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27章 野兽与美女
    夏桑榆脸上带着笑,眼底却是一片瘆人的森然寒意。

    她一个眼神示意,另外一名医生模样的人将同样一管淡绿色液体推入了林心念的身体内。

    林心念一直都在哭,抽抽噎噎,连句完整话也说不出。

    看上去,真的是吓惨了。

    夏桑榆冷硬道:“有什么好哭的?你们当初诬陷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的下场!”

    林心念哭得一塌糊涂,就连薛紫涵也慌乱惊恐到了极点:“夏桑榆,我,我和林心念,会变成电视里面那样的怪物吗?”

    “当然会!”夏桑榆面无表情,冷声说:“不过你们也别太过害怕!若你们表现好,等孩子生下来,我会考虑让方管家送你们去国外彻底解毒的!”

    夏桑榆说完这一句,看也不看她们,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方管家在门外守着,见她出来,立马恭敬的迎了上来:“桑榆小姐,这样行吗?”

    “当然行!你放心,这下她们不敢再做妖了!”

    桑榆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疲惫的长吁了一口气:“我好累,有没有吃的?”

    “有!我这就让佣人把饭菜送到你的房间去?”

    “不了,我自己去饭厅吧!”

    “桑榆小姐,我看你脸色不好,要不吃完饭还是去温泉池泡一会儿吧?”

    方管家的声音里面有着满满的忧虑。

    算了算时间,桑榆小姐只怕也没多少时日了!

    唉……,她走了之后,这偌大一个宫氏,就只有靠他先帮忙撑着,等到两位小主人长大之后,他肩上的担子才能稍稍轻松些吧!!

    夏桑榆侧身看了他一眼:“好了方管家,你别愁眉苦脸的,我只是有些累,暂时还死不了!”

    “是是是!桑榆小姐吉人天相,一定能够长命百岁的!”

    “唉……,你这话估计连你自己都不信吧!”

    桑榆苦笑,与方管家又交代了一些事情,便去了饭厅。

    吃了点东西,又去药浴温泉里面泡了半天。

    那些黑裙锦鲤对她的身体特别感兴趣,摇摆着轻盈如裙的黑色尾巴,围绕在她的身周不肯散去。

    她拿过女佣递上的平板,开始浏览最新的新闻动态。

    旷世集团的股值在中午的时候又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半天时间,容氏的损失已经过亿。

    网络上各路能人上窜下跳的蹦跶,预示着旷世集团的消亡,将会使晋城的经济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寒冬期。

    而容瑾西对于这样的现状视若无睹。

    在今天上午的记者见面会上,他更是神色坦然,发布了道歉声明,表示愿意接受法律和舆论的惩戒。

    在这之外,他还愿意变卖名下除容氏公馆外以外的所有动产和不动产,所得资金全部用于资助整个西部和北部的贫困山区失学儿童。

    甚至他还承诺,要从所有的失学儿童中挑选较为优秀的一万名,承担他们所有学费和生活费等一切开销,直到他们学业有成,能回馈社会为止。

    媒体对于他这样的做法给予了极大的赞誉。

    一时之间,网络上的舆论又开始发生了倾斜。

    都说容先生是真正的慈善家,他有着如此悲天悯人的大情怀,怎么可能会杀人?

    似乎只需要一个契机,容瑾西就能脱罪了!

    可是夏桑榆始终觉得不安。

    她离开温泉池,换好衣服直接就开车出了门。

    她要去警局见容瑾西,她有很多话要对他说!

    车子刚刚驶出丛林,容瑾西的电话就打来了:“桑榆!”

    桑榆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想哭:“瑾西,瑾西你怎么样了?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他云淡风轻的声音带着笑意:“没有!我和周督长正打桌球呢!”

    “我不信!我现在就要过来看你!”

    “别!你别过来!”

    “为什么?”夏桑榆拧眉道:“他们把你关起来了?他们对你用刑了?”

    “哪有这么夸张?我真的在和周督长打桌球,不信我们视频一下吧!”

    “好!”夏桑榆很快就打开了视频。

    容瑾西与周督长就同框出现在她的视频对话框里。

    他看上去神清气爽,状态还不错的样子。

    周督长在旁边亲昵的攀着他的肩膀,笑着对夏桑榆道:“容夫人,容先生在我这里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哈哈哈,你别担心,我和容先生会应付好当前局面的!”

    “周督长,谢谢你的关照!”

    桑榆看着容瑾西,又道:“瑾西,为什么要变卖所有产业?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挽回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下去会一无所有的!”

    “我怎么会一无所有?我这不还有你和咱们的孩子吗?”

