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38章 他愿意做一辈子的奴人
    “是啊!夫人刚才给我打过电话,说是身体不好,想回来泡泡温泉……”

    方管家看了看时间,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应该快到了吧!”

    打听到了她的下落,容瑾西的心弦总算是放松了些:“好,我马上就过来!不过你别告诉她我提前回来了,我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好好!我知道!”

    方管家满口答应了下来。

    容瑾西挂断电话后,对厉哲文淡淡说了一句恭喜,然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谢谢!”

    对新娘子金宝宝,他则是从头到尾连眼风都没有往她的身上扫一眼。

    金宝宝知道他还在为金贝贝的事情生气,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讪讪的,不好多说什么。

    容瑾西转过身,在众人或惊诧,或爱慕的目光中,离开了婚礼现场。

    小宋开着他的那辆黑色迈巴赫,载着他和莫思小姐径直往墨尔庄园而去。

    一路上,他都在想桑榆看到突然出现的他,会是怎样一副又惊又喜的表情?

    会不会冲上来与他来一个熊抱?

    要不就是直接扑到他怀里吻他?

    想着想着,绯色的唇角就情不自禁的漾开了笑意。

    莫思在侧旁痴迷的看着他,明知道他的心里想的是别人,可还是忍不住失了心神。

    车子从繁华的晋城中心经过,容瑾西还特地去买了一大捧娇艳的红色玫瑰。

    他愿意做这些俗套的事情。

    只要能够让她脸上的笑靥多停留一会儿,他愿意做更俗套的事情。

    车子驶上跨海大桥,他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又把电话打给了方管家。

    “方管家,她现在在干什么?在泡温泉吗?”

    “没有!她还没到呢!”

    方管家的声音透着焦急:“按理说她早该到了啊,可是这半天都过去了,还是不见她的踪影……,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来的途中给耽搁了!”

    容瑾西眼底的神色凝重了些:“她还没到?那你给她打电话啊!”

    “电话没人接!司机小何的电话也没人接!”

    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容瑾西挂断电话后,心里那种不祥的预感再次涌上了心头。

    算了,还是直接给她打电话吧!

    没有什么比她的安全和健康更重要的了。

    他拨了她的手机号,音乐铃声响了好久,直到那边传来冰冷的电子女声:“对不起,你所呼叫的用户……”

    他重新又拨,还是没人接听。

    想了想,他又给小何打了电话,同样的,没人接听。

    搞什么鬼啊,居然都不接电话!

    他莫名烦躁,一路上都在不停的拨打他们两个的电话。

    然而,始终都没人接听。

    一直到他们的车子在墨尔庄园的门口停下,这电话还是打不通。

    方管家等人也都是急坏了:“容先生,咱们小姐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

    容瑾西俊眉紧蹙:“你确定她和小何往墨尔庄园来了?”

    “确定确定!”方管家忧戚的说道:“小姐身体不好,每次发病,都会痛苦异常,只有咱们庄园后面的药浴温泉和里面的黑裙锦鲤能帮她缓解痛苦……,在这之前,我也千真万确接到过她的电话……”

    容瑾西听了方管家的讲述,意识到情况有些严重了。

    他打电话给阿宇:“帮我查一下一辆车牌号尾数为一二二的银色宾利,今天的行车路线,有没有穿过跨海大桥……”

    大桥上面有摄像头,阿宇很快就把结果汇报过来了:“有的,这辆银色宾利在中午十二点四十左右,穿过了跨海大桥……,然后一路往西,像是进入了那片广袤的丛林……”

    丛林里面没有摄像头,还因为地下磁场的缘故,所有的信号进入里面都会受到干扰。

    所以,银色宾利进入丛林之后的情况,查不到了。

    容瑾西松了一口气:“她可能是迷路了吧!这丛林里面岔路极多,伪路标也极多,那小何对路况不熟,多半是迷路了!”

    方管家也觉得有道理:“没错,上次桑榆小姐也迷路了!”

    “那咱们分头去找吧,只要在丛林里,应该就不会出什么大事情!”

    半个小时之后。

    容瑾西站在了那座巨型石屋的前面。

    他墨瞳微眯:“那是什么?”

    方管家忙道:“那是宫氏守墓人光头蛇居住的地方!”

    “光头蛇?”容瑾西往石屋走去:“走吧,去问问他有没有见过夏桑榆!”

    “好好!”方管家带着人连忙跟上,帮着把石屋的铁门打开了。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扑鼻而来。

    然而偌大的石屋内,空无一人。

    容瑾西被血腥味儿呛得掩了掩口鼻:“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屠宰场吗?”

