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17章 你的反应也太大了吧
    什么重要的活动,连她的电话都顾不上接?

    夏桑榆的心里,渐渐涌起了失望。

    “哦……,是这样啊?”她眸色渐渐黯淡下去:“既然他忙的话,那我等会儿再打给他好了!”

    “好的!夫人若没有别的事,那先就这样?”

    “嗯,谢谢你了!再见!”

    挂断电话后,桑榆心里越想越不踏实。

    容瑾西该不会又在背着她密谋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两个人现在已经复婚,他短时间之内,应该制造不出什么惊喜给她。

    不是惊喜,那该不会是惊吓吧?

    算了,还是去旷世集团亲自看看他吧!

    换好衣服从房间出来,楼梯上,两个佣人正在压低声音窃窃私语。

    两佣人太投入,居然连她走近了也没有察觉到。

    只听其中一人说:“那女人真的死了吗?这可怎么得了?”

    “真的死了,就昨天晚上的事情!”另外一人说:“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谣传,不过今天一早……”

    秀雅恰巧从楼下经过,看见这一幕忙急声喝道:“你们两个在胡说什么呢?容先生花钱聘请你们,可不是让你们来嚼舌根子的!”

    两个佣人吓得不轻,急忙低头应诺。

    一晃眼又看见夏桑榆就站在她们身侧的不远处,两人更是吓得面色如土,缩着双肩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桑榆看了她们一眼:“谁死了?”

    “没,没有!”两名佣人慌乱至极,竟是咚一声跪了下去:“夫人对不起,我们,我们刚才都是在乱说的……”

    “乱说?看你们刚才的神情,可不像是乱说!”

    桑榆狐疑的看向秀雅:“你知道些什么?”

    秀雅神色慌乱:“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夏桑榆冷戾的目光从秀雅慌张的脸,看向她紧攥着抹布微微颤抖的手。

    “秀雅,容氏不欢迎嚼舌根的佣人,同样也不欢迎撒谎的佣人!”

    一句话,让秀雅也噗通跪了下去。

    “夫人,你别误会!我真的没有撒谎,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她伏在地上,连抬眼看夏桑榆的勇气都没有。

    夏桑榆心中的疑团越来越重:“容先生出事儿了?”

    “没有没有!容先生今早出门的时候,还吩咐我们给你炖汤……”

    “那是曜儿出事儿了?”

    “不不不!曜儿好好的,早饭后,芬姐就带着他在院子里面晒太阳玩耍呢!”

    容瑾西和曜儿都没事儿,那应该就是天下太平,没出什么大事儿了!

    她放松下来:“都起来吧!我饿了,有吃的没有?”

    “有有有!灶上还炖着汤呢,我这就给你盛去!”

    秀雅连忙答应着,起身之后又狠狠瞪了另外两名佣人一眼:“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下去干活?”

    “是!”两名佣人应了一声,又对夏桑榆行礼,躬身就要退下去。

    走了三五步,其中一名年纪较轻的佣人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对桑榆道:“夫人,请你真的别多想!刚才我们说的只是我们一个同乡姐妹,昨晚生孩子没有生下来,死了!”

    桑榆面色一沉,心又悬了起来。

    这是摆明了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她都已经相信没什么事情发生了,这佣人给她来这么一句,又把她搞得紧张兮兮的。

    一定是出事了!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还死人了?

    这种感觉让她惶恐得紧。

    她走到座机旁边,再次拨打了容瑾西的手机。

    这一次,是容瑾西亲自接听的:“老婆!”

    低醇磁性的声音让她心里稍稍安定了些:“瑾西,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啊!就是有点儿忙,刚刚完成一个冗长的会议,乏味得很,还把腰都坐疼了……”

    说话间,他好像在电话那边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她紧锁的眉梢这才缓缓舒展了些:“辛苦了!今天晚上我帮你按摩啊!”

    “真的吗?老婆你太好了!”

    容瑾西得寸进尺,在电话那端道:“老婆,我现在想亲你!”

    “亲?”隔着手机怎么亲?

    让她像个白痴一样对着手机啵一口?

    她可做不出怎么幼稚的事情来。

    况且身边还有佣人呢……

    他听出她的为难,却还是不想放过她:“你找一面镜子,在镜子上面印下你的唇形,然后让家里的佣人给我送过来,我看到唇印,也就相当于是被你亲过了!”

    “……”还能再幼稚一点么?

    “我不管!我就是要!”

    他低魅的声音透着令人无法抗拒的耍赖味道:“我今天工作量很大的,如果没有你的亲吻,我担心我撑不下去!”

    “可是……,这样会不会太肉麻?”

