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44章 不觉得硬的比软的更好吃?
    四爷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金色打火机,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

    片刻后,他才抬起眼皮睨了她一眼:“没问题!只要你把答应我的事情办成,再养一百条狗也没问题!”

    她眸色暗了暗:“我会尽力的!”

    “不是尽力!是必须办成!”

    四爷鹰隼一样的目光冷冷从她身上扫过:“别忘了,你这条命是我给你的!”

    阴森森的威胁,让她的脸色惨白了几分:“是!我一直都记着呢!”

    三年前,她被乔玉笙和光头蛇残忍陷害,满以为必死无疑,谁曾想她夏桑榆竟会如此命大,在海中浸泡了那么长的时间,最后还被四爷的人给捞了上去。

    辛亏哥哥宫少玺当初从日本回到晋城之后,就预料到她将来会有不测的一天,所以储存了大量的血液在血库里,不然的话,只怕就算有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

    这三年时间,她也曾经试着想要摸清楚这位四爷的底细。

    可实在是太难了!

    这位四爷简直就像是一个谜团,无论她从哪一方面调查,结果都是一无所获。

    一周之前,四爷带着她回到晋城,要她完成一件事情,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那件事情的难度,比上九天揽月,下五海捉鳖还要困难。

    她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完成的。

    可四爷说,这事情若她夏桑榆都不能完成,那天底下只怕就没人能够完成了。

    四爷还说,如果她实在完不成,就像三年前那样,将她开膛破肚,再丢进大海喂鱼。

    不过在将她丢入大海之前,会在她的肚腹里面缝上沉甸甸的石头,这样的话,她就永远没机会随水漂流,寻找人生的下一个机遇了……

    桑榆苦笑,这些人的手段,可真是够狠,够毒。

    不过她夏桑榆早就不是任人揉圆搓扁的小包子,反正她这条命是捡来的,居然又回来了,那么她不介意做一个比他们更狠,更毒的女人!

    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她抱着元宝坐在座位上,想问题想得渐渐有些失神,一双湛寒的眼睛里面,却有锐戾的锋芒隐隐闪现。

    四爷看了她一眼,冷声说道:“夏桑榆,我劝你趁早将你心中的那些小九九给打消掉!我既然敢带你回晋城,自然就有让你无法反抗的手段!”

    桑榆牵了牵唇角,迎上他的目光道:“哦?是吗?”

    “当然!”四爷冷冽浅笑:“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儿礼物,在你的床头柜上,我希望你看到之后,会喜欢!”

    夏桑榆眉梢一紧:“你进了我的房间?”

    “我进你的房间,这有什么奇怪的吗?你的命都是我的,更何况区区一个房间?”

    四爷不以为意的态度瞬间激怒了夏桑榆。

    她直着颈脖,大声说道:“四爷,你能不能学会尊重尊重别人?我这条命虽然是你救的,可是……”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抽在了夏桑榆的脸上。

    四爷冷戾道:“既然知道你的命是我救的你就应该明白,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你这个人!”

    夏桑榆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眼神慢慢变得坚硬又愤怒:“四爷,我这人,吃软不吃硬!”

    “是吗?”四爷邪笑:“不觉得硬的比软的更好吃吗?”

    说话间,他带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慢慢往夏桑榆的脸上轻轻摸过来:“打疼了?来,我看看……”

    夏桑榆这才发现,四爷那张阴鸷的脸上,似乎混合了些情浴的味道。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危险。

    她吓得低呼一声,往后面缩了缩。

    不等她再有下一步的动作,怀中的元宝却突然炸毛,像是一头愤怒的凶兽,直接从她怀里窜出,对着四爷的手腕就狠狠咬了下去。

    四爷惨叫一声,另外一只手扬起,重重一拳对着元宝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桑榆大叫:“不要啊!”

    她急忙扑过去想要护住元宝,却还是晚了一步。

    她清楚的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紧接着,元宝闷哼一声,从她怀里飞了出去。

    身子重重撞在门框上,血从元宝的嘴角流了出来。

    桑榆心痛难忍,扑过去将元宝一把抱在怀里:“元宝……,元宝啊……”

    “不过是条狗!你用的着怎么苦情吗?”

    四爷冷漠的说着,撩起衣袖看了看被元宝咬出血的手腕,低声咒骂道:“该死的畜生!我就不应该允许你将它带到车上来!”

    “它不是畜生!它是我的伴儿!是我的亲人!”