    方管家也没想到这屋子里面会有这么重的血腥味儿。

    连忙解释说:“这光头蛇打小就生活在丛林中,没有接受过现代文明的熏陶,实际上就与野人差不多……,容先生不必紧张,他这人就是喜欢做这些虐杀动物的事情……,上次还将一头角马的半张皮给剥掉,以此引来饿狼的掠食,桑榆小姐狠狠的教训过他,原本以为他会有所收敛,没想到居然还把动物的尸体带回了屋子里……”

    容瑾西的目光从那张鲜血淋漓的石床上面扫过,眸光一动,突然发现血泊中有一枚莹莹闪亮的东西。

    他忍着恶心上前几步,将那东西捻了起来:“这是什么?女人的东西?”

    “是不是,这屋子里还住着一个叫乔玉笙的女人,是桑榆小姐……”

    方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莫思突然失声惊呼起来:“啊——!”

    容瑾西皱眉睨向她:“你叫什么叫?害怕的话,就去外面呆着!”

    “不是不是!”莫思小脸煞白,望着他手中的东西道:“这枚珍珠胸针是我今天早上才送给容夫人的!”

    “你说什么?”容瑾西眼底倏地腾起暗色的火焰:“这是桑榆的东西?”

    莫思连连点头:“我发誓,这真的是我送给容夫人的,还是我亲手替她别上的呢!”

    桑榆的随身之物,出现在鲜血淋漓的屠宰台上。

    这其中蕴含着的凶险之意,不言而喻。

    容瑾西额头上青筋暴起,怒声喝道:“还不快给我找!马上把她给我找出来!”

    方管家也彻底慌乱了。

    如果桑榆小姐有个三长两短,他就算死一万次也弥补不了过失啊!

    当下急忙把庄园内所有的男佣都召集起来,一起寻找桑榆小姐的下落。

    容瑾西握着那枚带血的珍珠胸针,一回头却发现莫思望着那张血糊糊的石床若有所思,神色似乎有些暗暗的喜悦之色。

    他俊脸一沉:“怎么?你很希望她出事?”

    “不不!瑾西哥哥你误会了!”

    莫思连忙解释说:“我在想,从这石床一直到后门,好像都有血迹……,不如咱们就顺着这血迹找下去,一定能够找到夫人的下落!”

    流这么多血,就算找到,只怕也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莫思没敢把心底里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她垂着绵密的眼睫,梨白的小脸上,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

    容瑾西盯着她看了半晌,总觉得这个突然出现的莫思似乎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可是他现在挂念着桑榆的安危,实在也顾不上去揣摩她的来历。

    循着血迹,容瑾西心急如焚的寻了过去。

    光头蛇将主人的身体抛入奔流不息的大海之中,一回头,正迎上乔玉笙那双充满了赞赏的满意目光。

    为了这样的目光,他愿意做任何事情!

    包括,将主人丢入大海……

    他来到乔玉笙面前,单膝跪下,反手拍了拍自己的后背,示意她坐上来。

    乔玉笙却笑着摇摇头:“塔图,咱们得赶快离开这里才行,你杀死了你的主人,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塔图半跪在她的脚前,用一种异样温顺的目光望着乔玉笙。

    她就是他的女王!

    而他,是她最忠实的奴人。

    乔玉笙笑笑,伸手抚了抚他巨大的头颅,含笑说:“别怕,我会带着你,让你一直都和我在一起!”

    塔图高兴得咧开嘴角,喉咙里发出哈嗤哈嗤的笑声。

    乔玉笙话锋一转,又道:“不过,在这之前,你得想办法把我脚上这该死的锁链弄开……”

    区区一根精钢锁链,对于塔图来说,太简单了。

    他抓住乔玉笙足踝上的锁扣,用力一掰,锵的一声脆响,锁链打开了!

    乔玉笙大喜:“塔图,你好棒!以后有你陪在我和孩子身边,就没人敢欺负我们了!”

    塔图得到她的赞扬,一张黝黑粗糙的脸上,又绽开了得意开心的笑容。

    然而,笑容还来不及完全绽开,他的耳朵突然动了动。

    有人来了!而且是很多人!

    乔玉笙见他神色异样,连忙问道:“怎么了?”

    塔图神色紧张,伸手将她抱起,飞奔几步,将她藏在了不远处一大堆缠绕丛生的荆棘和灌木后面。

    乔玉笙刚刚蹲下,便听见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往这边传来。

    方管家的声音更是带着腾腾怒火:“光头蛇,光头蛇你给我滚出来!你这个灭绝人性的畜生,你把主人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