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42章 她……回来了!
    稚声稚气的童音,听得人心都快要融化了。

    小小的人儿,却在认认真真的苦恼着。

    就这样不明不白被一个长相普通的女人亲了去,他实在是郁闷得紧。

    容瑾西的脸色却微微有些异样:“她亲了你?”

    “嗯!”曜儿眨巴着澄澈明亮的眼睛,认真的询问爹地的意见:“我是不是应该找她负责?”

    容瑾西英气的眉毛已经不知不觉紧紧拧成了结。

    在这容氏公馆内,谁不知道曜儿的脾性?

    不要说一个新来的临时佣人,就算是像秀雅和芬姐那样的老佣人,也根本没胆量亲近曜儿一分一毫,更别说亲他的脸了!

    而刚才那个女佣,居然一来就亲了他?

    想起她的背影,想起她的眼神,他脑子里面电光火石,突然闪过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念头!

    她——!回来了!

    站起身,他大步往外面走去。

    叫陶夭的女佣离开那间散发着慑人寒气的房间,才发现院子里面好几个佣人正对着房间探头探脑的张望。

    见她出来,佣人们都围了上前。

    一个佣人满是后怕的说道:“小陶呀,你刚才差点活不成你知道吗?”

    小陶疑惑的反问:“我怎么就活不成了?”

    佣人努努嘴:“那小魔头长到这么大,据说没人能摸到他一根头发丝儿……”

    另外一个佣人也使劲儿的点头附和道:“对啊对啊,小魔头的脾气怪得很,据说小时候就特别黏他的母亲,自从他母亲三年前去世之后,就没人再能亲近得了他……”

    又一个佣人说:“是的呢!那莫思小姐在他半岁左右的时候还曾经救过他一次,可他还是连碰都不让莫思小姐碰一下……”

    佣人们议论了一阵,注意力又全部转移到了那个叫陶夭的女佣身上。

    “小陶呐,我们这些做佣人的,能避都尽量避着那个小魔头,你怎么还敢主动往上面凑啊?”

    “我刚才看小陶去喂小魔头吃饭,还以为小魔头会打她呢,没想到……”

    “我也没想到小陶你居然这么大的胆子,不仅给小魔头喂饭,还敢亲小魔头的脸颊……”

    陶夭的神色微微有些尴尬:“我,我也没想那么多……,小少爷才三岁多,你们别一口一个小魔头的叫他……”

    “我们只是在背地里这样叫他,难不成还敢当着面叫他小魔头不成?”

    几个佣人正是围成一团,叽叽喳喳议论得热闹的时候,徐管家的声音从后面厉声传来。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今天来了那么多宾客,大家都忙得不得了,你们几个居然在这里偷懒?”

    徐管家的声音一出来,众佣人顿时都散了。

    陶夭也想要跟着大家离开。

    徐管家目光如炬,突然说道:“新来那个,你站住!”

    “是!”陶夭规规矩矩的站在原地,冲徐管家礼貌道:“徐管家,你有什么吩咐?”

    徐管家上上下下打量她片刻:“你叫陶,陶什么来着?”

    “回徐管家,我叫陶夭,是新来的临时工!”

    陶夭好像很紧张的一样。

    回答问题的时候,一双细白的小手不停的揪扯着佣人围裙。

    徐管家点了点头:“你既然是新来的,就不要去前面应酬宾客了,到时候出了差错,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是!那我还是去后院做杂活吧!”

    陶夭懂事的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往后院走去。

    今天是容夫人的祭日,前来悼念的宾客比往年任何时候都要多,所以,要洗刷的餐具就特别多。

    而陶夭的工作,就是洗刷那些杯碟碗筷之类的东西。

    徐管家见她听话有懂事的去了后院,便也正要去前院盯着。

    一转身,突然看见容瑾西神色古怪的从主楼大厅走了出来。

    他急忙迎上去,恭敬道:“容先生,怎么了?”

    “刚才那个女佣呢?”

    “哪个女佣?”

    今天这公馆内,女佣实在太多了。

    容瑾西着急起来,急声道:“就刚才喂曜儿吃饭那女佣!叫陶,陶什么……?”

    “陶夭?是新来的临时女佣?”

    “对对!就是她!你马上把她给我找出来!”

    “是是是!我这就把他带过来见你!”

    “找到后,直接带到主楼这边来吧,曜儿要见她!”

    容瑾西淡淡吩咐了两句,突然又道:“算了,我和你一起去吧!”

    心里实在是觉得这个叫陶夭的女人太古怪了。

    刚才太过匆忙,就那么放走了她。

    这次他一定要将她抓到面前,将她彻彻底底的盘查一番,弄清楚她到底,是不是她?

    后院的佣人见方管家带着容先生亲自过来,一个个都吓得不轻,急忙放下手中的伙计,上前行礼道:“容先生好!”

