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46章 摘下她的假面
    先后又有几波人上前询问曜儿,都被曜儿以假乱真的演技给糊弄过去了。

    转角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内,容瑾西正用望远镜一瞬不瞬的盯着这边的动静。

    随从在身边担心的问道:“容先生,再这样下去,小少爷该冻坏了!”

    容瑾西墨瞳微缩,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曜儿受冻,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可是不用这样的办法,那个女人根本不可能会出现。

    电话已经打给她了。

    夏桑榆已经知道她的儿子正在街头吹冷风受冻了,他就不相信她真的会那么狠心,一直都不露面。

    正想着,突然看见一辆出租车吱一声停靠在街道对面。

    车子尚未停稳,夏桑榆就已经拉开车门走了下来:“曜儿!”

    曜儿听到她的声音,惊喜的转头看向她。

    小脸上一派傲娇的神色,抱怨说道:“你怎么这么慢?害我差一点就被别人拐走了!”

    “对不起对不起!”

    夏桑榆走到他身边,牵过他冻成冰疙瘩的小手,就把他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番。

    十根手指头完好无损,耳朵还在,鼻子和眼睛也都还在。

    还好还好,他完好无损,身上并没有出现残缺的地方,也没有受伤的地方。

    看来,那盒子里面血淋淋的东西,并不是曜儿身上的!

    说不定,也并不是其它某个人身上的!

    又说不定,只是某个动物身上的一部分……

    四爷只是想要吓吓她,并不会真的残忍到把人的某个部位割下来吧!

    想到这里,夏桑榆紧绷的心弦稍稍放松了些。

    “冷不冷?怎么也不戴个手套?”

    她将曜儿冰冷的小手搓了搓,正要放在口边呵热气暖一暖,他就接二连三的又打了几个喷嚏。

    眼泪鼻涕一下子就都出来了。

    她急忙摸出纸手帕帮他收拾狼藉:“你怎么搞的?怎么好端端的就离家出走了?你知不知道你父亲现在都快急疯了,正在全城悬赏要找你呢!”

    曜儿从来没有与人这般亲昵过。

    而且还是个很年轻的女人。

    她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他小脸红扑扑的,扭扭捏捏的哼哼两声,她手中取过了纸手帕:“我自己来!”

    “你还知道不好意思?”

    夏桑榆又脱下外套裹在他的身上:“你才多大点个小奶娃,居然学人家离家出走?就算你要离家出走,拜托你也穿一件厚点的外套成不成?”

    絮絮叨叨的,她好像有抱怨不完的话。

    曜儿居然也没有顶撞她。

    他伸出小手,直接就扑进了她的怀里:“陶夭姐姐,我饿了!”

    “别叫我姐姐……”

    “那我叫你什么?”

    “叫我……”她纠结了一会儿,心虚的说道:“叫我陶夭阿姨吧!”

    “陶夭阿姨?”他眨巴着眼睛,努力适应这个新的称呼。

    他伏在她的怀里,柔柔软软的声音说道:“虽然你长得没有我娘亲好看,但是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以后我就叫你娘亲好不好?”

    “不好!娘亲可不是随便就能叫的!”

    桑榆将曜儿抱起:“走吧,我送你回家,你父亲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好啊!”曜儿更紧的缠住了她。

    小小的温软身体,树袋熊一般挂在她的身上。

    一呼一吸之间,温度却渐渐灼热起来。

    桑榆摸了摸他的额头:“你发烧了?”

    “不打紧……”放松下来的他,很快就焉哒哒的萎靡了下去:“有家庭医生……,回去吃一片退烧药就好了!”

    “你怎么知道这些?以前经常生病吃药吗?”

    “……”小家伙居然睡过去了?

    刚刚还说饿呢,这就睡着了?

    桑榆又摸了摸他的额头,火炭子一样,真的是在发烧呢。

    她再也不敢耽搁,急忙打车前往容氏公馆。

    出租车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又临时改变了主意,将曜儿带回了自己的住处。

    她现在还不能见容瑾西!

    她还需要一点时间,那那个大麻烦解决掉,才能够有勇气坦然的站在他的面前。

    把曜儿带回住处,一量体温,居然快三十九度了。

    可怜的小家伙脸蛋烧得红扑扑的,小手抓着她的一缕头发,口中喃喃唤道:“娘亲……,娘亲……”

    那模样,像极了他小时候,残留在她记忆中的那些画面。

    曜儿……,娘亲回来了,娘亲放心不下你和你爹地,又回来看你们了!

