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15章 能塞下一只鸡蛋(委屈~,我每天三更你们也不投票奖励一下么?)
    是容先生?对,一定是他!

    这庄园里男人不多,除了他能有谁?

    金贝贝心念一转,莞尔笑问:“夏桑榆,我很好奇,你对容先生到底是爱,还是不爱?”

    “怎么想起问这个?”桑榆蹙眉:“我不想谈这个问题!”

    “哎呀,你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嘛!”

    金贝贝拉着她的手臂轻轻摇晃了两下,撒娇道:“我知道你们是因为一纸契约才走到一起的,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从什么时候爱上容先生的?你既然爱他,为什么又要偷偷离开他呢?”

    金贝贝的声音又软又甜,笑容无害的望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这些问题,看上去很好回答,实际上却全是坑!

    只要她一承认爱着容瑾西,金贝贝肯定马上就会问:夏桑榆,既然你爱着容先生,为什么还要将容先生交给我来照顾?为什么还要偷偷从他的生活里面消失?

    紧接着金贝贝又会哭丧着脸说:哦,我知道了,夏桑榆你这是缓兵之计,你就是想要先稳住我,然后再找机会通知松田太郎……,说到底你就是想要将我踢出你们的生活!

    说不定金贝贝还会纠缠着她又哭又闹,要一个说法什么的!

    桑榆只这样一想,就觉得头好疼。

    算了,还是用谎言先将她糊弄过去吧!

    反正容瑾西也不在这里,听不到她说的这些话!

    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好了金贝贝,你就放心吧,我不爱容瑾西!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的!”

    “不爱?真的不爱吗?”

    金贝贝兴奋得很,连声问道:“容先生龙章凤姿,全晋城乃至整个Z国也找不到几个像他那样优秀的男人,你怎么就不爱他呢?”

    “你问题可真多!不爱就不爱,哪有那么多原因?”

    “可是你这样的回答我信不过啊!”

    金贝贝往门外那道模糊的男人身影看了一眼,继续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为了麻痹我,拖延我,才故意用这样的话来糊弄我?”

    “金贝贝,你到底有完没完啊?”

    桑榆被她缠得没有办法,只得顺着谎言继续往下说道:“我真的不爱他!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不爱他!”

    耐心用尽,她转身就要离开。

    金贝贝急忙将她一把抓住:“为什么不爱?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理由?”她没好气的搪塞道:“那方面短平快算不算?”

    “短……平快?”

    金贝贝的嘴巴张得能塞下一只鸡蛋。

    夏桑榆见她这表情,料想她也不会再缠着自己问长问短了。

    然而一转过身,看见的却是表情格外阴鸷可怖的容瑾西。

    她心尖儿一颤:“瑾,瑾西?”

    “你果然不爱我!”容瑾西磨牙冷笑:“若我都叫短平快,那天底下只怕就没有男人能满足你了!”

    “不,不是这样的……”

    她心下着急,慌忙的就想要解释。

    金贝贝却在旁边表现得比她还要惊慌的样子,竟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对不起容先生,我不是故意要挑拨你们之间的的关系……,以前桑榆小姐就经常在我们的耳边说她不爱你,她和你在一起只是看中了你手中的权势……,她还说她最爱的人一直都是她的亚纶哥哥……”

    这样的话,无异于火上浇油。

    容瑾西怒火更甚,噬血的目光看向夏桑榆:“你一直都还没有忘记那个花瓶男?处心积虑打掉我们的孩子,想方设法从我身边离开,也是为了他?”

    桑榆急道:“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欧亚纶已经死了!金贝贝的胡言乱语你也信?”

    她给容瑾西胡乱解释了两句,然后走到金贝贝面前,逼视着她道:“金贝贝,你早就知道容瑾西在门外听着,所以才故意引诱我说下这些话?”

    “夏桑榆,求求你,不要在容先生面前冤枉我!”

    金贝贝一脸无辜,眨巴着眼睛道:“刚才那些话,都是你发自肺腑的真心话,我可没有逼你,更没有引诱你!”

    “不承认是吗?”

    桑榆气急反笑,磨牙狠道:“金贝贝,你知道以前在我面前耍心机的那些女人,现在都是什么下场吗?”

    “什,什么下场?”

    “她们都死了!死了你懂吗?”

    夏桑榆眼神中的冷戾让金贝贝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她往后面退了退,垂下眼睫道:“我没有和你耍心机……”

    “我不怕你耍心机!因为你是耍不过我的!”

    夏桑榆冷声警告了几句,站起身正对上容瑾西那双愤怒的墨瞳。

    她叹息:“瑾西,你可不可以长点心?别听到什么就信什么行不行?我对你到底怎样,你难道不清楚吗?”

