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32章 用情至深的暗恋者
    夏桑榆听到那边隐约有女人的声音,这才想起阿宇前段时间刚刚结婚不久,容瑾西好像还送给他一套价值不菲的豪宅作为贺礼……

    她尴尬的轻咳两声:“抱歉啊阿宇,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我查一查!”

    “没事,你说吧,需要我帮你查什么?”

    “帮我查一下温驰!”

    “温驰?温驰不是去韩国了吗?”

    “对!他是去了韩国,可是我担心他又回来了,而且是做了变性手术回来的!”

    “变性手术?变成女人了?容夫人你别着急,你稍等一会儿,我这就帮你查!”

    阿宇知道温驰在容先生容夫人的关系中有怎样的杀伤力,所以也不敢怠慢,马上就起身帮着调查起来。

    他是罕见的电脑黑客,不到半个小时,就在韩国当地查到了温驰的下落。

    他给夏桑榆回了电话:“容夫人,我已经查到了!”

    桑榆忙问:“怎么样?他是不是又回晋城了?”

    “不,他已经死了!”

    “死了?”夏桑榆失声惊呼:“怎么就死了?”

    “他的家人说是回去之后郁郁寡欢,没多久就服用大量的安眠药自杀身亡了!”

    “不,不可能吧?”

    温驰以前在容瑾西身边的时候,也闹过几次自杀自残的把戏。

    可是所有人都看得出,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博取容瑾西的关注和关爱,并不是真的想寻死。

    这怎么一回国就自杀了呢?

    夏桑榆揉了揉发胀的眉心:“消息准确吗?”

    “挺准确的!他自杀之后,他的家人在他房间里面发现了大量写给容先生的情书……,他的家人也是到这时候才知道他原来喜欢上了一个Z国的男人,后来他的家人就将这些情书发到了网上,还在当地引发了一场关于同性之间的爱情应不应该被人歧视的话题……”

    阿宇随后就将关于温驰自杀的图片和当时的新闻都截图下来,发到了桑榆的手机上。

    如此证据确凿,她不相信都不行了!

    温驰死了,那么现在出现的这个莫思,就断断不可能和温驰有关系。

    更不可能是温驰整形变性之后再回来和她抢容瑾西的!

    得到这个结论之后,她的心里才稍稍踏实了一些,躺下去,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她按照莫思留下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名叫勿忘我的花店。

    这家花店在晋城已经开了十多年,因为地势稍偏,店面也不大,桑榆以前竟是从来也没有注意到过。

    她走进店里,正看到莫思在为一位男性顾客装点一只极为漂亮的淡紫色花盒。

    “先生你看,加点满天星在这里,整个花盒看上去就会更加灵动美丽。”

    那客人连连称赞:“嗯嗯,不错不错,莫思小姐的审美果然高雅清新,以前我每次到你这店里来买花啊,你母亲就只会使劲的给我推销什么红玫瑰啊,康乃馨啊……”

    “先生,你这样说我母亲当心她听到会不高兴哦!”

    莫思含笑说着,将装扮好的精美花盒递到他的怀里:“先生,祝你和你的爱人幸福甜蜜,早日修成正果!”

    “借你吉言啊,如果我能和我女朋友结婚,我们婚礼现场的鲜花还有花车就全部都交给你了!”

    “唉哟,是嘛?这真是太好了!”

    莫思笑得越发甜美,给那客人鞠躬道:“太感谢你了,我们这小店的生意如果不是你们这些熟客帮着照应,只怕早就做不下去了!”

    一抬眼,莫思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夏桑榆。

    莫思眼底闪过一抹暗色,不容人察觉,便又被满眼笑意掩盖。

    “容夫人?”莫思快步上前,热情道:“容夫人你什么时候来的?你过来之前应该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把这店里收拾一下,你看这乱的……”

    “没关系,我是恰巧路过,所以就进来看看!”

    桑榆四下打量一番,随口说道:“看你刚才给客人装花盒的手法很娴熟,眼光也不错……”

    “那是自然,我家里就是做这个的嘛!”

    莫思将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递到了她的手中:“不要意思啊容夫人,我这里太寒酸了,只有这种速溶奶茶,你将就喝点儿,暖暖肠胃也好!”

    “谢谢!”夏桑榆喝了一口,又问:“你父亲母亲呢?”

    “我爸半年前去世了,现在就只剩下我和我母亲!”

    莫思垂下眸光,神色有些黯然的说道:“我母亲肝癌,现在还在医院接受治疗呢!”

    夏桑榆震了一下:“肝癌?”

