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14章 哈哈哈,你的火腿肠被我发现啦
    夏桑榆循声望去,只见容瑾西脸色阴鸷,单手插兜从花藤后面缓缓走出。

    他眼神中的嘲讽,简直比掌掴她还要令她难受。

    她深吸一口气,强作镇定道:“我以为你走了!”

    “走了不就看不到你如此神奇的‘康复’了?”

    揶揄的语气,满满都是不相信。

    他走到她的身边,目光灼灼的打量她片刻,邪笑道:“你的脚不痛了?是什么灵丹妙药让你的家族遗传病痊愈了?”

    “我懒得理你!”

    今天两人气场不对,她不想和他多做解释。

    狠狠瞪他一眼,侧身就要从他的身边走过。

    他忐忑难安的在这里等了她这么久,怎么可能就这样让她离开?

    他墨瞳骤然一缩,抓住她的手腕,直接就将她拽进了怀里:“生气了?”

    “放开我!等我们两个人都心平气和的时候我再给你解释!”

    “你先回答我刚才爽不爽?”

    “爽你个大头鬼啊!”

    她曲起手肘,重重击在他的胸腹上:“下次再敢这样对我,我就永远都不理你了!”

    他没想到她居然还有力量弄疼他。

    真不知道应该夸她刚才在床上的演技好,还是应该惊叹她的身体恢复能力太强。

    一晃神的功夫,她就已经往远处走去。

    他怔了怔,几步跟了上前。

    “桑榆,你的意思是我们还有下次?”

    “桑榆,刚才的事情,你真的没有生我的气?”

    “对不起啊老婆,我今天确实是被你气糊涂了才会那样对你!我发誓,以后我好好疼你,不那样对你了……”

    “老婆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呢?我看这庄园虽然很大,却冷清得很,要不咱们今天下午就回去吧?”

    容瑾西又是解释又是道歉。

    一句接一句,态度近乎讨好。

    夏桑榆冷冷的脸色渐渐有些绷不住,叹了口气道:“好了容瑾西!孩子已经没有了,如果你能原谅我堕胎的行为,我就原谅你刚才在床上的举动!”

    容瑾西愣了一下:“孩子……没了?”

    “嗯!我今天早饭后就服用了特效堕胎药,那颗受精卵这时候应该已经被我杀死了!”

    “哦……”他松了一口气。

    她侧眸看了他一眼,疑惑道:“容瑾西,我怎么看你好像一点儿也不难过的样子?”

    “难过啊!我心里可难过了!”

    他认真的说道:“刚才在床上的时候,我就已经给你解释过了,我很想要一个孩子,我的爷爷也很想要你给我生一个孩子!不过,既然你已经服下了堕胎药,木已成舟,我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他亲昵的搂过她的肩膀,低头嗅嗅她怡人的发香,低魅的声音道:“我现在只希望你能早点结束这边的事情,带着曜儿随我回家去!”

    他都能这样说了,她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

    抬手在他的脸颊上狠狠拧了一把:“好吧!咱们扯平了!”

    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嘿嘿,只要将她诓回容氏公馆,便再也不会让她有吃堕胎药的机会!

    这个孩子,他要定了!

    餐厅里面,林心念薛紫涵和金贝贝三人都饿得快要前胸贴后背了!

    “这个夏桑榆搞什么嘛,都快两点了还不过来!”

    “对啊,害得咱们都跟着她挨饿!”

    “我们可是孕妇呢!让孕妇这样挨饿也太没人性了吧?”

    “唉……,都别说啦,谁让咱们的地位比不上她呢!”

    “吃顿饭还说什么地位啊?我饿得都快能吞下一头大象了!”

    “我也是,好饿啊!”

    三个女人饿得眼冒金星的时候,夏桑榆和容瑾西终于携手走了进来。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在等我!”

    夏桑榆一来就道歉,然后对佣人道:“她们都是孕妇,以后准时开饭,不用刻意等谁!”

    “好的!”佣人答应一声,吩咐同伴陆陆续续将饭菜都端了上来。

    桑榆发现今天侍候早餐给她倒白开水的那名男佣并不在这里,不过她心里也并没有生疑。

    庄园佣人太多,她一直都懒得记。

    容瑾西在她的身边坐下,动作优雅的帮她把面前的鹅肝切成薄片,然后推到她面前说:“鹅肝配红酒才叫美味,来点儿?”

    “不不!我不喝酒!”

    她谨遵医嘱,这三天都不能沾和酒精有关的东西。

    容瑾西哑然一笑,明知道她心里的小九九也不戳破她。

    他有时候会觉得很生气,因为她一直都在欺瞒他,甚至还想打掉他们的孩子。

    可有时候他又觉得她这样很有趣。

    就好像一只可爱呆萌的小宠物,费尽心思藏了一根火腿肠,一会儿藏在这里,一会儿藏在那里,反正就是不想要主人知道!

