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19章 在劫难逃
    “别让她走!她是杀人凶手!”

    “杀了人还敢来咱们B大横行,夏桑榆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她是晋城最有名最有钱的贵妇,杀个把人在她眼里应该不算什么大事儿吧?”

    “对呀,听说她可有钱了,不仅继承了夏氏集团的所有产业,还得到了神秘贵族宫氏的继承权,名下资产早就不可估量!”

    “难怪她一出手就是一张巨额支票,想必这点儿钱在她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嘛!”

    众说纷纭,把夏桑榆的脑袋都快要吵炸了!

    她抬头问厉哲文:“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杀谁了?我怎么都听不懂?”

    “他们都疯了!你别当真!”

    厉哲文气势沉凝,将她护在怀里大步往外面走。

    大批围观者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她?

    人群像是潮水一般涌动过来,再次将她和厉哲文围在了中间。

    “桑榆小姐,桑榆小姐你别走,请问你就不想说点儿什么吗?”

    “容夫人,你觉得回避能解决问题吗?”

    “容夫人,请问你对金贝贝的死怎么看?有人说你是因为介意她与容先生走得太近,所以才在墨尔庄园害死了她……”

    夏桑榆匆匆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她从厉哲文的庇护下走出来,直视着提问的记者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记者被她身上的凌人气势所摄,顿时就结巴起来:“我,我想知道金贝贝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金贝贝死了?”她惶然道:“这怎么可能?”

    昨天她离开庄园的时候,金贝贝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了?

    夏桑榆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方管家打过来的那两个十分蹊跷的电话。

    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方管家当时的语气和声音都有些不同寻常的惶恐和不安!

    庄园里面真的出大事儿了!

    金贝贝她死了!

    可这和她夏桑榆有什么关系?

    昨晚她一直都和容瑾西在一起,凭什么要说是她杀死了金贝贝?

    她心念急转如电,茫然的看向身边的厉哲文:“你早就知道了?”

    厉哲文见瞒不下去,只得如实说:“嗯!今儿一大早各大媒体平台都被金贝贝的死亡消息刷疯了!容先生一直想要将消息压下去,可惜这一次我们的动作都晚了一步,消息是昨晚就被放到了网上,今天早上我们再想要屏蔽,已经来不及了……”

    金贝贝不过是普通的名媛千金,就算死了,也不会在晋城激起太大的风浪。

    可她的死和容先生容夫人扯上关系,事情就变得严重了。

    夏桑榆在一夜之间,突然就变成了网络上人人谩骂和攻击的对象。

    可是,她真的没有杀过金贝贝啊!

    为什么突然之间金贝贝就死了,而她却莫名其妙的成了凶手?

    她全身僵直的站在那里,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指责和谩骂声。

    厉哲文见她脸色煞白,嘴唇也变得灰白失色,顿时心生疼惜。

    他脱下外套裹在她的身上,然后护着她,对众人急声吼道:“都别拍啦!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你们现在说这些都是造谣和诽谤!”

    围观的众人顿时就言辞激烈的反驳起来。

    “这事情还有哪里不清楚?夏桑榆就是杀人犯!”

    “对!薛紫涵和林心念都指证是夏桑榆在昨天中午的饭菜里面给金贝贝下了毒!”

    “没错!薛紫涵的微博我也看到了,昨天中午他们吃的是鹅肝配红酒,毒就下在红酒里!”

    “真没想到夏桑榆是这样心机狠毒的女人!”

    “这有什么想不到的?最毒妇人心嘛,她肯定是介意金贝贝和容先生之间的关系,所以才想着把人家金贝贝诓到庄园去,伺机害死了人家!”

    “对对对,我听说法医今天上午对金贝贝做了尸检,发现她的尸体里不仅有致命的毒素,还怀有身孕!”

    “怀了身孕?金贝贝怀了容先生的孩子?天呐,这消息简直不要太劲爆哦!我一直以为容先生走的是禁欲路线,这一辈子都只宠爱夏桑榆一人,没想到他居然让金贝贝怀孕了……”

    “肯定是金贝贝倒贴上去的呗,容先生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

    夏桑榆却从他们的话语当中,渐渐捋出了一些线索。

    第一,金贝贝是真的死了,被毒死的!

    第二,薛紫涵和林心念这两个女人昨天才和她签订了终生保密协议,一转身就反了她,可见她们的野心是真的不小!

    她们想做堂堂正正的宫氏夫人,而不是被她夏桑榆操控着的傀儡夫人!

    第三,人证物证俱在,她身上的杀人罪名,想要洗清只怕没那么容易了!

