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45章 父子同谋
    上面还用浅色系带绑了一个蝴蝶结,看上去倒也十分用心。

    不过,以四爷的手段,绝对不可能与她玩什么浪漫。

    这里面,只怕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夏桑榆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在揭开盒子的那一瞬间,还是吓得失声惊叫起来!

    她捂着嘴巴,惊恐万状的盯着盒子里面血淋淋的某物。

    不不,不——!

    她经历过最血腥最残忍的屠杀,现在看到任何血腥之物,都会条件反射一般觉得恐怖异常。

    她惊恐至极,浑身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绷到了极点。

    兜里的手机骤然响起,吓得她低呼一声,整个人都差点崩溃过去。

    她脸色煞白,双手颤抖着将将手放在了耳边:“喂……”

    “怎么样?我送你的礼物,你还喜欢吗?”

    四爷漫不经心的声音,透着猫戏老鼠的得意和嘲讽。

    她挣扎着,弱声怒道:“四爷,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用这样残忍的手段来威胁我?”

    四爷缓缓冷笑:“呵呵,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这盒子里面的东西,是从你身边一位亲人的身上取下来的就成!”

    夏桑榆的脑子嗡一声炸响:“你这个畜生,你都做了什么?”

    “呵呵,这么激动干什么?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

    乖乖听话,就是让她去做那件事情?

    天呐,为什么要让她落在这个魔鬼的手里?

    为什么要让她重新活过来?

    她宁愿就那样死在乔玉笙的手里,宁愿大仇永远不报,也不愿意落在这个魔鬼的手里,任他摆布啊!

    桑榆惶恐到了极致,颤声问道:“你……到底伤害了谁?”

    “这个嘛,相信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四爷挂断了电话。

    夏桑榆握着手机,浑身凉透。

    她像是跌入了一个永远也醒不过来的梦魇一般。

    孤独,惶恐,寒冷……

    过了不知道多久,手机突然轻轻震动了一下。

    有信息进来了。

    她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准备随手删掉。

    然而里面的关键字吸引了她。

    曜儿?走丢了?

    她蓦地紧张起来,颤抖着打开了这条信息。

    信息是容瑾西用EB科技新开发出来的软件,群发到了晋城所有人的手机上面。

    内容很简单,也很紧急。

    他的宝贝儿子容曜走丢了。

    就在两三个小时之前,悼念活动结束之后,容瑾西发现小曜儿人间蒸发一般,不见了踪影。

    容瑾西怀疑是在悼念活动上,有宾客趁乱将他的曜儿带走了,所以广发信息,希望全晋城的人都能帮他寻找曜儿的下落。

    提供有用线索者,重金酬谢。

    能帮忙找到曜儿者,翻倍再翻倍的重金酬谢。

    夏桑榆看着这条信息,只觉得五雷轰顶一般,眼前一阵一阵发黑。

    曜儿才只有三岁多不到四岁啊,他能去哪里?

    什么人舍得对他这么稚嫩无辜的一个孩子下手?

    看看手中这条信息,又看看不远处盒子里面血淋淋的某物。

    她觉得,天都快要塌了!

    曜儿?不——!绝不——!

    她快速穿好外套,拿起手机就冲出了房门。

    大街上人来人往,有人还拿着手机在低声议论:“咦,快看,容先生的悬赏消息呢!”

    “我也收到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容先生的宝贝儿儿子怎么就弄丢了呢?”

    “人心险恶,说不定就是今天那些吊唁宾客当中有居心不良的人,乘机偷走了小曜儿,想要以此要挟容先生,从容先生的手中榨取一笔钱财也是有可能的!”

    “唉……,可是我们没有线索啊,不然的话,光这酬金都够咱们花一辈子了!”

    “容先生出这么高的酬金,可见真是快要急疯了!”

    “那是肯定的!容先生一直把那小容曜当块宝的疼着,失踪这才三个小时左右呢,连警都不报,直接就全城悬赏了……”

    夏桑榆听到这样的议论,更是心急如焚。

    曜儿,曜儿你在哪里啊?

    她心急火燎的在街上盲目转了两圈,突然停下脚步,用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四爷慵懒又冷漠的声音传来。

    “我的小乖乖,怎么?想我了?”

    “我问你,曜儿是不是在你的手里?”

    她拳头攥得咕咕作响,双眸恨得快要喷出火来。

    只要他敢答应一个‘是’字,她一定会跑去与他拼命的。

    然而对方愣了片刻,便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原来你最在乎的人是那个小孩儿?好,下次你不听话,我就将他身上的东西割一块下来送给你!”

    “你这个畜生!魔鬼!人渣!你不得好死!”

