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52章 暖床也是女佣的职责之一
    “我昨天在街上恰好遇到了曜儿,见他冻得可怜,就将他带回家住了一晚上!容先生为了感谢我,又听说我没有工作,就将我带回来了!”

    夏桑榆耐着性子给她解释了一遍,又道:“现在我可以走了?”

    “哼!我就说嘛,瑾西怎么会无缘无故将你这样的丑女人带回家呢!”

    原来是因为她运气好救了曜儿啊!

    那曜儿也真是的,天寒地冻的,也不知道抽什么疯,居然无缘无故的玩什么离家出走!

    哼,下次他再敢玩什么离家出走,她就暗地里叫人贩子顺手把他拐走算了!

    反正那小家伙生了一副铁石心肠,她对他再好也是无济于事,倒不如让人拐走好了,眼不见心不烦……

    莫思摸了摸还贴着OK绷的鼻梁,想起曜儿那个小魔头心中就忍不住的还有些余气。

    夏桑榆回到主楼大厅,发现容慕北与容淮南都已经走了。

    只有容瑾西还坐在沙发上。

    他单手抱肘,神色有些恍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察觉到她的靠近,他抬起头,眼神里面的阴霾瞬间散尽,柔声问:“刚才吓到你了?”

    她被他温暖的神色吓了一跳。

    连忙后退一步恭声道:“容先生,请别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眼神,一看就不像是主人看佣人该有的表情啊。

    辛亏这大厅里面没有外人呢,若落在别人的眼里,肯定会有好事者对她的来历和身份起疑的。

    容瑾西叹了口气:“好好好,我都听你的,以后多加注意就是了!”

    他站起身,伸了一个拦腰道:“好乏!你跟我上楼,帮我放松放松身体吧!”

    “?”夏桑榆一脸茫然的看向他。

    所谓的放松身体,是怎样一个放松法?

    该不会放松着,放松着,两人就又滚床单去了吧?

    脑子里面突然就出现了昨夜在浴室花洒下面他的剑拔弩张,还有在客厅沙发上他的雄壮急切……

    脸颊一下子就变得通红通红。

    她低下头,不敢应声儿。

    他压抑着将她揽入怀中的冲动,重重咳嗽两声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跟我上来!”

    “……”迟疑半晌,她还是弱弱的应了一声:“是!”

    两人一进房间,容瑾西就动作麻利的将房门给锁上了。

    她心里一慌:“大白天的,你又想干嘛?”

    她邪肆一笑,把玩着她的下颌道:“没错,我又想……干……”

    “容瑾西你正经点儿行不行?”

    她打开他的手,后退两步道:“我警告你,你再这样不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让我在外人面前露出马脚,我就立即收拾包袱离开这里!”

    “好吧好吧,我以后一定会主意的!绝不让人看出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他搂过她的腰,用腰身以下的部位缓缓磨蹭着她:“我把你叫进来,就是想要亲口听你说说你和容慕北之间是怎么认识的?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和容慕北?”

    “对!你好像很怕他?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里?”

    “哪有?”她心念急转,支吾道:“我和他之间没关系啊?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容氏还有一个容慕北……,以前我也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字……”

    容瑾西看着她撒谎。

    真的好想将昨天晚上他们两个人的往来信息翻出来,看她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可是心里又实在很想知道她这么千方百计的隐藏,绞尽脑汁的掩饰,到底是要闹哪样!

    该不会……帮着容慕北来对付他吧?

    这个念头只在脑海里面一闪而过,就被他快速的抹灭了。

    “桑榆,我说过,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只要你不离开我和曜儿,你要怎么做都可以!”

    他将她抱在怀里紧紧的揉抚。

    一来二去,呼吸就又渐渐灼热起来。

    “瑾西,别这样……”她扭动着身体想要从他危险的怀抱中逃离。

    他却将她一把抱起,直接往里面的卧室走去:“桑榆,你知道吗,这三年,我每时每刻都在思念你……,我从来没有碰过别的女人……,除了你,我对谁都没有兴趣……”

    他的情话,总是这么让人难以抵挡。

    夏桑榆很快就有些不能自持:“瑾西……,别……,不行,现在不行啊……”

    “有什么不行的?这里又没有外人!”

