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24章 早安啊宝贝
    厉哲文的脚步顿时就好像灌铅一般,再也挪动不了半步。

    金宝宝冷声又道:“你若去追她,我就算穷尽余生之力也要将她送进监狱;你若是留下来陪我,我一定会让她免于这场牢狱之灾!”

    厉哲文转身看向她,沮丧道:“金宝宝,你赢了!”

    金宝宝唇角一扬:“过来扶我,我吃撑了。”

    “好!”厉哲文上前,扶着她离开了甜品店。

    夏桑榆漫无目的在街上游荡了许久,回到容氏公馆的时候,已经快深夜了。

    守门的佣人见她浑身狼狈的回来,急忙用内线电话通知了徐管家:“徐管家,夫人回来了!”

    桑榆失魂落魄的穿过秋意瑟瑟的花园,沿着青石小径往主楼的方向走。

    这个家里面,没了容瑾西,便显得好静,好冷啊。

    一条黑影突然从暗中窜出来,哧溜一下就抱住了她的足踝。

    软软的,毛茸茸的。

    她低头一看,惊喜道:“元宝?你是在等我回家吗?”

    元宝在容氏公馆生活得很好,毛色油亮,身形也比以前胖了一圈。

    因为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元宝今天格外黏她。

    抱着她的脚踝在地上撒娇打滚,一定要她摸摸,要她抱抱才肯从地上起来。

    她满心凄惶,却还是在看见元宝的这一刻,快要被它给萌化了。

    “元宝,别闹,快放开夫人!”

    是徐管家的声音。

    夏桑榆一抬眼,便看见主楼前面黑压压站着十几名佣人。

    他们都用关切的目光望着她:“容夫人,你回来了!”

    徐管家更是快步上前:“夫人,你这是怎么搞的?你身上怎么这么湿?你的膝盖怎么摔破了?还有你的手……,天呐,你的手怎么被人伤成这样?”

    徐管家紧张的大呼小叫。

    家庭医生也很快就提着药箱小跑了过来:“容夫人,我帮你看看伤势!”

    夏桑榆抬起受伤的左手,不在意的笑了笑:“不打紧,一点儿皮外伤而已!”

    “流了这么多血,还叫皮外伤?”

    秀雅和芬姐扶着她进了主楼大厅。

    家庭医生用液体酒精帮她把手上的血迹清洗干净,手背上断裂的半截叉子就赫然显露了出来。

    秀雅失声低呼:“天呐,这是谁干的啊?”

    芬姐低头抹泪:“是谁对夫人下了这样的狠手?唉……,容先生看到了,还不知道会怎么心疼呢!”

    陈叔也在一旁叹道:“可怜的孩子,你在外面都经历了什么啊?”

    夏桑榆反而笑着安慰他们:“好了!你们别担心了!我真的没事儿!都这么晚了,大家别围着我,早点回去休息吧!”

    徐管家问:“夫人,先生呢?先生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先生?”桑榆眼底浮上痛色,不确定的语气道:“他恐怕……还要过两天才能回来吧!”

    晋城警局,督长办公室内。

    容瑾西通过监控摄像头,把夏桑榆刚才在楼下的情况看了个一清二楚。

    看到她狼狈的摔倒在地,他的心都揪痛起来。

    她真是个爱摔倒的女人啊!

    她的身体与她的灵魂好像从来没有完美的契合在一起过,稍稍一个晃神,她就会摔倒。

    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他已经不记得她摔倒过多少次了。

    不过还好,每一次她快要摔倒的时候,他都会恰好在她身边扶住她。

    而这一次,他却只能隔着冰冷的屏幕看着她了。

    周督长将一杯热气袅袅的伯爵茶递到他的手边:“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

    容瑾西伸手接过,却没有喝。

    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身影,直到她上了停在外面的那辆警车。

    他这才轻叹一声道:“对!她不会有事的!在我的印象中,她可比外表看起来的样子坚强许多!”

    “那你呢?”周督长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能有什么打算?我当然是无条件的接受法律的惩戒了!”

    容瑾西漫不经心,低头喝了一口醇香的伯爵茶。

    有周督长这尊大神护着,他知道自己不会有事。

    他只是很好奇,好奇桑榆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夏桑榆在家庭医生的帮助下,膝盖上的伤口重新换药包扎过,手背上的水晶叉子也被拔了出来。

    值得庆幸的是,水晶叉子没有碎在她的手背骨肉里。

    不然的话,只怕少不了还得做一场手术才能将碎了的水晶渣取出来。

    医生帮她上了止血生肌的药,一面包扎一面说:“夫人,这段时间你饮食要清淡些,尽量别吃深色食物,留疤可就不好看了!”

