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22章 他觉得脏
    记者们也都跟着追问道:“对啊!证人薛紫涵和林心念的指控都说是夏桑榆杀了金贝贝,这怎么突然又变成容先生了呢??”

    女警从容不迫:“我这里有容先生亲口承认的音频!”

    说着,将一只微型录音笔拿了出来。

    打开之后,容瑾西磁性醇厚的声音传来。

    “大家好,很抱歉,给你们带来如此多的困扰!我在这里说明一下,金贝贝的死和夏桑榆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还请大家放过她,不要打扰她的生活,请给她足够的尊重,因为她现在是需要被人关怀的孕妇……,金贝贝的死,我愿意承担全部责任!毕竟,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他愿意承担全部责任?

    也就是说,他要留下来替她担下这一切了?

    夏桑榆没有听完,转身就往电梯扑过去。

    瑾西,瑾西你不能骗我,你说过要回家的!

    电梯门口,她脚下一崴,往地上摔去。

    这一次,身边没有那双有力的臂膀护着,她直接就摔了下去。

    好狼狈!好……痛!

    两名女警急忙小跑着过来将她从地上扶起:“容夫人,你还好吧?”

    她满面是泪,将脸埋在双臂间不敢抬头:“容瑾西,我要见容瑾西……”

    “容夫人,容先生现在恐怕不方便见你!”

    两名女警将她扶起,扶着她往外面走。

    她恍恍惚惚,跌跌撞撞。

    有记者为她递上了纸巾:“对不起啊容夫人,我们都错怪你了!”

    “容夫人,你别难过了……”

    “我们都不相信容先生会杀人!”

    “大家都别瞎猜了,相信要不了多久,一切就都会真相大白的……”

    记者们没了刚才咄咄逼人的尖锐气势。

    他们自动退到两边,让出一条通道给夏桑榆和两名女警。

    夏桑榆小脸煞白,失魂落魄的上了停在门口的警车。

    警车呼啸着,载着她往容氏公馆的方向驶去。

    她焉哒哒的靠在车窗上,颓然叹了口气:“你们说,他怎么这么傻?”

    “容夫人,你别难过了,容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不知道,可是我们都知道他是非常非常爱你的!”

    另外一名女警也道:“对啊,容先生真的很爱你!容夫人,你现在怀着小宝宝,别太伤心了,身子要紧……”

    夏桑榆的手下意识的放在平坦的小腹上,眼眶再次湿润起来。

    司机在前面打开了车载音乐。

    男歌手深情又纠结的声音唱到:……,你一出场别人都显得不过如此,互相折磨到白头,悲伤也坚决不放手……

    歌词莫名就戳中了泪点,她的眼泪流得更加肆意。

    女警一面给她递纸巾,一面对前面开车的同事说:“小王,换首歌,换首欢快点的!”

    “不用了!”夏桑榆擦了眼泪,深吸一口气道:“我没事儿了!把我放在前面的街口吧,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不行啊!周督长亲自交代过,一定要把你安全的送回家!”

    “你们就放心吧,我会很安全的!”

    她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我就是肚子饿了,突然很想吃九炙食铺的咕噜肉……”

    女警释然:“哦,你想吃东西啊,那我们陪着你吧,吃完了再送你回家也行!”

    夏桑榆道:“咕噜肉需要九炙九烤,很费时间的,你们确定要陪我?”

    另外一名女警露出为难的神色:“我恐怕不行啊,早就过了下班时间,我老公还在等着我回家吃饭呢!”

    前面开车的小王也说:“我也还约了女朋友看电影!”

    “既然大家都有事儿,那我就更不应该拖着大家老不下班了!”

    夏桑榆往外面看了看,又道:“把我放下吧!这都到宏福街了,我吃过咕噜肉,就算步行也要不了二十分钟就能到家了!”

    “那……,容夫人你可得早点回家,千万别在外面出什么事情,不然的话,我没法给周督长交代!”

    “好的!放心吧!这太平盛世,能出什么事儿啊!”

    她甚至还表情轻松的冲女警挤眼笑了笑。

    女警表情讪讪:“那好,容夫人,再见!”

    这容夫人心可真够大的。

    刚才还为了容先生的入狱哭天抹泪要死要活呢,现在居然又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一心想着要去吃咕噜肉了。

    看来,她也没那传说中那么爱容先生嘛!

    刚才那些表现,说不定只是在媒体面前做做样子博取同情的。

    能有容先生替她担着罪名,她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女警心里腹诽了一阵,对夏桑榆的态度就冷淡了许多。

    夏桑榆一下车,她就砰一声关上车门:“走!回去!”

