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29章 这一别,生死隔
    夏桑榆说:“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的!”

    “那你什么时候放我?总得给我一个具体的时间吧!”

    “快了,最多不过七八个月吧,我死了你就可以出来了!”

    夏桑榆的话让乔玉笙岔了起,弯着腰就呛咳起来。

    夏桑榆冷冷的看着她:“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

    “我没听错吧?你刚才说你要死了?”

    “对呀,我确实是快要死了!”

    夏桑榆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你很开心?”

    “不不不,我一点儿都不开心!你若死了,我的仇找谁报去?我心中的恨找谁宣泄去?”

    乔玉笙扔掉手中的浆果,神色狂躁的说道:“你不能死!就算要死,也应该是死在我的手里!”

    “我没时间也没功夫和你斗了!你以后爱咋地就咋地吧!”

    夏桑榆嘲讽的睨了她一眼,又道:“我看你和光头蛇感情还不错,以后你就和他好好过吧!他那么高大威猛,有他保护你,相信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任何人欺负你了!”

    “夏桑榆,你他妈现在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乔玉笙受不了她语气当中的讽刺意味,扑过来就要厮打她。

    哗啦啦一阵锁链脆响,她还没扑到夏桑榆的面前,就已经被锁链牵扯着摔在了地上。

    很遗憾,是脸朝下的。

    她抬起头,鼻血就流了出来。

    “夏桑榆,你,你给我等着,我以后一定会用这世上最残忍的手段弄死你!我要将你的骨灰,埋在陆泽墓地前的那块踏脚石下面,哈哈哈……,这样的话,我每次去给陆泽扫墓,就都会从你的身上踩过,我要将你永远踩在泥地里,永生永世不得让你翻身!”

    她声嘶力竭,冲着夏桑榆就是一阵疯狂的嘶吼。

    桑榆神色阴寒,居高临下的看了乔玉笙一会儿,转身就直接走了。

    她害怕再呆下去,看着乔玉笙那张可恶可恨的脸,会一时冲动杀了她!

    为了曜儿和宫氏那两个未出世的孩子,她要积德,要行善,不能造杀孽。

    乔玉笙对着她的背影还在大声咒骂。

    是很恶毒的那种咒骂。

    夏桑榆双手紧握成拳,控制着折身回去揍她的冲动,小快步的回到了车上。

    不气不气,千万别生气。

    乔玉笙是贱人中的贱人,恶人中的恶人,她没必要为了她呕一肚子气。

    自我宽解了好一阵,心绪这才慢慢平复了些。

    然而她刚刚淡定下来,突然又从刚才那个方向传来乔玉笙惊恐的呼喊:“救命,救命啊……,塔图,塔图你在哪里?”

    塔图?塔图是谁?

    管他是谁呢,反正都和她没关系!

    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不要再看到乔玉笙那张可憎可恨的脸!

    她打开车载音乐,动感的舞曲很快就将乔玉笙的呼救声给掩盖了过去。

    她舒适的斜靠在椅背上,白皙细软的手指跟着节奏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方向盘。

    方管家的人怎么还不来啊?

    再耽搁下去,天都该黑了。

    天黑了,这周围应该会有饿狼出没吧?

    饿狼?她脑子里面突然嗡了一声!

    对呀,刚才她就那么走了,把乔玉笙一个人丢在了那里……,那里可是有好几头饿狼的啊!

    它们吃不完角马的尸体,便会召集更多的同伴过来分享食物。

    而乔玉笙虽然瘦了点,可好歹也是一道肉食啊!

    夏桑榆想到这里,脸色都变了。

    她急忙关掉车载音乐,侧耳一听,乔玉笙那凄惨的叫声又传了过来。

    “救命……,啊——!夏桑榆,夏桑榆求求你,救我,救救我啊!”

    夏桑榆不敢怠慢,急忙发动车子,往乔玉笙的方向冲了过去。

    乔玉笙正被五六天饿狼团团围住。

    她疯狂的敲打着身边的铁链,发出哐哐哐的声响,想要吓跑这些饿狼。

    然而这些饿狼根本不舍得放弃她,围着她转了一会儿,其中一头看上去体形大些的灰狼突然一个纵跃就往她的身上扑了过来!

    “啊——!”乔玉笙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电光火石之间,夏桑榆开着车疾驰而至。

    灰狼被她撞得飞了出去,其余几头狼从未见过这样的机械怪物,也都嗷呜嗷呜的叫了两声,飞快的窜进了丛林中,不见了身影。

    夏桑榆从车上下来:“乔玉笙你没事儿吧?”