    不过,头脑简单的小宠物怎么能和掌控一切的主人相抗衡?

    它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它的火腿肠早就被主人发现啦!

    夏桑榆故作镇定,低下头,将切好的鹅肝放进口中。

    他看着她,眸色愈加潋滟,殷红的唇片也撩起了惑人的笑意。

    对面坐着的金贝贝已经看痴了过去!

    如果他能够用这样的眼神凝视自己片刻,她就算是死了也愿意啊!

    眼见着容瑾西就要将那杯本来为夏桑榆亲手斟上的红酒送到口边,她心念一动,失声道:“容先生!”

    “嗯?”容瑾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抬眸看向她,眼神里面炙热的温度一点一点凉了下去:“有事儿?”

    金贝贝含羞点头:“嗯!我想问问,你手中的那杯红酒,能不能给我?”

    她这话一出口,餐桌上面的几人同时都把目光看向了她。

    薛紫涵好心提醒:“金贝贝,那是容先生给桑榆斟的酒……”

    “我知道!”金贝贝在容瑾西颇具威慑的目光下,大着胆子说:“桑榆小姐不是不喝嘛?她不喝,我喝!”

    只要是容先生斟的,就算是毒药她也愿意一口咽下啊!

    容瑾西看向身边的夏桑榆:“给她吗?”

    桑榆知道金贝贝的心思,遂点头说:“给她吧!”

    “谢谢谢谢!”

    金贝贝接过红酒杯,美滋滋的呷了一口:“容先生亲手斟的红酒,真好喝!”

    一旁的薛紫涵摇头叹道:“金贝贝,你对容先生的心思,这也太明显了吧?这得多亏人家桑榆小姐不计较,不然的话……”

    “别说了,吃饭吧,不是都饿了吗?”

    桑榆不想听这些勾心斗角的话,便出言打断了薛紫涵的话。

    所有人都饿了!

    大家都低头吃饭,再也没有人多说别的什么。

    饭后,容瑾西忙着叫佣人收拾桑榆和曜儿的必备生活品,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带着桑榆回容氏公馆去。

    桑榆则在书房里面为林心念和薛紫涵拟定了新的文本合同,让她们签字后,叮嘱她们在生下孩子之前,这段时间就都住在庄园里,哪里也不要去!

    薛紫涵和林心念自然是满口答应!

    因为她们现在就算出去,未婚先孕也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合同签订之后,又在签名处摁了手印。

    桑榆将合同锁进保险柜,从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金贝贝已经哭丧着脸在外面等着急了。

    “夏桑榆,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置我,你倒是给我一个痛快话啊!”

    “贝贝,你听我说,你的事情我们得缓一缓……”

    “还缓?薛紫涵和林心念的事情都不用缓,为什么我的事情就得缓一缓?”

    “你的情况和她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未婚先孕吗?”

    金贝贝不依不饶,盯着桑榆道:“我知道了!你是想要通知松田太郎对不对?”

    她的语速越来越快:“你想把我推给松田太郎?把我送到日本去,你和容先生就能够长相厮守没人打扰你们了对不对?”

    “不是……,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从来没想过把你送到日本去!”

    “我不听!我不听你的谎话!”

    金贝贝抓着桑榆的手剧烈的摇晃起来:“夏桑榆,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你害的!你说过你会退出容先生的生活,你说过要把容先生的余生都交给我照顾,你说过在游轮上会让我成为容先生的女人……,可是结果呢?结果是你和容先生复婚了,而我却怀上了异国牛郎的孩子!”

    “金贝贝你冷静一点儿!”

    夏桑榆都快被她晃得散架了!

    她反手抓住金贝贝的手腕,急声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冲动?我承认,你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也向你保证,我当初的承诺不会变!”

    金贝贝微愣:“什么承诺?”

    “退出容先生的生活!把容先生交给你照顾的承诺!”

    夏桑榆正色说:“再给我一点儿时间!我保证,在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出生之前,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真的?”金贝贝又动心了:“你口中的一点儿时间,是多久?”

    桑榆想了想自己越来越严重的症状,沉声道:“最迟两三个月吧!”

    “好!我就再相信你这最后一次!如果你敢骗我,我一定和你没完!”

    “放心!这一次,一定会如你所愿!”

    夏桑榆伸手在金贝贝的肩膀上拍了拍:“这两三个月,你在墨尔庄园先住着!等我把容先生身边的事情安排妥当,就会从他的生活里面消失,到时候,你就是他唯一的女人!”

    “嗯!”金贝贝的眼神里面,重新又燃起了希冀的微光。

    正要对夏桑榆绽放一个安心的微笑,眼风一扫,突然发现门外隐约有一道男人的身影。