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36章 不不,一定是我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手上一用力,直接将他带入了舞池。

    舞会在继续进行。

    夏桑榆浑身冷汗的从金氏别墅冲了出来。

    司机小何连忙迎上去:“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出这么多汗?还有你的脸色好差……”

    “别问这么多,快扶我上车!”

    刚才在舞池里面,她还能忍着剧痛挪动双脚。

    现在一出来,便觉得两条腿像是被人施了咒语一般,僵直得动一下都万分困难了。

    她知道,这该死的身体,将会在一两个小时之内变得糟糕无比。

    所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离开所有人的窥视,回墨尔庄园去。

    小何将她扶上车,发动车子,飞速的往跨海大桥的方向驶去。

    夏桑榆斜靠在座椅上,被病痛折磨得快要承受不住了:“小何……”

    “夫人我在,你有哪里不舒服吗?需要我做什么?!”

    “小何……,你听说过活死人吗?”

    “活死人?是什么?是哪部恐怖电影里面的变异物种吗?”

    “那你听说过石化症……,和渐冻症吗?”

    “石化症没有听说过,不过这渐冻症我好像听说过一些,国外有个科学家好像就患有这种病,身体到后来都僵化了,只有脑子还能用……,唉,总之得这些怪病的人挺惨的……”

    小何努力多说话,想要用这种方式来缓解夫人的注意力,让她少一些痛苦。

    然而他说着说着,就发现身后的位置上没了动静。

    容夫人,已经晕过去了。

    他将车停靠在旁边,打开车门俯身问道:“容夫人,容夫人你怎么了?现在咱们是去墨尔庄园还是去医院啊?”

    夏桑榆像一枚单薄的纸片人,平平的躺在座椅上,一张脸比白色的纸还要惨白几分。

    小何接连着叫了好几声,都没有能够将重度昏迷的夏桑榆唤醒。

    他迟疑片刻:“算了,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正要将车门关上,视线突然落在夫人的手机上。

    手机屏幕亮着,上面显示还在通话中。

    容夫人是拨通了这个电话之后,才晕过去的。

    他急忙从夫人掌中将手机抽出来,放在耳边试着轻轻喂了一声。

    方管家焦急的声音传来:“你是谁?容夫人呢?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是她的司机小何,夫人晕过去了!”

    “晕过去了?”方管家急道:“那你还磨蹭什么?还不快点把她送到庄园来!”

    “不,不先去医院吗?”

    “医院能有什么用?我命令你,现在,马上,立刻把夫人给我送过来!”

    方管家已经急得用吼了!

    小何连忙答应:“哦哦哦,我这就送夫人过来!”

    夏桑榆恰好在这个时候稍稍清醒了片刻,她虚弱的抓住小何的手:“小何,什么也别问,快送我去墨尔庄园!”

    “好的!夫人你别着急,我这就出发!”

    小何发动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往墨尔庄园的方向开去。

    过了跨海大桥,车子沿着路标一路往丛林中的墨尔庄园开去。

    车子在茂密的丛林中穿行。

    还好有路标,沿途也没有红绿灯和别的车辆,所以车速很快。

    夏桑榆途中又醒过来一次。

    她撑起身体往车窗外面看了一眼,心里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错了……”

    “夫人你说什么?”

    小何没有听清楚,侧身过来问她。

    她神色紧张,抬手指着外面的路标,艰难道:“不……,不对……”

    这些伪路标,上次她就是跟着这些伪路标一直走,遇到了正在残忍屠杀角马的光头蛇与乔玉笙。

    如果小何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指不定又会遇见光头蛇和乔玉笙。

    她使劲的用手拍打车窗:“不对……,快停下……,错,错了……”

    “什么错了?”

    小何还是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因为她实在太虚弱,声音太小了。

    当小何还想要再问的时候,她已经又晕了过去。

    小何也不打算再耽搁时间,加快速度,沿着路标所指引的方向,恨不得立即就将夫人送到方管家的手中。

    半个小时后,前方出现了一片草木瑟瑟的大草坪。

    草坪上,一个体型异常巨大的男人正趴在地上,手脚并用的往前面纵跃爬行,而他的后背上坐着一位近乎全倮的年轻女人。

    那女人哈哈笑着,手中的钢筋铁链一下一下的抽打着男人的后背:“驾——!跑啊!再跑快一点!哈哈哈!”

    于是那男人腾跃的弧度就更大了。

    小何看着这一幕,心中不由得升起了疑惑。

    他以前送夫人回过一次墨尔庄园,途中没有看见这样一只大草坪,更没有见到过这样一个健壮如兽的男人和一个被锁链锁着的女人啊!

    难道是走错路了?

    他猛然想起了夫人晕过去之前说的那些话,错了,错了,是说他的路走错了?

