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23章 叉她
    金宝宝的唇从他的唇上移开:“怎么了?”

    他连忙掩饰:“没,没怎么!”

    目光却一直看着夏桑榆的背影,视线久久不能收回。

    金宝宝回头看了一眼,对着并未跑远的夏桑榆笑道:“夏桑榆,好巧啊!”

    夏桑榆身形一顿,脚下就好像生根了一样,再也挪动不了半步。

    其实她也不明白,刚才为什么要突然转身就跑!

    就好像是她夏桑榆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这时候停下脚步想想,也觉得刚才的举动太夸张了。

    她坦坦荡荡,有什么好怕的?有什么好回避的?

    她转过身,从容笑道:“嗨!宝宝,哲文,真的好巧啊!”

    厉哲文注意到她膝盖上的那一张OK绷,本能的就要上前问问她怎么了。

    金宝宝一记冷冷的眼神丢过来,他便又不敢乱动了。

    夏桑榆走到金宝宝面前:“宝宝!有些话,我想与你单独谈谈!”

    “好呀!正好我也有话要对你说!”

    金宝宝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甜品店:“我们去那里吧!”

    “好!”

    夏桑榆还真的有些饿了,坐下后就毫不客气的点了一份岩浆巧克力和一份草莓蛋挞。

    金宝宝则十分优雅的翻看了一下点餐牌:“给我一杯水果沙拉,谢谢!”

    “好的!”点餐小妹看向静默的厉哲文,礼貌道:“那这位先生需要点什么呢?”

    “我……”厉哲文刚想要一杯黑咖啡,金宝宝突然插话道:“哲文,我刚才好像掉了一只耳环在电影院,你去帮我找回来好不好?”

    厉哲文看了看她耳垂上的钻石耳环:“没掉,这不挂着的吗?”

    “不是我耳朵上的掉了,是我包里面的掉了!”

    金宝宝伸手推他:“去吧去吧!我刚才看电影儿的时候,从包里摸东西,不小心就弄掉了一只,很贵哒,你去帮我找回来好不好?”

    厉哲文看了看对面的夏桑榆,明显有些不情愿的说道:“我还是不去了吧,去了也不一定能找回来!”

    “我让你去你就去呗!哪儿来这么多废话!”

    金宝宝柳眉一竖,眼神里面充满了只有厉哲文才看得懂的威胁。

    厉哲文无奈起身:“那好吧!”

    夏桑榆看着厉哲文走出甜品店的门,收回视线轻笑道:“他有什么把柄落在你的手里?”

    金宝宝怔了一下:“你这话什么意思?”

    “若不是你捏住了他的把柄,他会这么乖乖听话?”

    “他爱我!帮我去找一下东西怎么了?”

    金宝宝满是敌意的看着夏桑榆,冷笑道:“怎么?备胎被我抢走,你心里不舒服了?”

    “什么备胎?”夏桑榆瞪她一眼道:“我一直把哲文当成是朋友!”

    “朋友?呵呵,夏桑榆,你的这些鬼话哄哄别人还行,哄我,你以为我会信?”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和厉哲文清清白白,从来没有半点儿逾矩之处!”

    夏桑榆的巧克力和蛋挞来了。

    都说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吃一些甜食会好受些。

    她用银质小勺子舀起一勺软软稠稠的巧克力放进口中,缓缓闭上眼睛,享受巧克力在唇齿之上融化的美妙感觉。

    金宝宝在对面白了她一眼:“多吃点,胖不死你!”

    这一句话听上去像是抱怨,实则隐含关心。

    夏桑榆突然之间就觉得鼻头发酸。

    她扯过纸巾擦了擦嘴角,看着金宝宝道:“宝宝,我想给你说一件事情!”

    “还想给我说厉哲文的事情吗?”

    金宝宝将一块水果丢进口中,冷声说道:“我和厉哲文已经在正式交往,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结婚,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打他的主意!”

    “是吗?那我祝福你们!”

    “你……祝福我们?”

    “嗯,哲文是个难得的好男人,我希望你能善待他,也希望你们能够白头到老,有一个好结果!”

    “谢谢!你会如愿的!”

    “可是,我想要给你说的,并不是这个!”

    夏桑榆伸手抓住金宝宝握着水晶叉子的手,郑重道:“宝宝,我想给你谈谈金贝贝的死!”

    “还有什么好谈的?她死在你的墨尔庄园,薛紫涵和林心念都指证是你杀了她!”

    金宝宝神色倏然变冷:“夏桑榆,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从警局里面出来的,不过我警告你,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的!”

    “我没有杀金贝贝!”

    夏桑榆着急的解释道:“宝宝,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患了不治之症,只剩下八个月的时间了!”

    金宝宝一怔:“你活不长了?”