    “呜呜……,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乔玉笙扑过来抱着夏桑榆的脚就嚎啕大哭起来:“夏桑榆,呜呜,我求求你,就算你要杀我也请给我一个痛快,不要把我丢去喂狼,呜呜呜……,我好害怕……”

    这一刻,乔玉笙似乎忘记与夏桑榆之间的新仇旧恨了。

    抱着她的腿,就好像她是能够决定自己命运的神祗。

    夏桑榆见她吓了个半死,也不好再为难她:“那你答应我,以后别让光头蛇伤害丛林里面的动物了!”

    “嗯嗯!我再也不干这样的事情了!”

    乔玉笙连连答应。

    虽然在看到饿狼撕咬角马的时候,她在心里无数次将角马幻想成了夏桑榆的样子,以此来平息心中的怒火和仇恨。

    可是刚才被饿狼环伺的时候,她真的是吓惨了。

    以后,以后的以后,她都不想再看到有关于饿狼的任何画面了。

    桑榆得到她的承诺,心中残留着的戾气也渐渐烟消云散。

    不多时,方管家亲自带着人过来接夏桑榆回家了。

    她上了车,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光头蛇将乔玉笙轻松抱起,带着她往陵园方向快步走去。

    乔玉笙趴在光头蛇的宽厚巨大的肩膀上,身形枯瘦娇小,像是一只脏腻的芭比娃娃。

    唯有一双眼睛像是两颗黑色玻璃珠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夏桑榆。

    分不清是憎恨还是畏惧,总之,乔玉笙的那双眼睛特别特别的亮,特别特别的瘆人。

    夏桑榆收回视线:“走吧!”

    “是!”司机开着车,十多分钟后,将她带回了墨尔庄园。

    薛紫涵和林心念自从被注射了代号为X的不明药物,两人就完完全全的老实了下来。

    吃什么饮食,听什么音乐,做什么事情,几点睡觉几点运动,全部都是按照家庭医生的健康孕妇生活指南来执行的。

    夏桑榆见她们这般听话,便也不再忧心。

    第二日一早,就开车回了容氏公馆。

    这几天股市可谓沸腾热闹到了极点。

    先是旷世集团的股票以不可遏止的势头大幅下滑,连续三天都是跌停。

    紧接着有旷世集团的股东稳不住了,对外公开出售手中的股份股权。

    在这种风雨飘摇的关头,谁都知道旷世集团是个烫手山芋,不想再捂在怀里了。

    然而偏偏有人反其道而行之。

    一个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神秘人,以‘立夏’的名字大肆收购旷世集团的股票股份股权。

    三天时间,这位立夏砸进去的资金已经过亿。

    有人说立夏是一个清俊异常的年轻男人,也有人说立夏是一个即将崛起的集团公司……

    众说纷纭,却谁也摸不清立夏的底细。

    以此同时,金贝贝的案件也有了新的进展。

    死者金贝贝的姐姐金宝宝亲自去警局澄清了一件事情,说她的妹妹可能本来就有疾病在身,所以才会死在墨尔庄园。

    当然,金宝宝只是说有可能。

    所有人都希望她能出具一份医院医生的病历证明,唯有如此,容先生容夫人才有可能彻底脱离和此事的关系。

    金宝宝却说,这事儿需要再等等。

    她得等到厉哲文和她结婚,才肯出面为夏桑榆容瑾西洗去冤屈。

    一周后,晋城警局周督长亲自邀请媒体和晋城名流,为容瑾西先生即将启程的西部之行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仪式。

    容瑾西穿着一袭薄款大衣,过膝长靴衬得他双腿笔直修长。

    他的五官轮廓俊朗邪肆,墨色双眸深邃如结冰的瀚海,猩红的薄唇冷冽的紧抿成了一道倨傲的弧线。

    所有的光线好似都汇聚在了他的身上。

    他完美得像是电影里面走出来的尊贵王者。

    夏桑榆站在远远的地方望着他,像是仰望着遥不可及的星光。

    瑾西,瑾西……,我爱你啊!

    这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应该就是我明明很爱很爱你,却不能一直陪着你吧!

    容瑾西站在最醒目的中心位置,有礼有节的回答记者提问。

    虽然很冷漠,却让人无可挑剔。

    他眼风一扫,突然看见了远处站着的夏桑榆。

    她穿着一袭白色长裙,兔毛外套衬得她灵动美丽,如明珠似美玉,令人挪不开眼。

    隔着这么远,他都能从她凝望的明眸中感受到她此时的无奈与不舍,还有那么一丝丝让人无法忽视的悲戚与忧伤。

    身周喧闹的世界像是突然之间就离他们远了,模糊了,和他们不相干了。

    他大手掀翻伸到面前的各种话筒,大步往她的方向走去。

    下一刻,他将她紧紧的揉进怀里,暗哑的声音微微轻颤着:“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家好好休息的吗?”

    她伸手保住他的腰,一开口就已经哽咽了:“瑾西,我舍不得你!”

    “傻瓜,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你当然还能够回来,可是你回来的时候,我恐怕就已经不在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