,这个女佣,并不像表面看上去这么简单啊!

    夏桑榆带着曜儿来到了宴会厅左后侧。

    这里有一座彩色的,巨大的,由各种糖果筑城的动漫城堡。

    城堡各处还牵着由糖果做成的小灯泡。

    五颜六色的小灯泡一闪一闪的,衬得这整座城堡益加璀璨异彩。

    曜儿瞪大双眼,惊叹道:“哇啊……,陶夭阿姨你看,好漂亮啊……”

    “确实很漂亮!”

    面对如此梦幻美丽的动漫城堡,夏桑榆一时也来了兴致,牵着曜儿的手道:“走,我们去那边看看……”

    “陶夭阿姨,我想在那个黑骑士的面前照张相!”

    “黑骑士?好啊,咱们过去吧!”

    那黑骑士是用巧克力浇筑而成,五官精致,活灵活现。

    黑骑士的旁边还有一块白色标牌,上面用黑巧克力写着字:影子骑士守护在公主看不见的地方,不让公主受到任何伤害。公主哭了,影子骑士就会很伤心很难过,公主笑了,影子骑士也会笑很久……

    夏桑榆弯着腰将这上面的小字看完之后,唇角不由得挑起一抹淡笑:果然是做给小孩子的东西,太幼稚,太不现实了!

    曜儿牵着她的手揺了揺:“拍照,陶夭阿姨快给我拍照……”

    “好好,你站好别动哈!”

    她拿出相机,刚刚对焦,一个比曜儿略小些的男孩儿突然跌跌撞撞闯入了她的镜头。

    那男孩儿大约两三岁的样子,一头稀薄发黄的头发,肤色显出一种不健康的苍白,一双眼睛却大大的,像是两颗流光溢彩的玻璃珠子。

    曜儿也看见了这个不速之客,瞪他道:“你走开,等我拍完你再过来!”

    那小男孩儿不仅没走开,反而走到他身边,伸手就要去拔旁边那影子骑士手中的糖果宝剑。

    曜儿忙道:“这个不能拔……”

    小男儿奶声奶气的嘟哝:“我就要……这个……”

    一个非要拔,一个坚决不准拔。

    两孩子很快就揪扯到了一处。

    桑榆连忙放下相机,正要将曜儿劝走,便听见哎呀一声,那半路出现的小男孩儿整个人翻过围栏,栽进了里面的糖果城堡。

    手一扬,又折断了影子骑士的腿。

    影子骑士摇晃了两下,一米多高的身体往那小男孩儿的身上垮塌下来。

    骑士虽然是糖果和巧克力做成的,可是经过冷却和定型,压下来应该也不轻。

    夏桑榆急忙大步过去,伸手将那跌倒的小男孩儿一把抱了出来:“孩子,你没事儿吧?”

    小男孩儿盯着她看了看,张嘴就哭了起来:“哇啊……”

    桑榆连忙哄道:“别哭,你别哭啊,没事儿的……”

    她越是哄,这孩子就哭闹得越是厉害。

    而且这孩子一哭,一急,嘴唇就变成了紫绀色。

    看上去似乎身体不大好。

    再加上这细胳膊细腿儿的小模样,令人看着心软得紧。

    夏桑榆正是哄劝不住,一位穿金戴银的年轻女人快步冲了过来:“华庭,华庭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啊?谁把你弄哭了?”

    夏桑榆连忙带着歉意道:“不好意思哈,小孩子玩闹,不小心……”

    “不小心?你一句不小心就想推卸责任?我告诉你,华庭可是我家老爷的心头宝,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的命!”

    女人大声嚷嚷,显得十分不讲道理。

    还一出口就说‘我要你的命!’这样的话,戾气实在也太重了些。

    桑榆不想与她计较,遂软着性子说:“实在对不起啊,我们也不是故意的!”

    “你不是故意的?你不是故意的我家华庭会栽进围栏里头吗?会弄这一身的脏东西吗?”

    “这些不是脏东西,是巧克力和糖浆,回去洗一洗就好了!”

    桑榆耐着性子又道:“我敢保证,你家孩子并没有受伤,只是受了些惊吓……”

    “受惊吓是小事儿吗?”

    女人咄咄逼人,厉声质问道:“你这个女佣是怎么回事?啊?有你这么看孩子的吗?我家华庭……”

    曜儿再也忍不住,上前护在夏桑榆的前面,怒目瞪道:“坏女人,我不准你骂我陶夭阿姨!”

    人是他推倒的,他要像个男子汉那样承担责任。

    他气鼓鼓的瞪着那女人,指着她怀里不停哭闹的小男孩儿道:“是他不懂规矩,我才教训他的!”

    “呵——!你居然敢说我家华庭不懂规矩?”

    女人气得鼻孔都张大了。

    她直着嗓子大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居然敢说我家华庭不懂规矩?”

    桑榆连忙将曜儿抱过来护在怀里,然后尽量用冷静的声音道:“这位夫人,我们推倒你家孩子确实是我们不对,可我们已经给你道过谦了,你到底还想要怎样你直接说吧,别吓着我家孩子!”

    “我不管!我要你赔偿我家华庭的精神损失费,还有,我要你去我家做一个月佣人,直到我确认我家华庭没有因为这一次的摔倒留下什么后遗症,这事儿才算完!”

    女人的要求实在太过分了。

    围观的人群中,也有人看不下去了,出言提醒道:“金夫人,你别这样刁难这位女佣,刚才若不是她,你家华庭就被垮塌下来的糖果给砸了……”

    “什么?我家华庭差点被糖果给砸了?”

    女人一下子就又狂躁起来:“不行不行,这事儿我必须得要一个说法……”

    正是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金重泰快步往这边走了过来:“怎么了?张咪,你在这吵吵嚷嚷的做什么啊?”

    被唤作张咪的女人一看见金重泰,顿时委屈的抹泪哭了起来。

    “老爷,你可得为我们娘俩儿做主啊,这个女佣人她欺负我们,她还把华庭推倒在地上……”

    “什么?谁敢动手打我们华庭?”

    金重泰一听说有人欺负自己的女人和儿子,立马也是火冒三丈。

    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曜儿那张怒气满满的稚嫩小脸上时,气焰突然就弱了下去。

    “是,是容先生家的小少爷啊……”

    曜儿气得小脸通红,一双眼睛呼呼的喷着怒火。

    他抬手指着还在嘤嘤抽泣的小华庭,怒声说道“我们没有打人!是他不懂规矩想要拔骑士先生的宝剑,也是他毁坏了整个骑士先生!”

    他都还没有来得及和骑士先生合影呢。

    骑士先生就这么没了。

    还害得陶夭阿姨跟着受这样的冤枉气,呜呜,想想都觉得好难过!

    他心性再坚韧,也只是一个不到四岁的孩子。

    说着说着,眼眶就红红的,盈上了晶莹的泪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