    “没错!我得了一种很罕见的疾病,活不长了!”

    她再次抓住了金宝宝的手,真挚道:“我知道贝贝喜欢容瑾西,所以我将她留在身边,也是为了能够等到我死了之后,将瑾西交给她来照顾!”

    金宝宝不说话,一双睫毛密翘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努力分辨她话里面的真伪。

    桑榆肃然又道:“贝贝是因为误食了我的堕胎药,又喝了一点儿红酒,红酒和堕胎药发生了反应,才会生成致命的毒素……”

    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金宝宝。

    末了她又说道:“宝宝,我很珍惜和你之间的感情!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任何的误会!我给你讲这些,也是想要请你相信我,贝贝的死是个意外,和我没关系,和容瑾西更没有关系!”

    金宝宝愣愣半晌,突然呵呵笑了起来。

    桑榆被她笑得后脊生凉:“你不相信?”

    “我怎么相信?”金宝宝冷意更甚:“夏桑榆,我差点忘了你曾经是一个网络写手,编故事一直都是你的强项!”

    “我没有编故事!我说的都是事实!”

    “绝症?堕胎药?红酒?毒素?这些就是你口中的事实?”

    金宝宝端起面前一杯冰水,噗一下,猛地往夏桑榆的脸上泼去:“滚!马上从我的眼前消失!我不想再听到你说任何一个字!”

    冰水顺着夏桑榆苍白的脸颊滑落,在精致的下颌处汇成一颗一颗水珠,嘀嗒落下。

    她眼神空洞:“宝宝……”

    “滚!”金宝宝厉声急喝,手中的水晶叉子直接就往夏桑榆的手背上面狠狠戳来!

    叉子直接插进了桑榆的手背。

    然后咔嚓一声,从中间断掉了。

    血从白皙如脂的手背上冒出来,怵目惊心。

    夏桑榆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木然空洞的一张小脸上,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金宝宝却被吓到了:“你,你还不滚?”

    “好……,我走!”夏桑榆凄然一笑,站起身道:“宝宝,你保重!不管怎样,我还是把你当成是最好的朋友!”

    “滚啊!”金宝宝的眼眶突然就红了。

    她掀翻了面前的沙拉果盘,站起身冲着夏桑榆张牙舞爪的吼道:“夏桑榆,你少特么地在我面前装可怜!你不是说你活不长了吗?那好,八个月之后,如果这世上没了夏桑榆,那么我便承认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会用一生去祭奠你,每年清明,我都会去你的坟前给你上香扫墓!”

    她气到快要爆炸,说的全部都是气话。

    夏桑榆却戚然含笑:“谢谢!那你可别忘了,每年清明都来看看我!”

    说完,转过身就这样走了。

    金宝宝愕然又气忿,气得胸口一阵一阵发疼。

    眼前还莫名其妙漫起了一层氤氲水雾。

    她扯过纸巾擦了擦湿润的眼角,对邻桌探头张望的一对男女吼道:“看什么看?当心我把你们眼珠子抠出来!”

    浑身戾气的样子,全然没有半点儿名门闺秀的气质。

    那对男女被骂得脑袋一缩,赶紧结账,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金宝宝颓然坐下,轻抚着心口暗道:该死的夏桑榆,装可怜装得可真是太到位了!

    若不是她定力十足,刚才只差一点点就又心软了。

    她心里空落落的,突然很想吃东西,很想用食物将肠胃填得满满的。

    水果沙拉已经被她掀翻在地。

    她招了招手,对店员小妹道:“给我一份岩浆巧克力,一份草莓蛋挞!”

    一份热量极高的岩浆巧克力和一份草莓蛋挞下肚,厉哲文气喘咻咻从外面走了进来。

    “宝宝,放映厅和电影院的洗手间我都找过了,没有发现你掉的耳环……”

    他的声音突然一顿。

    视线看向那空了的位置:“学姐走了?”

    金宝宝满足的打了一个嗝,风情万种的眼神撩向他:“嗯!她走了!她说祝我们幸福,还说要祝我们白头偕老!”

    厉哲文的目光落在餐布上点点殷红的血迹上:“她怎么了?受伤了?”

    言语里面的关切之意,让金宝宝的心里像是被针扎一般难受。

    “对!她受伤了!被我用叉子呼一下插在了手背上!”

    她握着叉子,给他重现刚才插夏桑榆的动作。

    她眼神中的狠戾让厉哲文不寒而栗:“金宝宝,你可真毒!”

    转过身,他大步就要往外面去追夏桑榆。

    他知道她回家的线路,相信要不了几分钟,就能够追上她的。

    金宝宝却在身后冷嗤一声笑了起来:“哲文,你可得想好了!你真的要去追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