    “哪里肉麻了?明明很甜蜜好不好?”

    “可这些事情只有小男生小女生才会做的啊!”

    “谁说的?就算你满头白发容颜迟暮,我也要天天问你要亲亲!”

    “……”呃,真的太肉麻。

    她听不下去了,妥协道:“好吧!我等会儿让人给你送过去!”

    “嗯!谢谢老婆!”

    容瑾西语气欢快,挂断了电话。

    夏桑榆唇角洋溢着的幸福笑意,久久也没有散去。

    他都有心情与她玩这些小浪漫小甜蜜,便说明他们的世界风平浪静,并无大事发生。

    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她上楼,从化妆包里面取出最爱的蔷,薇蜜色唇膏,细细的在嘴唇上面抹了一层。

    然后将气垫粉盒打开。

    粉盒内盖上就有一面很精致的镜子。

    她在镜子上面小心翼翼的落下一个吻,停留数秒,然后拿开。

    一个完美性感的唇印出现在镜子上。

    她笑了笑,把粉盒合上,用一只密封袋装好,下楼交给秀雅道:“让小何给容先生送去吧!”

    “是!”秀雅接过粉盒,去院子里面找小何去了。

    桑榆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一想到容瑾西看到她唇印那种痴痴傻傻的样子,心里就忍不住的直乐。

    心情好,胃口也就跟着好了起来。

    半碗米饭很快就下了肚。

    正端着汤碗喝汤,徐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

    “夫人,有人要见你!”

    “谁?”她放下汤碗看向徐管家的身后。

    一个清俊异常的男人站在廊檐下,正含笑望着她。

    干净的格仔衫,简单发白的牛仔裤,再普通不过的装扮,却掩饰不住他出色的容貌,和身上那股令人不能小觑的傲然。

    她眸光一亮:“哲文?你怎么来了?”

    他眼底溢出笑意,温言道:“今天是学校举办慈善舞会的日子,我打不通你的电话,所以过来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去?”

    “当然有时间啦!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一直都记着呢!”

    昨晚就得到了瑾西的允许,所以她心里全无压力。

    今天晚上,就权当去放松一下好了!

    她让佣人给厉哲文斟了一壶热茶:“哲文,你先等我一下,我上楼换身衣服!”

    “好的!”厉哲文目送着她上楼,然后摸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放心!我会保护好她!

    叮……,对方的信息秒回:拜托了!

    厉哲文表情涩然,勾了勾唇角,将手机放进了兜里。

    夏桑榆换了一袭相对来说简单素净一些的晚礼服,为了不给厉哲文压力,首饰也选了最低调,最细最小的戴上。

    淡淡的画了妆,秀发低低挽起,露出雪白细腻的玉,颈。

    最简单最素淡的装扮,却依旧让厉哲文的眼神闪过惊艳的亮色:“学姐,你真美!”

    “哪有?都是化妆品的功劳啦!”

    她谦虚的笑笑,又道:“舞会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现在就过去吗?”

    “嗯,现在就过去!”

    厉哲文居然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辆车。

    是市面上很普通,很常见的那种黑色轿车。

    她赞道:“行呀厉哲文,你也有车了?是你的创业有效益了吗?”

    “不是!这车是我租的!一天一百五!”

    “为了接我才租的?”

    “算是吧!”厉哲文帮她拉开车门,十分绅士的帮她护住头顶上方的车门框:“学姐,请吧!”

    “好!”她嫣然一笑,侧身坐了进去。

    车子一路往B大主校区驶去。

    厉哲文一面开车,一面情不自禁的把目光往她的身上看:“学姐,你最近过得不好吗?怎么瘦了这么多?”

    “哦,我减肥呢,”

    夏桑榆用一种稀松平常的语气回答了一句,然后岔开话题道:“哲文,我上次给你的金卡,没丢吧?”

    厉哲文表情微僵:“没丢!还在我的钱包里!”

    那金卡是他做牛郎的时候,学姐送给他的。

    里面的钱他一分也没有动过。

    却也没有主动还给学姐,总想着留在身边做个纪念什么的。

    这时候听到夏桑榆主动问起,便略带尴尬的说道:“我等会儿就还给你!”

    “不用!你留着吧!”

    桑榆将目光看向车窗外面,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语气突然之间就有了些令人琢磨不透的恍惚:“我往里面存了一笔七位数的资金,你留着做创业起步用吧……”

    ‘吱——!’车子一个急刹拐弯,堪堪停在了路边。

    厉哲文满脸惊讶:“学姐,你这是……”

    她弯起唇角,含笑说道:“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我这是在投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