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39章 迟来的‘明白’
    光头蛇塔图往灌木后面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大步迎了上去。

    方管家一看到他,更是怒不可遏:“光头蛇,你这个畜生,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光头蛇恭敬的在方管家的脚前跪了下来。

    低着头,一如从前那般恭顺听话。

    若不是他手上,身上的斑斑血迹,方管家真的会以为他还像以前那样忠心不二!

    方管家气得跺脚:“畜生!你把主人怎么了?”

    容瑾西更是满面阴鸷,手中的左轮咔哒一声拉开了保险栓,乌黑的枪口直直顶住了光头蛇的脑袋:“她在哪里?快点把她交出来!”

    光头蛇藏好了乔玉笙之后,整个人就显得异常平静了。

    他害死了主人,这本来就是大禁忌,所以,他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他不想反抗,也不会反抗。

    面对众人的逼问,他抬起手,他指了指不远处奔流不息的大海。

    方管家脑袋嗡的一声炸响。

    他扑过去,伸手在光头蛇的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你把主人丢进海里了?”

    光头蛇平静的点头,承认了下来。

    方管家又抽了他一耳光:“你先杀死了主人,再把主人丢进了海里?”

    光头蛇迟疑了一下,继续点头,又承认了下来!

    方管家快要气疯了,抬手又是一个耳光抽在了光头蛇的脸上。

    “畜生!孽障!宫氏养你这么大,你不知恩图报,居然还做出这种嗜杀主人的事情!你今天必须得死,必须得死!”

    光头蛇皮糙肉厚,方管家连抽了七八个巴掌,不仅没有伤到光头蛇分毫,反而把他自己的手掌抽得破了皮,流出了血来。

    而容瑾西在得知夏桑榆已经被光头蛇杀死,并且抛尸大海之后,整个人就差点晕厥过去。

    他叩动了扳机!

    砰!砰砰!……

    枪膛里面所有的子弹,全部都射进了光头蛇的身体!

    “啊——!桑榆,你回来……!”

    他双目猩红,仰天发出一声直入云霄的悲嚎,神色狰狞可怖到了极致。

    扔掉左轮,他疯狂的往奔流的大海当中冲去!

    莫思和小宋急忙一左一右上前拦住他:“容先生,你冷静一点儿!”

    “瑾西哥哥,你别这样……”

    莫思见他悲恸欲绝,不由得眼圈一红,悲声说道:“夫人走了,你还有我啊!”

    “滚!别再让我看见你!”

    容瑾西暴怒如暗夜魔王。

    他挣开莫思和小宋,大步往不远处的大海中冲去。

    桑榆死了,他活着还有什么劲?

    反正他已经替她报过仇,将光头蛇那只畜生给杀死了。

    现在,他万念俱灰,只想追随她而去。

    方管家虽然气极攻心,却还是强撑着命令身边的佣人道:“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容先生拦下来!”

    “是!”几名男佣上前:“容先生,得罪了!”

    七手八脚,就将狂怒又绝望的容瑾西给拽了回来。

    容瑾西双目血红,只觉得心口一阵一阵像是快要炸开了一般:“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一声声嘶吼,如孤煞的夜狼。

    方管家抹了抹眼泪,走到他的面前,双膝一弯便跪了下去:“容先生,请你冷静一点,我有几句话,要替桑榆小姐转告给你!”

    容瑾西哼哧哼哧喘着气:“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

    方管家再度哽咽,抹泪道:“我想说,桑榆小姐患有家族遗传病,这病是不治之症……,宫氏所有有血缘关系的家族成员,都不能享受常人寿命,男的只能活二十五六,女的只能活二十一二……”

    “家族遗传病?不能长寿?”

    容瑾西的身体猛然趔趄了几步。

    她就是因为患有这种家族遗传病,知道自己活不长了,才会绞尽脑汁的要把他推给金贝贝?

    当初在青木武重先生的游轮上,她就提到过这种病,提到过活不长的事情!

    可是他压根儿就不相信,总觉得她是不爱他,才会想尽一切办法迫使他与金贝贝发生关系……

    现在想来,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已经在为离开人世离开他做准备了?

    他眼中涌起痛色,凝噎道:“她今天的‘身体不适’,就是这种家族遗传病发作了?”

    “是的!”

    方管家用悲戚的声音继续说道:“桑榆小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每次发作起来,都会异常的痛苦与煎熬……”

    方管家将桑榆发病时候的种种痛苦简单的给容瑾西说了一遍。

    最后又说:“今日桑榆小姐就算不在光头蛇的手中遇难,也最多只有一两个月的寿命了……”

    容瑾西脸色发白,发青。

    喉头涌起一阵一阵的腥甜。

    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忍住,噗——!

