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33章 尽量多吃一口
    “是吗?她还真是个痴情的人儿!”

    夏桑榆淡淡说了一句,又道:“不过,她对曜儿的关心程度,倒是超过了我的想象!”

    “是的呢!昨天若不是她,咱们小少爷肯定还得在冰冷的池水里再泡一会儿……”

    “好了,你下去吧!帮我盯着她点儿,有什么情况记得第一时间要来找我汇报!”

    “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

    秀雅恭声答应着,正要退下,又忍不住看了夏桑榆一眼,欲言又止。

    桑榆轻啧一声:“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呢?”

    “是!”秀雅应了一声,却还是踌躇半晌,才开口说道:“夫人,我看你最近消瘦得厉害,脸色也不好,要不你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我没病!”

    夏桑榆知道秀雅是好心,可是快要死了这种事情,她还是不想对任何人说。

    打发了秀雅出去,一个人却靠在床头望着窗外皑皑白霜发起呆来。

    曜儿扑倒她怀里,小手玩着她的头发,糯糯软软的声音道:“妈……妈……”

    她回过神,眼底却氤氲了一片湿漉漉的水汽。

    抱起曜儿,在他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好孩子,答应妈妈,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的,千万别让妈妈放心不下啊!”

    曜儿似懂非懂,却还是郑重其事的点了头,口中发出一个含糊的音节:“嗯……”

    枕边的手机突然嗡嗡震动起来。

    她瞥了一眼来电人,顿时惊喜莫名:“瑾西?”

    “老婆,最近好吗?”容瑾西磁性醇厚的声音带着暖暖的温度传来:“曜儿应该会叫爸爸了吧?家里冷不冷?你和曜儿都没有感冒吧?”

    夏桑榆的心房被一种既酸涩又温暖的情绪膨胀着,快要炸开了一般。

    她鼻音很重的回答说道:“嗯!我们都很好!我们都很想你!瑾西,老公,你快回来了,是吗?”

    “嗯!快回来了!”他低魅的声音又补充说道:“我也很想你们!我想日日夜夜都和你们在一起!”

    桑榆欢喜道:“那你回来的时间定好了没有?春节前应该能回来吧?腊月二十二金宝宝和厉哲文举行婚礼,你能赶回来陪我一起去参加吗?”

    “腊月二十二?”他迟疑片刻,像是在计算时间,然后说:“我尽量吧!年前肯定是能够回家的!”

    “太好了!”她含泪说:“瑾西,我真的好想你!”

    好希望能够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再看他一眼,再拥抱他一次,再被他狠狠的要一次啊……

    容瑾西感受到她的情绪,在电话那端沉沉说道:“我也很想你!老婆,等我,我回来之后,一定会好好爱你……,爱遍你的全身……”

    简单的几句言语撩拨,竟是让她脸红心跳,瞬间就有了感觉。

    他从她的呼吸,就感觉得出她已然情动。

    于是,他的话语更加火热大胆。

    温暖磁性的声音就像是抵在她的耳边喃喃轻语一般:“老婆,我爱你……,我想要你,现在就想要……”

    然后……,她居然……羞耻的……,湿了……

    她满面通红,羞窘难耐,低喘着说道:“好了好了,就这样吧,我不说了……”

    他温柔的声音带着低低轻笑:“好吧,我知道你已经……了,那先就这样吧,等我回家了,再每天晚上都喂饱你!”

    “嗯!”她软软应道:“瑾西,我等你回家!”

    “好!我一定尽快回来!”

    “那……再见?”

    “再见!替我吻吻咱们的曜儿!”

    “好……”

    这一通电话之后,夏桑榆便每日里掰着手指头盼着他的归期。

    耳边也总是出现幻听,好像他就在她的身后叫她的名字:“桑榆!桑榆!”

