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20章 别摸我
    桑榆倒是十分淡定,含笑说道:“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些!我的事情你别管,多用点心思在你的学业上,我还期待着你事业做大做强的那一天呢!”

    她叮嘱了厉哲文几句,便低下头,侧身快步走开。

    厉哲文紧跟着走了过来:“警官先生,你们有没有搞错?学姐她这么善良,怎么可能杀人?”

    “没有搞错!我们是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才申请的拘捕令!”

    “可是这中间肯定有误会啊,学姐她……”

    厉哲文还要帮着说好话,金宝宝急忙伸手将他拦住:“哲文你别这样,你这是妨碍公务你知道吗?”

    厉哲文冷眸眯起,盯着她看了半晌,突然冷哼了一声。

    他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拖进了不远处的一个休息间。

    房门砰一声关上。

    他厉声问道:“是你报的警?”

    “没错!听闻夏桑榆被你带到了神圣的B大,我便报了警!”

    金宝宝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神色阴狠的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很清楚容瑾西在晋城有只手遮天的能力!所以我妹妹死了之后,我并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是先在网络媒体上造势,当舆论的压力势不可挡的时候,我就不相信容瑾西还有能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把夏桑榆从监狱里面救出来!”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我记得你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

    “朋友?”金宝宝冷笑:“背着我抢我的男朋友,她算哪门子的朋友?”

    “你的男朋友?”厉哲文有些懵:“金宝宝,你的男朋友指的是我吗?”

    “除了你还能有谁?”

    金宝宝冲他嫣然一笑,涂着红蔻丹的玉手在他的胸膛上暧妹的轻轻画圈,媚眼如丝道:“我早就说过,你是我金宝宝的男人……”

    “胡闹!”厉哲文沉声喝断了她:“我什么时候答应过要做你的男……朋友了?”

    顿了顿,他又正色道:“我和学姐之间清清白白,毫无半点儿越轨的地方!如果你是因为这个才为难学姐,那么我请你看在你们以往情分的份儿上,放她一马!”

    “呵呵,你在为她求情?”

    “没错!她是被冤枉的!她不应该遭受牢狱之灾!”

    “你怎么知道她是被冤枉的?”

    “直觉!”厉哲文俊脸憋红,急声说:“我相信我的直觉,学姐是不会杀人的!”

    他越是为夏桑榆说好话,金宝宝眼中的恨意就越浓。

    她伸手搭在厉哲文的肩膀上,另外一只手轻轻抚上他英俊的面颊,柔软的声音带着丝丝寒意:“傻瓜,你知道吗?你越是这样护着她,我就越是想要弄死她!”

    “你……”厉哲文讨厌她的触碰!

    她身上的贵妇气息太浓。

    每次看到她,他就会想起在富太俱乐部和良辰夜总会做牛郎的日子!

    所以,这大概也是他一直都没法喜欢上金宝宝的原因之一吧!

    他后退了两步,想要从她的手下挣开:“你别摸我!”

    “嘻嘻,我就喜欢看你这害羞的样子!”

    金宝宝说着,整个人几乎快要软倒在他怀里了。

    厉哲文全身僵直,手脚不知道应该往哪里放,眼睛也不知道应该往哪里看。

    结结巴巴半天,才挤出一句:“你……要我怎么做,才肯放过她?”

    “放过她?这恐怕有点难度呢!”

    金宝宝柔若无骨的靠在他坚实温热的胸膛上,低声说道:“那可是杀人的罪名呢!”

    “……”厉哲文想推开这个浑身香水味的女人。

    可是一想到学姐被警官带走时候那柔弱无依的背影,他心里就跟针扎一般难受。

    他在心里艰难的挣扎了一会儿,迟疑道:“我可以……陪你吃饭逛街,看电影也行!”

    “这些可不够!”

    金宝宝痴迷的望着他年轻清俊的五官,戴着宝石戒指的手再度抚上他紧绷的面颊:“我空窗很久了,缺一个以结婚为目标的男朋友!”

    厉哲文像是被蜜蜂蜇到,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男朋友?”

    “没错!做我的男朋友,半年之内和我结婚,我或许有办法,可以让夏桑榆的罪刑判得轻些!”

    这么明显的等价交换,反而让厉哲文紧张的情绪慢慢放松了些。

    他看了看黏在怀里的女人,冷声问:“你说得倒是轻巧,可你真的有办法左右法官的审,判?”

    “我当然有办法!因为我不仅是受害者家属,还是这起舆论事件的背后推手,一切,都操控在我的手中!”

