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49章 超级无敌大人渣
    视频里面,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在阮美玉的病床边站了许久。

    最后他还跪了下去,低着头,在病床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然后,便动手摘掉了氧气罩和供给营养的管子。

    夏桑榆看到那个男人的一瞬间,便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是他!四爷!!!

    他怎么会……和阮美玉有关系?

    他摘掉阮美玉的氧气罩和营养供给管,那阮美玉岂不就死了吗?

    视频很短,不到两分钟就播完了。

    容瑾西拨打电话给肖鹏:“还有什么线索吗?”

    肖鹏道:“值班的小护士偶尔路过,听到这个男人跪在床边,说什么‘你可以安心的走了,我回来了……,一切就都交给我……’之类的话,小护士本来还想要拍照的,被那个男人的随从给制止了!”

    “好!我知道了!”

    容瑾西挂断电话,俊脸上的神色更加阴沉起来。

    桑榆刚想要安慰他,便听见他似有若无的轻哼一声,低喃道“你终于肯出现了?”

    桑榆心里一惊,脱口问道:“你认识视频里面的男人?”

    “岂止认识!”

    “你认识?那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啊?”

    这也一直是她想要弄清楚的问题。

    不过他心事重重,斜靠在沙发上,并不准备回答她的样子。

    她坐了一会儿,起身说:“时间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好!”这一次,他没有再腻着她。

    夏桑榆回到卧室,思前想后实在是睡不着。

    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正考虑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四爷,问问他为什么要去阮美玉的病房?为什么要摘掉阮美玉的氧气罩和营养供给管?

    电话还没拨出去,四爷的信息先就发到了她的手机上:睡了没有?

    她忙回:还没有!被你送的‘礼物’吓得不敢合眼了!

    四爷说:呵呵,我说过,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便不会再用这样的手段来威胁你!

    她皱着眉头速写道: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想要我怎样听话?

    他回:我要你明天跟着他一起回容氏公馆去。

    她连忙回复:我不回去!那个家里面已经有新的女主人了!

    消息发出去之后,她好像听到了他在电话那头的冷笑。

    她心里忐忑得要命,又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他在我这里?

    过了好一会儿,四爷的信息才回复过来:你是我的人,你的命都是我的,我又怎么会不知道你在那边的情况?呵呵,他的战斗力好像还不错?和我应该有得一比……,我没有打断你们,是因为我想给你点儿甜头,毕竟,今天那份‘礼物’对于你来说,太重了点儿!!

    夏桑榆看着这几行字,脸色迅速的变了又变:无耻!混蛋!

    他居然监控了她!

    他们在浴室,在客厅,所有的亲密动作都没有逃脱他的眼睛!

    这个四爷,真是超级大人渣啊!

    她气忿的扔掉手机,再也不想理这个可恶的混蛋了。

    客厅里面,容瑾西的手机同时接收到了他们两个的信息内容。

    他薄唇勾起一个森寒的弧度,俊脸冷凝,阴沉莫测。

    第二日,冬日的阳光透过格子窗帘透射进来,晃得容瑾西很快就没了睡意。

    厨房里面溢出米粥的香气,低低喃喃,似乎有曜儿的声音。

    他坐起身,发现身边放着一套男式家居服。

    嗯,还有一条棉质男式内裤。

    尺寸和大小,刚刚好。

    他穿上衣服,放轻脚步往厨房里面走去。

    只见夏桑榆挽着袖子,露出两截细白如玉的手臂,正在灶台前面忙碌着。

    而曜儿乖乖的坐在旁边椅子上,目光紧紧的追随着她的身影:“陶夭阿姨,我饿了!”

    “好好,粥已经好了,不过得先晾一晾,不然烫着你可就不好了……”

    她眼神温柔,那张平淡的脸也变得生动无比。

    曜儿砸吧着嘴巴,满含希冀的问道:“陶夭阿姨,你刚才说想要跟我们一起回家,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

    桑榆蹲在他的身边,握着他的小手吻了吻,含笑说:“陶夭阿姨没工作也没收入,不如让陶夭阿姨去你家做女佣好不好?”

    “好!”曜儿欣喜得两只眼睛都熠熠发亮,不过他忖了忖,认真的说道:“我家女佣太多了……,陶夭阿姨,不如你做的我娘亲好不好?这样的话,曜儿就能够天天与你在一起了……”

    “不行!我说过,娘亲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的!”

    夏桑榆正还要拒绝,眼角余光突然瞥见一道峻拔的身影不知何时斜依门框上,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那眼神,莫名的让她有些心虚。

    她站起身,讪讪道:“醒了?”

    他淡笑:“你刚才说什么?想要去我家做佣?”