    她一回头,却根本看不到他的影子。

    一次次出现幻听,一次次回头,一次次的失望。

    搞到后来,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快要魔障了。

    她从来没有如此思念过一个人。

    这种感觉让人抓心挠肝,茶饭不思。

    本就单薄的身体更是消瘦得不像样子。

    就这么一天一天的熬着,腊月二十二,就到了。

    头天晚上夏桑榆就又有些失眠。

    她很纠结,犹豫着要不要去参加厉哲文与金宝宝的婚礼。

    金宝宝前断时间去警局出具了一份医院病历表,说她的妹妹金贝贝患有抑郁症和幻想症,可能正是因为精神上面出了问题,所以才会一直纠缠着容先生。

    至于她的死,也极有可能是自己想不开,服食了某种致命的药物,与容先生容夫人应该没有多大关系。

    并且,她主动撤消了对容先生容夫人的上诉。

    在这之前,薛紫涵和林心念也有到警局去自首翻供。

    她们承认是因为嫉恨夏桑榆,才会在警官面前撒谎,把金贝贝的死胡乱栽赃到了夏桑榆的身上。

    警方考虑到她们有孕在身,倒也没有过重的责罚,批评教育一番之后,又缴了一笔处罚金,就让她们回家了。

    事情到现在已经水落石出了。

    金贝贝的死,与容瑾西,与夏桑榆真的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夏桑榆那天接到周督长的电话,说金宝宝已经为他们夫妻二人洗清了冤屈,还说金宝宝已经撤消了上诉的时候,夏桑榆的心里真是挺感动的。

    她就说嘛,金宝宝本性不坏。

    两人虽然有了些小矛盾小误会,可是骨子里,金宝宝还是把她当朋友,当姐妹的。

    所以她的婚礼,夏桑榆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去露个面。

    可是她又有点担心她去参加婚礼,金宝宝会不高兴。

    毕竟,厉哲文对她或多或少都有些那方面的心思,她一点,她不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她出钱给厉哲文创业不说,还先后给了厉哲文将近十个亿的特大巨款,这事儿若让金宝宝知道了,只怕又少不了一番误会纠结。

    虽然她给厉哲文的那笔特大巨款是为了能够保住旷世集团,可是这中间的原委,让她解释她肯定也解释不清!

    所以,这种感觉,不是偷晴,胜似偷晴。

    她只希望这事儿,永远永远都不要有被戳破的一天。

    第二天早上她起床一看,外面结了好厚好厚的一层白霜,真是泼水成冰的酷寒天气啊!

    女佣在屋外恭敬的问:“夫人,你要起床了吗?快八点了,今天你还要去金氏别墅参加婚礼呢!”

    “不去了!呆会儿若有人打电话来问,你就说我怀孕了,身子重,不想出门……”

    她的推脱之词还没有说完,枕边的手机就响了。

    她摸出来看了一眼。

    是今天的新郎官厉哲文打来的。

    她清了清嗓子,尽量用欢快的语气道:“哲文,恭喜你啊!”

    “学姐!”厉哲文的声音里面,却半点儿喜气都没有:“学姐,你今天能来吗?”

    “我……”她本来是想拒绝的,可是一听到厉哲文的声音,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什么天气太冷啊,我怀着孩子不方便啦,我昨晚没睡好啊,感冒了啊,这些早就想好的借口,全部被她压了回去。

    舌头打结,她支支吾吾说道:“我,我当然要来的啊,你和宝宝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必须……得来啊!”

    “那太好了!”他在电话那端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学姐你会找借口不出席我的婚礼呢!”

    “怎么会?”她讪笑说道:“本来我还说和瑾西一起来给你们道贺呢,不过他那边的事情还没办完,可能还要过三五天才能回家!”

    “没事,等他回来了,我再单独请你们!”

    厉哲文那边传来金宝宝的声音:“哲文,你怎么偷偷在这里打电话?打给谁呢?”

    “没,没打给谁……”厉哲文的声音心虚极了。

    片刻后,电话断了。

    桑榆看着手机,秀眉又习惯性的拧了起来:“他紧张什么啊?”

    不就是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吗?

    有必要这样遮遮掩掩不让金宝宝知道吗?

    唉,这种欲盖弥彰的笨拙做法,希望不要影响到他们夫妻两个未来的幸福生活吧。

    她起床梳洗,然后在女佣的帮助下,换上了一条低调的浅白色羊毛套裙,外面穿了一袭银貂大衣,以此来遮住已经快七个月的身子。

    其实她的身子比寻常七个月的孕妇小了许多。

    可能是因为她越来越瘦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她在这期间数次发病,导致胎儿发育不良的缘故。

    秀雅和芬姐都表示很担心,天天变着法儿的给她进行各种食补。

    她倒是无所谓,能吃一口就尽量多吃一口呗,免得身边的人担心。

    对这个世界,她有过憎恨,有过忿怒,可是到现在,只剩下满满的不舍和善意了。

    对身边人,能好一点,就尽量好一点儿吧。

    莫思昨儿就听说她今天要出门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婚宴,所以今儿一早就捧着个首饰盒子走了过来。

    “容夫人,我来这么久承蒙你的照顾,一直都想送份礼物表示一点儿心意!”

    她十分有诚意的样子,将首饰盒子递到她的面前道:“我也没什么钱,昨儿上街选了这个胸针,希望你别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