    夏桑榆恨声咒骂了两句,气血翻涌,喉头涌上一阵一阵难言又恶心的腥甜。

    她强忍下怒火,挂断了电话。

    该死的四爷,你别以为我会怕你,把我逼急了,我与你同归于尽!

    她在心里发着狠,裹紧身上的外套,顶着凛冽寒风正准备继续到处去找曜儿,兜里的手机居然又响了。

    是一个很陌生的号码。

    她迟疑了一下,滑动接听。

    手机刚刚放到耳边,软糯的声音就怯怯的传了过来:“是……陶夭姐姐吗?”

    她惊喜之下,只觉得天灵盖一麻,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你,你是曜儿?”

    “嗯!”软软糯糯的童声,带着无尽的委屈:“我离家出走了,我没地方去……”

    离家出走?

    这才多大点儿孩子啊,就学会离家出走了?

    桑榆也无心盘问,只急声说道:“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接你!”

    “我在KFC的门口……”

    “好好,我知道了,你就在那里别动啊,我马上就到!”

    夏桑榆急忙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继续说道:“曜儿我告诉你,在我赶到之前,谁和你说话你也别搭理知道吗?更不能跟着别人走知道吗?”

    “嗯!我就在这里等你,我哪儿也不去!”

    曜儿挂断电话后,转身看向身后的爹地,不确定的语气问道:“爹地,我打了这个电话,就能见到她了吗?”

    容瑾西俊脸带笑,伸手就将他脖子上的围巾给摘了下来:“嗯!相信爹地,她很快就会来见你的!”

    围巾被摘,寒风一下子就灌了进来。

    小曜儿冷得打了一个哆嗦,稚声稚气又问:“她知道咱们骗她,该不会生气吧?万一她生气不理咱们,那可就惨了!”

    “她那么笨,不会识破咱们的!”

    容瑾西狠了狠心,又将他手上的羊绒手套摘了下来:“冷不冷?”

    曜儿吸了吸冻得发疼的鼻子:“不冷!”

    “不冷的话,那就把外套也脱下来吧!”

    狠心的爹地,真的将他的外套也给脱了下来:“那你就在KFC的门口等一会儿,她应该快到了!”

    “嗯!”曜儿小胳膊环抱着发抖的身体,认真的点头答应。

    只要能见到她,受点儿冻不算什么的。

    眼见着爹地的车子开走了,曜儿四下环顾了一周,稚嫩的小脸上渐渐有了不安的神色。

    到处都是不认识的人,街道也好陌生……

    这些人干嘛都盯着我看?

    呜呜,该不会有怪叔叔出来把我给抓走了吧?

    曜儿抱紧双臂四下张望,呜呜,陶夭姐姐怎么还不出现啊?

    又冷又怕,他在台阶处上上下下不停的蹦跶取暖。

    一对年轻男女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咦?这不就是容先生丢失了的小宝宝吗?”

    “对对!就是他就是他!”

    两人兴奋的在曜儿的面前蹲了下来。

    其中那女人捏着嗓子尽量做出细声细气的无害模样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你认不认识这个人啊?”

    说着,从手机上面翻出容先生的照片递到他的面前:“他是不是你的爸爸啊?”

    曜儿凑过去认认真真看了两眼:“不是!”

    “啊?不是?”两人都愣了一下:“你再看看,他明明就是你的爹地啊!”

    曜儿一派童真,摇头说道:“不!这不是我爹地!我爹地他……啊嚏……”

    他突然就打了一个喷嚏。

    眼泪和鼻涕也就跟着下来了:“我爹地在KFC打杂,我在等他下班呢!”

    一男一女互相对看一眼:“搞错了?”

    “可他看上去明明就与容先生走丢的那个孩子很像啊!”

    “容先生的孩子怎么可能这大冬天的穿这么单薄在外面?我看多半是咱们搞错了!”

    “对,肯定是咱们搞错了,小孩儿嘛,其实都长得差不多!”

    一男一女低声说了两句,站起身就准备离开。

    走了几步,其中那男人突然一拍脑门:“我们傻啊!”

    女的问:“怎么了?你又抽什么疯呢?”

    男的回头看了小曜儿一眼,两眼贼亮贼亮的说道:“这孩子既然和容先生走丢的孩子长得那么像,不如咱们就把他带回去教给容先生,说不定咱们就能够得到一笔丰厚的酬金呢!”

    女人往他脑袋上狠狠抽了一巴掌:“你个蠢货!容先生那样的人物,岂能被我们这样的伎俩蒙骗?容先生一发怒,咱们两个在晋城的立足之地都会找不到!”

    两人痒痒地离开了。

    酬金虽然很诱人,可是没人敢冒这样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