    这是他们的婚房,身下这张大床,还是当初结婚的时候,容家老爷子亲自替他们订做的呢。

    这张床上面,有很多关于他们两人的私密回忆。

    那时候,容瑾西成天板着一张禁欲脸,总觉得夏桑榆一天到晚都在想着占他的便宜。

    他处处提防,可还是在新婚的第一夜,就看光了她的身体。

    那么曼妙美好的女性身体,他是第一次看见。

    只一眼,就深深烙在了他的脑海,再也抹不去了。

    以后的日子,他们互相吸引着越走越近,直到互相深嵌在对方的生命里,再也无法分开,无法割舍。

    夏桑榆躺在床上稍一走神的功夫,身上的衣物就已经被容瑾西剥得所剩无几了。

    他炙热的手掌轻轻抚过她腹部那道曾经被粗暴对待的扭曲伤疤,心疼和怜惜自眼底一点一点溢出:“桑榆……,这道伤疤,是乔玉笙给你留下的?”

    她滚烫的情潮倏然冷了下来。

    目光定定望着天花板上面的浮雕云纹,硬声说道:“没错!是她给我留下的!”

    “光头蛇已经死在了我的手里……”

    他俯身下去在那道伤疤上面怜爱的轻吻,低低又道:“这三年时间,我到处寻找乔玉笙的下落,想要替你报仇,可是,她好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夏桑榆目光冷然:“我也一直在找她!”

    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乔玉笙,然后再亲手杀了她。

    唯有如此,才能解心头之恨。

    可是整整三年,她花了很多时间,花了很多经历,却始终是一无所获。

    这个世界上,好像从来就没有一个叫乔玉笙的女人存在过。

    可是夏桑榆知道,她还活着。

    就活在晋城,活在某个她不知道的地方。

    活得逍遥,活得快活,活得自由自在。

    而她却永坠苦海,难以解脱。

    容瑾西知道乔玉笙是插在她心头的一把刀,见她神色冷厉异常,便心疼的俯身下去吻她。

    “好了,别想了……,你放心,我早就将她的信息给了阿宇,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她的下落……”

    “嗯……”她软软的应了一声儿。

    阿宇不仅是电脑高手,他的手底下好像还有一个十分高精尖的团队,只要他出手调查,乔玉笙一定会无所遁形。

    夏桑榆在他的亲吻和爱,抚之下,又慢慢放松下来。

    “瑾西……,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今天之后,你一定一定要将我当一个真正的女佣看待……”

    “女佣?暖床也算是女佣的职责之一啊!”

    他已经情漾难耐,含着她的丰盈,含含糊糊的回了一句。

    她被撩拨得浑身像是快要燃烧起来了,哼哼着,发出一些连她自己都觉得羞耻的声音……

    房门就在这个时候,被人从外面轻轻的推开了一条小缝。

    莫思的半张脸从门缝中探了过来。

    她刚才看见两人一前一后上楼,心中便觉得十分的不踏实。

    于是轻手轻脚的跟着上楼,发现两人一进房间就将房门从里面锁上了。

    她将耳朵贴在门上,只迷迷糊糊听得到两人说话的声音,却半点儿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一个是矜贵如天神的容先生,一个是低微如草芥的女佣人,他们两个能有什么好谈的?

    而且还非得神神秘秘的,关在房间里面谈?

    莫思压抑不住心里的好奇,用钥匙将房门从外面打开了。

    她悄无声息的闪身进来,穿过铺着进口法兰绒地板的过厅,来到了卧室的门口。

    房门虚掩着,她一眼就看见了床上衣衫不整的两个人。

    她的心像是骤然被一只邪恶的小手捏爆,疼到了极致,愤怒到了极致。

    她紧紧咬着下唇,雪白的牙齿,很快就将唇瓣咬出了血。

    嫉妒之火,让她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将那个正在承受着欢爱的贱女人一把掐死!

    那是她的瑾西哥哥!

    是她爱了十多年的瑾西哥哥!

    她这一生都在渴求得到他的爱。

    她一直都固执的相信,她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与瑾西哥哥在一起的人。

    他们经历过生死,经历过长达十余年相濡以沫的时光。

    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彼此,比他们更适合彼此。

    以前是因为性别方面的原因,所以瑾西哥哥明明很关心他,对他很好,可是始终不曾与他有超过兄弟之情的任何关系。

    甚至还为了那个叫夏桑榆的贱女人,将他一张机票就派送回了韩国。

    现在他改头换面的回来了。

    有了与瑾西哥哥更加匹配的容貌和身份,满以为这次一定会与瑾西哥哥天长地久的厮守下去。

    不曾想整整三年时间,瑾西哥哥从来就不曾真正用心的看过她一眼。

    在瑾西哥哥的眼里,她始终都是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他宁愿与这个刚刚认识才一两天的平凡女佣发生关系,也不愿意多花心思在她的身上!

    莫思越想越心寒,越想越绝望,越想,越气愤。

    口中很快就漫进了血腥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