    “嗯!我知道了!”

    “还有,伤口愈合之前千万别沾水,发炎就麻烦了!”

    “好!我都记下了!”

    桑榆转身对徐管家道:“行了徐管家,让大家都散了吧!我也困了,想早点休息!”

    “是!”一众佣人都十分听话,不多时,便都各自回去歇着了。

    桑榆在秀雅的帮助下洗漱干净,换了一身舒适的棉质睡衣,便去了曜儿的婴儿房。

    小小的人儿睡得正是香甜。

    窗外的月光皎洁清幽,衬得稚嫩的他仿佛笼罩在一层圣洁的光晕里,宛若天使。

    她俯身亲吻他的额头,他柔软的头发。

    曜儿感觉到她轻柔的触碰,在梦中低低嘟哝一声,小嘴眨砸吧两下,肉肉的小手突然一抬,抓住了她垂下去的一缕头发。

    她生怕惊醒了他,急忙僵直着身体不敢乱动。

    片刻后,见他又进入了甜美的梦乡,便想要将头发从他的小手中抽出来。

    然而他抓得实在太紧了。

    肉肉的小手攥成了拳头,掰不开,也抽不出。

    她只得将他轻轻抱起来,一起去旁边的大床上面睡。

    曜儿像是感觉到了母亲的温度和母亲的体香,一个劲的往她的怀里拱。

    她心里被一种强烈的母性柔情充盈着,就算曜儿压着了她受伤的手,也不舍得将他从怀里推开。

    第二天早上,曜儿咿咿呀呀的软糯声音将她从睡梦中唤醒。

    一睁开眼睛,面对的就是曜儿那会双比黑曜石还要明亮的澄澈眼瞳。

    她甚至在曜儿的眼瞳里,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她柔柔的笑了笑:“早安啊宝贝!”

    曜儿用咿咿呀呀的声音回应她,肉乎乎的小手直接伸到了她的脸上,眼神中全是欣喜与依恋。

    母子两个在床上玩了一会儿,照顾曜儿的专门护理人员便过来帮曜儿换尿不湿和喂早餐营养奶了。

    曜儿被抱走,桑榆才觉得整个左边手臂像是坏掉了一般,麻木又胀痛。

    “容夫人你怎么了?”

    “我手……好像被曜儿压麻了!”

    “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护理人员的按摩手法十分专业,几分钟,桑榆便能活动如常了。

    她下楼吃了早饭,然后上网浏览了一会儿本市最新新闻。

    果然如容瑾西希望的那样,现在所有的矛头都从她的身上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媒体这一次的报道虽然比较客观,并没有什么夸大捏造的成分,却还是导致容瑾西一夜之间形象大跌。

    旷世集团的股票也在今日开盘之后就出现滑铁卢的暴跌。

    风雨飘摇,谣言四起。

    网上甚至有一位能人发表了一片帖子,预测容瑾西若被坐实了杀人的罪名,旷世集团的市值将会大幅度缩水。

    不出两三个月,旷世集团这座巨无霸商业帝国将会轰然倒塌。

    破产,将会是必然的结局。

    桑榆心惊肉跳的看完这篇帖子,后背已经沁出了一层密密的冷汗。

    容瑾西为了护她,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吧?

    她感动之余,又是深深的忧虑。

    她在房间里面来回踱步,思前想后,总算想出了一个可以暂时应对当前局面的办法。

    她拿出手机,拨打了容淮南的手机号。

    只响了一声,容淮南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桑榆,你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

    夏桑榆开口道:“二哥!我有事情需要你帮忙!”

    “哟呵,这一声二哥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容淮南笑嘻嘻又道:“说吧,想要我帮什么忙!”

    “我想要请你帮帮瑾西,帮帮容氏!”

    “不好意思,我已经被容瑾西扫地出门了!他的生死,容氏的生死,与我毫无关系!”

    “可你的身体里面流着的始终是容氏的血!现在容氏有难,瑾西有难,你不能见死不救!”

    “……”容淮南在电话那端沉默起来。

    时间好像突然之间就被拉得特别特别的长。

    一分一秒,都是如此难捱。

    夏桑榆被这种紧张煎熬的气息紧紧攥住了心神,正觉得有些窒息的时候,容淮南低低的声音传来:“到四方传媒找我吧!”

    “你愿意帮我?”夏桑榆惊喜道:“好好,我马上就过来!”

    她换了衣服,简单的上了点淡妆,直接便开车出了门。

    四方传媒位于晋城偏南的繁华商圈。

    桑榆站在四方传媒气势磅礴的办公大楼面前深吸了一口气,又将自己的计划在心里过了一遍,确认一定能够打动容淮南,这才戴上能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抬步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