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35章 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
    “容夫人该不会是在嗑,药吧?”

    “磕,药?天呐,不会吧?”

    大家都用一种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夏桑榆的内心再强大,也有些撑不住了!

    嗑,药?你特么的哪只眼睛看见姐姐我嗑,药了?

    心里烦躁得很,偏偏脸上还要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维持着从容淡定的仪态。

    她刚刚在沙发上坐下,一位身穿豹纹包臀裙的贵妇走了上来,笑嘻嘻的说道:“容夫人,听说你前段时间在名媛圈为容先生大肆挑选女人,呵呵,这事儿后来有结果了吗?”

    桑榆唇角抿笑,不卑不亢的说道:“谢谢你的关心,我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找到了?”贵妇颇为意外的挑了挑眉:“真找到了?能透露一下,是哪家的名媛千金吗?”

    “不好意思,我有点乏,想清净会儿!”

    桑榆自然不想让容氏公馆的事情,成为这些贵妇名媛茶余饭后的八卦对象。

    她礼貌又冷漠的颔了颔首,缓步往旁边休息区的沙发上走去。

    没想到她刚刚坐下,十多位名媛贵妇也相继跟了过来。

    将她团团围在了中间。

    叽叽喳喳,问长问短。

    “容夫人,外面都在谣传说你生了重病,是真的吗?我看你现在都瘦得脱了形,是不是真的快要不久于人世了?”

    “容夫人,容先生知道你生病的事情吗?”

    “容先生知道你为他另找了一位妻子的事情吗?”

    “容先生应该快回来了吧?你们是公众人物,这样一夫二妻的生活,会不会带坏咱们晋城的风气啊?”

    “对呀,万一男人都效仿容先生,让我们也给他找小老婆怎么办?”

    “……”各种询问,让夏桑榆如坐针毡,一分钟都呆不下去了。

    她站起身:“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躲进洗手间,耳边总算是清净了一些。

    这种场合,她本来就不应该来的。

    等会儿找个合适的机会,给金宝宝和厉哲文打声招呼,还是早点回去吧。

    在外面别人冷嘲热讽的时候,才会好想念家里面温暖的壁炉和热汤,才会好想念佣人们嘘寒问暖的照顾。

    还有曜儿那软软糯糯的小模样,只想一想,就恨不得现在就将他抱在怀里狠狠的亲一口。

    所剩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她恨不得把全部的宠爱都留给他……

    她站在洗手台前,看着镜子中清瘦得过分的自己,唇角慢慢溢出一抹苦笑。

    正准备从洗手间出去,突然听见隔壁的男洗手间里面有对话声传出。

    “真的好想干她!”

    “呵呵,你想干谁?”

    “新娘子,金宝宝啊!”

    “嘁!那也是你能想的?”

    “有什么不能想的啊?你难道没看出来吗,那姓厉的小子根本就不喜欢她,看向她的眼神都是冷冰冰的,我敢打赌,他们两个到现在都还没有做过那种事情呢!”

    “也是哈,姓厉的小子确实有些问题,半点儿也没有当新郎官的喜庆劲儿!”

    “喜庆个屁!看他那细皮嫩肉的样子,多半是个Gay,是个受!”

    “天呐……,基佬?”

    “没错!所以金宝宝这一结婚,注定是要守活寡的……,嘿嘿,一想到她那么性感火辣的身材,老子就好想干她!”

    “嘘……,你小声点儿,当心被金家的人听到!”

    “怕什么?这里又没别人!”

    两个男人猥琐的笑声。

    夏桑榆在这边听得一清二楚,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儿。

    磨磨蹭蹭从洗手间出来,婚礼仪式已经开始了。

    夏桑榆挑了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入座,看着一身正装的金重泰将身穿婚纱的金宝宝亲手交给厉哲文。

    又看着厉哲文牵着金宝宝的手,踩着《婚礼进行曲》,一步步走向最中央,最神圣的礼台。

    宣读爱的誓词,互相交换戒指,拥抱,亲吻。

    全场都沸腾起来了,为这对新人送上了最热烈最真挚的祝福。

    桑榆唇角微弯,眼底却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不安。

    她看得出来,厉哲文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在走这些婚礼程序的时候,虽然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虽然所有动作都无可挑剔,可是他的眼神是那样冰凉。

    就算看向金宝宝,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他明明是不爱她的!

    可为什么要结婚呢?

    夏桑榆正觉得疑惑,厉哲文的视线突然越过所有宾客,往她这边看了过来。

    那一刻,她清楚的看到厉哲文的眼神里面激起了涟漪,清楚的感觉到他的眼神里面有了温度!