    她怔了怔:“不是……,我和曜儿说着玩儿呢,容先生你别当真哈!”

    容先生容先生,她又叫他容先生了。

    昨晚的亲昵激晴,都被她这一句容先生给抹去了。

    他想起昨夜窥探到的那些信息,脸上的神色更加阴晴不定:“你不愿意吗?实在不愿意的话,那我也就不勉强……”

    “别……”夏桑榆干笑两声:“实不相瞒,我到晋城刚刚没多久,人生地不熟的,所以,也还没有找到一份儿正经的工作,如果容先生可以收留的话,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容瑾西隐忍的磨牙:“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她连忙背着曜儿对他摆手示意,见他还是一脸懵圈愠怒的样子,只得将他拉到旁边的阳台上:“容瑾西,昨天晚上我给你说的话你都忘记了吗?”

    “昨天晚上?”他的目光落在她樱桃红的唇瓣上,意有所指的说道:“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可都记得很清楚,倒是,你好像忘记了!”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开窍啊!”

    她急得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说:“你答应过我,要帮我掩饰身份的!在曜儿面前也不能露馅儿的!”

    小孩子最是单纯无邪,如果知道她就是他的娘亲,那还不得满世界嚷嚷?

    他略微思量了片刻,点头说:“好!我帮你掩藏身份,不过你得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离开我和曜儿!”

    “嗯!我答应你!”

    她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越是答应得越快的东西,便越是让人不那么容易相信。

    容瑾西看着她的背影,眼底的神色愈发暗沉了几分。

    回到厨房,曜儿便忙着找他炫耀:“爹地你看,陶夭阿姨给我买的新围巾和新手套,我再也不会冻着了!”

    他牵了牵唇角:“她也给我买了新衣服!”

    说着,还牵着自己的衣服晃了晃,幼稚道:“是不是很帅?”

    曜儿嚼了噘嘴:“陶夭阿姨,你为什么都不给我买新衣服?”

    “因为你爹地昨天晚上来找你的时候,就把你的外套带来了啊!”

    夏桑榆一面忙着把米粥盛进碗里,一面对容瑾西道:“你能不能过来帮我一下?”

    “我帮你?”他走过去:“我帮你做什么?”

    她吩咐:“把鸡蛋捞出来,用凉水冰一下,呆会儿好去壳儿……”

    他手足无措:“把鸡蛋捞起来?怎么捞?”

    “……”她简直无语:“容瑾西,容大先生,你不会连捞个鸡蛋这样的事情都做不了吧?”

    容瑾西看了看自己极其好看的一双手:“我这双手是用来掌控整个旷世集团,掌控整个晋城经济命脉的,你居然让我用它来捞鸡蛋?”

    连鸡蛋都不会捞,居然还敢这么振振有词,她也真是服了。

    “算了算了,我自己捞!你带着曜儿先出去吧,马上就吃饭了!”

    她直接就将他推了出去。

    片刻后,热乎乎的稠粥和可口的小菜就摆在了饭桌上:“将就着吃点儿吧!我这里简陋,比不上你们容氏公馆的饭菜丰盛!”

    “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只要是你做的,我和曜儿都爱吃!”

    容瑾西说完,侧身看向身边的小不点:“曜儿,我说的对不对?”

    “对!陶夭阿姨做什么都好吃!”

    曜儿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拉着桑榆的手道:“陶夭阿姨,吃完饭你就跟着曜儿回家好不好?曜儿以后每天都要吃你做的饭菜!”

    他的烧虽然已经退了,说话却还带着点儿鼻音,更显得声音瓷瓷糯糯,令人不忍拒绝。

    她爱怜的轻抚他柔软的头发,眼神也是异常的温柔:“好!我以后每天都给你做好吃的!”

    “太好了!”曜儿回头看向爹地,愉快的挤了个星星眼。

    他们的计划终于完美收官了。

    一场苦肉计,不仅找到了她,还顺利将她给诓了回去。

    小家伙心情好得不得了。

    只可惜昨夜刚刚感冒过,今天的胃口实在不怎么好,一小碗米粥,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

    饭后桑榆收拾收拾,就跟着父子两个回到了容氏公馆。

    容瑾西和曜儿昨晚一整夜没回家,害得莫思就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合眼。

    她打电话问容瑾西在哪里。

    容瑾西支支吾吾不肯说实话,到最后,居然直接将她的电话拉进了黑名单。

    一整晚她都在胡思乱想。

    总觉得他是在外面遇到了情投意合的女人,所以才会带着曜儿一夜不归……

    这个想法煎熬了她一整夜。

    她魂不守舍,心绪不宁。

    突然听佣人说容先生回来了,她激动得马上站起:“瑾西哥哥回来了?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