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43章 我孤苦伶仃,需要一个伴
    元宝呜呜着,伸出温热的舌头,在她的手背上舔了又舔。

    她叹了口气,干脆将它一把抱起,大步往前面走去。

    正要从侧门离开容氏公馆,却突然听见前面传来一阵嘈杂,一阵喧哗。

    “陶夭,陶夭你在哪里?快出来……,别偷懒了,容先生有事儿找你!”

    她吓得一个激灵,急忙贴墙躲避。

    抱着元宝,连大气都不敢出。

    等到佣人呼喊的声音渐渐走远,她这才调转方向,往前院走去。

    既然容瑾西都已经找到后院来了,就说明容瑾西对她的身份已经起疑。

    陶夭陶夭,她的生活,现在就只剩下逃之夭夭了。

    后院走不掉,那就从前院离开吧。

    前院里面,所有的宾客们都已经如约而至。

    四周的投影仪上面正在播放着容夫人生前的音容笑貌。

    三年了,一切的事物都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改变。

    唯有容夫人还是三年前的样子,从容优雅,清丽婉约,像是一朵永远也开不败的花,就那么清晰生动的活在容先生的心里。

    也活在全晋城所有名流名媛们的心里。

    唉,谁让容先生这么痴情又这么霸道呢。

    每一年的今天,不管别人愿意不愿意,他都会把所有人召集起来,陪着他一起缅怀已经亡故且再也不会回来的容夫人。

    立夏集团的董事长厉哲文先生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名师手工西装,比起三年前更多了些沉稳内敛的气质,五官也更加英俊耐看。

    他站在投影墙前面,看着夏桑榆穿着白色羊绒套裙,外面罩着一袭银貂坎肩,从漫天飞雪中袅娜而来……,视线,不知不觉就模糊了。

    腊月二十二,是他与金宝宝的结婚纪念日。

    可他更愿意来参加桑榆的追悼纪念活动。

    因为只有在这一天,他才能够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思念之情……

    学姐,你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不回来看看我们共同的事业吗?

    不回来……看看我吗?

    他悲从中来,唏嘘不已的样子,已经惹得周围的人频频向他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他侧过身掩饰尴尬。

    眼风一扫,却瞥见一个背影清丽的女人怀里抱着一条黑白花色的牧羊犬,正沿着青石小径,穿过院子往前门走去。

    他眼眸一亮,急忙快步追了上去:“学姐!”

    那女人居然条件反射一般,顿住了脚步。

    他大喜过望,加快步伐追了上去:“学姐,真的是你?”

    女人的身形只顿了顿,就又快步往前面走去。

    厉哲文大步追上,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学姐……”

    女人仰起头,神色冷漠疏离:“先生,你是在叫我吗?”

    “你……”厉哲文惊疑的看着她的脸。

    这张脸,实在太让他失望了。

    不是他的学姐!

    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

    穿着佣人服,怀里抱着容氏公馆的牧羊犬,一看就是容氏公馆的女佣!

    都怪他太过思念,才会将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佣,看成是记忆深处的那个人。

    他讪然的收回手:“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她对他轻轻颔首:“没关系!”

    然后,在他的目送下,抱着元宝大步离开了容氏公馆的大门。

    厉哲文怅然若失,正欲转身,身后突然传来容瑾西气喘咻咻的声音:“快拦住她!”

    厉哲文纳闷儿道:“什么?拦住谁?”

    容瑾西快步跑过来,指着大门道:“她,她是夏桑榆!”

    厉哲文脱口道:“她是学姐?”

    两人一起跑出大门,四周人来人往,车来车往,却哪里还有夏桑榆的影子?

    厉哲文转身看向容瑾西:“你确定是她吗?我刚才看背影也以为是她,可是她们长得完全不一样!”

    “我无法给你解释这中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的桑榆还活着,她回来看我了!”

    容瑾西又是兴奋又是失落。

    兴奋是因为她还活着,还挂念着他和曜儿,还知道回来看看他们。

    失落是因为,她既然回来了,为什么又要这样急匆匆的离开呢?

    他转过身,来到正院大厅,对在场所有宾客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朗声说道:“好了,大家都请回吧,悼念活动到此为止,以后,都不会再举行了!”

    以后都不再举行悼念活动了吗?

    那可真是太好了!

    再也不用在年关将至的时候,到这里来凑这份丧气了。

    在场宾客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太好了!容先生终于决定放下这份感情了!”

    “整整三年,咱们也终于得到解脱了!”

    “不过,都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容先生不留咱们吃个午饭吗?”

    “走吧走吧,每年都是素宴,虽然很精致,却实在寡淡得紧,有啥好吃的?”