    警车嘀呜嘀呜的叫着,很快就从夏桑榆的视线中消失了。

    夏桑榆转身就进了附近一家手机店。

    因为是晚上,店里面的顾客并不多。

    所以她一进去,几名店员的目光便全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快看,这不是因为杀人被抓起来了的容夫人吗?”

    “她怎么又被放出来了?”

    “看她头发好乱,膝盖上也有血……,该不会是越狱逃出来的吧?”

    “越狱?你美剧看多了吧?容夫人这么瘦弱,怎么也不像是越狱的人啊!”

    “人不可貌相,我看她还不像是杀人犯呢!结果她还不是杀了金贝贝?”

    墙倒众人推!

    她这一次入狱,搞得都快成过街老鼠了。

    也是听到这些店员的议论,她才知道刚才在电梯门口摔那一下,把膝盖都摔破了。

    心里面揣着沉甸甸的心事,竟是连一丝一毫的疼痛都没感觉到。

    她迎着众人的目光,神色坦然的在柜台前面的客户椅上坐了下来:“我要买手机,你们谁能帮我介绍一下吗?”

    “容夫人,请问你要买什么牌子的手机?”

    一位眼睛很漂亮的年轻女店员含笑说道:“我们这里新到了好几款,容夫人可以先说说你对手机的要求吗?我好更准确的帮你推荐!”

    “我原来的手机掉水里了!我想先请你们帮我恢复一下我原来的手机卡,然后我再买一个内存大一点儿的!”

    夏桑榆说着,从拎包里面找出了那张被浸泡过的手机卡。

    女店员接过看了看:“好的!容夫人你稍等,我这就让技术人员帮你看一下能不能恢复!”

    “好!麻烦你们了!”

    夏桑榆尽量用坦然的神色回应质疑的目光。

    片刻后,那些店员也就都觉得有些无趣,各忙各的去了。

    也是,如果容夫人真的有罪,自有法律惩罚她,还轮不到他们在这里瞎操心。

    几分钟后,有好心的店员为夏桑榆送来了一杯热水,和一张OK绷。

    她含笑说谢谢,尽量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凄惶。

    贴上OK绷,手机卡也很快就恢复了。

    配了一款新手机,开机后,找出厉哲文的电话号码,正要拨出去,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一对熟悉的人影从透明的落地窗前经过。

    男的身材颀长,轮廓清俊,女的身姿曼妙,成熟美丽。

    正是厉哲文与金宝宝。

    金宝宝挽着厉哲文的手,整个身体都快挂在厉哲文的身上了。

    看上去很亲密啊!

    她的秀眉一下子拧了起来,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在她的记忆当中,厉哲文一直都是避着金宝宝的,没道理她今天才被警官带走,厉哲文就和金宝宝相爱了吧?

    她站起身便跟了上去。

    好几次她都想要叫出厉哲文的名字,可是一看到他们那么亲昵的背影,一听到金宝宝那么温柔甜蜜的声音,她便像是哑巴了一般,连一个最简单的音节都发不出。

    过了一条街,金宝宝突然来了兴致:“哲文,我想吃冰激凌!”

    “好!我帮你买!”

    厉哲文去旁边店买了一份甜筒,递到了金宝宝面前:“给!”

    金宝宝甜得发腻的声音道:“我要你帮我剥!”

    “好!”甜筒很快就剥好了:“吃吧!”

    “我要你喂我!”

    “……”他挣扎了一下,还是说:“好!”

    金宝宝满足的笑了起来,伸出粉色的舌头,含着甜筒顶端做了一个极其暧妹的舔舐动作,一双眼睛望着他,都快要溢出春水来了。

    厉哲文只当看不懂她眼神中的暗示意味,淡声说:“电影也看过了,甜筒也吃过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家了?”

    “我不!”金宝宝伸手拉住了他握甜筒的手:“我要你也吃!”

    那甜筒上面,不仅有她的唾液,还沾了她的唇色。

    厉哲文觉得,有点脏。

    金宝宝声音冷了些:“怎么?你嫌弃我?”

    “不不,我没有嫌弃你……”

    厉哲文叹了口气,妥协道:“我吃就是!”

    硬着头皮咬下去,正要吞咽,金宝宝突然踮起脚尖,勾着他的脖子强吻了上来。

    她的吻极富技巧,丁香小舌直接滑入他的口腔,搅动他来不及咽下的冰激凌,也搅动着她躁动不安的情浴。

    厉哲文的脸上,除了惊愕再也没有别的表情。

    情浴?更是丁点儿都没有!

    因为,他看见了站在几步远的夏桑榆。

    夏桑榆满脸错愕,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也说不上是怎样一种心情,她转身就往来路上跑开。

    厉哲文眼中溢出痛色,手中的甜筒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