    她心里一慌,急忙低下头别开了视线。

    以此同时,她的脚指头又针扎一般痛了起来。

    紧接着,第二根,第三根脚趾头都相继痛了起来。

    真的像是有针在扎。

    尖锐的刺痛一直往上蔓延……

    她眼底露出惊恐的神色,这一次,应该是整个腹腔以下包括胯部和双腿双脚都失去知觉不能动弹了吧?

    上次持续的时间是两三天,这一次,应该会持续得更久?

    她必须得马上离开这里。

    赶在半个身体都失去知觉之前,回到墨尔庄园,回到药浴温泉里面去。

    那些天然的药浴温泉和温泉水里面的黑裙锦鲤会帮助她减轻病痛,缩短病症的时间。

    主意打定,她撑着旁边的扶手站起了身。

    然而还不等她迈步,一双修长的大手就已经伸到了她的面前:“学姐,能请你跳一支舞吗?”

    她惊呆:“我?”

    厉哲文眼神熠熠明亮:“对!你和我!”

    她连连摇头:“不不,开场舞不应该是由你和金宝宝来跳吗?”

    “这也是宝宝的意思!”

    厉哲文说着,已经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好冷!

    他微微蹙眉:“你不舒服?”

    她怔然点了点头,又连忙揺了摇头:“没,我没有不舒服!”

    “那我们就为大家开舞吧!”

    厉哲文动作优雅如画册中最尊贵的王子。

    他牵着她,把她带到了舞池的中央。

    夏桑榆往金宝宝的方向看了一眼。

    还好还好,金宝宝含笑看着这边,那张洋溢着幸福的小脸上,并没有丝毫不悦的表情。

    夏桑榆暗暗松了一口气:“哲文,我……”

    音乐声突然流泉一般潺潺响起。

    灯光也倏然变得朦胧梦幻。

    他的手环过她纤细的腰肢,礼貌却又有些急切的扶在了她的腰侧,左脚一进,她本能的就往后面退了一步:“哲文,我……”

    哲文,我不想跳。

    我腿疼得要死,我没法和你跳。

    可是她的话根本没有机会出口,厉哲文已经带着她在舞池里面轻盈自在的进退旋转起来。

    “学姐,今天这场婚礼,你知道我最期待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她踩了一下他的脚。

    他俊脸带笑,毫不在意她的笨拙和不协调:“我最期待的,就是能够像此时这样与你翩然共舞!”

    昨天晚上,他在金宝宝面前说了许多好话,做了很多讨她欢心的事情,金宝宝才松口,答应今天这支开场舞,由他与夏桑榆一起跳。

    他嗅着她身上似有若无的体香,只觉得沉寂着的血液在这一刻沸腾起来。

    他手上暗暗用力,几乎快要将她摁在自己的胸膛上了。

    “学姐,有句话,我一直都想要告诉你!”

    “哲文,别这样……,宝宝在看着呢!”

    她想要挣开,他却更紧的搂住了她:“不,我今天必须要说!”

    他年轻英俊的脸上上,神色异乎寻常的凝重:“学姐,你一定要记住,我厉哲文这一辈子,不管身在何时何地,心里面真正爱的人都只有一个!”

    她知道他要说什么。

    急忙沉声道:“好了哲文,别说了!”

    他却低下头,在她的头发上面轻轻吻了一下。

    近乎虔诚的动作,让她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了一下。

    紧接着,他隐忍的声音在耳边沉沉响起:“学姐,我爱你!我的心里,永远都只爱着你一个人!”

    “啊——!”她低呼了一声,身体往旁边崴去。

    他急忙伸手扶住她,借势更紧的将她搂在怀里:“我知道,在你的心里,一直都只有容先生,可是这并不妨碍我对你的爱!当然,我也知道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向你表白,会显得十分的荒唐……,可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

    夏桑榆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

    真的好痛!

    尽管竭力克制,她还是在厉哲文的身边瑟瑟颤抖起来:“哲文……”

    厉哲文这才认认真真打量她的脸色,慌乱道:“学姐你这是怎么了?你的脸色好难看!”

    “我……不舒服,先告辞了!”

    她推开他,后退一步,艰难道:“祝你们幸福!好好待金宝宝,别让她受委屈了!”

    “学姐,学姐……”

    厉哲文想要伸手扶住她,她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开他的手,跌跌撞撞往外面跑起。

    厉哲文还要追上去,金宝宝走了上来:“哲文!”

    厉哲文怔了怔,讷讷说:“宝宝,我看学姐她好像很痛苦!”

    “我看见你去追别的女人,我也会很痛苦!”

    金宝宝说着,抬起涂着红蔻丹的玉手轻轻搭在他挺括的肩膀上:“开场舞还没完,咱们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