    一口血直直喷了出来。

    莫思大惊失色:“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怎么了?”

    她用手去帮他擦嘴角的血渍:“呜呜……,瑾西哥哥,你别吓我啊!”

    容瑾西抬手挡开她,目光看向跪在脚前的方管家:“继续说!”

    “桑榆小姐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和曜儿……”

    方管家抹泪,哽咽着继续说道:“她自从知道自己活不长了之后,就一直都在积极的为你和曜儿的将来做筹划……,所以,我想请容先生不要冲动,看在桑榆小姐这份儿苦心上,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照顾她的曜儿,不要让她,不要让她死不瞑目啊!”

    方管家说到后来,情绪失控,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容瑾西的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我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她明明说爱他,却要想尽千方百计的推开他;为什么她会一次次的要将金贝贝送到他的身边;为什么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她会费尽心力的帮他找莫思这样一个女人;为什么她一直都不想要那个孩子,千方百计要把那个孩子堕掉……

    他终于完全明白了她的苦心!

    可是,她却再也回不来了!

    容瑾西心如刀绞,转过身面向着奔流不停的大海,撕心裂肺的唤道:“桑榆!你回来!”

    求求你回来啊桑榆!

    我愿意倾尽所有,只求你能够回到我的身边来!

    桑榆,桑榆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

    你在哪里?求求你,回来吧!

    没有了你,我继续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容瑾西面色灰白,一声一声凄然的呼唤,字字沥血。

    然而桑榆,你到底在哪里啊?

    海面上忽高忽低的海鸟发出啾啾鸣叫,被海风一吹,那鸣叫就显得凄凄然,像是很远的地方,有人在哀哀的哭。

    莫思陪在容瑾西的身边,不停的掉眼泪。

    她倒不是为了惨死的夏桑榆而掉落,那个女人能死得这样凄惨,她的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

    她掉眼泪是因为,她的瑾西哥哥实在太痛苦了!

    她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安慰他,只能陪着他伤心难过……

    过了一会儿,身边的瑾西哥哥突然咚一声跪跌了下去。

    “瑾西哥哥!”

    莫思惊呼一声,急忙蹲下去将他扶住:“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怎么了?”

    容瑾西脸色煞白,双目紧闭,已经失去了意识。

    方管家连忙说道:“快,快送容先生回去休息!”

    男佣很快就找来一副担架,抬着悲伤过度的容瑾西离开了。

    刚才还闹哄哄的地方,很快就变得安静异常。

    不远处,缠绕丛生的荆棘灌木之后,乔玉笙慢慢的站了起来。

    她四下看了看,确认刚才那些人都已经走远了,这才快步往光头蛇跑去。

    “塔图,塔图?”

    体型巨大壮硕的塔图倒在地上。

    尽管他的皮肤糙得像是树皮,可是这左轮的威力也不小。

    身上六七个枪眼,都在汩汩的冒着血。

    乔玉笙急忙伸手在他的鼻端前面探了探,又在他颈侧的脉搏处测了测。

    居然还活着?

    她一刻也不耽搁,跑去石屋将那柄利刃取了过来。

    此时,暮色四合,天已经快要黑了。

    她将附近的树叶和树枝堆在一起,用火点燃,希望火光能够驱赶附近的饿狼和野兽。

    利刃在火苗上来回炙烤,直到刀锋变成了猩红色,这才用它划开了光头蛇身上的一处枪伤。

    谢天谢地,她虽然是个妇科助产医生,可是对于这样的外伤手术也还知道一些。

    一颗子弹被她顺利的从光头蛇的皮肉里面剜出来了。

    紧接着,第二颗,第三颗子弹又被顺利的取了出来。

    就在取最后一颗子弹的时候,光头蛇因为疼痛而稍稍的抽搐了两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害怕他乱动,连忙说道:“塔图你别害怕,我正在帮你把子弹取出来……,取出来,你就能活了!”

    她的声音柔柔的,像他模糊记忆中母亲的样子。

    他便放松下来,目光静静的望着她。

    她的脸颊被火光映照得特别漂亮,那双眼睛像是这世界上最闪耀最璀璨的宝石。

    他觉得,就算这样死在她的手里,也是值得的!

    ……

    夏桑榆被抛入大海之前,还没有完全失去意识。

    迷迷糊糊当中,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经历了这世上最极致的酷刑,像是尝遍了地狱的十八般刑罚,疼得她好几度的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