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37章 子宫
    夏桑榆腰腹以下早就麻木,没有了感觉。

    可是,她听得到利刃割开血肉的声音。

    她惊恐的瞪大双眼:“乔玉笙,你,你快住手!”

    “住手?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乔玉笙阴冷的笑着,手中的动作并未有丝毫停缓:“命运可真是神奇啊!转来转去,居然又让你成为了待产的孕妇躺在我的面前……,呵呵呵,上一次将你搞成那样,你居然都能够借尸还魂重新活过来,那么,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能够再度回来!”

    她的动作一直都没有停。

    熟练的剖开她的腹部,往她的子宫探入。

    夏桑榆惊悸到了极致,大声呼救道:“救命!救命啊……”

    她胡乱的用手去抓挠乔玉笙:“乔玉笙,快住手……,你这样做,是会遭到天谴的!”

    “哈哈哈,我变成今天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以为我还会害怕什么天谴?”

    乔玉笙恨声说着,已经麻利的将那个尚未足月的孩子从她的子宫中取了出来。

    血糊糊的孩子,细胳膊细腿儿的样子看上去好可怜。

    他过早的脱离娘胎,手脚挣扎了一会儿,便哇一声哭了起来。

    那声音并不洪亮,细细的,弱弱的,像是病猫儿在叫。

    夏桑榆的心像是有一万把钢刀在捅绞。

    她颤抖着,每一个字都带着恨意:“乔玉笙,你会遭到报应的!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报应?哈哈哈,我不怕!”

    乔玉笙双手托着这个可怜的,过早来到人世的小生命,一双眼睛里面迸射出异样的神采:“我说过,我先天卵巢畸形,老天爷一直都欠我一个孩子……,哈哈哈哈,现在,我终于如愿以偿了!”

    上次她就从夏桑榆的子宫里面取出过一个孩子。

    那孩子比现在手中这个要健康强壮得多。

    她还养了一段时间,可惜后来莫名其妙的就给弄丢了……

    还好老天爷虽然虐待了她,却也还一直都眷顾着她,让她今日有机会从夏桑榆的子宫中再次得到一个孩子。

    她激动莫名,将孩子放进旁边柔软的棉布当中,柔声说道:“我的小宝宝,以后我就是你的妈妈,我会疼爱你,照顾你……,你既然是夏桑榆与容瑾西的孩子,将来长大了一定也会非常非常的漂亮……”

    那孩子弱弱的啼哭,一声一声揪动着夏桑榆的心。

    她的孩子,还没足月呢!

    就这么被乔玉笙生生取了出来,肯定……会活不下去吧?

    命运太残忍,太不公平了!

    这样锥心刺骨的痛苦,为什么还要让她再经历一次?

    她的孩子,为什么要一而再的落入这个狠毒女人的手中?

    若早知道事情会变成今天这样的局面,她应该直接就将乔玉笙粉身碎骨的!

    她好后悔,好后悔啊!

    然而,一切好像都来不及了!

    冥冥之中有一只操控着一切的大手,无论她做出怎样的挣扎,也改变不了这最后的结局。

    她颓然的垂下眼睫:“乔玉笙,你杀了我吧!”

    “我当然会杀了你!”

    乔玉笙走到她的面前,俯身看着石床上面的她,阴笑说道:“你放心,你的孩子我会帮你好好抚养长大,他将来长大了,会叫我妈妈,会孝敬我,会为我养老送终的……”

    夏桑榆用尽浑身力气,咬牙切齿的说道:“乔玉笙,我在地狱里面等着你!”

    “呵呵,好呀,我不怕你!”

    乔玉笙说着,又将那柄锋利的刀刃拿在了手中。

    光头蛇一直守在石屋的外面。

    他脑子有些乱。

    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也分辨不出一个好坏,因为他的心里本就缺少好与坏的衡量标准。

    他只想让乔玉笙高兴一些。

    她高兴了,就会与他一起玩那种销魂的连体游戏。

    那游戏,实在是太好玩了!

    他要一直一直玩下去……

    可是,主人的惨叫声又让他的心里充满了惶恐,隐约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犯下了什么了不得的大忌讳。

    可到是哪里做错了,他那僵化的脑子也想不起来。

    他只是茫然的仰着头,看着茫茫天空中层层堆叠的石青色的云,神色呆滞又空洞。

    直到主人的惨叫声再度传来,他才扭头往屋内看去。

    这一眼,正看到乔玉笙举着刀往主人的身上切下去。

    他心里猛然一紧,急忙快步过去,跪在地上噗通噗通的使劲磕头。

    然后他指指石床上面的夏桑榆,然后拼命的摇头。

    乔玉笙冷眸眯起:“你在求我放过她?”

