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34章 这一声瑾西哥哥
    莫思说着,就将那首饰盒递到夏桑榆的面前,眼神期待的望着她道:“容夫人,你就收下吧!”

    桑榆笑笑:“谢谢!”

    是一枚珍珠胸针,看上去倒也还算华美,与她今天的装扮很搭。

    她再次展颜轻笑:“谢谢!很漂亮!”

    “我帮你戴上吧!”

    莫思说着,亲自动手,将这枚珍珠胸针别在了她的胸口:“容夫人,你可真美!”

    就是太瘦了点儿。

    两边颧骨虽然上了柔光粉,可是看上去还是高高的凸了起来。

    这的可以用骨瘦如柴来形容了。

    夏桑榆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吓人,若不是为了金宝宝与厉哲文的婚礼,她也不愿意出门去接受别人异样的目光。

    她给莫思道谢,叮嘱她在家帮忙照看着曜儿,别再磕着碰着了。

    莫思自然是满口答应:“容夫人你放心吧,我会把曜儿当成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疼的!”

    “嗯!那就劳烦你多多费心了!”

    夏桑榆往外面走,元宝突然从旁边飞奔过来,抱着她的脚就又是一番打滚撒娇。

    她心下柔软,抚了抚元宝隆起的小腹,柔声说:“好了元宝,你也是快要升级做妈妈的狗了,安心在家待产,不准乱跑知道吗?”

    元宝望着她,湿漉漉的兽瞳像是含着两汪眼泪。

    夏桑榆受不了它这样的目光,便又用手在它的身上好一阵揉抚:“元宝别这样,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司机小何在旁边礼貌的提醒:“夫人,时间不早了!”

    “好,我知道了!”

    夏桑榆又拍拍元宝的脑袋:“回去吧,别送了!”

    “呜……”元宝发出一声悲戚的叫声,一步不离的跟着她。

    直到她上了车,直到车子走远,元宝都还望着她离开的方向低低的悲呜着。

    徐管家在侧旁看着,有些讶异的说道:“元宝今儿是怎么了?叫声跟哭似的!”

    老陈叹了口气,搭腔说:“以前听老人们说,家养的狗狗发出这种哭一样的声音,是不吉利的……”

    “你快别瞎说!”

    徐管家急忙打断了他:“能有什么不吉利的?快过年了,容先生也快回来了,夫人也要生小宝宝了,这么多喜事呢……,哪里就不吉利了?”

    两人正站在院子里面说话,头顶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巨大声响。

    抬头一看,一架气势磅薄的直升机正盘旋着,越来越低,像是在寻找最佳的降落地点。

    螺旋桨搅动起巨大的气流,把院子里面的树叶和花瓣都扬了起来。

    气势磅薄,令人窒息。

    老陈惊讶道:“这是什么啊?直升飞机?是要在咱们公馆降落吗?”

    徐管家正要接话,腰间的内线电话响起来了。

    “徐管家,帮我找个位置降落!”

    是容先生的声音!

    徐管家惊喜道:“好好好,我这就帮你找位置!”

    他手忙脚乱,指挥佣人将左侧院子里面的障碍物全部挪走:“快快,快把这地儿腾出来,容先生回来了!”

    “啊?容先生回来了?”

    佣人们都很开心:“容先生终于回家了!”

    七手八脚,很快就腾出了一块足够大,足够直升机降落的空地。

    莫思正打算回房间睡个美容觉,突然听到这边喧闹一片。

    她好奇的走过来,远远的看见一架羽翼上面镶嵌着华美金边的银色直升机正在缓慢往空地上降落。

    哇……,这是谁啊,好隆重的出场方式!

    莫思心念突然一动:“瑾西哥哥?”

    她快步往这边跑过来。

    气流扬起她的秀发,扬起她的裙摆,纤秀的身体像是下一秒就要被气流卷走了一般。

    她眸光切切的望着那架缓缓停靠的直升机。

    瑾西哥哥,真的是你吗?

    你提前回来了?

    只见直升机的门打开,自动升降梯上,一个峻拔矫捷的男人神采奕奕的走了下来。

    他的五官俊朗凌厉,墨黑色的眼瞳深邃如暗夜瀚海,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就充满了睥睨天下的傲然与霸气。

    他英俊绝美,足以令世间的一切男人都黯然失色。

    他狂傲矜贵,霸气邪肆,天地之间的一切,像是都能够轻易被他踩在脚底下。

    莫思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整个人便如遭电击,脸色巨变。

    她站在扶手边,手指都快要扣进木头里面去了:“瑾西……哥哥……”

    容瑾西的目光缓缓扫过全场。

    虽然并不认识她,却也并未在她的身上多做停留。

    “夫人呢?怎么不见她的影子?”

