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28章 不二法则
    那声音低沉,凄惨,像是来自某种濒临绝境的动物?

    又往前面走了几步,她确认那真是动物被屠杀时候才会发出的绝望惨叫。

    听上去,那动物个头好像还不小。

    她以前也是冷漠人类中的一员,可是自从养了元宝之后,她对动物就多了一份亲近之感。

    总觉得它们也和人一样,是懂得喜怒哀乐的。

    她脚步加快,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不多时,眼前出现了一片豁然开朗的巨大草坪。

    看清楚眼前场景,她顿时吓得瞪大双眼,脸色惨白差点没直接背过气去。

    只见柔软的草地上,一头长有锋利弯角的角马后半截身体被人活生生的剥了皮。

    真的是活剥了皮!

    腰腹到后臀,再到大腿,皮都已经被生生剥掉了。

    那人的剥皮手法极为精妙,虽然那角马虽然被剥了皮,却并未伤到肌肉骨血,看上去,似乎还有一层近乎透明的膜包裹在上面。

    角马吃痛之下,不停的发出嗷嗷惨叫。

    它在地上挣扎片刻,摇摇晃晃站起身,就想要逃离这恐怖的屠宰场,藏身到丛林中去。

    而光头蛇那近乎两米高的巨大身形敏捷无比,轻易的就将它给堵了回去。

    夏桑榆弯腰呕吐了一会儿,抬眼正看到光头蛇对不远处坐在巨石上面的乔玉笙露出嘿嘿傻笑。

    虽然很傻,可是那笑容明显很讨好。

    他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讨乔玉笙的欢心吗?

    夏桑榆正要走上前制止光头蛇残忍的举动,却见从对面丛林里缓缓踱步出来一头毛色麻灰的饿狼。

    饿狼一看见被剥了半截身体的角马,兽瞳顿时泛起幽暗的绿光,身形一跃往这边扑了过来。

    那角马察觉到危险靠近,急忙转过身,用锋利的角对着饿狼,口中嗷嗷嗷的声音,像是在绝望的呼喊,又像是在给藏在丛林中不敢出来的同伴告别。

    饿狼也有些惧怕它闪着寒光的角,侧走几步,对着它的后臀猛然扑了过去。

    若在平日,角马早就撒蹄子的跑开了。

    可是现在,角马被光头蛇剥去了半张皮,已经虚弱痛苦到了极点。

    它尽可能的调转身子躲避,却还是被饿狼一口咬在了后退靠近腹部的地方。

    角马发出一声凄厉惨叫:“嗷——!”

    它努力弯着身体,想要用角去顶饿狼,然而……它够不着!!

    饿狼直接从它的身上撕下了一大块血肉。

    几口吞下,又将头探进角马的腹部,觅食最新鲜的脏器。

    而角马还没有断气。

    它嘶鸣着,抽搐着,时不时还弯起身体,用锋利的角向饿狼示威。

    然而它做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饿狼吃定了它!

    很快就从它的脏器中扯出一串血糊糊的东西,狼吞虎咽的咀嚼起来!

    夏桑榆的眼泪早就打湿了面颊。

    太残忍了!这实在是太残忍,太残忍了!

    而坐在巨石上面的乔玉笙突然发出了哈哈哈的笑声:“好玩儿……,哈哈哈,真好玩儿……”

    光头蛇见到她笑,也跟着高兴起来。

    他手舞足蹈的纵跃到了她的身边,将旁边绿芭蕉叶上面的红色浆果捧到她的面前,希望她能吃点。

    才几天不见,乔玉笙已经骨瘦如柴容色枯槁。

    她一头长发肮脏得起绺,脸颊黑黄黑黄的十分黯淡,完全看不出往日丽色。

    唯有一双眼睛亮湛湛的,像是结着万年也融化不了的寒冰。

    她接过浆果,正要送到口边,一声厉喝倏地乍然响起:“光头蛇,你在干什么!”

    她心里一惊,手中的浆果啪嗒一声掉落在了地上:“夏……桑榆?”

    光头蛇一听到主人的声音,也是吓得不轻。

    他放下手中捧着的浆果,连头也不敢抬,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便跪了下去。

    夏桑榆走到光头蛇面前,抬起一脚就踹在光头蛇的肩膀上:“畜生!”

    然而光头蛇太过高大,太过健壮。

    她一踹之下没有将光头蛇踹翻,她自己反而往后面踉跄两步,差点摔倒在地。

    她气得快要吐血!

    去旁边抽出一根荆棘藤条,对着光头蛇就劈头盖脸的抽了下去!

    “畜生,你还有没有人性?啊?你怎么能干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

    好你个光头蛇,你行呀你,就为了讨好这么个破女人,你居然在我宫氏的地盘上干出这么血腥,这么残忍的事情!

    从今天开始,我宫家没有你这样的守墓人!