    光头蛇一个劲儿的点头,眼中露出恳请的神色。

    乔玉笙冷笑:“你放心,我说过,我是在帮她!你看,我把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取出来了,她现在就没这么痛苦了!”

    说着,她举着刀刃又走到了奄奄一息的夏桑榆的面前。

    光头蛇急忙跪行过去,伸手抱住她的足踝,眼瞳里面竟是有了些泪光。

    他不懂得这两个女人之间复杂的爱恨,他只知道,他喜欢乔玉笙,所以乔玉笙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听话的去做什么。

    可是他也知道,此时躺在石床上面血流不止的女人是他世代供奉的主人,是神圣不能违背,不能亵渎的!

    主人现在的惨样,让他想起了前段时间屠杀的角马。

    而他最喜欢的女人乔玉笙,变成了那头噬血的饿狼。

    面对角马与饿狼,他不仅一点儿都不觉得害怕,相反还会觉得很兴奋,很刺激。

    可是今日面对主人和乔玉笙,他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主人比那头剥了皮的角马还可怜。

    而乔玉笙,比那头噬血贪婪的饿狼还要可怕一万倍!

    他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他跪在地上,不停的对乔玉笙磕头,磕头,再磕头……

    乔玉笙终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了塔图,你快起来吧!我不是要杀她,我只是要把她的子宫取出来!”

    塔图纳闷儿的看着她,子宫?什么是子宫?

    乔玉笙冷眸转了转,哄道:“塔图你放心吧,我把她的子宫取出来,她以后就不会怀孩子,不怀孩子,她的肚子就不会大起来,也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塔图将信将疑的望着她。

    她又道:“你去外面守着,不准任何人靠近这里!”

    塔图一动不动,只用疑惑的眼神望着她。

    她又说:“你放心,我保证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她好!”

    他这才点了点头,站起身,听话的往外面走去。

    乔玉笙走到夏桑榆面前,用冰冷的刀刃在她的脸颊上面轻轻拍了拍:“怕吗?”

    夏桑榆已经奄奄一息。

    她努力瞪大双眼,不甘心,她不甘心呐!

    被同一个女人两次打开子宫夺走孩子,她就算死也咽不下这口气!

    乔玉笙冷恻恻的声音又在她的耳边响起:“夏桑榆,你知道我最羡慕你拥有的什么东西吗?不是你漂亮的脸蛋,不是你显赫的家世,而是你有健康的卵巢和子宫,你有权利做母亲!可我,却没有!”

    正因为没有,她才想要摘下夏桑榆的子宫。

    就算夏桑榆死了,来世投胎,也注定是一个不能怀孕的女人。

    想到这一层,乔玉笙心中的怨恨才完全平息了下去。

    容瑾西赶到金氏别墅的时候,舞会已经结束。

    厉哲文和金宝宝正要邀请众位宾客到里面入席,突然听见入口处传来一阵喧哗。

    紧接着,矜贵冷傲,气场强大的容先生带着一位长相甜美的年轻女人往这边走了过来。

    两人一出现,便引起了一阵压抑不住的议论声。

    “容先生回来了?”

    “天呐天呐,他比半年前看上去更帅,更有男人味儿了!”

    “对呀,他好酷!好让人着迷啊!!”

    “他身边那位美女是谁?看着好面生!”

    “该不会是容夫人为他挑选的第二位妻子吧?”

    “容夫人倒是有眼光,这女人看上去好清纯……”

    容瑾西沿途听到这样的议论,俊脸上的神色不由得冷了几分。

    他侧眸看了一眼身边的莫思,冷道:“车上去!”

    “我不!”莫思娇憨的说着,不仅没有到车上去,还快走几步,上前挽住了他的胳膊。

    容瑾西轻啧一声,刚刚将她甩开,新郎新娘笑意盈盈迎了上来。

    “容先生,欢迎欢迎啊!”

    “容先生,没想到你会为了我们的婚礼专程提前回来……”

    “夏桑榆呢?”

    容瑾西懒于客套,直接说明了来意:“我来接我老婆回家!”

    厉哲文看了金宝宝一眼,有些不安的说道:“学姐中途说身体不舒服,听见提前离开了!”

    容瑾西俊眉一挑:“她走了?什么时候的的事情?”

    “十多分钟之前吧!”

    “她回家了?”容瑾西急声问道:“还是去了别的什么地方?”

    人群中,一位知情的宾客回答说道:“我听到她给她的司机说是回墨尔庄园……”

    “回墨尔庄园去了?”

    容瑾西突然觉得心房没来由的剧烈抽痛了两下,一种不祥的预感让他瞬时慌乱起来。

    莫思见他脸色难看,连忙柔声问道:“瑾西哥哥,你哪里不舒服吗?”

    容瑾西无视了她的询问,摸出手机就给方管家打了电话:“方管家,夫人她是不是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