    “我当然清楚!在游轮上就千方百计将我塞给别的女人!怀了孩子又不顾一切的要堕胎,甚至到现在,你也还在筹谋这要将我送给地上这个该死的女人!”

    容瑾西越说越愤怒,大手一挥,旁边一排一人多高的描金搁架顿时被他掀翻在地。

    哐当一声震耳巨响,搁架倒下来,就砸在距离桑榆身边不足一米的地方!

    她没有躲,也没有发出该有的惊叫。

    一双明眸就那样静静望着他:“瑾西,你先回去吧,我觉得我们彼此都需要好好冷静冷静!”

    凭什么要我先回去?

    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回去的吗?

    他身上的每一根线条都因为极致的怒意而紧紧绷起。

    上前两步,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跟我回家!”

    “容瑾西你干什么?快点放我下来!”

    “我不放!我要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短平快!”

    他今天被她屡屡踢破底线,真的是愤怒得快要爆炸了!

    男人都不希望自己那方面的能力被伴侣质疑!

    他今天晚上一定要换着姿势,做到她求饶位置!

    短平快?哼!他难道不是她亲自册封的粗长久先生吗?

    这女人就是健忘!

    看来他得用实际行动,经常提醒着她才行。

    将她直接抱上了那辆黑色迈巴赫,六婶儿抱着曜儿坐在后面的旗舰房车里,一前一后,两辆车很快就驶离了墨尔庄园。

    桑榆开始的时候还十分抗拒。

    后来想着庄园这边的事情差不多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便也慢慢放松下来。

    乔玉笙被那么大一根精钢链子锁着,估计很长时间都没办法在出来做妖了!

    唯一让她有些不放心的是金贝贝!

    真没想到,金贝贝暗地里居然也会和她玩心机,耍手段!

    以前她还认定了金贝贝是唯一能够照顾瑾西的人,因为金贝贝曾经不顾生命危险,从火场中将容瑾西救了出来。

    可是现在看来,金贝贝并不是合意的人选!

    得另外为容瑾西挑选合适的终身伴侣了!

    她秀眉紧拧,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容瑾西把她抱上车之后,发现她没有拼命反抗,心里的怒火便也消减了些。

    他暗黑的眸子凝视着她,这才发现她比前段时间清瘦了许多。

    脸小了一圈,从侧面看,线条清秀得像个纸片人!

    他心里突然就有些不忍。

    伸手搂过她,手指缠绕着她的秀发,一面轻轻把玩,一面低低说道:“桑榆,对不起……”

    她微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身体情不自禁的往他怀里偎了偎:“不用给我说这三个字……,因为说到底,最后也只会是我对不起你……”

    她眉目之间有掩饰不住的忧虑,眼底那些恍惚的神情让他更加觉得心里不安。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更紧的抱住了她。

    车子驶出丛林,从跨海大桥上下来,驶入繁花似锦的都市。

    四十分钟后,容氏公馆出现在视线当中。

    徐管家带着佣人早早的等候在了公馆门口。

    看见容先生的车子停靠过来,众人都急忙齐声恭迎:“先生好,夫人好!”

    容先生对芬姐等人道:“去把小少爷抱下来!在后面那辆车上!”

    “是!”芬姐激动的上前,将曜儿从刘婶儿的手中接过,啧啧叹道:“唉哟,我们的小少爷又长大了些……,瞧瞧,这小模样多可爱啊,跟咱们容先生真像呢……”

    桑榆在旁边听得暗暗瘪嘴。

    芬姐这马屁真的没拍在点子上!

    曜儿和容先生一点儿血缘关系都没有,又何来相像一说?

    抬眼看了看容瑾西,他倒是一脸享受,就好像曜儿真的是他的亲生儿子!

    众星拱月一般,桑榆跟着容瑾西被佣人簇拥着,往公馆里面走。

    犹记得当初才嫁到这个家里面的时候,正值盛夏时节,院子里面花开荼靡,婆娑成荫。

    一晃眼便已经到了深秋,花草凋零,满目萧瑟。

    “手怎么这么凉?”

    他全然没了刚才发怒时候的凶戾残暴,脱下身上的外衣体贴的替她披上:“我们回房间吧!休息一会儿就可以吃晚饭了!”

    “嗯!”她听话的应了一声,任由他牵着小手往主楼那边走。

    大约是因为两个人的心里都想到了去世的爷爷,他们绝口不提在外面的误会和猜忌,还算和睦的携手往楼上走去。

    容淮南自分家以后就搬出去了。

    容向东已经死了。

    容慕北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现在这栋主楼,就只住着他们夫妻两个。

    今天晚上,无论他们闹出怎样的动静,也没人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