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51章 心虚和嫉妒,都写在你的脸上了
    经过夏桑榆身边的时候,还冲她欲盖弥彰的说道:“不好意思啊陶夭姑娘,家务事,让你见笑了!”

    他想假装与夏桑榆不熟。

    可是这样的‘假装’,会不会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桑榆不自然的牵了牵唇角,沙发上的容慕北不紧不慢开口道:“陶夭是吗?既然你是容家的女佣,那就过来帮我斟茶吧!”

    容瑾西眼底闪过些不易察觉的阴霾:“四弟你这谱摆得可真够大的,喝茶还需要别人给你斟?”

    容慕北翘着的二郎腿抖了抖:“当然,我在国外都是喝咖啡的!对于这种红茶,我不会斟!”

    说着,将目光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夏桑榆:“陶夭姑娘是不会拒绝我的,对吧?”

    他的眼神里面有一种莫名的威慑。

    夏桑榆下意识的挪动脚步,就要往他的身边走去。

    容瑾西的眸色倏然暗沉了下去。

    他的女人,谁敢驭使?

    正要出言将桑榆拦下,容慕北又呵呵冷笑了起来:“三哥,你该不会是看上了这个陶夭,想要将她娶回家做三嫂吧?哈哈哈……,那我可真的要说你的眼光太差了,这样的女人,街上一抓一大把嘛……”

    容瑾西被他挑衅的一激,怒火反而慢慢平息了下来。

    “我这一生,只钟情于我的妻子夏桑榆,别的女人,不管她是天仙也好,路人也罢,在我眼里都没啥分别!”

    夏桑榆听了这话,心里面着实温暖得紧。

    她的眼风从莫思身上扫过,发现莫思已经气得小脸扭曲,唇色发白了。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莫思啊莫思,你这样恨我有什么用?我给了你时间也给了你机会,整整三年,你没办法得到容瑾西的心,没办法得到容瑾西的人,那就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了!

    她在容慕北的身边刚刚蹲坐下,容淮南就旋风一般大步走了进来。

    “容瑾西,容瑾西你给我出来!”

    愤怒气恨的声音,暴戾不善的态度,让夏桑榆都跟着紧张起来。

    她不安的看向容瑾西。

    容瑾西双臂撑在沙发扶手上,就算旁边有容慕北这样强势的人物在场,他的气场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面对盛怒的容淮南,他只淡淡勾唇:“南先生,好久不见!”

    “容瑾西,你少在这里给我假惺惺的装糊涂,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杀死我的母亲?啊?她躺在医院里面碍着你什么了?你现在已经拥有了整个旷世集团,也成功的将我从容氏撵了出去,你还想要怎样?为什么就不能让她继续活着?”

    一提到母亲的死,容淮南的情绪就骤然失控。

    他扑过来,对着容瑾西张牙舞爪的就要揍下去。

    然而举起的手还在半空中,就被容瑾西身边的两个随从给拦了下来:“南先生你冷静一点!若对容先生不敬,我们就只能将你请出去了!”

    容淮南一米八几,身形算得上高大。

    可容瑾西的两名随从不仅壮硕伟岸,还都是从拳击健身队挑选出来的。

    他们轻易就将容淮南制住,反手拧在身后,直接将他的脑袋摁在了容瑾西前面那张琉璃茶几上。

    容淮南也是这时候才发现这茶几的四周,除了淡定如松的容瑾西,还有另外几个人。

    他的目光从夏桑榆身上扫过。

    大约是因为夏桑榆现在的样貌实在太过平凡和普通了,所以他的视线一刻也没有停留,直接就落在了她身边的容慕北身上。

    怔了怔,失声唤道:“慕北?是你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容慕北那张一直被寒霜笼罩着的俊脸这才稍稍有了些反应:“哥,好久不见!”

    说完抬头看向容瑾西:“三哥,能不能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我哥!”

    容瑾西抬了抬手,两名随从便松开了手。

    容淮南一获得自由,便揉着酸胀的肩膀,到容慕北身边坐下告状道:“慕北你知道吗?咱妈死了,就在昨天晚上,被容瑾西这个混蛋给害死了!”

    容慕北欲言又止,斟酌半晌,沉声说:“哥!咱妈那个样子,和死了其实也没有多大分别……,死了,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慕北,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咱妈为了咱们两个,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白眼你知道吗?”

    容淮南刚刚平复下去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她都还没有享到咱们两个的福,就被容瑾西这个狠心的家伙给害死了!”

