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53章 她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的女人
    而大床上面的两个人,完全没有察觉到门口有人在红着眼睛旁观。

    他们一个低吟婉转,一个粗重喘息,将一室旖旎搅得春风四溢。

    莫思转过身,悄无声息的从房间里面退了出去。

    她不动神色的将房门轻轻关上。

    咔哒那一声门锁声响起的时候,她的眼泪也就落了下来。

    “是你们逼我的!都是你们逼我的!”

    瑾西哥哥,你可别怪我啊!

    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

    秀雅从走廊上面经过,看见她的神色吓了一跳:“莫思小姐,你怎么回事?你的脸色好吓人!”

    “呵……”莫思僵硬的干笑一声:“我没事儿,我好得很!”

    她用手背将脸上的泪痕抹去,转过身就蹬蹬蹬往楼下走去。

    夏桑榆也知道在这种时候,与容瑾西关在房间里面做这种嘿咻嘿咻的事情很冒险。

    可是,他们已经整整三年没有在一起了。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这中间的煎熬和思念,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瑾西很想,她同样也很想。

    只有身体和灵魂完美的契合在一起,她才又重新找回了那种被人深爱着的感觉。

    她一直还以为子宫被切除后,夫妻之间做那种事情就会受到影响,甚至还有可能永远丧失了做那种事情的能力。

    所以长时间以来,她一直都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也正因如此,昨天晚上在她的住所,容瑾西在浴室里面要她的时候,她的身体才会干涩得厉害,抗拒得厉害,以至于让容瑾西错误的以为她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然而现在他们回到了曾经的婚房,躺在了这张熟悉又舒适的大床上,她所有的顾忌全部都放松下来,身体在他的撩拨下,掀过一浪一浪的晴潮。

    他们,依旧是如此的完美,如此的和谐。

    容瑾西抱着她,久久不肯从她的身上下来。

    他餍足的吻她:“我现在可以肯定,你是我的桑榆了!”

    她脸颊酡红,靠在他怀里低声说道:“瑾西,帮帮我,以后别再拉着我做这样的事情了,我害怕……”

    “你放心!我会配合你,让别人都以为你只是我身边一个普通的女佣而已!”

    他知道她的心思,三言两语就让她彻底的放下心来。

    其实,她这样伪装着也挺累。

    可是她这么做,也是深思熟虑的。

    为了以后能够安心无忧的与瑾西和曜儿生活在一起,她还必须得再忍耐一段时间。

    从容瑾西的房间里面出来,她心虚的四下看了看。

    还好,根本没人注意到她。

    秀雅等人正在厨房里面准备午饭,看见她进来,忙吩咐道:“陶夭你来得正好,快把这鸡肉剁成细末儿,呆会儿给小少爷蒸蛋羹要用……”

    “哦,好的!”她也不含糊,挽起袖子就开始干活了。

    主人就只有容瑾西和曜儿,还有一个莫思小姐。

    三人的饭菜,倒也并不复杂。

    唯一需要格外用心的就是曜儿的饮食。

    小孩子嘛,肠胃功能比较弱,吃的东西自然不能像大人那么重口。

    厨房里面一直也都是按照营养,清淡,易消化的原则来为他订制食谱的。

    桑榆将鸡蛋羹蒸进锅里,想了想,又开始动手剥虾仁儿,制土豆泥……

    正忙得不亦乐乎,莫思从外面走了进来:“快开饭了,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秀雅忙道:“都准备好了!”

    莫思的目光落在夏桑榆身上:“陶夭,你在做什么?”

    夏桑榆正将填了虾仁儿的土豆球丢进锅里过油定型,闻言匆忙回道:“我在做虾仁儿芝士土豆球,马上就好!”

    莫思皱眉:“你要给小少爷吃油炸的东西?”

    “不不!我只是过油定型,然后还得再放到蒸锅里面去蒸二十分钟!”

    都怪她临时起意要做这道超级麻烦超级复杂的虾仁儿芝士土豆球。

    不然的话,她现在也可以像秀雅她们静静的等候开饭就好了。

    这道菜不仅费工,还特别费时。

    但愿能够在赶在他们吃完之前,将这道菜端上桌。

    她一面回答莫思的问题,一面动作不停,将一只只裹了芝士的土豆球滑进油锅里。

    莫思眼底闪过一丝寒芒。

    她走到她身边探头看了看:“嗯,看上去还不错,不过你动作得抓紧一点,马上就要开饭了!”

    “好好,我尽量快点!”

