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48章 死了就死了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我想再证实一次,你的身体,会不会比你的嘴巴更诚实!”

    不在给她说话的机会,他一低头就吻在了她的唇瓣上。

    她一声低呼,整个身体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侵犯和热吻而变得敏感无比。

    想要推开他,可是她的身体似乎也很想要……

    身上的衣服被他熟练的剥去,他滚烫炙热的大手一寸寸从她的身上抚过:“桑榆……”

    “嗯……”意乱情迷之下,她居然应了一声。

    他浩瀚如夜的眸子闪过异样的神采,动作更加邪肆的撩拨着她:“叫我!”

    “嗯?”她脸颊酡红如醉,迷蒙的双眼痴痴的望着他。

    他真是爱死她这个样子了!

    虽然她顶着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可是两个人之间这种亲昵的小细节,还是在反复的证明她就是夏桑榆!

    他压抑着心头狂喜,在她的嘴唇上面深深的辗转缠绵了一番,才又说道:“叫我!”

    她颤声低吟:“容,容先生……”

    “不,叫我老公……,或者瑾西……”

    “瑾,瑾西……”她终于叫出了这个名字。

    一如从前很多次他们在一起欢爱的时候,情浓至极那般,低低的唤出了他的名字。

    他满足的应了一声,用她最喜欢的技巧和姿势奖励着她……

    过了不知道多久,两人紧紧相拥着,颤抖着,嘤咛着,从云巅上面缓缓飘落下来。

    容瑾西餍足的吻她的发:“我就知道是你!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夏桑榆心房噗通噗通跳得好厉害。

    这三年时间,她也好几次做过这样的春,梦。

    梦里面,她与容瑾西像是春天的藤蔓一般互相攀缠着,肆意的生长着,任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可是每每醒来,床上都只有她孤零零一个人。

    她想他,想他的怀抱,想他的温度,想像现在这样蜷缩在他的怀里美美的睡上一觉。

    然而,今天她却怎么都睡不着!

    一闭上眼睛,脑子里面全部都是四爷那双鹰隼一般的冰冷眼瞳!

    “我救过你!你的这条命都是我的!你必须帮我做一件事情,不然的话……”

    容瑾西正抱着她回味余韵,突然感觉到她在怀里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他低下头,关切道:“怎么了?冷吗?”

    “不不……,我,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找了个借口就往洗手间走去。

    容瑾西看着她有些仓皇的背影,刚刚舒展下来的眉头又紧紧的皱了起来。

    自从两人相识以来,她的身上就背负着许多秘密。

    而这一次她蹊跷的出现,更是令他心中疑窦重重。

    他站起身,很快就在里间卧室的床上找到了她的手机。

    修长的手指在锁屏状态下熟练的进行了一番操作,奇怪的代码输入进去,手机开锁了。

    他表情沉着,迅速翻看了她的通话记录。

    她的通话记录干净得出奇。

    就只有一个后缀是AABB的电话号码在和她保持着联系。

    他默默记下这个电话号码,然后双手捧着手机,手指在上面熟练的飞舞起来。

    夏桑榆从洗手间出来,意外的发现沙发上的容瑾西不见了。

    她疑惑的四下看了看,突然瞥见他正站在她的卧室里。

    她猛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快步走了过去:“你在干什么?”

    容瑾西转身看向她,俊朗的脸上已经凝结了一层寒霜:“这是什么?”

    她还以为他会偷偷操控她的手机,进来之后却发现手机一动不动的放在她的枕头旁边。

    而他的注意力,都被床头那只盒子里面的东西吸引了!

    该死,她居然忘记处理四爷送来的‘礼物’。

    面对他的质问,她也实在解释不了:“我这就把它扔掉!”

    “我问你,这是什么!”

    他语气冷硬,抬手摁住了她,墨瞳慑人的逼问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人的手指吧?”

    她脸色发白,嗫嚅道:“不,不是……,怎么可能会是人的手指?你想太多了!”

    还想要去将那盒子取过来。

    他却猛然扣住了她的手臂:“夏桑榆,你这三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啊?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死里逃生的?又是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的?还有,你既然回来了,为什么要躲躲藏藏,不肯大胆的面对我和曜儿?你的家族遗传病呢?就这么神奇的好了?不会再发作了吗?”

    他语速很快,逼问得很急。

    她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瑾西,这事儿我以后自然会好好给你解释……,可是现在,你先容我把这东西处理掉好不好?万一被曜儿看见,就不好了!”

    他的眸底有寒光闪过:“终于,肯承认自己是夏桑榆了?”