    金宝宝见他动心,遂继续蛊惑道:“如果你不放心,可是先和我交往着,半年之内,如果我让夏桑榆轻判甚至是无罪释放了,咱们再结婚也不迟啊!”

    “还能无罪释放?”

    这一点实在让厉哲文动心不已。

    如果能够让学姐安然无恙的度过这次难关,他就算从此坠入地狱又有什么关系?

    若没有学姐几次三番的帮助,他早就沦为名流贵妇们的玩物了!

    想到这里,厉哲文的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

    “金宝宝,咱们空口无凭,我没法相信你!”

    “我不介意现在就和你立字为证!”

    金宝宝见他终于松口,眼中也是迸射出异样的惊喜。

    她快奔三了,和容淮南离婚之后,就一直被家里的父亲念叨着快嫁人快嫁人,快结婚快结婚,快生小孩儿快生小孩儿……

    可是像她这种经历丰富的女人,寻常的男人她根本看不上。

    而家庭背景稍好一些的,又不会娶一个离过婚,还开过富太俱乐部的女人为妻。

    左右衡量之下,厉哲文真的成了她唯一能够托付终生的人选。

    两人当下就达成了口头协议,晚上约好一起去看电影,明天一早把合同拟定好,双方签字摁手印就算是生效。

    夏桑榆完全不知道厉哲文在背地里为她做的这些事情。

    她上了警车之后,不哭不闹也不喊冤枉,平静得出奇。

    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好了,该交代的也都交代好了。

    唯一一点让她还觉得有些不安的是,万一她在监狱里面发病了可怎么办啊?

    没有了药浴温泉,没有了黑裙锦鲤,她发病的时间应该会延续得更长吧?

    唉,余下的日子,想想都觉得好煎熬,好痛苦。

    旁边同行的女警见她脸色煞白心神恍惚,不由得叹道:“夏桑榆,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能为了争风吃醋就弄出人命来呢?”

    夏桑榆表情木然,好似根本没有听到女警的叹息。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晋城警局门口停下。

    夏桑榆双手被铐着,下车的时候就有些狼狈。

    脚上的高跟鞋被什么东西一绊,她整个人往前面飞扑了出去。

    和以前的无数次一样,眼看着就要栽倒在地的时候,一条有力的胳膊将她轻轻一揽。

    下一秒,她跌入了一个熟悉的,温暖的怀抱。

    她抬起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俊朗男人:“瑾西?”

    容瑾西眼神温柔,扶着她站好之后,又去旁边将她掉落的一只高跟鞋捡了过来。

    他十分自然的单膝跪地,亲手帮她把高跟鞋穿上。

    行云流水的动作,在他做来毫无一丝的迟疑和别扭,只有满满的宠溺与疼爱。

    夏桑榆看着半跪在面前的这个男人,心里一酸,眼泪突然就涌了出来:“瑾西,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

    “我知道!我相信你!”

    他站起身,目光落在她的手铐上。

    什么都没说,身上的气息却骤然森冷了下来。

    不远处站着的周督长见他似要发怒,急忙对随行的警员挥了挥手:“快!快把容夫人的手铐打开!”

    “督长先生,她是嫌疑犯……”

    “我知道她是嫌犯,可这不还没定罪嘛,快快,快点把手铐打开!”

    “是!督长先生!”

    咔哒一声,手铐从夏桑榆的手腕上取下来了。

    白皙的手腕上,不可避免的留下了一道醒目的血痕。

    夏桑榆不觉得痛,容瑾西却捧着她的手揉了又揉:“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她心里暖暖的,哽声说:“我没事!只要你相信我没有杀金贝贝,我心里就踏实了!”

    “我当然知道你没有杀死金贝贝!”

    他潋滟的眸光凝视着她的眼,淡淡说:“因为金贝贝是我杀死的!”

    “你说什么?”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差点没被噎住:“瑾西,我知道你担心我,想护我周全,可是这样的话也不能乱说啊!”

    “我没有乱说!”他的声音平静又淡定:“金贝贝阴差阳错服用了你的特效堕胎药,却不知道那堕胎药不能与酒精互相作用……,所以,她就死了!”

    夏桑榆瞪大双眼:“我的堕胎药,被她吃了?”

    他点头:“嗯,被金贝贝吃了!”

    难怪啊难怪,难怪她服用了堕胎药这两天身上都没有任何动静,她还想着或许明天就一定会有血水流出呢。

    却没想到,她根本就没服下堕胎药。

    堕胎药害死了金贝贝,这实在是一件很遗憾,很悲惨的事情,可是更加严重的是,她肚子里面的受精卵还活着!!!

    天呐,这可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