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47章 她的味道
    夏桑榆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恨声吼道:“容瑾西你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赶紧给我滚!”

    他盯着她怔怔然出了一会儿神,突然邪邪勾唇:“还没闹够!还差最后一样!”

    “你还想怎样?带我去找整形整容师鉴定一下吗?”

    “不!我有更好的办法!”

    他突然欺身过来,大手直接从她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你的身体,从来都比你的嘴巴更诚实!或许,它会告诉我想要的答案!”

    “你混蛋!放手……”

    她的身体像是有电流传过,轻微的战栗中,她的气势瞬间就弱了下去。

    他眼神中邪肆的意味儿更浓了。

    “看……,它都还记得我……”

    碍事的衣服早就被他狠狠扔在了地上。

    他将她顶在墙壁上,夹起她的一条右腿,急不可待就要开始。

    她突然紧咬齿关,冷冷的笑了起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容夫人的祭日吧?外界都传说容先生对容夫人如何用情至深,却没想到,他居然会在这样一个日子里,与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发生这样的关系……”

    “激将法?”

    他猛然闯入:“对我没用!”

    她情不自禁的轻轻哼了一声,全身所有的防备,就在他闯入的那一刻完全被攻破。

    花洒下面,两人紧闭的贴合在一起。

    他要从她的身上找到一个答案,然而三年的时间,会不会太久远了一些?

    以往的种种,真的还能再找得回来吗?

    他摸到了她腹部那道狰狞扭曲的伤疤,心口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撞击了一般,闷痛得身体都轻微的抽搐起来。

    “我记得……,我们还有一个孩子……”

    她柔软如水的身体,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又恢复了冰冷和紧绷。

    她将他猛然推开:“容先生,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更从来没有为你怀过孩子!”

    “是吗?那这伤疤是怎么回事?”

    他将想要逃走的她又抓了回来,逼问着她。

    她冷漠道:“这道疤?我割阑尾的时候留下的,不行吗?”

    “割阑尾?割阑尾怎么可能留下这么长一道疤?”

    “替我割阑尾那医生技术差,不行吗?”

    她终于还是硬起心肠将他猛的推开。

    “容先生请回吧!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你……真的不是?”

    他本来坚定的心,现在又变得不确定了。

    她不仅长相与桑榆完全不同,就连她身体的感觉,也与记忆中的有些不一样!

    他这一生当中,就只有过夏桑榆这一个女人。

    如果眼前这陶夭真的是夏桑榆,他一定会从她们的身体上找到相似之处。

    可是刚才他进去了,她们给他的感觉,似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女人啊!

    他颓然的往后面退了两步,难道,真的是他弄错了?

    夏桑榆从浴室里面出来,一进更衣室,眼泪就流了出来。

    瑾西还不知道她已经没了子宫吧?

    没了子宫的她,再也做不回正常的女人,再也回不到他的身边去了!

    也罢也罢,她早就是该死未死之人,只不过是因为一些放不下的执念,才会继续盘桓在这人世间。

    真的不用再留恋了!

    等她找到乔玉笙和光头蛇,报了这剖宫取子的仇,她便也该踏上轮回路了!

    心情突然变得好沮丧!

    她换好衣服,也不想再出去与容瑾西见面。

    想着他知道自己找错人了之后,一定会带着曜儿尽快离开,便更没有勇气出门了。

    蜷缩在床上,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一颗细胞都疲乏到了极致。

    可是心里却依旧紧紧的绷着一根弦,总觉得他会突然从后面拥抱她,将滚烫的浴望埋进她的身体里……

    她既害怕,又期待。

    就这么迷迷瞪瞪的过了一会儿,容瑾西既没有开门进来骚扰她,也没有关门而去的动静。

    她心里七上八下,又实在是牵挂着曜儿,便干脆从床上坐了起来。

    抬手捋了捋头发,用橡皮筋草草挽在脑后,起身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的客厅里,容瑾西居然倒在沙发上像是睡着了。

    他上身赤倮,精壮伟岸的男性胸膛令人看一眼就觉得脸红心跳。

    腰下只简单搭着一张薄毛毯。

    偏偏那薄毛毯将落未落的样子,人鱼线的尾端都快要露出来了。

    夏桑榆脸颊更热,飞快的收回视线,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流氓!’!

