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55章 别怕,我保护你
    “金宝宝!”厉哲文冷声道:“你今天把我叫过来,就是想要和我谈这个?”

    “不不!”金宝宝抹了抹湿润的眼角,戚然道:“我今天来找你,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我一直都在听!”他看了看手上的名贵腕表,不耐道:“再给你五分钟,应该够了吧?”

    “夫妻之间说话,居然要掐算着时间?哲文,我们这场婚姻,真是太可悲,太可笑了……”

    “你只有四分半……”

    “我想要一个孩子!”金宝宝抓紧时间,重复道:“一个我和你的孩子!”

    厉哲文眉心一跳:“你说什么?你疯了吗?我和你怎么可能会有孩子?”

    “为什么不能有?你是我的丈夫,我为什么不能有你的孩子?”

    金宝宝走到他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道:“哲文,我知道你不爱我,这三年你不碰我我不怪你,毕竟三年前我用那方的方式逼着你和我结婚,对你来说也不公平……”

    “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

    “好!我不提!”

    金宝宝的眼神里面,渐渐有了哀求的味道:“哲文,这一次我是真的没办法了,你也知道,我爸爸在外面有了女人,那女人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他的表情,一直都很冷漠:“那又如何?和我们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了!”

    金宝宝着急的说道:“那女人的儿子就是我的弟弟,他现在虽然才三岁,可是将来他长大了,是要和我争家产的!”

    金宝宝急得不行,厉哲文的态度却十分冷淡:“就为了这个?”

    “这还不够吗?”

    金宝宝急得声音都变了:“我是金氏财阀唯一的继承人,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弟弟’,要和我争家产,这难道还不严重吗?哲文我实话对你说吧,我爸爸身体不好,估计也长寿不了!他前几天也曾经露了口风给我,如果我一直都不能怀孕,不能生孩子,那么他就会将名下所有的财产全部都给那个小孽种!”

    金宝宝气得不行,手指都快掐进厉哲文的胳膊里了。

    厉哲文英俊的脸上,始终浮着一层淡淡的漠然。

    “宝宝,你能不能别老是活在名利里?就算你的父亲一分钱都不留给你,你名下的财产也够你挥霍一辈子了……,况且你还有我,我们是夫妻,我赚的钱,也有一半是你的!”

    “哲文……”金宝宝受宠若惊,颤声道:“哲文,你终于承认我们是夫妻了?”

    “我从来就没否认过!”

    厉哲文看了看时间:“好了,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谈吧!我得去应酬了!”

    “那孩子的事情?”

    “以后再说吧!”

    颀长的身影,毫不留恋的从她的视线中消失了。

    以后再说吧,以后再说吧,以后再说吧……

    这句话已经成了厉哲文的口头禅。

    这也代表着前面说的事情,遥遥无期。

    金宝宝沮丧的叹了口气,跟着他走了出去。

    宴会厅灯光璀璨,衣香鬓影。

    容瑾西穿着低调奢华的正装,整个人神采奕奕,俊逸非凡。

    他牵着乖巧可爱的曜儿一入场,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快看快看,那是容瑾西容先生吗?”

    “是的呢,我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到容先生这样笑过了!”

    “容先生真的是好帅啊!”

    “我也快被他迷死了!他一定是上帝最宠爱的作品,被上帝捧在掌心,倾注了全部心力精雕细琢而成……,每次只要他一出现,在场的男人都会逊色好多啊!”

    “是啊!他不仅很帅,还很痴情呢……,容夫人能得到他的深情宠爱,就算死了,也是最幸福的女人!”

    众人夸赞羡慕了一阵,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小曜儿的身上。

    曜儿虽不是容瑾西亲生的,然而长期生活在一起,耳晕目染之下,举手投足之间,也有了几分酷酷帅帅的味道。

    再加上那软萌可爱的长相,惹得一众名媛贵妇喜爱不已。

    终于,有人主意到了跟在父子身边的女佣。

    “咦?容先生怎么会带着女佣来参加宴会?”

    “莫思小姐呢?我记得今天的受邀名单上,有莫思小姐的名字啊!”

    “对呀,莫思小姐以前也经常陪同容先生出席宴会呢,今儿怎么换成了女佣?”

    “而且这女佣长得好丑啊,脸上那一团团红的什么东西?该不会是传染病吧?”

    “快看她的手,她的手上也有水泡呢!”

    “天呐……,该不会真的是有病吧?”

    “容先生在搞什么啊?怎么会带这样的女人到这里来?”

    刚才的艳羡称赞,顿时都变成了嫌弃和不安。

    甚至,还有人捂着口鼻往后面移动。

    仿佛那女佣的身上真的带着某种致命的病菌一般。

    夏桑榆心里尴尬得要命。

    她看了一眼身侧的容瑾西,低声说道:“容先生,要不我先出去吧?我就在门口等你们好了……”

    “哪儿都不许去!”