    我宫家也不需要你这样的守墓人!

    你给我滚!我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

    她气恨至极,口中胡乱的呵斥训骂,荆条更是一下一下往死命抽光头蛇。

    光头蛇跪在地上都比她矮不了多少。

    他低垂着头,默默的承受着她的责罚,不做丝毫反抗。

    饶是他身上的皮肤再厚实,也还是被夏桑榆一下下抽出了血印子。

    在他们的旁边,那角马已经无力回天的倒在地上,任由饿狼将半个身子探进他的脏腑,寻找最美味最新鲜的内脏……

    偏偏它又还没有死,瞪着一双绝望的眼睛死死盯着夏桑榆和光头蛇这边,喉中还发出类似于悲泣的呜咽声。

    夏桑榆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心中又恨又愧,恨不得直接将光头蛇抽死在这里,为可怜的角马偿命。

    气极,怒极之下,喉中竟是涌起一股异样的腥甜。

    噗……,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

    她眼前一黑,摔倒在草地上。

    光头蛇吓坏了,急忙啊啊叫着,扑到了她的身边。

    他伸手想要将她扶起来,可是又想到她尊贵神圣的身份,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他跪着往后面退了几步,然后双手撑地,开始一下一下的对着夏桑榆磕头。

    口中发出难过的呜呜啊啊的声音。

    应该是意识到错,在道歉了。

    夏桑榆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虚弱道:“要道歉,去给那濒死的角马道歉去吧!”

    光头蛇往那头还在最后抽搐的角马看了一眼,愣怔着不明白她的意思。

    给一头角马道歉?

    抱歉啊,他真的理解不了。

    夏桑榆也知道光头蛇自小就被人割去了舌头,又一直都居住在封闭的丛林中,缺少现代文明的熏陶和教化,脾性方面,与野兽其实更加接近一些。

    既然他的脾气心性更偏向于野兽,那么他逮住角马并剥了角马的半张皮,然后用散发着血肉香味的角马引来饿狼的进攻和撕咬,借此来讨好乔玉笙的行为便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她回头往角马的方向看了一眼。

    它已经死了!

    那头浑身浴血的饿狼又召唤来同伴,正围着角马的尸体大快朵颐。

    很残忍!很血腥!

    夏桑榆不忍再看下去。

    她收回视线,一抬眼却正对上乔玉笙那双幽冷森寒的眼睛。

    乔玉笙真是瘦得快成皮包骨头了。

    可是眼神中的恨意和敌意却丝毫也没有减少。

    “夏桑榆,弱肉强食是丛林中的不二法则,你这副悲天悯人的伪善表情我真是看够了!”

    “你这副又騒又贱的样子我也是看够了!”

    “你害死了陆泽,害死了唐又琪和渡边次郎,你的心肠明明比谁都歹毒,却要在这里假惺惺的故作姿态,我真是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你的心里眼里全都是恶,又怎么会看得到善的一面?既然你看我恶心,那就别看啊,实在不行,你还可以自毁双目!”

    夏桑榆与乔玉笙斗嘴了几句,又转身对光头蛇道:“光头蛇,去通知一下方管家,让他派人来接我,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光头蛇使劲点头,憋着一脸将功补过的表情,起身就往庄园的方向大步跑去。

    不多一会儿,他那魁伟巨大的身形就消失在了丛林中。

    桑榆刚才被气得呛了一口血,这时候只觉得双腿发软,全身都是虚汗。

    她在乔玉笙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嘲讽道:“看来你日子过得还不错,到现在都还不忘谈恋爱!”

    乔玉笙抬手捋了捋脏得起绺的头发,嘻嘻笑道:“是啊!我乔玉笙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只要是雄性,不管他的年龄如何,身份背景如何,我都有办法让他爱上我,成为我的裙下臣!”

    说着她又往光头蛇离开的方向看了眼,得意道:“你的这个仆人虽然看上去凶神恶煞毫无人性,可是他对我倒是很好!他怕我饿着,就摘果子给我吃;怕我郁闷,就摘鲜花送给我;怕我不开心,所以这几天总是带我到丛林里面玩耍,逮着一些活的动物,就变着法儿的弄死它们,以此来博我一笑。”

    桑榆缓缓淡笑:“既然你这么喜欢光头蛇,那我让方管家替你们举行婚礼吧!你可以永远留在他的身边,为他生儿育女……”

    “别呀……”乔玉笙的眼中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夏桑榆嘲讽笑笑,没再搭理她。

    见那副重达几十斤的精钢锁链还套在乔玉笙的足踝上,而且光头蛇为了不让她逃跑,还将锁链的另外一头绑在了旁边一块大石头上。

    看到她逃不掉,她也就放心了。

    乔玉笙从绿芭蕉叶上面取了一串红色浆果,一面美滋滋的吃,一面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了我?如果我死在了这里,我就变成鬼日日夜夜缠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