    宾客们很快就都各自散去。

    只有厉哲文愣愣怔怔的在原地站了好久,好久。

    三年前,夏桑榆就是从他眼前离开,从此就杳无音信,据说是被家养的奴人所杀,尸体还被扔进了海里。

    他在刻骨的思念中度过了三年,

    满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不曾想三年后的今天,她改头换面,居然又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只可惜他太没用,又这样眼睁睁看着她走远了。

    他明明都抓住她的手了,却还是就这样错过了她。

    他的心情虽然很沮丧,不过,知道学姐还活着,这一点就比什么都强。

    不管她变成什么模样,只要她还活着,就很好,很好!

    容瑾西从台上下来,远远就看见曜儿噘着一张小嘴站在廊柱下,正满是怨念的望着他。

    他笑笑,走过去问道:“怎么了?谁又惹你不高兴了?”

    曜儿轻哼一声:“她呢?你答应过我,一定要把她找出来的!”

    容瑾西的心情出奇的好,伸手在他的鼻梁上面轻轻刮了一下:“把她找出来,然后呢?你想要怎样?”

    “然后?”曜儿眨巴着眼睛,认真的想了又想,回答说:“然后我要让她等我长大!”

    “等你长大?”

    “嗯!等我长到爹地这么大,我再娶她!”

    “噗……”容瑾西被逗乐了:“不如……,让爸爸先替你把她娶回家好不好?”

    “这个嘛……”曜儿歪着脑袋想了好久,终于点了点头:“那好吧!”

    “哈哈哈……”容瑾西被他的样子逗得开心不已。

    在一起生活了三年,他竟是从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是如此的可爱。

    曜儿也望着大笑的他愣愣出神。

    在曜儿的印象当中,爹地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开怀笑过吧?

    父子两个重新审视,重新认知的时候,莫思鼻梁上面贴着OK绷走了过来。

    为了配合今天这悼念的气氛,她特意穿了一条素白的羊绒长裙,外面罩着一件黑貂大衣,优雅富贵,端庄婉约。

    这几年,她的穿衣风格一直在向已故的容夫人靠拢。

    只可惜,不管她穿得再怎么像容夫人,瑾西哥哥的目光也从来不曾在她的身上多做片刻停留。

    听说瑾西哥哥在找一个叫陶夭的女佣,她心里很好奇,一个女佣能有多大能耐?可以让瑾西哥哥放着满堂宾客不顾,满院子的找她,据说连监控摄像仪都调出来了……

    她就想看看这陶夭是何方神圣。

    没想到一过来,就看见瑾西哥哥正在快意大笑。

    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他这般笑过了。

    他的笑容很炫目,很迷人。

    但是她知道,那笑容,不是为她绽放的!

    她清咳一声,上前问道:“瑾西哥哥,什么事情这么开心?是找到那个叫陶夭的女佣了?”

    容瑾西心情好,也愿意回答她的问题了。

    “嗯!找到了!”

    “是嘛?找到了?在哪里?我可以见见她吗?”

    “在我的掌心里!”

    他现如今的势力比三年前更加强大,只要她还活着,只要她还在晋城,他就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将她找出来。

    他将曜儿一把抱了起来:“走!回房间去,爹地有话要给你说!”

    “嗯!”小魔头也变得出奇的乖顺,坐在他坚实的手臂上,小手环住他的颈脖,小脑袋则贴在他的肩窝处。

    从莫思身边经过的时候,曜儿还挤出了一个十分难看的鬼脸给她。

    莫思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突然觉得有些不安:“徐管家!”

    “誒,我在!”徐管家上前:“莫思小姐,你有什么吩咐?”

    “那个陶夭,是什么来历?”

    “陶夭?陶夭是昨天从外面找来的临时帮佣,具体什么来历,我也不清楚!”

    “来历都不清楚的女人,你也敢往家里带?”

    莫思狠狠瞪了徐管家一眼,扭身走了。

    徐管家无奈的摇摇头:“唉……”

    夏桑榆抱着元宝一离开容氏公馆,就看到了停在马路对面的那辆黑色轿车。

    明明是很普通的一辆家用轿车,在夏桑榆的眼里却有一种很嚣张很张扬的味道。

    她快步过去,车门提前就打开了。

    她迟疑一下,侧身坐了进去。

    车上,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冷酷男子嫌弃的啧了一声,身体往远处挪了挪:“你怎么带条狗上来?”

    “它叫元宝,跟着我好多年了!”

    夏桑榆的声音透着谦卑和恭敬:“还请四爷容我将它带在身边……,我孤苦伶仃,身边也需要一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