    这可怎么办啊?

    这莽莽丛林,如果迷路可就糟糕了。

    小何连忙从车上下来,对不远处的男人挥挥手道:“誒,先生,请问一下,墨尔庄园怎么走?”

    光头蛇和乔玉笙玩得正嗨,听见他的声音便往他这边看了过来。

    乔玉笙问道:“你是什么人?你到墨尔庄园做什么?”

    “哦,是这样的,我是容夫人的司机,夫人生病了,我必须得赶快将她送到墨尔庄园去!”

    “夏桑榆?她生病了吗?”

    乔玉笙的眼神倏然明亮起来。

    她从光头蛇的后背上跳下来,大步往车上走来。

    没有穿衣服,只在腰下帮着一块破布。

    虽然很瘦,身材却是极好的。

    再加上她走路的时候有意的一扭一扭的,那样子,就更加惹人想入非非。

    小何没忍住,就多看了两眼。

    乔玉笙勾唇微笑,风情万种的冲他抛了一个媚眼。

    他更是觉得全身酥麻,脸都红了。

    他低下头,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不不,不能想这样的事情,夫人都还病着呢……

    他正说服自己不要想入非非,那乔玉笙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却突然脚下一软,往他的怀里靠了过来。

    一声娇呼:“哎呀……”

    他急忙伸手扶住她:“姑娘小心!”

    他的手,居然好巧不巧的就扶在了她胸前的两团上。

    他脑门一热,只觉得嗡的一声,体内所有的血都沸腾起来了。

    然而不等他再有任何绮思臆想,一道冰冷的锁链骤然缠上了他的脖子。

    下一秒,咔嚓一声,颈骨竟是生生被勒断了。

    光头蛇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哼哧哼哧的低吠两声,松开了手中的铁链。

    小何的尸体像是一只没有生命的麻袋,软哒哒的往地上瘫去。

    乔玉笙见状也不觉得惊悚,反而嘻嘻的笑了起来:“塔图,没想到你杀人的手段比猎杀动物还要漂亮!”

    这话,就相当于是在表扬光头蛇了。

    光头蛇裂开嘴呵呵的笑了起来。

    他凶残如兽,唯独在乔玉笙的面前,像个温顺无比的孩子。

    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能讨她的欢心而已。

    乔玉走到车门旁边,果然看见夏桑榆面色苍白的晕倒在车上。

    她的目光落在夏桑榆隆起的肚子上,眼神突然就变得狠戾异常。

    她转过身,温柔的唤道:“塔图!”

    光头蛇正把小何的尸体扔进旁边一道山沟里,听见她的召唤连忙跑了过来。

    乔玉笙用手轻轻抚上他结实得一块块隆起的健壮肌肉,柔声说道:“塔图,你听我说,你的主人现在快要死了……”

    “?”塔图的脸色一下子就凝重起来。

    乔玉笙又道:“你别紧张!我以前是医生,我刚才看过她的情况了,我可以救她!”

    塔图使劲点头,无条件的表示信任。

    乔玉笙嘴唇撩起一抹诱惑的微笑:“你相信我?”

    塔图再次点头。

    眼前这个女人不仅长得好看,还很好玩。

    每次他和她玩那种游戏的时候,都觉得好开心,好舒服,简直是从未有过的愉悦体验。

    她说什么,他都愿意无条件的相信。

    夏桑榆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她好像又回到了前一世临死前生孩子的场景。

    身上的裙子被推到了腰上,小裤被脱下,两条腿被羞耻的分开……

    她心头一惊,猛然之间睁开了眼睛。

    入眼看见的,居然是乔玉笙那张面带阴笑的脸。

    不不,这一定是她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怎么可能会遇见乔玉笙呢?

    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再度睁眼,看见的依旧是乔玉笙那张阴毒坏笑的脸:“你醒了?”

    夏桑榆惊出了一声冷汗:“你?怎么会是你?”

    “不是我还能是谁?是你的司机开车把你送到了我的面前!”

    乔玉笙声音冷冰冰的,晃了晃手中铮亮的刀刃,呵呵笑道:“桑榆你瞧,历史重演了,你又躺在这里,让我帮你生孩子了!”

    生个什么鬼?

    她的孩子才七个月,根本就还不到预产期。

    她挣扎着想要从石床上面坐起,却发现腰腹以下知觉全无。

    这才想起婚礼上仓皇逃脱的情形,她发病了,石化症,渐冻症,活死人症……

    她,逃不掉了!

    莫名的恐惧让她在石床上瑟瑟发抖:“乔玉笙,你别乱来!”

    “呵呵,我当然不会乱来!”乔玉笙靠近她,狰狞冷道:“我说过,要让你死在我的手上!”

    话音落,手中的利刃已经熟练的划开了她隆起的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