    “嗯!我去您那里应征,也是希望能够赚些钱,为我母亲的后期治疗准备一点儿备用资金……”

    莫思抬眼的时候,眼眶里面就又已经湿润了:“容夫人,实在抱歉,我们这种小门小户的清贫日子,让你见笑了!”

    “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

    夏桑榆了解了莫思的现状,反而对她完全的放下了戒心。

    “莫思,我现在就正式回答你,你已经通过了我的测试,明天你就可以先住到容氏公馆,熟悉熟悉容先生的生活环境,这样有助于他回来之后,你更好的照顾他!”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吗?”

    莫思激动之余,眼泪就涌了出来:“我真的是太高兴了!我终于可以和容先生在一起了!”

    “嗯!请你好好照顾容先生,也请你善待我的儿子!”

    夏桑榆尽量做出平静的表情,继续说道:“至于你的母亲,她后期所有的费用,都可以由容氏来承担!”

    “呜呜,容夫人,你真是大好人,真是我的大贵人!我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你先别高兴得太早,在容先生回来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如果你不能接受我的曜儿,不能做好取悦容先生的准备,到时候也还是有可能会被他赶出去的!”

    “嗯嗯,我知道,我一定用心学,一定好好对曜儿……”

    莫思太高兴了,一双漂亮眼眸里面,全部都是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和向往。

    桑榆在花店里面呆了半天,亲眼见她又做成了几笔生意,心里的疑点就完全消除了。

    莫思,真的就只是一个心底单纯的暗恋者而已。

    第二天,夏桑榆就让司机把莫思接到了容氏公馆。

    莫思下车之后四下看了看,惊讶道:“哇……,这就是容先生生活的地方吗?”

    “对!这里也是你接下来将要生活的地方!”

    夏桑榆带着她去几座跨院转了转,然后又将她带回到主楼这边:“这里一共东南西北四座楼,不过现在这四座楼里面,就只有我们在住了!”

    “哦哦,好气派哦!”

    莫思进了容氏公馆,说得最多的就是好气派哦,好漂亮哦,好奢华哦,好大气哦……

    看得出,真是一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女人。

    这样的女人其实挺好的,既单纯又干净,十分符合容瑾西当初对她的要求:一要干净,二要听话!

    相信他从外面回来,见到莫思之后,会很快就从失去她的痛苦当中走出来。

    夏桑榆虽然觉得很无奈,却也明白这是不得已的选择。

    金贝贝死了,就必须找出一个像莫思这样的女人放在容瑾西的身边,不然的话,她会死不瞑目的。

    时间一天天过得飞快。

    她的寿命正在不可逆的走向终点。

    快了,真的快了……

    接下来的两三个月时间里,莫思果然表现得极好。

    她善良热情,与公馆内的佣人都相处得十分融洽。

    就连识人无数的徐管家和陈叔都对她赞不绝口,夸她是有教养,心底纯善的好孩子。

    唯独曜儿始终不买她的帐。

    曜儿的眼里只有她的母亲,别人一摸他,一碰他,他就哇哇哇的通过啼哭来表示抗议。

    整整三个月过去了,莫思连曜儿的头发丝都没摸到一下。

    不过桑榆知道自己儿子粘人的脾性,莫思摸不上手,倒也还算正常。

    只要她人品没问题就好。

    她也相信莫思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对曜儿好的。

    因为有一次曜儿在院子里面玩耍,贪玩的追逐一只蹦蹦哒哒的秋后蚂蚱,不知不觉爬到了荷塘边,身体一滑就掉进了水里。

    当时夏桑榆与莫思正在旁边的凉亭里面闲话聊天,看见这一幕,莫思想也不想就跳了下去。

    夏桑榆是因为怀孕大了肚子,所以动作慢了半拍。

    可是莫思的动作实在也太快了!

    附近的佣人都还没有来得及给出反应,她已经将曜儿从水中捞了上来:“快,快把他接上去!”

    “哦哦哦,快快,莫让小少爷着凉了!”

    佣人们七手八脚的把曜儿抱下去换衣服了。

    已经是冬天了,那池水冷得刺骨。

    佣人们给曜儿用热姜汤泡澡,又给他喝了一剂驱寒的中成药,倒是连一个喷嚏都没有打。

    莫思却受了寒湿之气,当天晚上就发烧说胡话不省人事了。

    第二天早上,夏桑榆正和曜儿在床上亲昵玩耍,女佣秀雅敲门走了进来:“夫人!”

    “嗯!”夏桑榆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怎么样?莫思的烧退下去了?”

    “后半夜就退了!”

    “她发烧的时候,可有说些什么?”

    “别的倒也没什么,就是迷迷糊糊的,一直都叫着容先生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