    她轻轻掰开他的小手,将那一缕头发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

    她从酒架上面取了一瓶高度烈酒。

    然后用烈酒将纸巾润湿,分别夹在曜儿的两边腋下,又在他的肚脐眼和额头上面也贴了被烈酒泡湿的纸巾。

    最后她还将双掌用烈酒搓得发烫,一遍遍的熨抚曜儿的脚底板。

    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虽然很繁琐很累人,曜儿的体温却也慢慢降了下来。

    脚底板搓得通红发热之后,她又用同样的方法去搓他的两只小手。

    搓完了右手去搓左手。

    视线却被他手腕上那只造型酷酷的卡通儿童手表吸引住了。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EB科技最新研发上市的高科技智能儿童手表。

    不仅可以打接电话,还可以适时定位追踪,更可以检测他的体温,心跳,脉搏等等……

    也就是说,曜儿身上只要戴着这种儿童手表,就根本没有走丢的可能!

    容瑾西完全可以凭借这上面的线索,分分钟找到他。

    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呼一下从床边站了起来。

    恰在这时,门铃响了。

    她走过去从猫眼里面看了一眼,然后猛的将房门打开了。

    容瑾西身穿挺括的黑色大氅,狐裘氅领上面还有几片雪花未及融化,一身寒意料峭,眼瞳里面却翻涌着不尽的烈焰:“桑榆!”

    她眼神一厉,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摔在了他的脸上:“你混蛋!”

    你怎么可以用曜儿来做牺牲?

    你现如今的势力,要找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我在晋城无所遁形。

    可你为什么要利用曜儿来做牺牲品?

    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你让他一个人在街上,万一被人拐走了怎么办?

    万一被那个魔鬼四爷给盯上了,那又该怎么办?

    她的所有愤怒,所有思绪,被他强势霸道的吻压了下来。

    她往后面退了两步,后背猛地贴上了坚实的墙壁。

    避无可避了!

    他的吻一如从前那般邪肆疯狂,火舌带着汹涌的情浴席卷而来,攻城掠地,很快就要将她的理智湮没了。

    他吻她,啃她,吮她吸她。

    从嘴唇到颈脖再到锁骨,再往下……

    恨不得将她整个人拆卸入腹一般。

    “桑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我想你,想得好痛……”

    他掌心滚烫,抚上她的脸颊,微微喘息道:“这些年,你去了哪里?”

    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为什么你要躲着我们?

    你难道就一点儿也不想念我和曜儿吗?

    千言万语,都化在他滚烫的浴望里。

    他将她顶在墙壁上,正要有下一步动作,她刚才还灼热的眼神倏地冷了下去。

    紧接着,又是一记耳光落在了他的脸上。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桑榆……”他被打懵了!

    久别重逢,劫后余生,难道不应该互相拥抱互相爱,抚吗?

    为什么迎接他的,会是这不明不白的两记耳光?

    他怔怔望着夏桑榆,眼神里面的温度也渐渐凉了下去:“夏桑榆!”

    “容先生请不要乱叫,我的名字叫陶夭!”

    她推开他,一面整理被他弄乱的衣服,一面往曜儿的床边走去:“你来得正好,把你的儿子带回去吧!”

    声音冷冰冰的,没有多余的情绪。

    就好像她真的只不过是在路上好心收留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现在要物归原主了一般。

    容瑾西看着她的背影,眼神中再次出现了恍惚的情绪:“你到底是谁?”

    “我?”她转身看了他一眼,好笑的语气说道:“我姓陶名夭,容先生怎么就记不住我的名字呢?”

    “陶夭是吗?”

    他齿缝里面冷冷挤出这四个字之后,突然大步上前,拽着她就往浴室里面走。

    她大惊:“容瑾西你干什么?你弄疼我了!快点放开,好疼!”

    “疼也忍着!谁让你搞易容术来骗我的?”

    哼,今日非得拆下她的假面不可!

    看她还怎么狡辩!

    他打开花洒,直接拉着她站在了花洒下面。

    温热的水很快就将她浇了个透湿,头发,衣服,浑身上下没一处是干的。

    容瑾西去旁边找到了卸妆油,动作粗暴,直接就揉在了她的脸上:“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她没有整过容,那么,应该就是在脸上用了极其精妙的化妆技术。

    这世上,有人能够将丑女化妆成美女,同样的,也有人能够将一个本来就长得清丽脱俗的美女,化装成皮肤淡黄五官普通的路人。

    可是,他在她的脸上揉了又揉,洗了又洗,她的那张脸,还是没有丝毫变化。

    肤色依旧那么寡黄,五官依旧那么黯淡,除了那双眼睛,这张脸上,再也找不到任何亮眼之处。

    这就是一个长相普通的陌生女人!

    不是他朝思暮想的桑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