    想明白这些,心里反而没有刚才那么惶恐了。

    反正她都是命不久矣的将死之人,她有什么好怕的?

    她从厉哲文的身后走出来,抬起下巴,眼神清亮如天上的寒星:“你们没有权利这样质问我!如果我真的杀了人,自有法律来审,判定罪,在这之前,我不会回答你们任何问题,也请你们对我保持最起码的尊重!”

    她音线不高,清冷的声音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震了震。

    就连刚才还咄咄逼人的记者也哑火,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片刻的冷场后,入口处突然传来高跟鞋嘚嘚嘚的声音。

    一位身穿肃穆黑裙的妙龄少妇往这边缓步行来。

    她一边走,还一面击掌轻笑:“佩服!佩服!容夫人在这种关头还能如此镇定,真的是让我好生佩服!”

    夏桑榆看清楚来人,心下莫名的揪痛了一下:“宝宝?”

    金宝宝的目光往她身边的厉哲文看了一眼,本就阴郁的眼神,更是冷了几分:“容夫人,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妹妹?她就算爱上了容先生又怎样?就算怀了容先生的孩子又怎样?她罪不至死啊!”

    “我没有!我没有杀金贝贝!”

    桑榆一看到金宝宝,心绪便完全乱了。

    她不在乎这些媒体怎么写,也不在乎外界舆论会怎么说!

    她在意的是金宝宝的看法。

    她一直把金宝宝当成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姐妹啊!

    她快步上前,走到金宝宝身边急声解释道:“宝宝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杀金贝贝,我发誓,我真的没有……”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断了她的解释。

    桑榆猝不及防,被打得身体一偏,整个人也跟着踉跄起来。

    厉哲文急忙快步上前将她一把扶住,厉声叱道:“金宝宝,你干嘛打她?”

    “我打她怎么了?她害得我失去妹妹,害得我父亲失去女儿,我打她一个巴掌又怎么了?”

    金宝宝一见到厉哲文如此护着夏桑榆,心里的火气更是压也压不住的腾腾上窜。

    “夏桑榆,你这个心机婊,亏我以前那么罩着你,把你当成是最好的姐妹,没想到你骨子里居然怎么贱,这么毒……”

    骂了还是觉得不解气,扑上去就要厮打夏桑榆。

    厉哲文急忙张开双臂将夏桑榆护在怀里:“金宝宝你冷静一点!这中间肯定有误会!学姐她不会杀人的!”

    “厉哲文你让开!我今天就要扒了她的假面,让你看清楚她到底是怎样的人!”

    场面混乱起来。

    记者们又找到了劲爆的噱头,纷纷将镜头对准了三人。

    苏嘉怡在一旁看着,嘴巴噘得都快挂得住一只油瓶了。

    哼!没想到厉哲文这么讨女人的欢心!

    看来外界的传说是真的!

    都说他暑假的时候出入富太俱乐部和良辰夜总会这样的场所,出卖肉,体赚女人钱。

    以前她还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唉……,好好的B大才子,就这样被两个名流贵妇给玷污了!

    场中三人撕扯得太过激烈,围观的人根本没人敢上前劝架。

    就在这时候,几名身穿警服的警员大步走了进来:“谁是夏桑榆!”

    夏桑榆头皮一麻,怯怯应了一声:“我,我是……”

    “夏桑榆,你涉险谋害他人性命,这是拘捕令,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警员掏出加盖了大红印章的拘捕令在桑榆的面前晃了晃,随即摸出了铮亮的手铐。

    是真正的手铐!

    手铐落上手腕的那一刻,桑榆觉得眼前发黑,这一次,在劫难逃了。

    她看了厉哲文一眼,转身对警官道:“尽管先生,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我有些话要对厉先生说!”

    “行!给你五分钟时间,你别耽搁太久!”

    “好的,谢谢警官先生!”

    夏桑榆和厉哲文走到人少的地方。

    厉哲文抢先开口:“学姐你别怕,我会想办法救你出来的!”

    “别费劲了!如果容先生都不能救我,这世上就没人能救我了!”

    她清丽至极的小脸上勉强撑起一丝笑意:“我是想告诉你,金卡里面的钱你赶紧转走,我担心我这一进去,银行账户就会被冻结了……”

    “学姐,你别说这些……”

    “还有我今天给你的那张支票,你也想办法尽快提现!”

    她自嘲的笑了笑:“若早知道会被捕,我就应该再多捐一些……”

    “学姐……”厉哲文的眼眶倏地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