    夏桑榆竭斯底里的吼道:“你这个冷血的魔鬼,元宝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你现在才知道我是冷血的魔鬼?”

    四爷漫不经心,摸出一根粗大的褐色雪茄点上:“我倒是很期待你会怎么跟我没完!”

    说完,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的随从。

    随从会意,上前抓住元宝的前脚,拉开车门直接就要将元宝扔出去。

    桑榆吓得脸色如土,大声嚷道:“别——!不要!不要!”

    四爷翘起二郎腿:“求我!”

    “求你!求求你,不要再伤害元宝!”

    夏桑榆强忍下心头怒火,放软语气为元宝求情。

    四爷这才满意的轻哼了一声,示意那随从将元宝还给她。

    紧跟着,他又懒洋洋的补充了一句:“夏桑榆,你最好给我记住,与我作对的人,下场都会很惨的!”

    “是……”夏桑榆把所有的锋芒戾气全部都敛藏了起来。

    她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元宝,颤声唤道:“元宝,元宝你还好吗?”

    元宝嘴角和鼻子里面都有血流出来,情况看上去糟糕透了。

    听到她的呼唤,元宝吃力的挣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喉中发出令人揪心的呜呜声,身体畏寒一般往她的怀里拱了拱。

    看着这样的元宝,桑榆的心都要碎了。

    她再次看向四爷,哀求道:“四爷,请送我们去最近的宠物医院好不好?元宝它快要不行了!”

    眼泪便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四爷饶有兴味儿的看着她,嘲讽道:“夏桑榆,你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心肠怎么还这么柔软?这不过是一只狗而已!”

    “我说过了!它不仅仅是一只狗,它更是我的朋友,我的亲人!”

    不管她变得怎样的面目全非,元宝都还认得她。

    对她来说,元宝就是从未离弃过她的朋友!

    四爷懒得再与她争执,缓缓吐出一口茹白色的烟雾,对前面的司机道:“靠边,让她下去吧!”

    “是!”司机很快就将车子靠边停下了。

    夏桑榆抱着元宝刚刚从车上下来,车子就呜一声飚远了。

    她将身上的围裙取下来,小心的包裹在元宝的身上:“元宝,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带你去看医生啊!”

    元宝痛苦的哼哼着,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她心急如焚,急忙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去最近的宠物医院!”

    “抱歉,我不搭乘宠物!”

    司机简单的撂下一句,开车走了。

    她先后又拦下了好几辆,人家都以不搭乘宠物为由,拒绝让她上车。

    最后,她花了比出租车贵三倍的价钱,搭了一辆简陋的电动三轮儿车。

    电动三轮车没有顶,没有盖。

    冬天的风像刀子一样从她的脸上刮过,生疼生疼,像是要刮出血来。

    眼泪还没有流出来,就被风给吹散了。

    她紧紧蜷缩着身子,抱着元宝低声说道:“对不起啊元宝,我不该把你从家里带出来的……,都怪我……”

    不把元宝带出来,元宝也就不会被那个冷血魔鬼打成重伤了。

    她一个人在外面吃再多的苦,遭再多的罪都没关系,她不应该连累元宝。

    二十多分钟,她浑身冷得像根儿冒着嘶嘶寒气的冰激凌,从三轮车上下来的时候,两条腿僵得连路都不会走了。

    好不容易抱着元宝进了宠物医院,去发现元宝已经全身僵直,没呼吸了!

    她踉跄两步,靠着墙慢慢蹲了下来。

    瘦弱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再也承载不住自责与悲伤,低低呜咽起来。

    一位身穿夹克的年轻男子在旁边已经看了她好久。

    见她越哭越厉害,便走过去,将一包没有开封的手帕纸递给她。

    “小姐,你别难过了……,你再难过,你的爱宠也不能复生啊!”

    “谢谢!”真的很感谢。

    这时候,任何一句安慰的话,对于她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

    那年轻男子见她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便又干笑两声,说道:“小姐,要不要为你的爱宠买一块墓地啊?新西陵园,我给你打九八折!”

    桑榆看向他:“你是卖墓地的?”

    男子笑:“当然!”

    人家若不是为了卖墓地,会这么热乎的上前搭讪?

    这世道,就是这样。

    早就凉透了!

    桑榆安顿好元宝的尸体,回到临时居住的出租房,心情沮丧疲累到了极点。

    她想去洗个热水澡。

    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四爷说的话。

    “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儿礼物,在你的床头柜上,我希望你看到之后,会喜欢!”

    床头柜上面,果然多了一只淡白色的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