    “嗯!”容瑾西缓缓点头,目光从这些佣人的身上扫扫过:“那个姓陶的女佣呢?”

    “陶?容先生是说陶夭吧?”

    一个男佣人接话道:“我刚才还让她将那一摞盘子洗出来呆会儿要用呢……,这怎么就不见了人影儿呢?”

    容瑾西的目光看向旁边那只大水槽。

    水槽子里面兑着大半槽洗洁精水,里面放着一摞摞描金钩银的盘子和青花细碗,沾水的部分,已经起了一层薄冰。

    他眼前浮现出她站在水槽边清洗碗碟的样子,心房莫名揪痛了一下:“把她给我找出来!马上!”

    “是是!”佣人们哪敢怠慢,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把后院找了个遍。

    可是,几分钟之前都还在这里帮忙干杂活的陶夭,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突然不见了踪影。

    容瑾西一张俊脸顿时阴沉得能拧出水来:“给我找!区区一个佣人,我就不相信她能够在偌大的容氏公馆进退自如!”

    “容先生你莫要着急,我这就让下面的人去前院看看,兴许是她不懂规矩,跑前面去了!”

    徐管家心里其实到现在都还没有琢磨过味儿来。

    一个做杂活的女佣,怎么就能引起容先生这般重视呢?

    算了,先不想这些,先去把人找出来再说吧。

    徐管家去前院找人,容瑾西却带着曜儿到了监控屋。

    容氏公馆的里里外外安装了许多监控摄像头。

    可以说,整个容氏公馆的任意角落,都在监控范围之内。

    不消五分钟时间,曜儿就在密密麻麻的监控画面中看到了那个大胆又放肆的女佣。

    小手一指,直直的戳在了那个模糊的小人影身上:“就是她!”

    容瑾西眸色一沉,将画面拉近,放大,再调整了一下分辨率。

    果然是她!

    是昨天晚上监控镜头下的她。

    她穿着荷叶边的佣人服,头发在脑后低低挽成一个发髻,低眉顺目的样子,离开后院,径直往主楼方向走来。

    昨天晚上,家里面所有的佣人都在为今天的悼念活动做准备,所以谁也没有留意她。

    她一路上轻车熟路,径直到了容瑾西和曜儿居住的西楼。

    打开主卧室的门,她熟练的摁开了屋内的灯。

    在那张宽大异常的双人床边站了良久,她又转身拉开了衣橱。

    衣橱里面挂着容瑾西的四季衣物。

    她的手从上面缓缓摩挲,最后还将脸埋在他的衣物上,像是在贪恋的寻找他的味道。

    曜儿不解的看着镜头中的女人:“爹地,她在干什么?”

    “别说话……”

    容瑾西动作快速的切换了另外一只摄像头。

    画面中,她在曜儿的房间外面张望了好一阵,看到曜儿用水晶烟灰缸砸坏了莫思的脑袋,这才轻手轻脚走了进来。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曜儿刚才经历过的事情。

    看到自己一次次被亲的画面,曜儿那张稚嫩的小脸又红了起来。

    别扭的哼哼两声,糯声道:“爹地……,你快把她给我找出来……,亲了我,不能就这么跑了!”

    “好!就算掘地三尺,我也要把她找出来!”

    其实,就在刚才,看见她进入他的房间,在那张从未替换过的大床前面静默站立良久的时候起,他心中就又坚定了一个想法。

    什么陶夭什么夭陶,都只不过是她的障眼法。

    她的真实身份,就是他挚爱的亡妻——夏桑榆!

    而监控画面里,她的举动更是让他坚定了这一点。

    只见她在后院心不在焉的洗了一会儿碗,就站起身,往后院一处侧门走去。

    熟练的拉开门栓,她大步走了出去。

    外面是一座霜雪皑皑的院子。

    她沿着游廊往前面走,看上去像是想要从最僻静的北侧门离开容氏公馆。

    一道黑色的影子突然电一般窜出来,那条名叫元宝的牧羊犬哧溜一声抱在了她的脚踝。

    它呜呜低吠着,仰头望着她。

    她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到自己,便蹲下身,低声说道:“元宝?我都变成这样了,你还认得我?”

    元宝趴在她的脚前,口中发出呜呜悲泣,一双眼睛湿漉漉的,像是马上就要流下泪来。

    她轻轻摩挲它的毛发,难过的说道:“元宝,你怎么这么瘦了?你在这里生活得不好吗?”

    元宝不仅瘦了许多,还在不明原因的掉毛。

    她才只不过轻轻摸了两把,手上就沾满了它的毛发。

    鼻头一酸,她哽咽道:“元宝……,你是老了吗?你的孩子呢?上次见你,你不是怀着孕吗?……,你是不是像我一样,弄丢了自己的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