    桑榆口里答应着,心中却微微有些腹诽:莫思小姐,你如果能够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我可能还会更快一些。

    正想着,油锅里面突然砰一声巨响,无数滚烫的油花霎时迸溅而起。

    她大吃一惊,急忙去取旁边的锅盖想要将乒乓乱炸的油锅盖上。

    手伸出去,才发现锅盖被莫思举在了手里。

    莫思竟像是早就知道她油锅要崩炸一般,不仅站到了远处,还将她防身的锅盖给拿走了。

    桑榆在这一愣神的功夫,脸上,手上,身上,被滚烫的烹油给烫得起了一个又一个的泡。

    没起泡的地方则是火辣辣的,赤红一片。

    秀雅等人手忙脚乱前来帮忙:“哎呀,陶夭姑娘啊,你怎么也不知道避一避啊,瞧把你给烫的!”

    “我没事儿……”她淡定的看了看手背上的烫伤:“这点痛不算什么的!”

    “还不算什么?我看着都疼!”

    秀雅叹了口气,又道:“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烫伤膏!”

    莫思扔下锅盖,抱怨说道:“还真是笨得可以!好好一个厨房,被你搞得像个战场……,算了算了,我先走了,你们动作快点,别耽搁了开饭时间,瑾西哥哥今天下午还有一个重要的公益慈善宴会要参加呢!”

    “是!我会尽快的!”

    夏桑榆答应一声,转过身,继续灶上没有完成的工作。

    秀雅拿了烫伤膏过来,心疼的说道:“来,你先去旁边抹些药膏吧,这里交给我!”

    她笑笑:“没关系,我不疼!”

    “唉……”秀雅同情的叹了口气,担忧的说道:“陶夭啊,你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了莫思小姐?”

    桑榆纳闷儿的看了秀雅一眼:“我没得罪她啊!”

    “你没得罪她?那她怎么会在你身后将生水甩进你的油锅里?”

    “她把生水甩我油锅里了?”夏桑榆的脸色瞬时就变了。

    “嗯,我亲眼看见的!”

    “难怪,我油锅里面好好的,怎么可能会突然就崩出油花来!”

    原来是莫思在背后搞鬼!

    看来她还真是一天也忍不过去,这么快就上门来找她的霉头了。

    算了,先准备土豆球吧。

    莫思的事情,以后再慢慢与她计较。

    秀雅见她转过身又去忙灶上的事情,不由得叹息一声说道:“陶夭姑娘,你的心可真大……,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这位莫思小姐在容家三年,虽然没有名正言顺的成为容夫人,可是她在容家的权利,已经远远大过了徐管家……,以后她想刁难你,多的是机会!你可千万千万得提防着点儿!”

    “谢谢秀雅姐,我会当心的!”

    桑榆语气淡淡的。

    口中虽然是答应了下来,心里却并未将秀雅姐的忠告放在心上。

    要说起整人害人的手段,她夏桑榆也并不会比别人逊色。

    想想唐又琪,想想乔玉笙,想想薛紫涵再想想林心念,这些女人,在与她互撕的过程当中,哪一个从她的手中讨到过便宜?

    她夏桑榆向来就不是心慈手软的女人。

    她若要害起人来,手段歹毒得连她自己都觉得可怕。

    可是自从乔玉笙将她开宫取子之后,她突然就意识到这种酣畅漓淋的互撕,就算明面上看起来是你赢了,可是到最后,说不定真正受到伤害的那个人,反而会是你自己。

    所以,这一次回来,她只想痛快的报仇,绝不再玩心机,绝不再使手段。

    报仇之后,她就会尽快摘下脸上的假面,重新做回夏桑榆,与瑾西和曜儿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

    至于莫思,她暂时还不想和她翻脸。

    因为她不想将那种女人之间的心机和阴毒展现在曜儿和瑾西的面前。

    所以,能忍则忍吧。

    这点小打小闹的挑衅,真的不算什么。

    餐桌前,曜儿坐在椅子上,小屁股扭来扭去,伸长脖子不断的张望:“陶夭阿姨呢?陶夭阿姨呢?”

    “你陶夭阿姨还在厨房里面干活呢!”

    莫思说着,殷勤的帮他盛汤:“来,喝点番茄浓汤……”

    “我不要!”曜儿毫不领情,将汤碗重重推开:“我要陶夭阿姨喂我吃饭!”

    莫思脸色沉了沉:“你都三岁多了还要人喂你吃饭?”

    “我就要我就要!”曜儿使劲瞪她,大声嚷道:“我就要陶夭阿姨喂我吃饭!”

    莫思无奈的看向容瑾西:“瑾西哥哥,你看曜儿他这也太不懂事了吧?陶夭没来咱们家之前,曜儿已经学会自己吃饭了,现在又……”

    容瑾西正垂眸回味刚才在卧室里面与夏桑榆之间的缠绵。

    他们之间的种种美妙,种种销魂,让他性感好看的唇角染上了惑人浅笑,神思恍惚,全然没有将莫思与曜儿之间的对话听进耳朵里。

    更没听见莫思的告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