    “夫人去金氏别墅参加厉先生与金小姐的婚礼去了!”

    徐管家一面回答,一面恭敬的带着容瑾西往主楼这边走了过来:“夫人说你还要个三五天才能回来,所以我们也都没想到您会这么快就回来!”

    容瑾西绯色的唇角微微勾起:“我想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早就出门了!”

    “夫人最近身子不好,说是去把贺礼送到就尽快回来!”

    “她身体不好吗?”

    容瑾西的脚步停了下来,蹙眉问徐管家道:“她怎么了?”

    “也没怎么,就是一日日的消瘦下去,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徐管家感叹了两句,又笑着说:“兴许是太过想念容先生了……”

    莫思快步走了过来,颤声道:“瑾西哥哥!”

    容瑾西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

    这一声瑾西哥哥,与他记忆中那个最爱叫他瑾西哥哥的人的口吻太相似了。

    一丝憎恶从心底升起:“你是?”

    “我叫莫思!是容夫人的妹妹,可能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莫思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还是恋恋不舍的黏在他的身上。

    他心中不舒服的感觉更强烈了些,皱着眉头说:“妹妹?没听说她还有妹妹啊!”

    “干妹妹!几个月前认下的!”

    莫思早就准备好了说辞,三言两语就将容瑾西糊弄了过去。

    见他没了戒心,又说道:“瑾西哥哥,你累了吧?我去帮你沏一壶你最爱的伯爵茶?”

    他眸光一寒:“你怎么知道我爱喝伯爵茶?”

    “……”莫思怔了怔,干笑道:“是……容夫人告诉我的啊!”

    “多事!”干嘛把他的喜好随便告诉外人?

    他心里不悦,脸色也冷了两分:“小宋,开车,送我去金氏别墅!”

    好想看到她,好想拥抱她。

    好想,现在就要她。

    一想到她的清润美味,他就变得迫不及待了。

    然而他刚刚上车,莫思就从另外一边也坐了上来:“瑾西哥哥,我陪你去吧!”

    他冷着脸,半分情面也不肯给:“下去!”

    “别这样嘛!”莫思软声软语的说道:“夫人这段时间身体不好,说不定就会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呢!”

    容瑾西嫌恶的看了她一眼,将身体往边儿上挪了挪:“小宋,开车吧!”

    “是!”车子咻一声,离开了容氏公馆,往金氏别墅的方向走去。

    金氏别墅里里外外早就布置一新。

    为了这场婚礼,就连草皮都全部换成了新的。

    金贝贝死了之后,金宝宝就成了金氏财阀唯一的继承人,今日这场婚礼,也是极尽奢华之能事,把各种排场都做到了极致。

    桑榆下车的时候,这里已经是豪车云集,衣香鬓影了。

    她踩着高跟鞋,手里拿着银色坤包,往花拱门下面的那一对新人走去。

    金宝宝最先看见她,丢下正在应酬的宾客就快步迎了上来:“桑榆!”

    夏桑榆消瘦的脸上挤出笑容,正要礼貌的打招呼,金宝宝却张开双臂就将她紧紧的抱住了:“桑榆,对不起!”

    声音闷闷的,似乎带了些哽咽。

    桑榆忙笑着说:“好了宝宝,你这是干什么呢?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快别这样,被人看见可就不好了……”

    “桑榆,对不起,以前都是我不好!”

    金宝宝抬手将眼角的湿意沾干,撑笑说道:“桑榆你别怕,等我忙过了婚礼,我就带你去国外找最好的医生帮你检查身体,一定能……”

    “别说了!”桑榆打断了她:“今天是你和哲文的好日子,别说这些!”

    金宝宝点了点头:“好!暂时先不说,走,我带你进去!”

    金宝宝几个月前就亲口听到夏桑榆说过身患不治之症的事情,当时她是丁点儿也不相信的。

    可是这几个月的时间一天天下来,她亲眼看到夏桑榆一日日消瘦得脱了形,而且她的精神状态也是越来越差。

    看上去,是真的活不长了。

    这段时间,金宝宝每每想起夏桑榆,心中都充满了愧疚与自责。

    过往种种,她也不想再计较了。

    只希望能够尽自己的力量,让夏桑榆多活一段时间。

    她搀扶着夏桑榆往里面:“桑榆你慢点儿……”

    厉哲文穿着昂贵的西装,俊脸上带着淡淡浅笑,礼貌又客气的上前打了招呼:“学姐,谢谢你能来参加我和宝宝的婚礼!”

    桑榆用一种只有厉哲文才能看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恭喜你们!”

    “学姐里面请!”

    厉哲文侧身让了让。

    夏桑榆一进入婚宴大厅,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就全部聚焦在了她的身上。

    “哟,是容夫人呢,好久没见你露面,怎么瘦成了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