    侧过身,进了旁边的小卧室。

    曜儿安静的睡颜令她母性泛滥,轻轻走过去,俯身看着熟睡中的他。

    他微微噘着的小嘴时不时的吧唧两声,滴滴嘟哝道:“……,娘亲……”

    她眼眶微热,抬手轻轻揉抚他的面颊:“好孩子,安心睡吧,娘亲会守护你的……”

    “娘亲……”曜儿循着她手上的温度,尽是要往她的身边依偎过来。

    她俯身亲吻他的额头,将他半拥在怀里。

    屋外有细细密密的簌簌声响,像是飘雪了。

    这一刻的静谧时光,她期待了整整三年!

    怀里的这个孩子,是她重活一世,再重活一世也不愿意放下的执念。

    而客厅里的那个男人,是她生死辗转,哪怕飞灰湮灭也要紧紧拥抱的唯一温暖。

    她爱他们,想永远永远这样陪着他们!

    曜儿又往她的怀里拱了拱:“娘亲……”

    他再次寻到了小时候被母亲拥在怀里的温馨感觉,低低呢喃两声,沉沉睡了过去。

    桑榆去取了温度计,替他测量了一下,体温。

    三十七度八,已经趋于正常了。

    她替他掖好被子,又俯身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晚安宝贝!”

    轻手轻脚从房间里面退出来。

    一转身,视线送沙发上瞟了一眼,顿时脸都红到脖子根了。

    他身上的薄毯,居然全部掉在了地上!!

    雄壮的男性身体,就那么坦然的暴露在她的实现当中。

    她咬着唇,暗暗又骂了一声大变,态!

    收回视线,她就想要溜回自己的房间。

    可是转念一想,若就这么走了,万一曜儿半夜醒来,发现客厅里面他的爹地用这样的姿势躺在那里……,肯定会在他幼小的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

    她可以不管容瑾西,不管他怎么作,她都可以假装陌路人那样不管他。

    可是,她不得不考虑曜儿的感受。

    叹了口气,她走过去将地上的薄毯捡起来,抖开,正要将他连头带脚全部蒙住,他居然勾唇一笑,邪邪的睁开了眼睛。

    她吓得急忙就要往后退,他已经一手将她带入了怀里:“你想我了?”

    语气暧妹,眼神更是带着赤倮倮的勾,引。

    他身上特有的男性气息笼罩着她,让她一下子就心跳加速,脸红得不得了:“想你个大头鬼啊!快点放手!”

    他眸色幽暗,伸手在她秀挺的鼻梁上面轻轻一刮:“连生气时候的语气都这么像……”

    她怒道:“像你个头啊!我都说了你认错人了!”

    “可我总觉得被人骗了!”

    他低下头,就要凑到她颈边探寻她的味道。

    “你有没有被骗关我什么事儿?”

    她狠狠剜他一眼,奋力挣扎道:“放开我!这是在我家,你这样一丝不挂的像什么样子?”

    他却将她攥得更紧,下颌轻轻抵在她的肩窝处,深吸一口气,低低说道:“我衣服都被你家浴室的水给打湿了……,我刚才翻过你这屋子,一件男人的衣服都没找到……,所以,我就只能这样睡了……”

    “什么叫被我家浴室的水给打湿了?”

    明明是他刚才太冲动,想要将她脸上的化妆品洗掉好不好?

    哼,现在反倒怪上她了?

    她心里叹了口气,知道容瑾西那股子无赖的劲头上来,就算有理也和他说不清。

    “放手!你这样抱着我干什么!”

    “你身上的味道……,让我想起了我的桑榆……”

    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像是有某种魔力一般,让她僵在他的怀里,瞬间就不能动弹了。

    他滚烫的大手缓缓摩挲她,闷闷的声音,突然有了些哽咽的气息:“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是我知道,这世上,只有桑榆能让我的身体有反应……”

    好像为了印证他的话,他的身体,居然……了起来。

    她急忙又想要逃离:“容先生,你冷静一点!你这样未经许可闯入我的住处本来就不对,如果你再做出什么不礼貌的事情,那我可就要报警了!”

    “报警?你又不是不知道,周督长与我关系匪浅……”

    他含住了她的耳珠,在她耳畔含糊说道:“况且,是你先拐带了我的儿子,我这才上门找你的……”

    “你还好意思说?”

    桑榆一想起这事儿心里就来气:“你利用曜儿来欺骗我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敢利用曜儿来上演什么苦肉计?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你到底还是不是曜儿的父亲?”

    “你心疼了?”他舔她,邪魅道:“可不可以别装了?你这么激动,摆明了就是在乎他,心疼他……,你,就是他的娘亲……”

    她失口就要否认:“你胡说……”

    才只说出三个字,她身体猛然一僵,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容瑾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