    她深吸一口气,无奈的点头说道:“好吧,我承认,我是死里逃生的夏桑榆,我回来了!”

    他早就猜到了答案,可是亲耳听到她说出口,他还是震得心房巨恸:“桑榆……”

    “对不起瑾西,这三年的事情,你可不可以先别问?”她眼神祈求的望着他:“等以后我觉得可以了,再慢慢告诉你,好不好?”

    他不忍见她为难。

    叹了口气,将她紧紧箍进怀中:“好!我不问就是!只要你回来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没关系!我们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她被他勒得快要透不过气了:“瑾西……”

    “嗯?”他低低答应,低下头细细端详着她。

    她淡黄的肤色因为刚刚结束的那场欢爱而变成了淡淡的粉色,五官虽然并无出奇之处,可是这双眼睛却潋滟醉人。

    就算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脸,此时在他的眼里也有说不出的动人之色。

    他绯色的唇角缓缓勾起,低醇的声音道:“我终于明白了,我不是因为喜欢你的样子才爱上你,而是因为爱上你,才喜欢上你的样子……”

    桑榆抬手摸了摸这张脸,苦笑着说道:“瑾西,我用这张脸回到晋城,是有苦衷的!”

    “你的苦衷是什么?你是在躲避什么人吗?害怕什么人把你认出来?”

    “嗯!可以这么说吧!”

    她望着他,正色说道:“所以瑾西,我想请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好!你说,不管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

    “不要揭穿我的身份!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我就是夏桑榆!”

    “曜儿呢?曜儿自从会说话之后,问得最多的就是他的娘亲呢?他的娘亲去了哪里……”

    “曜儿……”桑榆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下定决心道:“曜儿也暂时不要让他知道吧!他还是孩子,知道太多,对他不好!”

    容瑾西探究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良久,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妥协道:“好吧!我相信你这么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只要你能留在我的身边,你叫什么名字,你是什么样的面容,你是什么样的身份都不重要……”

    正说着,客厅里面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这时候已经快要凌晨了,谁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他疑惑的看了桑榆一眼:“你先等我一下!”

    “好!”趁着他去接电话的功夫,她赶紧将盒子里的血腥之物收拾进了垃圾桶。

    然后她去洗手间用洗手液把双手来来回回洗了好多遍。

    虽然她并未碰到那东西,可是心里总有一种很脏,很罪孽的感觉。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发现容瑾西神色凝重,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发呆。

    “怎么了?谁打的电话?”

    她走过去,在他的身边坐下来。

    只随意的扫了他的手机屏幕一眼,她就惊愕得变了脸色。

    手机屏幕显示的画面是在医院,阮美玉的特殊病房里。

    阮美玉曾经尊荣无上的容氏主母。

    她早些年只不过是容瑾西的父亲在外面认识的一个小三。

    虽是小三儿,却也还算有些本事。

    她先后为容瑾西的父亲生下了两个儿子,一个叫容淮南,排行第二,还有一个叫容慕北,在容氏四兄弟当中排行第四。

    为了两个私生子的前途,阮美玉不惜制造了一起惨烈的车祸,当容瑾西的母亲带着他和哥哥前往济州岛旅游的时候,她在他们的车子上做了手脚,让车子翻下了陡峭的悬崖。

    容瑾西命大,活下来了。

    他的母亲和哥哥却在这场车祸中丢了性命。

    这场惨烈的豪门恩怨,终于因为容瑾西当时太过年幼,没有能力报仇而暂时被压了下来。

    阮美玉带着两个儿子,顺利进入了容氏,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当家主母。

    可是到后来,她发现事情并不如预料的那般乐观。

    容氏那位执掌大权的老爷子,一本心思的偏袒着容瑾西,不管她和两个儿子如何努力的表现,在容老爷子那里都换不来半点儿好感。

    眼看着容氏大权全部都落在了容瑾西的手里,阮美玉便再也忍不住了。

    她故技重施,又导演了一场车祸,想要让容瑾西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没想到容瑾西早就有所防范,不仅躲过了一场致命的车祸,反而还逼得她割腕自尽。

    虽然她没有死成,却还是因为失血过多变成了植物人。

    变成了植物人,自然没办法再起来兴风作浪,所以容瑾西几乎已经将这个女人给忘记了。

    直到刚才,医生肖鹏给他打电话,说是阮美玉死了。

    他刚才接电话的时候还特别淡定:“死了就死了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瑾西,阮美玉不是自然死亡!”

    “不是自然死亡?那是怎么死的?她都那样了,谁还会去陷害她不成?”

    “你还是看看这段视频再说吧!”

    肖鹏说完之后,就把一段视频发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