    他极具威慑的看了她一眼,忍下了将她强行揽进怀中的冲动。

    曜儿也听到了这些闲言碎语。

    稚嫩的脸上浮现出坚定的神色:“陶夭阿姨别怕,我保护你!”

    说着,伸出小手牵住了她。

    他后背挺得笔直,谁敢再说他陶夭阿姨的坏话,他就用小豹子一般的目光狠狠瞪向那人!

    哼!你们谁都不许说我陶夭阿姨的坏话!

    再说,再说我瞪死你!

    夏桑榆在旁边看着,心里暖暖的,也打消了心底里萌生出来的退缩念头。

    厉哲文大步迎了上来:“容先生,你好你好,我可是早就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厉先生,幸会!”

    容瑾西礼貌的与厉哲文握手。

    察觉到厉哲文的目光一直在看向身边的‘女佣’,他不由得眸色一暗,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些:“厉先生,你夫人呢?”

    “啊?”厉哲文反应过来,胡乱编了一个谎言道:“宝宝说她有点儿头疼,已经提前回……”

    “谁说我提前回去了?”

    金宝宝打扮得珠光宝气,笑意盈盈往这边走了过来:“我听说曜儿今天要来,心里一高兴,头也就不疼了!”

    曜儿礼貌道:“宝宝阿姨好!”

    “唉哟,瞧这小嘴甜的!”

    金宝宝弯腰,在曜儿的脸蛋上轻轻揉了揉:“好孩子,又长高了!”

    说话间,她又从坤包里面取出一只精美的首饰盒子。

    盒子里面是一枚青玉雕刻而成的麒麟瑞兽。

    “快过年了,你宝宝阿姨也没给你准备别的礼物,这枚麒麟吊坠就送给你戴着玩儿吧!”

    “不用不用……”

    曜儿想要拒绝,这枚麒麟吊坠却已经塞到了他的小手里。

    他有些拿不定主意,抬头去看爹地。

    爹地已经跟着厉哲文叔叔去那边应酬去了。

    没办法,他只得将询问的目光看向身边的女佣:“陶夭阿姨?”

    夏桑榆在看到金宝宝的那一刻,就已经愣住了。

    她没想到,这才三年不见,金宝宝会胖成这样。

    昔日的美艳性感,都被脂肪给掩盖住了。

    就连五官轮廓也都已经胖得变形。

    若不是她的声音没变,若不是曜儿叫她宝宝阿姨,她真的已经完全认不出她来了。

    曜儿见她怔怔出神,便拉着她的手晃晃:“陶夭阿姨,陶夭阿姨?”

    她回过神来:“啊?怎么了?”

    “宝宝阿姨送了我这个,我可以收下吗?”

    曜儿说着,将那青玉麒麟兽举到了她的面前。

    青玉质地润泽剔透,一看就不是凡品。

    她便含笑说:“金小姐,这礼物实在太贵重了,他一个小孩子,受不起!”

    “曜儿都受不起,那谁受得起?”

    金宝宝伸手在曜儿的头上抚了抚,黯然叹道:“他娘亲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打心底里也将他当成了我自己的半个儿子……”

    话都说到这里了,如果再不收,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桑榆替曜儿将礼物收好,然后礼貌说道:“金小姐,那我就替曜儿谢谢你了!”

    “别客气,过年了嘛,总想着送点东西讨曜儿一个开心!”

    金宝宝这才得空,将目光正式落在这个‘女佣’的身上。

    她知道曜儿的脾性自小就敏感古怪。

    若是寻常的女佣,根本连碰也别想碰他一下。

    眼前这个‘女佣’看上去十分平常,并无出奇之处,怎地就能够得到曜儿的喜欢呢?

    曜儿喜欢也就罢了,居然连容先生也喜欢?

    不然的话,也就不会带着她一个女佣来参加这样的宴会了……

    金宝宝的上下打量,说起来是有些不礼貌的。

    不过桑榆并不在意。

    就冲金宝宝刚才那句将曜儿当做半个儿子的话,她就已经在心底里将金宝宝重新当做是最信得过的朋友了。

    这时候,几名打扮华丽的贵妇围拢了上来。

    她们掐着嗓子,对着夏桑榆就品头论足的议论了起来。

    “真不知道容先生是怎么想的,放着年轻漂亮的莫思小姐不带,居然带这么一个又丑又土的女佣出来!”

    “你别看人家又丑又土,保不齐人家床上功夫强呢,得了容先生的欢心,所以……,呵呵……”

    “哼!容先生才不会看上她呢!”

    “就是,这么丑,会把男人吓得阳萎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