    他从怀里摸出那只气垫盒子,打开后,将镜子上面的唇印对着她道:“桑榆,只要有你和孩子在,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那枚唇印是她印上去的。

    几天过去了,唇印还是那么鲜明,完美,透着诱惑的味道。

    她脸颊微微发热,嗔道:“别说这么肉麻的话,周督长还在呢!”

    周督长一拍脑袋,恍然道:“糟糕,我突然想起还有些很重要的公事要处理,你们聊,你们聊哈!”

    说完,便自觉的离开了。

    容瑾西将气垫盒子啪一声关上,小心的收入怀中,才又抬眼凝视着她道:“桑榆,接下来的几个月我恐怕不能陪你了!”

    她紧张的问道:“你会被他们关在监狱里吗?”

    “不!我得去西部还有北部的各个山区走一走,一万名失学儿童,可不是个小数目……”

    “你真的要去?我以为只需要做做样子就可以了,毕竟没有谁会真的在乎你具体资助了多少名儿童!”

    只要他有这个行为和意愿就行了,公众有时候其实挺好糊弄的。

    他却正色说:“我必须得去!金贝贝的死和我或多或少都有些关系,我必须得做点什么,心里才过得去,往后的日子也才会过得心安!”

    桑榆无奈摇头:“你呀你,真没有做坏人的潜质!”

    “我要那做坏人的潜质有什么用?”

    他唇角染笑,眼神温柔的看着她:“我希望把这事儿处理得漂亮一点!这样的话,咱们孩子将来长大了,才会拍着胸口自豪的说,我爸爸是这天地间最俯仰无愧的男人!我也希望你以后在名媛贵妇圈能够抬得起头,不会因为我今日的逃避而被人戳脊梁骨!”

    他声音低低的,暖暖的,带着撩拨人心弦的磁性醇厚。

    她听着听着,视线就模糊了:“瑾西……”

    “好了,别难过了!快回去吧……”

    “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三个月到六个月吧,我尽量赶在你生产之前回来!”

    他的眼神和表情都充满了为人夫,为人父的温柔与慈爱:“乖,这几个月你啥都别做,就安心在家等我就好……”

    “可是,我想见你啊!”

    “我也想见你!”他墨瞳微漾,低声道:“我还想要你呢……,不过你现在是孕早期,为了宝宝和你的健康,我还是不见你了……,听话,回去吧,我会好好的!”

    一番劝哄之后,她终于咬着嘴唇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结束通话后,她在车上呆坐了好一会儿。

    瑾西要三个月到六个月才能回来,也就说,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他们还能再见面?

    嗯,这样也好,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她正好把该安排的事情都安排一下。

    只有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她才能够安心的离开这个世界,离开最亲最爱的他们。

    夏桑榆心下思量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听瑾西的话,先回到墨尔庄园去。

    墨尔庄园关着三个想要祸害她的贱人,她不放心,还得回去细细的叮嘱方管家一番。

    明日一早,再回容氏公馆去陪曜儿不迟。

    车子原地调头,重新进入丛林。

    丛林中的这条路她进进出出已经走了无数次,所以脑子里面想着心事,心里便稍稍有些松懈。

    没想到就这么一松懈,半个小时后,她就发现自己迷路了。

    前面也有箭头做指引,可是身为宫氏的人,她一眼就看出那些箭头只是用来迷惑外人的伪路标。

    而真正的路标,早就被她错过了。

    这可怎么办啊?

    难道又打电话给方管家,让他找人来带自己回家?

    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打电话的念头。

    方管家这时候肯定很忙。

    而且,她也觉得迷路这件事情,挺丢人的。

    算了,慢慢往前开呗,总能找到回庄园的路。

    路上都是厚厚的松针积叶,轮胎从上面碾过,发出沙沙的声响。

    四周安静极了。

    整个丛林像是一座绕来绕去的迷宫,她开了一会儿,连伪路标都看不到了。

    见鬼,这丛林怎么这么大?

    她将车停下,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四周都是遮天蔽日的百年生古木,她想要凭借肉眼辨别方向根本是不可能的。

    她徒劳的四下张望了许久,依旧是一无所获。

    她颓然的叹了口气,看来真的只能打电话给方管家求救了。

    正准备往车上走,迎面突然轻轻吹来一阵山风。

    渗凉的山风除了带着一丝丝腥味儿,仿佛还携带着一阵异样的惨叫?

    她浑身的汗毛一下子就立了起来。

    该不会是有鬼吧?

    心里明明很害怕,可是她还是不受控制的往惨叫传来的方向紧走了两步。

    于是,那叫声就愈加清楚的,一阵一阵的传到了她的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