    说着,抬手愤怒的指向容瑾,怒声吼道:“容瑾西,我与你势不两立!”

    容瑾西云淡风轻的笑笑:“是吗?你真的觉得是我害死了阮美玉?”

    “当然!不是你还能是谁?”

    “那好,我先给你看看这个视频!”

    容瑾西将手机连接客厅里面的投放仪,然后又道:“看完视频,我再给你听一段音频!”

    容慕北看到自己出现在视频中,眉头一皱,一丝慌乱的神色从脸上掠过。

    昨天晚上,他去医院拔阮美玉的氧气罩,虽然旁边有一个小护士经过,却被他的随从给赶走了。

    没想到那小护士鬼精鬼精,会偷偷拍下关于他的视频。

    再加上后来那一段音频,他这下子想要抵赖都不行了。

    容淮南不敢置信的转头看向他:“慕北?是你?”

    容慕北干咳两声:“我说过,她那样子活着还不如死了……”

    “你这个混蛋!”

    容淮南扑过去,重重一拳就往容慕北的身上砸来:“我上周才去看过她,医生说她身体的各项数据都在稳步的好转,不久的将来,她是有可能苏醒的……”

    容慕北挨了一拳,急忙跳起来躲避:“哥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

    “说?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容淮南气红了双眼,继续抡拳道:“我今天就要打死你这个忤逆不孝狠心弑母的混蛋!她把我们抚养长大容易吗?拉扯着我们进容家容易吗?为了我们的前程,你知道她背地里都付出了多少吗?啊?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为什么一回来就要杀了她?”

    “够了!”容慕北不知道被什么话戳到了痛处,火气也是一下子就腾了上来。

    他抬起右臂,猛地将容淮南的拳头挡开。

    一张英俊的脸上,神色阴鸷至极。

    “没错!她确实为我们的成长付出了很多!可是她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才十一岁就将我一个人送到国外,这么多年,她来看过我吗?她不仅不来看我,还不允许我回国看你们!”

    他的眼底慢慢凝上血丝,声音愈加阴狠起来:“她的眼里就只有一个容家,就只有一个你!她有想过我一个人在外面是怎么过的吗?这么多年了,她恐怕以为我早就死在外面了吧?”

    一番话吼完,整个大厅里面瞬时陷入了令人窒息的安静。

    兄弟两人互怼,原本就与旁人没有多大干系。

    可是他们两人此时的情感都太激烈,太容易牵制人的情绪了。

    容瑾西和夏桑榆看着这一幕,脸上都是若有所思的表情。

    只有莫思的注意力,始终都落在瑾西哥哥的身上,半点儿也没有因为旁的事情而分心。

    她的眼里和心里,这么多年就只有瑾西哥哥。

    瑾西哥哥偶尔会看陶夭一眼,那么温暖的眼神,每看一眼,就像是在她的心里狠狠的插上了一刀。

    趁着屋内几个男人互相对怼,她将陶夭带到了院子里。

    偏西的一株腊梅树下,她停住了脚步:“知道我叫你出来干什么吗?”

    “你不是说要教我规矩吗?”

    桑榆不卑不亢的说道:“这里没有别的人了,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

    莫思冷哼一声:“你瞧你这是什么语气?这是一个佣人该有的态度吗?”

    桑榆的明眸中闪过促狭的寒光:“我态度怎么了?还请莫思小姐指教!”

    “你……”莫思居然被她给噎住了。

    态度这种东西,凭的就是一种感觉。

    真要叫人说出来到底哪里不对,相信谁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莫思深吸一口气,挺直脊背,端出一副容氏夫人的气势道:“陶夭,你别以为有瑾西给你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在这个家里面,我说了算!”

    “是吗?”夏桑榆直直盯着她:“莫思,你在这个家三年多时间,怎么就半点儿长进都没有?我除了看到你的心虚和紧张之外,便只看得到你的嫉妒和不安!”

    莫思怔了一下:“我哪里心虚了?哪里嫉妒了?”

    “你的心虚和嫉妒都写在你的脸上了!”

    桑榆淡潮的语气,继续说道:“如你所见,我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都差你十万八千里,你如果把我当成你的情敌,可就太没劲了!”

    “谁说我把你当情敌了?”

    莫思捋了捋垂在肩侧的头发,自信道:“你说得没错,想做我的情敌,你还不够资格!”

    桑榆淡淡问:“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等一下!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和瑾西哥哥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你明明就只是临时女佣,他怎么又将你带回来了?”

    莫思拦住她,盯着她的眼睛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